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18章 流觞曲水
    晋王看完了一本奏折,拿朱笔仔细地批了,合上,放到右手边,复又拿起一本来,展开细细地看起来。左手边,还有三本没有批完。也许他准备批完了所有的折子再去休息,可是等他看完了所有的折子后,大约也睡不上多长时间了。

    晋王看着折子的眼睛,猛然一转,看向房间里半掩着的窗子,张开嘴用他冰凉的声音说道: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

    一道黑影从窗外闪了进来,一名暗卫单膝跪在地上:属下怕王爷已经睡了,所以就没有进来。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王爷让属下密切关注宫里的动向,还有秦家小姐的行踪,属下查探的情况都写于这张纸上,请王爷过目。

    晋王放下手中的朱笔,站起身,走到暗卫的身边,接过那张纸打开,快速浏览了一遍后说:很好,你下去吧,继续细细地打探。

    是。暗卫说完后,便又是一道黑影,没入了窗外黎明前的黑暗。

    晋王骨节均匀带着细细薄茧的手指拿着那张纸,走到桌案后面的宽大的椅子上坐定,嘴角绽放出一个冰冷的笑容,秦雨菲竟然伙同玉剑公子一起去户部侍郎的府上盗窃?这事情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个女人到底把他这个未婚的夫君看成什么了?她竟然还和那朋来聚的幕后东家关系也不错。

    晋王有点为难,他觉得女人要么像王府的侧妃周妍那样的,找个夫君,然后本本分分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比如绣绣花,种种草,顺便帮夫君解决一下生理需求,要么像宫里的太后娘娘那样,凭着自己过人的姿色,给自己某个好生活,好位置。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女人,可以写得一手自成一家的好字,可以写出一首堪称绝唱的好诗,可以伙同江湖侠客入夜去偷盗秦雨菲,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雨菲早上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这一觉睡得格外的踏实,看着窗外的天气很是不错,春光灿烂,雨菲忍不住猜测着今天玉又会带她去哪里玩乐呢?昨天从周侍郎的府上盗来的金银珠宝,不知道风清都收下了没有。雨菲趴在窗台上,漫不经心地看着楼下大街上的情景。

    这时店小二送了早餐进来,嘴里客气地说:姑娘,我们东家说姑娘用了饭后去他那里叙话。

    叙什么话?雨菲感觉肚子似乎是真的饿了,拿起筷子不客气地吃了起来。一碟酱菜,一碟卤牛肉,一碟时令青菜,外加一碗清粥。

    店小二挠了一下头为难地说:小的也不知道,姑娘用了饭后去东家的房间就好了,若是没事小的就退下了。

    雨菲一边拿勺子喝着粥一边朝店小二摆了摆手,店小二麻利地退了下去。雨菲喝了粥,加了块卤牛肉放进嘴里,没有嚼两下突然胃里一阵翻腾,莫名地恶心起来,想要呕吐。雨菲吐出嘴里的食物,捂着嘴平复了好久才感觉好一些。

    如此一闹腾,她也不想吃饭了,干脆就放下筷子去了朋来聚东家也就是风清的房间。这样一个春光灿烂的上午,风清正在房间里悠闲地侍弄着他的几盆极品兰花。举止间说不出的雍容,面上带着温厚的淡淡的微笑,其实风清也是个极俊的男人,只是那玉剑公子长得太出尘,以至于他身边的风清便被盖住了光芒,这一会儿这房间里只有风清一人,雨菲忽然觉得风清其实美男一枚呢。

    风清抬起头来,看向刚进门的雨菲,温厚的声音响起:我以为你只会看玉看的出神呢,桌上有个信封,你打开来看看,帮我想个法子吧。

    雨菲哼了一声:果然是有了困难才想到我的。手上却是已经拿起那信封打开来看,什么?他们还要来开诗会?信纸上写着,上次朋来聚的诗会开的很是尽兴,想要再来朋来聚举行一次诗会,这一次诗会的规模更为庞大,京城附近的几个省份的读书人都慕名而来了呢。

    雨菲随意地在一张椅子上做了下来,对侍弄完兰花开始洗手的风清说:反正你这酒楼够大,他们若是想来就来呗,做生意的总不能关门不让客人来吧?

    风清净了手,端起案上的一杯清茶喝了一口,说道:上次的诗会不过是我下棋输给了玉,他想出来消遣的,而且上次的诗会上周公子死在了我朋来聚,虽然玉帮着善了后,晋王也没有深究,可是王府的侧妃娘娘并不好糊弄,她已经着人暗中调查了,再有你和玉昨天夜里到那周府上偷了万两金银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雨菲打断风清的话,我知道你是个生意人,不想惹麻烦,又不想开罪了客人。

    风清淡然一笑,将手里的白玉茶杯放在案上,眼神温和地看着雨菲:秦小姐果然是在下的知音人,不知秦小姐可有什么好法子?

    雨菲摆了摆手:知音人就罢了,看在你款待了我这许多日的份上,我就帮你想想法子了。既不开罪了那些读书人,又不给这个店惹麻烦,让我想想

    雨菲起身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心里嘀咕着,这古代的读书人就是爱附庸风雅,这么爱开诗会,视线的余光不经意间落在窗台的一盆兰花上,一个念头袭上心头,兰亭序,流觞曲水。这样既可以风雅地吟诗,也不用坐在这酒楼里面了。

    暮春之初会与山阴之兰亭,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雨菲装着读书人的样子,摇头晃脑地背着兰亭集序,茂林修竹之中流觞曲水开诗会,再风雅不过了。

    果然风清越听眼睛越亮,略微想了一下,便笑了起来:秦小姐果然聪慧,列坐山间溪水边,赏着春光美景,喝的是涧水上飘下来酒樽的美酒,可以咏诗,也可抚琴添趣,亦可以作画留念,好主意啊,我只需出一些银两,便全了客人的心意,也不必担心会给这酒楼惹上祸事,果然妙计。

    雨菲学着男子拱了拱手笑着说:哪里哪里,客气客气了,风大哥的如此褒奖我可当不起。对了,今天怎么没见着玉?</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