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23章 一朝出嫁陷囹圄
    想死?没那么容易!给我带下去,还有刚才跑了的那个,一个都不准放过!闻人殇扬声喊道,顿时门外又进来了几个黑色劲装打扮的人,扣住玉如的手腕,将她自大殿上押了出去。一时间她那一身高贵无比的五彩凤仪霓裳此刻显得很是滑稽,一个阶下之囚,穿得越是华贵就越是滑稽。她竟然还以后自己重权在握了,原来不管什么时候,她始终只是一枚棋子,只能被无情地利用!

    玉如美目留恋地看着闻人殇,心里一阵苦笑,千算万算独独算漏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是个最凶狠的豹子呢。其实也怨不得她,都怪他从前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掩饰的太好,所有的不动大概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倾巢出动吧。

    玉如忽然很好奇,鬼门的门主,追兰阁的幕后主人,还有这个猎豹一样精明的晋王角逐起来,到底谁会胜出呢?她先前还在担心江湖第一杀手组织追兰阁在鬼门门主面前会不会失手,现在好了,晋王主动介入了这两大势力的斗争,事情忽然变得很有趣。只是玉如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来看这场争斗了。

    事情来得快,消散的也很快。待洒扫的小公公顶着风雪来太后的寝宫中洒扫的时候,殿堂之上已经一片寂静了,小公公吃力地将打开的殿门关好,然后拿着扫帚开始打扫外面飘进来的雪花,雪下得太大,也不知这门开了多久,门口的地面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雪。寂静之中想起了突兀的莎莎的扫地声。原本就寂静的宫殿,此刻显得更加的静谧,死一般的寂静。

    允州将军府里,雨菲披着厚厚的棉被,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暖炉,全副武装地坐在床上,招呼着雀儿多生几个火盆。自从今年春天她用古代最原始的草药私自堕胎以后,身子就亏得厉害,体质奇寒,所以这冬天一到,就冷得骨头缝里都像是要结冰了。她也是事后才知道,那包堕胎的药是半个月的分量,可是她以为顶多也就两三天的剂量,药量太大太猛,才会流血不止,现在想想都觉得心有余悸,她差点被自己的无知给害死了。

    幸好玉及时赶到,救了她一命。雨菲一面紧紧地扯着身上的棉被,不让冷风钻进去,一面再一次的想起玉来。虽然自己给他讲了几句狠话,可是可是他也不能就这样不理自己了吧?雨菲歪着脑袋想了想,从夏天到冬天,半年了,好几个月了,玉竟然没有出现过一次。这厮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难道不知道男人追女朋友要多点耐心和恒心的吗?难道就不知道有时候女人说的话是反的吗,说不爱就是爱,说不能在一起就是想在一起的吗?

    雀儿端着一个炭火盆,额头上细细地除了一层汗水,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房间里点了那么多炭火盆,已经很热了,为什么小姐还是冷呢?

    雨菲将自己冻得僵硬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凑到炭火盆上烘烤着。心思飘转,不禁又想到香秋山上被她撞见的,晋王闻人殇和别的女人的偷情,爹爹还说这是门好亲事,她就弄不明白了,未婚夫君与别的女人的偷情,被她撞见后,还差点杀了她灭口。这样的亲事会是个好亲事?!若不是怕给爹爹惹麻烦,她真的想逃婚。可是这是先帝颁下的旨意啊,无从违抗,她也有打落牙齿活血吞了。

    可是,雨菲转而一想,嫁去王府,又不是去送死。只要还活着,她有的是办法逃离那个阴冷的晋王的魔爪的。雨菲搓了搓已经被炭火烤的暖和了许多的双手,心头渐渐放宽,是啊,土生土长的古代女人或许会害怕出嫁,可是她好歹也是生在现代而且还走过一遭奈何桥的人,她怕谁啊!谁规定的女人逃婚一定要在出嫁前逃啊,嫁过去之后逃起来似乎还要容易些呢,而且那个时候她若是逃了,也不会连累爹爹,嫁过去了她就是王妃呢。王妃要逃走大约就没人敢拦了吧?

