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24章 夜潜逃宝玺问世
    女子冷冷一笑:既然知道了,那就让你死个明白。不要以为王爷会爱上你,他根本就没有心,先前我还以为他爱的是宫里头的那个贱人,可是后来怎样,你可想知道?

    雨菲哆嗦着摇摇头:我不想知道,我从来都没打算让他爱我。

    周妍又是一阵大笑:不想知道?由不得你不想知道,因为你的下场将会和她一样。宫里头的那个贱人,自以为自己长得美,便可以夺了王爷的心,结果呢,结果在这个囚室里,我一点点将她折磨死了,王爷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呵呵,你说若是你在这里被折磨死了,王爷会怎样?

    雨菲看着眼前的这个妆容精致,举止端庄的女子,忽然觉得她极为可怖,一个看似温柔无害的女子,怎么能如此的狠毒呢?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你应该可怜的是你自己。王爷他爱的是我,你虽然是先帝赐婚的正妃,可是没有用,先帝都已经死了,你爹也丢了官了,谁还会来救你?你想当王妃?下辈子吧!这个王府里的女主人只能是我!周妍说完这番话后便夺过家丁手里的鞭子,发了狂似得在雨菲的身上抽打起来。

    雨菲忍不住痛苦,大声喊道:我不想和你争宠的,你放了我吧,我一定远远地离了这王府,一辈子都不出现在你面前!

    不要喊了,没用的。我不光是嫉恨你王妃的身份,我还要为我弟弟报仇!周妍手里的鞭子和她的人一样的狠,一心想要取了雨菲的性命。

    雨菲觉得自己大约是真的不行了,手脚都麻了,鼻子里是浓浓的血腥味,那是自己流额血吗?身上没有一处不痛,这样的死法比前世的死法还要惨痛万分呢。前世只是得了癌症,还有一些镇痛剂可以吃,可是现在呢,铁链缚住手脚,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只能咬牙承受。

    不记得是怎么昏过去的。眼前好黑,大约又要走上那个奈何桥了吧。雨菲心里生出无限的绝望,如果下一辈子还注定这么痛苦的死去的话,她宁愿不要再有下辈子了。

    朦胧中有人在拍自己的脸,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唤着:雨菲,醒醒啊,不要睡了为什么每一次都这么鲜血淋淋的吓我

    是玉,那是玉的声音。雨菲慌忙回神,忽然身上的疼痛一起袭来,她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雨菲,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是玉,是你心心念念想着的玉剑公子啊雨菲感觉玉死命地拍打着自己的脸,这厮真是讨厌,自己没晕也要被他拍晕了。她努力地睁开眼睛,过不起然,眼前的人是玉,他洁白的袍子再一次被自己的血弄脏了。

    太好了,雨菲,你醒了玉一阵惊喜,忍不住抱住雨菲,一个吻轻柔地落在她的额头。

    雨菲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你个笨蛋,你怎么才来?我都快没命了,都怪你

    好好,都怪我,怪我。玉爱怜地将雨菲抱在怀里,最上温柔地说:你忍着些,我来给你上药

    雨菲忽然想起自己的脸上也挨了鞭子,担心地说:我是不是破相了?是不是很丑?

    傻丫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嫌弃。玉手指一阵动作,便除去了雨菲身上破烂不堪满是鲜血的衣袍,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一瓶金疮药,抖动瓶口,将药粉均匀地洒在雨菲的伤口上。囚室里一片晦暗,可是玉却能精准无误地将药粉洒在雨菲身上伤口上。

    看着玉俊美骇俗的容颜,还有他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雨菲有那么一瞬间,竟然忘记了疼痛。一直到玉脱下自己的外袍罩在雨菲的身上,她才回过神来。

    如此雪白的袍子,穿在玉的身上显得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可是一穿到自己的身上,立刻就变了味。雨菲甩了甩长出一大截的衣袖,懊恼地想着。忽然眼光落在自己的右手腕上,右手腕上的七色芙蓉玉竟然在闪闪发光!雨菲记得上一次见到七色芙蓉玉发光,是她得了癌症去世后走在奈何桥上,被挤下来的时候看到的。

    太神奇了,雨菲忙扯住玉的袖子,惊讶地说:玉,你快看啊,这串七色芙蓉玉在发光呢!

    玉帮雨菲整理好身上的白袍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上次我在那临江小镇上的客栈里找到你的时候,就见过它发出的光呢。这是你小时候你父亲给你求来的宝贝,可以护命,难道你不知道?

    哦?它是我爹爹求来的?雨菲很是奇怪,这不是前世一个算命老婆婆给的吗?难道说自己的穿越和这个七色手串有莫大的关系?

    快走吧,我刚才一路敲晕了几个家丁,久了那是要被人发现了。玉抱起雨菲,离开了囚室,飞身朝府外掠去。

    谁知怕什么,来什么,刚刚一离开囚室,就听到密集的脚步声传来,还有人举着火把大喊着:飞贼休逃,也不看看这里是哪里!晋王府岂容你说来便来说走便走!

