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35章 娶新妇伊人远走
    如此又是十多天过去了,近几日温度降得厉害,雨菲住在别苑里闲来无事,早上往往会睡懒觉。为了不打扰她休息,雀儿便让院子里的仆妇们省了早上请安的程序。

    这一日,雨菲醒来时还比较早,扯了扯被子准备继续睡,忽听窗外墙根处有人在悄悄地议论着什么,间或能听到几句话里面带有皇上二字。这下就勾起了雨菲的兴趣,她掀了被子披了外衣,轻轻的走到窗子边上,想听一个究竟。

    今日下起了绵绵的秋雨,两个仆妇在屋檐下躲雨遇在一起便闲聊起来。城郊别苑的仆人并不像皇宫里的宫婢那般被训练的进退有理,这里的仆妇多半是从附近的乡间选来的看护别苑,洒扫清洁的农妇。闻人殇新建立的朝廷,需要整顿和更新的地方太多,自然是顾不上这样的小事。雨菲平日里对这里的仆妇甚少过问,这便使她们渐渐地大胆起来。

    雨菲贴着窗子站着,仔细听着外面的仆妇们的闲聊。

    没听到前因后果,只是其中一个说:照你说的,潍阳城里过几天后应该非常热闹了!

    另一个接着说:可不是,我那在官府当差的侄儿说了,这一次的大礼可是下了大力气操办呢

    这么说皇上是打算将这个园子里的这位抛弃不管了?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你说皇上大张旗鼓的迎娶苏公的女儿,再加上苏公在朝廷里的地位,我看啊咱们园子里的这位八成要失宠了

    我看她啊已经失宠了,不然皇上为何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不管不问?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干活了,跟了个不受宠的主子,真是晦气!

    雨菲听到这里顿时明白了所有的来龙去脉,她怎么就忘了历朝帝王拉拢权臣的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姻亲呢。从眼前的朝局来看,要想成功地拉拢苏公,利用他培植出来的人才,最快捷的法子便是姻亲了。

    在政治上,闻人殇要依仗苏公,因为原来了大部分功臣都被先帝除掉了,新的人才还没成长起来的时候又出现了个前朝太子,他得力的臣子中只有苏公最可靠。就算闻人殇要平衡朝廷上的各方势力,可是那也得有时间缓和才好,眼下他只能想办法拉拢苏公,所以苏玄他一定要娶。

    雨菲理清了事情的真相,忽然感觉心里空荡荡的,赫连玉的一点点的小小的利用,她都无法接受,眼下闻人殇如此摆布她,瞒着她在宫里大办喜事,到底将她置于何地?当真就认定了她什么都做不成了?

    雨菲在房中踟蹰了少顷,然后叫来雀儿,吩咐道:今日起这座别苑里不再需要任何的仆人,将那群长舌的妇人全部都赶出去,一个都不留!

    雀儿虽然惊讶于雨菲做的这个决定,可是那些仆妇平日里不好好干活没规没距的雀儿早就看不顺眼了。于是按照雨菲的吩咐将那些仆妇赶了出去。也许是仆妇们觉得雨菲不得宠,留在别苑里也没什么前途,嘴上虽然骂骂咧咧可还是都收拾了东西走了。

    当别苑里重新清静下来的时候,就只剩下雨菲主仆二人了。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天的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雀儿一面点灯,一面对雨菲说:小姐啊,你看看你现在哪里有一点做娘娘的样子?我看就是普通官家老爷的夫人们也都比你有架子,你也不听听今天撵走的那些婆子们骂得有多难听,莫说小姐还是娘娘,就是一般的官家的家眷也不曾如此窝囊啊

    不是了雨菲披着衣服立在窗前,看着窗外昏暗天色中枯树以及湿寒的细雨,轻轻地说:已经不是了。不是娘娘了。

    雀儿此时已经点好了两盏灯,房间里一下子就亮堂了不少。她走到雨菲跟前将窗子关上,埋怨说:知道自己身子不好还站在这里吹冷风。

    雨菲转身走到房中央,四处打量了一下,偌大的别苑,如此精美舒适的卧房,可惜都不是她的。现在在这里静住的是她,可是下一次又会是谁来住呢?苏玄?或者其他的不知名不知姓的女人?