    雨菲一面为自己的计划叫好,一面进一步策划着该如何从晋王府里顺利脱身。

    就在雨菲美美地想着自己的爬墙计划时,秦将军顶着风雪走了进来。今天的秦将军心情很好,眉目含笑。他走到床边,看着把自己裹得犹如蚕茧一般的雨菲哭笑不得,这丫头又开始顽皮了。

    雨菲仰头看着老爹,笑着说:爹,你今天不用去军营吗?哦,一定是风雪太大,爹你给他们放假是不?

    秦将军抚摸了几下雨菲的脑袋说:菲儿啊,你忘了今天可是除夕呢。这府上就只有你和爹两个人,是冷清了些。

    雨菲想到,若是明年春天自己出嫁了,那以后的每一年的除夕和春节,岂不是爹爹要一个人过了?不知怎地,一想到亲爱的爹爹孤单的身影,雨菲就忍不住辛酸。她望着老爹说:爹你放心吧,养儿不就是为了防老么,爹以后老了,菲儿就好好地伺候爹爹。

    秦将军在雨菲的鼻子上点了一下:又胡说了不是,你嫁给了晋王,自然是晋王的人了,焉能随便回家来?况且爹爹戎马半生,也想清净一下了

    爹爹雨菲忍不住从棉被里钻了出来,扑到秦将军的怀里,一想到,明年出嫁后就再见不到爹爹,心里就一阵阵的酸涩。

    秦将军抚摸着怀里的女儿的头发,忽然想起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册子,递到雨菲跟前:菲儿看看,这是给你准备的嫁妆的单子,看看漏了什么,还想带什么过去,爹让人都添上。想要什么就都写上去,爹能给的就都给你。

    雨菲接过册子,坐会棉被里,仔细看了起来,这一看不打紧,眼泪不知觉的簌簌往下落,这哪里是她的嫁妆啊,这分明是爹爹毕生的所有积蓄啊,爹爹分明就是将整个将军府都给她了啊,雨菲泪眼婆娑地看着老爹:爹,你把这些都给了菲儿,那你以后怎么办?可还有钱去打酒?可还有钱补贴贫苦士兵的家属?

    秦将军摇了摇头:不打紧,菲儿不用担心,爹爹还有俸禄呢。爹可是大宁的定国将军呢

    爹!你以为我不知道?先帝猜忌功臣,你的俸禄银子早就被扣了好几次了,你哪里还有什么俸禄啊雨菲只觉得手里的嫁妆清单重若千斤。外人都以为爹爹的官职大,不愁金银,可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爹爹已经一连几年都没领到什么俸禄了啊,而她一出嫁就要带走如此丰厚的嫁妆,这让她情何以堪啊,今后的生活,要爹爹一个人要怎么过啊。

    女儿,不哭了啊。是爹爹没用,爹是怕你带的嫁妆少了,进了门以后要受排挤,爹听说王府里那个周侧费的娘家,可是有名的富户

    爹,不要说了。雨菲将嫁妆清单退还给老爹,这些你留着,我一样也不要,你要是把这些都给了我,我就不嫁了!

    一旁站着伺候的雀儿,拿手绢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对秦将军说:将军,小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说不定呢,她还嫌这么多的嫁妆碍事呢。

    秦将军叹了口气,摇摇头说:罢了,罢了,嫁妆这事今天先不提了。咱们父女俩,好好地过个年吧。

    除夕过后,便是新的一年了。

    冰雪还没来及消融,春风还没有彻底地吹醒大地,雨菲就不得不做上了嫁车,朝京城出发了。雨菲没有兄弟,自然没有人送嫁。

    临行前,秦将军身着将军软甲,拉着雨菲的手,事无巨细一番番的叮嘱后,才忍着眼泪,送爱女上了嫁车。雨菲虽然很是不舍,可是想到自己嫁过去后,找了机会逃出来了,还是能够回来孝敬爹爹的,于是便不怎么伤心。

