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15章 意思
    但是玉剑公子却叹息了一声:为何不会?一颗心痛的时间久了,便化作了石头。不提这些了,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在这京城里并没有家。雨菲淡淡地说。

    这京城里原来有我的家,后来却没有了

    雨菲侧过头去,想问个究竟,可是玉剑公子很快地掩去了那一抹伤痛,在雨菲的脸上拧了一把:小丫头瞧瞧你,一点点年纪来求横秋的,这可不行。走吧,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没有家总有个住的地方吧?

    那就去那里吧雨菲抬手指了指前面的一家客栈说道。

    玉剑公子扯起自己宽大的衣袖罩到雨菲的头顶,雨菲笑了起来:不用如此,我本就是细雨霏霏的天气里出生的,这样的小雨淋不着我的。

    玉剑公子固执地没有放下衣袖,只是说道:以前人们的传言中,总是把秦家小姐同玉剑公子这个名号放在一处,因为秦将军的爱女思慕玉剑公子成狂,早已成了天下人公开的秘密。

    雨菲不知道自己和他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段过往,瞪着眼睛,看着玉剑公子的俊脸,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玉剑公子停了一会,继续说道:从前我就极不喜欢玉剑公子这个名号,因为它总是被人和那个娇蛮任性不懂进退的秦家的糊涂小姐放在一处,可是如你所说,外间的传言多不可信,那天朋来聚里面,我改变了我的想法。

    然后呢?雨菲感觉自己的心脏又开始猛烈地跳动了,是从前的雨菲在激动,还是自己的心绪被打乱了,雨菲感觉脑子又乱了。好像从朋来聚里面见到玉剑公子那一面起,自己的心情就再没有正常过了。

    玉剑公子放下自己罩在雨菲头顶上的衣袖,白皙修长的手指抚上雨菲的脸颊,低声说道:以后叫我玉,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可好?没有外间的传言,只有雨菲和玉。低低的声音,虽然不大,却重重地将每一个字都敲在了雨菲的心上。她受宠若惊地看着眼前长身玉立的如玉一般的男人。

    玉再一次在雨菲的脸上拧了一下:傻了?我还想说以你的才华可以高中今年的新科状元呢,却原来只是一个傻妞。

    雨菲气恼地拍了一下玉的手,将自己的脸从他的手里解救出来,没好气地说:你才傻呢,傻小子!

    玉灿烂地笑了起来:好,我傻,我傻,我们一起傻,呵呵

    他的笑容如此清爽,雨菲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二人相视而笑的时候,却不知道,此时此刻朋来聚里面,晋王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背着手,脸色凝重地站在窗子边。他身边是一个店小二的模样的人在怯怯地回着话:王爷,周侍郎家的公子确实来过小店,可是他的死,和小店真的没有关系啊,王爷明鉴啊!

    晋王抬了一下手,打断了店小二聒噪的话语,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追查户部侍郎家的公子爷的死因,那个周家人仗着自家女儿嫁进了晋王府以为攀上了高枝,成天在京城里作威作福,晋王早就瞧他不顺眼了。

    小全子从怀里拿出一张四四方方折得整整齐齐的宣纸,在店小二的面前打开后,问道:这张纸上的诗是何人所作?快快如实说来,否则你这家酒馆明天就关门了事。

    店小二身体抖了几抖,战战兢兢地说:小的,小的不知那个人的名字啊。今天朋来聚的店小二已然换了人,再不是那个镇定自若笑如春风的男人了。

    晋王骨节均匀的手朝着窗外一指,没什么温度的声音对那万分为难的店小二说道:你且过来看看,可是那边的那个姑娘?

    姑娘?哪里有什么姑娘,明明是个相貌周正的小公子店小二嘀咕着怯怯地走到窗子边上,顺着晋王指着的方向看去,吓了一跳:哎呀,果然是个姑娘,那可不就是那天做下这首诗的人吗!王爷好眼力!

    晋王冷冷一笑,微眯起眼睛,阴狠的目光扫过窗外不远处大街上细雨里的雨菲和玉,心里暗自说道:秦雨菲啊,秦雨菲,你给本王带来的好戏可真不少!都跑到京城里来勾搭男人了!若是让这样淫妇顺利进了王府,我闻人殇三个字就倒着写!

    没有在朋来聚里过多停留,晋王坐上来时的马车,迎着细密的小雨,原路返回朝晋王府驶去。

    朋来聚里三楼上,最边上的一处房间里,厚重的帘子后面,站着一个身着青色长衫的男子,男子正在专注地侍弄着一盆兰花,听见店小二开门的声音后,头也没抬地问道:如何?

    东家,您果然猜对了,晋王爷并未追究周公子的死,反倒对那天作诗的小公子哦,不是,是姑娘,反倒是对那天作诗的姑娘很是好奇。店小二如实禀告了刚刚的情形。

    侍弄着兰花的青衫男子微微笑了笑,弃了那盆兰花,掀起帘子,走了出来,可不正是那天跑堂的店小二么,只是今天换了身儒雅的青衫,头上束着方巾,典型的读书人的扮相,举止间说不清楚的镇定自若:好了,你且下去好好干活吧,记住,闲话不可多说。

    是,东家,小的省得。店小二说完后就退出了房间。

    青衫男子掩上房门,转身走到里间,绕到一方桌案后面,提起毛笔,酝酿了许久,才落下笔来,可是一个字还没写完,便停了手,复又放下毛笔,微笑着摇摇头:真是个不一般的女子,这样的字体,还真是见所未见。难得如此年纪却写得这样一手奇特的好字。青衫男子凝眉酝酿了好一会儿,才重新提起笔,写了一个字出来,竟是模仿着雨菲那天写的瘦金体写得,却多了几分力道,少了几分柔美。

    晋王府,书房里。闻人殇摒退众仆从,独自在书房的那张宽大的书案后面坐着,书案上堆着没批完奏折,这几天他可没少为今年的科考之事烦心。朝中老臣中有能耐的,被先帝扫除的太多,年轻得官员很少,朝廷正是青黄不接,极度缺乏人才的时候,所以今年的科考就变得至关重要,能不能选拔到杰出的人才,深深地关系到大宁未来几十年的发展。

    可是闻人殇此刻没有心思去想科考的事情,他面前的桌面上摊着一张纸,上面用独特的字体写着: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良久之后,闻人殇朝着窗外拍了拍手,啪啪两声后,一道黑影从窗口闪了进来,身着黑色劲装的影卫单膝跪地,恭敬地说:王爷,何事吩咐属下?

    闻人殇眼睛直直地盯着桌面上的那张纸,嘴里淡淡地说:我要你从今天起盯着秦小姐,她有任何的动向,都要向我来报。

    哪个秦小姐?影卫有些摸不着头脑,王爷之前吩咐的差事可都是和女人没关系的啊。

    闻人殇将视线从面前的那张写着瘦金体字迹纸上移开,看了那暗卫一眼,略显不耐烦地说:和本王有关的,还能有哪个秦小姐?

    暗卫猛然醒悟,秦小姐,可不就是哪个明年要嫁进王府做正妃的秦小姐么!自己怎么就忘了这档子事了,当真糊涂,于是慌忙磕头道:属下明白了,属下一定按王爷的意思去做。说完便又是一道黑影闪过,自窗口处消失了。

    暗卫退下后,闻人殇微微拧了眉头,自言自语地说:按我的意思?我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自己怎么不知道?都怪那个秦雨菲都快把本王气糊涂了!闻人殇想到这里忿忿然要去撕面前的那张纸,可是快要撕破的时候,却忽然停了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整齐地折好,放进了怀里</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