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17章 不问来处(2)
    夜渐渐深了,京城大街小巷里面的人家几乎全都熄了灯,入睡了,偶尔能隐隐约约地听见几声犬吠。

    周侍郎的府邸建的很是阔气,雨菲此时正站在周侍郎宅院外面的一颗大树下面,小心翼翼地看察着周边的响动,一面祈祷着玉剑公子快些出来,跟人合伙去偷东西,雨菲还是前世今生加在一块头一遭体验。心里很是紧张,一万两金银,若是被人发现了,自己又不会武功,那可真的就麻烦了。她感觉后悔死了,当初就不该跟着那个玉剑公子一起出门的。呆在朋来聚里面多好啊,说不定这一会儿已经美美地洗了热水澡躺在柔软舒服的床上睡觉呢。

    夜渐渐深了,夜风吹来,雨菲忍不住抱紧胳膊。紧紧地靠着墙壁,心里默念着,天神爷爷保佑玉千万不要被抓住,天神爷爷保佑然后又在心里合计起来,按照古代的量度,一斤等于16两,那么一万两金银起码也有六百多金呢,这么一想,雨菲更加担忧起来,玉一个人深入这戒备森严的官宅中,偷的还是数目不小的金银,而且还要人不知鬼不觉的把那六百多斤的金银给搬出来。

    微微一摇头,雨菲觉得大约只有超人才能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那么自己是不是要先溜了,免得等下玉被人抓住连累了自己?可是,雨菲觉得,亲眼看着那个美得不像话的玉剑公子当众出丑,似乎更好玩一些。于是,她搓了搓冻得冰凉的手,跺了跺有些麻木了的双脚,打算继续等下去。

    就在雨菲以为暗夜无边,时间快要停止的时候,突然身边不远处一道白影闪过,闭上眼睛再睁开,真的是他,他居然完好无损地扛着一个大包袱出来了。雨菲欣喜地挪动着已经麻木僵硬的腿脚朝玉剑公子跑去,嘴里高兴地说着:太好了,太好了,你没有事。

    玉剑公子咣铛一声将扛在肩头的大麻袋摔倒地上,地面随着麻袋的落地微微一颤,玉剑公子将麻袋的口解开,戏谑地说:贼婆,贼公我厉害吧,数数看,有没有一万两。

    雨菲哭笑不得,忍不住在他玩世不恭的俊脸上拧了一下:你就不知道害怕?我在外面等得都担心死了,你居然还嬉皮笑脸的,你见过当贼的大半夜在被偷的人的院子外面数钱的吗?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玉剑公子捉住雨菲的手说:拧哪里都行,就是不准拧我的脸。来来,拧拧我的肩膀,刚才扛着这许多的金银都累坏了。说着转过身去,示意雨菲给他揉揉肩膀。雨菲没好气地在他背上狠狠地捶了一下:还不快把这麻袋给封好了!快点回去!当贼当得如此悠闲得,还是第一次见到。

    玉剑公子俯身封好麻袋,重新扛在肩上,揽过雨菲的腰身,笑着说道:好嘞,贼公抱着贼婆回家去喽

    雨菲不知道玉剑公子修炼的是何种神功,可是他能扛着六百多斤重的金银,还带着自己这个大活人,飞身而起,偶尔踩着别人屋顶的屋脊借力,竟然很快地就回到了朋来聚。当真很是了得。

    朋来聚里,风清没有睡下,他独自坐在软榻上的棋盘边上,自己和自己对弈,神情淡定坦然,只不过原本长长地一根蜡烛,此时已经燃去了一大半。

    玉剑公子带着雨菲还有那一麻袋的金银,穿窗而入的时候。雨菲只看到风清手指捻起一枚棋子,手指落处,黑子杀了一大片的白子。玉剑公子将那一麻袋的金银放在地上,拍了拍手说:知我者,风清也,知道我能满载而归,特意将窗子开得大大的等我。

    风清又从容地捻起一颗白子,淡定地说:堂堂玉剑公子岂能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玉剑公子踢了一下地上的麻袋,对风清说:你要的一万两银子我给拿来了,怎么样?咱们再下一盘?这次说好了,你若是输了就乖乖地去参加下月的科考。

    风清的视线从棋盘上转移到玉剑公子的身上:玉,当今的整个朝廷之中,你布下的棋子不算少,何苦要拉我入局呢?风清只想做个简单的商人,其它的事情,并不想理会。

    玉剑公子微愣了一下,然后猛然大笑了起来:知我者,果然只有一个风清。罢了,若是我勉强于你,那便不是朋友了。说完后,闭嘴不再言语,沉默地看着专心下棋的风清,半晌之后之后才幽幽叹道:那些蠢材如何能与风清你相提并论呢?若是有朝一日,我需要你相助,你可会出手助我?

    风清一局棋已然下完,不紧不慢地归置着棋盘上的棋子,嘴里淡淡地说:你我朋友一场,各自不问来处,凭心相交,快乐自在,若是你非要我给出一个答案,那么我便告诉你,真要等到那一天,再说吧。

    雨菲听不懂他二人在说些什么,可是她感觉得到,他们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拿她当外人。不过,雨菲的想法和风清一样,只想做个简单的人,不想理会太多,于是她打了个哈欠,对他二人说:我困了,就不看你们下棋了,先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说完揉了揉疲惫的眼睛,走出了房间,朝自己住的房间走去。

    简单的梳洗了一下,雨菲就倒在柔软的床上睡了起来,也许是前半夜经历的事情太多,这一会儿放松了,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雨菲梦见自己被玉剑公子搂着,在京城的房顶上飞来飞去,玉看似长得妖媚,可是身体确实很结实,身材极好,不胖不瘦,而且他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就好像是就好像是奥妙洗衣粉的味道。她贪恋地将脸埋在他的衣领上,双手攀着他的身躯,闭着眼睛,感受着那种惊悚却又安定的感觉。

    与此同时,晋王府的书房里,灯火通明。宽大奢华的书案上,晋王骨节均匀的手指,拿着一本奏折,细细地看着,周围一片寂静,夜已经很深的了,大约再过一个多时辰,天就该亮了。一缕清风,透窗而入,案上的灯笼里的烛火微微晃动了一下。</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