    话别了爹爹,雨菲便跟着爹爹亲自挑选的送嫁的队伍,出发了。送嫁的队伍,簇拥着那辆喜庆的嫁车还有嫁车后面一箱箱丰厚的嫁妆,一路前行着。雨菲手里紧紧地攥着红盖头,她这个不孝女一朝出嫁,带走了爹爹手里所有的财富,虽然爹爹说钱财乃身外之物,可是今后的生活中,哪一样不需要钱啊。

    雨菲挑起车帘,看着车外的荒野,车队已经离开了允州城了。前路漫漫,下一刻将会如何,雨菲不知道,她只是暗暗地告诉自己,她是不会乖乖地呆在那个晋王府的,花心乱情的男人她不要,她一定会回到爹爹身边,孝敬爹爹的!

    也许是初春的天气依然寒冷,人们不想外出,也许是秦将军挑选的送嫁军士武艺高强,总之雨菲带着她的嫁妆,很顺利的就到了京城。

    可是为什么在驿馆里留宿了好几日,眼看着成婚的几日就快要到了。却依然不见晋王的面?来传话的太监说,王爷公务繁忙。雨菲没有理会,忙就忙吧,反正自己也不喜欢那样乱情的男人。若是那个什么王爷对自己没兴趣就最好不过了,省的以后逃走的时候麻烦多。

    这一日,天气格外的晴朗,吉日就是吉日,一改前几日的阴寒,一大早阳光就很是和煦了。

    这一日,晋王迎娶定国将军之女为正妃。

    这一日,雨菲披着鲜红的嫁衣,坐着八抬的轿子,一点点朝晋王府靠近

    轿子停在王府的大门口,雨菲坐着等了许久,可是迟迟不见有人来扶她下轿。所有的耐心耗尽,雨菲唤来自己的陪嫁丫头:雀儿,扶我下轿!

    小姐,这不妥吧。雀儿弄不明白,这样大喜的日子,为何迟迟不见新郎出来迎亲呢。

    雨菲伸出手来:扶我下轿,磨蹭什么。

    雀儿忧郁了一下,最后还是扶着雨菲下了轿,只听得身边围观的民众一阵惊呼,好爽快的新娘子,自己下了轿子,自己进门了呀!

    雨菲顶着鲜红的盖头,扶着雀儿的手臂,一步步地往前走去。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秦小姐娇蛮任性,且在闺阁之中已然失身,随意勾搭男人,淫贱无耻,念在先帝遗诏的面上,本王不予休妻,可是王府尊严不容践踏,今日起贬到奴仆的院子里,终身为奴!

    雨菲刷地揭开盖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男人,不错,就是那天在香秋山撞见的无耻的男人,虽然他现在看起来还是人模狗样的,可是这样的男人,她秦雨菲不稀罕,她大笑了一下,轻蔑地说:虽然这里是王府,可是也轮不到你想干嘛就干嘛,贬我为奴?你就不怕我父亲手里的军队反了你?

    定国将军年事已高,本王赐他告老还乡,他掌管的兵符已经交到我手上了,怎么,秦小姐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晋王一身紫色锦袍,魁梧的腰身,俊美的容颜,可是在雨菲看来,这人简直就是个魔鬼,他怪自己撞破了他和那太后的好事就算了,凭什么要对爹爹下手啊,爹爹在送自己上嫁车的时候还好端端地穿着将军软甲呢!一定是这个男人懂了什么手脚!