    玉知道有人追来了,立刻换了逃跑的方向,转向王府重地掠去。这里是王府放置宝贝的地方,虽然看守严密,可是地势偏僻,比较适合暂时的逃跑。

    玉抱着雨菲在一处库房门口停了下来,不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玉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地图来,递给雨菲说:这是晋王府的地图,你现在处的是藏宝的库房。我从那边走,引开这些家丁,你从相反的方向走,走北门出去,我在北门外面接应你!

    雨菲接过地图,想叮嘱玉小心点,可是情况紧急,玉已经飞身而出,引开了追来的家丁了。雨菲暂时安全了,她看了看地图,绕过这个藏宝的库房,在穿过几道回廊,就是王府的北门了。距离并不远,再加上玉已经引开了所有人,如果动作快一些,运气好一些,应该可以顺利的逃出去。

    就在雨菲准备往北门逃去的时候,忽然右手上的七色芙蓉玉起了变化,不仅是发光了,还隐隐地在发热,而且越来越热,越来越烫,雨菲的手腕被它烫得难受,可是偏偏又取不下来。指的甩手,想要将它甩掉,这到底是个什么宝贝啊,一点也不为主人着想,这可是在逃命呢。

    神奇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七色手串每次靠近藏宝库房的门缝时,就会格外的亮。难道说,真正的玄机是出在库房里面?雨菲试着朝库房走去,靠近门缝后,库门紧锁着,再也不能移动半步了。可是可是神奇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七色手串亮了几下后,库房的大锁竟然自己开了!

    雨菲吓得不轻,她可是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啊。进了库房后,这个七色手串仿佛被磁场吸引了一般,一股细微的引力吸引着雨菲朝着一个红色的大箱子走去,雨菲这个时候已然忘记了自己原本是要逃命的,她瞪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随着自己的靠近,那口大箱子自己打开了,然后她便看到,箱子里面放的是一副铠甲,铠甲用冷铁打造而成,散发着幽幽的冷光,触手光滑,结实无比,雨菲伸手将铠甲拨动了几下,竟然轻飘飘的,一点也不笨重,果真是件宝贝。

    可是真正的宝贝显然不是这件铠甲,而是雨菲拨弄铠甲的时候,摸索到的一个坚硬的木盒。雨菲摸到那个木盒的时候,手腕上的七色手串,竟然开始微微的震动。雨菲将木盒挖了出来,抱进怀里,果然手腕上的七色手串不再发烫了,只是静静地发着温柔的光芒,甚是漂亮。

    猛然间,雨菲想起来自己是在逃命呢,玉还在北门外等着自己去接应呢。她一拍自己的脑袋,糊涂,当真糊涂了!于是想也不想地,抱着木盒朝库房外跑去。可是一脚迈出,还买来得及迈出第二步,便定着原地不敢动弹了。因为此刻库房的门口处正懒懒地靠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府邸的主人,晋王闻人殇。

    闻人殇身着睡袍,靠在库房的门框上,定定地看着雨菲,良久之后才开口说道:本王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何先帝会御笔赐婚将你许给我,原来如此啊。原来本王费尽心机想要找寻的镇国宝玺一直都在本王的府上好好地放着。父皇果真是思虑周详,料事如神啊

    雨菲紧紧地抱着木盒,冲着门口的晋王说: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让开,本小姐要出去。

    闻人殇戛然止住嘴里的话,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那里似乎碰了一层的灰,他闻人殇向来都不说废话,而且他说话,向来都是别人乖乖地听着的,今天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顶撞了,而且那丫头还一点也不把他放在眼里呢。

    闻人殇指了指雨菲手里的木盒道:把它留下,本王放你出去。

    雨菲感觉有戏,立刻强调说:我说的不是走出这库房,而是走出这一座王府。

    闻人殇点头说:好,本王答应你,留下这个宝贝,本王送你出府去。

    雨菲抱着怀里的木盒,摇了摇头:我才不相信你的话,你这个晋王府里的人统统都是魔鬼,若不是我福大命大早就被你的侧妃活活打死了。要不这样,你送我从王府的北门出去,只要我出了府,这个木盒就给你。

    闻人殇摸了摸鼻子,第二次碰了一鼻子的灰了,竟然有人敢同他闻人殇讲价钱。可是那个木盒里是天下至宝镇国宝玺,而且他也不相信这个小丫头能玩出什么花样。于是他勉强地点了点头。

    雨菲这才阔步朝库房的门口走去,走到闻人殇跟前时,抬头挺胸,雄纠纠气昂昂地指使道:还不前面带路?

