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29章 意难平夜半出逃
    显然此时的书房里正在商议着政事。

    闻人殇的声音传来:魏侯过奖了,这次多亏苏公从中周旋,才得以顺利脱身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老夫做得不过是分内之事,是王爷贵人天助

    雨菲转身离开,君臣之间的废话听着甚是无趣。沿着侯府的卵石小路随意地走着,不知怎地就来到了侯府的偏门,碰巧遇上外出喝花酒的侯府公子从外面回来。拍门拍得震天响。雨菲连忙躲在了一个大树后。见守门的家丁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拉开门栓将门打开,接着一身酒气烂醉如泥的不知道侯府的几公子便走了进来。

    爷我敲门敲了这么久,为什么不开门?侯府公子抓住守门家丁的衣领,责怪道。

    家丁慌忙求饶:二少爷,饶命啊。小的刚刚去了趟茅房

    二少爷也没继续追问,手里继续提着看门家丁的衣领:爷今晚喝高了,扶爷回房去,小声点,若是让我爹知道了仔细你的皮!

    家丁连连点头,为了自己的小命便恭敬地扶着那二少爷朝他房里走去。

    此时此刻,侯府的偏门大大地开着,只要出了这道门,就自由了,就能去找爹爹,和爹一起过着平淡的生活了。雨菲站在大树后,犹豫再三,最后一横心,趁着夜色走到那道门口,然后抬脚跨出。原来自己计划已久的出逃,竟然是如此的简单。

    出了侯府的门,雨菲并没有去投宿客栈,而是找了一户卖面点的商户家里投宿了下来。因为出门太急,没有带银子,便拔了头上的一根簪子作为报酬。说明自己是来潍阳投亲的,可是亲戚搬走了,变没了地方去了。

    这户人家的人不多,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妇人照看孙子,媳妇每天做一些面食卖钱,老妇人的儿子出远门做生意了。见雨菲只身一人又是个女子,怪可怜的,便好心地收留了。

    这户人家的房屋很是简单,一应家居摆设也都很简陋,可是日子平淡,其乐融融,这让雨菲觉得很是心安。因为暂时不知道要去哪里,而且出门匆匆没有带银两,所以雨菲不得不在这户人家多留了两日。

    也就是在这两日的时间里,整个潍阳的客栈都被统统盘查了一遍,后来什么都没有查到,官兵便出了潍阳城,扩大了搜索范围。这让雨菲忍不住捏了把汗,看来闻人殇是打定主意不让她好过了。还好自己思虑周详,没有投诉客栈,不然这次的出逃就要以失败告终了。

    第三日,整个潍阳城忽然就热闹了起来。周围其他地方的百姓,纷纷到了北地最大的城市潍阳,有来行商的,有来某个好前程的,当然也有来看热闹的。这一天,天还没亮,大街小巷就挤满了人。新上任的礼部官员带着身穿礼服的官兵,走街串巷地宣告新皇登基,福泽四海,五谷丰登,天下太平

    雨菲当然忍不住想要凑一把热闹,她借了投宿人家的一身粗布衣服穿着,跟着人流一起去看热闹。夹在人流中感觉很安全,这样闻人殇就找不到她来的吧?天色大亮的时候,新的皇宫的大门打开,身穿崭新的官府的官员们,列队朝宫门走去,而身穿玄色铠甲的兵士则分列道路两旁,隔开看热闹的人头涌动的百姓和官员们踏着的红毯铺就的御街。

    不一会儿,宫殿里面响起了浑厚庄重的礼乐,大约快午时的时候,便听到里面传来礼仪官员们唱出的新皇祭天——跪——整个宫殿顿时肃静了起来,约摸一炷香的时间后又传来礼仪官员唱出的新皇上位——跪——接着便传出震天响的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声音来,厚重庄严,震动山河。

    雨菲夹在拥挤的人群中,只能在皇宫外面感受一下古代帝王登基时的热闹且激动人心的场面。真龙天子,皇帝是上天派下来造福苍生的神人啊,终生叩拜皇帝莫不是带着敬畏和期盼的心情来拜,期盼着这位皇帝能给自己带来和平,带来风调雨顺,带来百年的福寿啊。

    雨菲站着看了一个多时辰,觉得该看的热闹都看了,虽然帝王登基是个大事,可是对于雨菲这个见识过更热闹的盛会的现代人也不过是三分钟的吸引力。她悄悄地离开了人群,朝自己借宿的人家走去,盘算着要不要趁闻人殇忙着应酬登基大典无暇分身其他事情,逃出潍阳城。

    正走着的时候,突然后劲猛地一痛,随之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不知道睡了多久,恢复意识的时候只感觉浑身酸痛,像是躺了好久不曾活动一般。动了动手指,想要揉一揉憋闷的脑袋。忽然听见一个很是熟悉的声音响起:太医不是说今天会醒吗?为何现在还没有醒?