    而且爹爹所有的财产都给了自己做嫁妆,他此番若是真的告老还乡的话,他要怎么过活啊!思及此,雨菲痛心地呵斥道:你无耻!你把我父亲怎么样了!你要敢动我我父亲,只要我还活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都愣着干什么,把她拖下去啊。现在起她就是本王的奴仆了,没听清楚吗?晋王坐在春登上不屑地说。

    雨菲忍不住冷笑着说:如此最好,我还懒得和你这样肮脏的男人拜堂成亲呢。你当我真的不知道,你爱慕的是先帝的宠妃,当今小皇帝的母后?我怀疑当今皇位上的小皇帝弄不好并非先帝的儿子,而是你和太后那个贱人所生也不一定呢!

    那一日雨菲无意间瞧见和晋王偷情的女子的衣服上绣着凤纹,当今天下能穿凤纹服饰的女子就只有宫里的太后了,雨菲是真的很气愤,才会脱口而出这样的话,谁知被她一猜即中,这句话成功地激怒了晋王,接下来便如故事开始所述那般,雨菲被关进了囚室。

    大婚当日雨菲被押进了囚室,原本该是浪漫温馨的洞房花烛却成了潮湿晦暗阴冷无边的囚室里的一场凌辱。所有的事情似乎都乱了,没有相亲相爱,没有百年好合,没有牵着红绸拜天地,更没有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让她摆脱这晦暗的囚室。什么都没有!

    雨菲抱着胳膊,无力地坐在囚室的地面上,冷,很冷。

    她要出去,她一定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囚室,然后逃离这个可怕的晋王府,她要去找爹爹,爹爹没了兵符,做不了将军,手里又没了钱财,他该怎么活下去啊!雨菲恨恨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这么没用?自己都被关进囚室了,那么自己带来的嫁妆,八成也已经落到晋王的手里了吧?可恶,太可恶了!这个可恶的晋王!

    这样想着的时候,雨菲在囚室里四处探查起来,一定有办法出去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蓦然间,囚室的门开了。雨菲眯着眼睛,朝透进来光线的门口看去,来人身材纤细,是个女子,不是晋王。难道是有人来救她了?

    门口处缓缓走进来一个女子,她的衣着甚是华丽,发饰也很是精美,相貌端庄,举止有度,一眼就看得出来是个家教很好的大家闺秀。可是眼睛所见的情形多半是会骗人的,女子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很好地映证了这个真理。

    女子招了招手,囚室的外面又走进来了两个粗壮的大汉,雨菲忽然觉得情况不太妙,打算趁着囚室的门大开的时候逃出去。可是女子端庄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把她给我绑起来,狠狠地打!

    雨菲挣扎间,很快地就被两个大汉用粗大的绳索绑在了墙上。昨天她虽然被晋王关进了囚室,可是好歹还是自由的,并没有被绳索绑起来啊。现在这又是为了哪一桩?她记得自己好像除了撞破晋王的丑事外,没开罪过什么人啊!

    取鞭子来,给我狠狠地打!女子恨恨地说。

    紧接着,一计鞭子啪的一声落在了雨菲的胳膊上,然后是身上,腿上,连脸上都没能幸免

    本来就感觉很冷,现在好了,浑身都痛。那鞭子上有倒刺,每一鞭下去都勾起不少的皮肉,雨菲痛得晕了过去。天杀的,怎么晋王府里的人都是魔鬼呢?迎面一盆冷水泼过来,雨菲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女子捏着雨菲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纤柔的声音说道:知道为什么要教训你吗?

    雨菲浑身又冷又痛,一盆冷水淋透了她浑身的衣服,一顿鞭子下来,她身上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了,皮肉开裂,血流不止,她哆嗦着问:为为什么

    女子大笑起来:你不是会写诗么?你不是很会玩么?当真就以为我不知道你与那玉剑公子的好事?可怜我弟弟,被你们这对狗男女给害死了

    你是周侧妃?雨菲虽然痛得要窒息了,可是脑子还管用,那天那个猥琐丑陋的周公子死的时候,风清提到过,他是晋王侧妃的弟弟。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收藏啊,投票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