    闻人殇看着这个身穿宽大的白袍,头发凌乱,脸上尤带着鞭痕,可是眼睛却异常明亮,傲然于世的女子,忍不住想笑,真是个活宝。于是转身,带起路来。

    看到晋王真的同意带路了,雨菲才拍拍自己的胸口,松了口气,其实闻人殇很吓人的,那周身的气势活活能把人给冻成冰,可是雨菲不能服软啊,她要去找爹爹,还要从闻人殇的手里把自己的嫁妆要回来,所以她不能输了气势,更不能服软。她只有和闻人殇站在同一个高度上,才能和他谈判啊。

    雨菲抱着木盒跟着闻人殇朝王府的北门走去,一路上她就盘算着,这个宝物说什么也不能给闻人殇,他之所以肯乖乖地带路就是看着这个宝物的面子上的,拿着这个宝物自己还有个筹码可以要挟他,若是把宝物乖乖地给了他,那自己就真的惨了。一个弱女子还不被他打扁捏圆了。还有,那个阴寒的囚室,她是再不想进去了。

    很快地,闻人殇就带着雨菲来了王府北门。看到王爷亲临,守门的小厮手脚麻利地开了大门。雨菲抱着木盒,快步跨出了门槛。没等闻人殇开口,她便大声喊了起来:玉!你在哪里?就我啊!边喊便往远处跑,尽量离开闻人殇的势力范围。

    闻人殇忽然觉得不太妙,可是一道白影闪过,玉已然抱着雨菲,使了轻功飞出老远。这时,一个木盒迎面飞了过来,女子的声音传来:木盒给你!不要怪我言而无信啊!

    闻人殇接住木盒,打开一看,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他一时间哭笑不得,好像刚刚那个小丫头讲价钱的时候,确实是说的带她出府,木盒给他,现在他拿到手的果然是个木盒,而且只是一个木盒!闻人殇第一次这么被人耍的团团转,他气恼地一脚踢在门槛上,随即又吃痛地缩回脚,吸了几口气。气糊涂了,被那个丫头气糊涂了!

    守门的小厮头一回见着自家主子如此失态,忍不住上前询问:王爷,你没事吧?

    滚开!你哪只眼睛看见本王有事啊?闻人殇一脚跨进门槛,头也不回地大步走开了。留下看门的小厮站在原地,讷讷地说:奴才两只眼睛都看到王爷你有事

    却说玉抱着雨菲离开了晋王府,一路飞奔,见没人追来了,才在一个僻静的街角停了下来。夜很静,很黑,也很冷。不过有玉在,雨菲就不觉得冷了。此时雨菲穿着玉的白袍,蜷缩在玉的怀里,从怀里拿出那个从木盒里面拿出来的宝贝。扯开外面的锦袋,便看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印章一样的东西来,和自己腕上的七色宝石一样的材质,只是这个四四方方的宝贝颜色要纯一些,而且它里面隐约可见一跳明黄色的影子在翻动,仔细一瞧,雨菲吓了一跳,这黄色的影子可不正是飞龙的模样吗?

    玉的声音响起:镇国宝玺?竟然是镇国宝玺?言语中是难言的喜悦和震惊。

    雨菲将宝贝翻过来一看,果然这一面刻着的四个字正是镇国宝玺。可是顾名思义,这东西不是应该由皇家的人来保管吗?哎呀,难怪那个晋王如此紧张这个东西了。

    玉搂着怀里的雨菲,试探着说:雨菲,这可是个宝贝,你打算怎么处置?

    雨菲想了想说:我的嫁妆还在晋王府,我想拿它去换我的嫁妆。

    玉忽然笑了起来,胸膛一颤一颤的,雨菲在他胸前的肉上狠狠地拧了一下:笑什么?不许笑!我那十几箱的嫁妆可是我爹一辈子的积蓄呢,可不能便宜了晋王那个混蛋!

    玉被雨菲狠狠地拧了一下,立刻止住笑:傻丫头,你可知道你手上的这个东西莫说是换十几箱嫁妆,就是换整个天下都不亏呢。

    啊?这么说我不能把它给晋王了?可是我一个女子,拿着它也没用啊,武则天一辈子活得多累啊。不如我将它交给你,你帮我要回我的嫁妆,剩下的事,我就我不管了。雨菲半开玩笑地将镇国宝玺放到玉的手里。

    玉拿着镇国宝玺,脸色忽然就凝重了下来:丫头,你可想好了,真的要将它交给我?

    雨菲点了点头:我很自私的,你看这东西这么珍贵,我若是拿着它肯定没好日子过了,把它给你呢,我就省去不少麻烦了,怎么,你不想要?

    玉叹了口气说:如何会不想要呢?我找它都找了很久了。谢谢你。

    雨菲搂上玉的脖子说:玉,你救了我两次,我的命都是你的了。不要给我说谢谢,我的就是你的,只要你以后不要丢下我就好。玉,你这么美,这么出尘,以后一定会有很多女子

    剩下的话全都淹没在玉的柔情蜜意的吻里,雨菲攀着玉的身体,感觉他的吻越来越猛烈,带着强烈的情感,带着霸道的执着像是要将她吞进肚子里。激烈的亲吻,扯动了雨菲身上的伤口,她吃痛地吸了口冷气。玉慌忙松了手说:药效过去了,我们找个地方,再给你上点药。

    雨菲点头说:好,前面刚好有个客栈。

    玉摇头说:客栈里不安全,我们去风清那里吧。

    好啊,我好久都没见到风清了,怪想他的。他现在生意好不好?是不是又赚了不少银子?雨菲蜷在玉的怀里说。

    玉在雨菲的脸上拧了一下:为什么一提起他你就这么兴奋?我可是要吃醋了!

    朋友,风清只是朋友,你的心眼也真够小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