    一个女声回答说:皇上稍安勿躁,主子一切都好,身体没有大碍,醒来是早晚的事情。

    雨菲听了这番谈话知道自己来到了皇宫,不是潍阳城里闻人殇的皇宫,而是这片辽阔的陆地东南部的京城的皇宫。怎么会这样?这是不是就叫做才出狼口又入虎穴?

    丫头,你醒了!雨菲感觉一只略显冰凉的手抚上自己的脸庞,这下再装已不可能了,于是乖乖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玉俊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脸,还有他殷切关怀的目光。他穿着一身白色的便服,如果没有在山洞里看见过他的真面目,雨菲几乎会和往常一样扑到他的怀里汲取馨香的温暖了。

    雨菲想要起身,可是身体酸软。

    你睡了许多天了,来我帮你揉一揉,活动一下骨骼。玉修长的玉指按住雨菲的胳膊,找准几个穴位揉捏了几下,又同样地揉捏了她的双腿,然后揽住她的肩膀:来,坐起来,这下感觉好多了吧?

    还是那般的亲昵,触觉还是那般的清爽,可是雨菲却全然没有了当初的幸福感觉了,如果知道这个男子只是在利用自己,所有的温情不过是他演出来的假象,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为之心动的吧。雨菲不动声色地推开赫连玉的手,自己坐起身来。

    玉面含微笑,关切地说:菲儿,你一定饿了吧?我让人给你送些清粥来吧,你十多日未曾进食,要先吃些清淡的,不然肠胃受不住

    够了,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直接说吧,这次掳了我来,又是为了那般?雨菲打断了赫连玉的话,呵斥道。是的,她就是这么个人,别人对她好,她会十倍的报答,别人对他假情敷衍,她亦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赫连玉定定地看着雨菲:我千方百计地将你找回来,还能为了什么,我是为了我们当初的约定。我大功告成的时候,就来娶你为妻。当时的字字句句我都牢牢地记在心里,一时半刻也不曾忘记,难道你全都忘了吗?他说着扯开自己的衣襟,胸口上的两排牙印露了出来,深深地刺痛了雨菲的眼睛。

    这里,是你亲自咬上去的,为了你不生我的气,我从来不曾沾染过别的任何女人,可是为什么,你转脸就把我给抛在脑后?你为什么就认定我利用了你?你可曾听过我的辩解?你可知道我本是前朝衣食无忧尊贵无比的太子?是那个姓闻人的强盗,他们就是一群恶魔,攻陷京城后见人就杀,见到宝物就抢,我的父皇被他们逼死了,我父皇的宠妃被他们恣意凌辱,我母后为了掩护我,被那群强盗拦腰砍成两半你不会知道我当时有多恨!

    雨菲一时惊住,没想到玉原来经历过这样的一场变故。根据闻人殇的性格来看,他的父亲自然也仁慈不到哪里去。

    赫连玉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后站定:就在这里,这里曾经是我母后的寝宫,他是一个非常美丽善良的女人,一辈子宁愿自己委屈也从不会去陷害别人,为什么要被他们那样砍死?还有我的小妹,才刚刚十岁啊,就被那群恶魔凌辱而死我的命,是母后和妹妹拿命换来的,我不仅家破人亡还成了亡国奴,这样的过往,我从不曾向任何人说起过

    玉,对不起,我不知道雨菲心里升起莫名的怜悯,很多的事情从嘴里说出来,大概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可是当时经历时惊心动魄,痛苦绝望,痛彻心扉的伤痛,是难以描述的。

    赫连玉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眼睛里全是痛苦的挣扎,他看着地面上的一片空地,愤怒的眼神却像是要将那片地面彻底摧毁一般:从那以后,我没有一天不在想着要如何杀了那可恶的闻人一族的人,夺回本该属于我们赫连家的所有东西,这座江山,这个京都,这个宫殿我一面苦心修炼神功,一面暗中布置,暗杀了那个妄想尊帝的闻人老贼,收买了朝廷重臣,所有的事情都进展的天衣无缝,唯独却找不到镇国宝玺,没有那个宝物我就是登了帝位照样名不正言不顺

    雨菲想也没想便开口道:所以,你便要利用我,去寻那镇国宝玺?

    不是的!赫连玉慌忙辩白:我并没有想要利用你,我有我的人,我暗中布置了许多精心训练过的暗棋,他们分布在皇宫和朝廷的每个角落,只要我一声令下,我想要的任何东西都能找来。雨菲,你我相识一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利用你。

    可是你真的利用了我,如若不然为何我回去将军府后你一直都没有出现,却刚刚好的在我进了晋王府后才出现,你敢说你不是为了借我之手寻找镇国宝玺才出现的?雨菲将心中所有的疑问都问了出来。

    赫连玉深情地望着雨菲:那次你在临江小镇的客栈里差点死去,我为了救你,耗费了不少真气和内力,险些走火入魔。你离开之后,我便一直闭关修养,一直到冬天的时候才恢复过来。那天晚上,事出紧急,所有的都是偶然,碰巧。我虽然知道镇国宝玺就在晋王府内,可是我若想寻找它,大可以用我的影士。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利用你。若果真的要说利用,那我便是利用了你爱慕我的心思,将镇国宝玺从你手里拿了过来

    玉,不要说了,不会相信你的。你一心为了复仇和复国,怎么会将小小的儿女之情放在心上?雨菲说出的这些话,多半是说给自己听的,告诫自己再不能犯同样的错误,伤心一次,便足够了。

    赫连玉一把揽过雨菲,将她搂在怀里,恳切地说:雨菲,信我,雨菲,信我我们的约定我从来都不曾忘记,我没有碰别的任何女人,我来娶你了,嫁给我好不好?

    不好,你敢说你没碰过别的女人?我那天听得一清二楚,你神功练成之日,需要处女之血来滋补。你还要怎么说?

    滋补而已,都是可有可无的。如若不信,你来查验好了。我入师门的时候,修炼神功须得是童男之身,师父便在我身上做了印记。赫连玉说着便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衣襟。

    雨菲心中一紧,按住他的手,摇头说:不用查验了,我信你。她想着自己都已经不是完璧了,又凭什么要求玉洁白无瑕?

    赫连玉挺住宽衣解带的手,微微一笑,拥住雨菲,俯身吻上她的红唇:丫头,既然你相信我,那么就嫁给我,好不好?我找相士看了,下月初六乃是吉日。

    雨菲将脸贴在赫连玉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他不曾利用过自己,他的感情都是真的,那么嫁给他比嫁给闻人殇要幸福许多呢。答应还是不答应?雨菲不住地问着自己。

    这时赫连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已经找到了秦将军的下落,你我成婚之后,我便带你去见他好不好?我们成婚了,他便是我的岳父大人了。

    雨菲心中一阵狂喜,可以见到爹爹了,于是慌忙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找到我爹了?太好了,我还担心再也见不到他了呢。

    赫连玉微笑着点头:真的,那我们快些完婚,然后一起去拜见他,好不好?

    雨菲想也没想就点了头,她恨不得现在就去见爹爹,那个宅心仁厚,无私无畏地爱着自己的父亲啊。那个毫不犹豫地把所有的所有都给了自己的父亲啊。

    赫连玉,搂着雨菲,满意地说:这些日子你便安心的住在这里,等待婚期吧。我还有事,晚上再来看你,等一下清粥送来了一定要吃,听到没?

    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哪那么多废话啊。雨菲将赫连玉退了出去,心里则是在筹划着,应该送什么样的礼物给爹爹呢?

    当寝宫里重新安静下来以后,雨菲突然才想明白,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地答应嫁给赫连玉了呢?是自己太笨了,还是赫连玉太滑头?好笑地摇了摇头,不管怎样,只要玉是真心地爱着自己就够了。雨菲缓步走到寝宫外面,仰头看着头上的天空,春去夏来,又是一年夏天来临。去年的这个时候,她忍痛和玉分别,而今年的夏天,他们再一次的重逢。

    玉,你是我的,我们的约定,我如何敢忘记呢?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这一次,她一定要披上火红的嫁衣,和心爱的男人拜堂成亲,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然后生儿育女,平淡幸福的过完这一生。至于上次与闻人殇的婚礼,完全做不得数,古代的拜堂仪式和前世的领结婚证差不多,没有经历过这个步骤,就算不得合法夫妻。所以这一次,雨菲一定要一丝不苟的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拜天拜地,拜祖宗,全心全意地去迎接这一段美满的婚姻。

    距离下月初六,也就十多天的时间了。这十来天的时间里,雨菲很忙,忙着学礼仪,忙着试嫁衣,而赫连玉更加的忙。国家初定,许多的事情要处理,任用官员,颁布法典,造福民生,修整军队,接见使臣

    夏季伊始,雨菲捧了新裁的衣衫,来到赫连玉召见官员的大殿。早朝刚过,大臣们递上来的奏折堆得有小山高,赫连玉手里拿着一本奏折,并没有打开,而是若有所思地拿着那本奏折,敲打着桌面,似乎在思虑着什么事情。

    玉,快来试试,我让人给你新做的夏衫。雨菲抖开衣衫,示意玉来试衣服。

    娘子有心了,为夫受宠若惊,呵呵。赫连玉开着玩笑,手里却是麻利地除去外袍,伸臂穿上新做的衣衫,不错,很合身呢。行动之间,不小心碰落了案上的奏折,奏折翻开落在地上。雨菲俯下身来,想要拾起地上的奏折,可是很快地几个字跳入眼帘,她的心忽然就乱了。

    红颜之祸,祸国殃民,陛下三思这是大臣们在反对,反对赫连玉与自己的这门婚事。难怪刚刚玉会对着一大堆的奏折为难。要知道现在他们二人的婚事,已经不是两个人成亲那么简单的事了,这场婚事关系着整个朝廷乃至整个国家。而且她乃是闻人殇定下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如何能够嫁给赫连玉?万一因此引起两国的战火,该怎么办?

    面子上,雨菲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将奏折整理好,放回案上。让她鸵鸟一回吧,她只是想有一个自己的家而已,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求收藏,亲们的收藏乃是作者最大的动力哦</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