    察觉出雨菲神情的异常,雀儿忍不住问:小姐,你怎么了?都怪奴婢不好,奴婢不该多嘴

    雨菲打断雀儿的话,说道:无事,我好好的。雀儿我们现在还有多少银两?

    雀儿想了一下说:随身的首饰和妆盒里的一些首饰银票,加起来差不多一千两的样子。小姐,你这是想

    雨菲点头坚定地说:是的,收拾一下,雇一辆马车,我们连夜离开这里!

    雀儿听了这话,虽然有不少为什么想问,可是她最终还是点头,开始收拾东西。小姐笃定的事情,自然是有她的道理。

    入夜时分,一辆马车悄悄地从这座皇家别苑的后门门口处启动。四周一片寒冷的夜色,连别苑周围的小动物都陷入了睡眠。

    马车的车厢里,雀儿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就这样悄悄地走了,皇上知道了怎么办?

    雨菲淡淡一笑:不悄悄地走还能怎么走?难道要让全京都的人都知道我是个被遗弃的下堂妇?其实这样也好,让我早点认清现实,早点放手,免得以后更加的难做。

    雀儿有些了然:小姐你这是因为皇上迎娶苏公的女儿在生气?依奴婢看啊,小姐你不用如此生气呢,皇上他对小姐你的心思奴婢可是看在眼里的,皇上是真的很

    够了,不要说了!雨菲打断雀儿的话,闭上眼睛说:我困了,要睡一会儿,你看着点行李。

    哦。雀儿怏怏地闭嘴,不再说话。很快地,耳边除了马车车轮碾过地面的声音和马儿奔跑的马蹄声外,再没有其他的声音了。夜色正浓,没人知道,一个原本就孤单无助的来自异世的女子,在这个深夜里陷入了更加浓郁的孤单无助甚至彷徨里面。离开是她唯一的选择。

    不知道在冰冷的马车车厢里醒来又浅睡了几次,突然马车一阵剧烈的晃动,雨菲在一下剧烈的摇晃中从座位上跌落,脑袋磕在车厢壁的木头上,一阵剧痛让她顿时清醒起来,睡意全无。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只听外面赶车的车夫一声哀嚎扑通一声摔倒。一股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她掀起车帘往外看去。

    车夫跌在地上,半个身子全都是稀泥,套在马车上马儿在原地不安地踢着蹄子,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人正是闻人殇,他一身玄色常服已经被雨全部淋湿了,鬓角有一丝丝漏下的头发被雨打湿了贴在脸上,他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骏马拦在道路中央,安静地站着,马儿和它的主人一样的有着沉着冰冷的气质。

    此时天色已经蒙蒙亮,雨菲镇定地和闻人殇对视着,一个坚决不容悔改,一个心伤凄凉。雀儿想要从车厢里下来给闻人殇行礼,按照大宁朝理解,庶民见到皇帝当行跪礼。可是她的动作被雨菲止住。雨菲将雀儿推到车厢里说道:好好地看着行李,不要乱说话。

    闻人殇开口吐出一句冷冰冰的话:跟我回去。

    不回。雨菲同样冷冷地回答。

    今天你必须跟我回去!闻人殇坚定的话语一如那天在大安朝皇宫里的婚礼上那般坚决,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只要能带走她,他不惜一切代价。

    雨菲冷冷一笑:闻人殇,你现在难道不该好好去筹备你的婚礼?苏玄苏大小姐乃是北地第一才女,你岂能亏待于她?我这样的,娘家已然没落,没权没势的还是请你高抬贵手,放条生路吧。

    闻人殇闻言眼神略略暗了一下,下一秒他从马背上跃起,落到马车车夫驾车的座位上,挥了一下马鞭,企图将马车调个方向。雨菲哪里会入了他的愿,她突地从头上拔下来一根银簪,抵在喉咙上,决绝地说:我自认我抵不过你,可是你若执意带我回宫,就将我的尸身带回去吧!

    闻人殇的动作顿住,稍稍的思虑之后,他也像是下了决心一般,继续刚刚的动作,毅然准备调转马车的方向。雨菲手下一用力,银簪锐利的尖端便刺进了脖子里,雀儿大叫一声:小姐!快撒手啊!你这样会死的!

    闻人殇闻声看向雨菲,只见锐利的银簪尖端已经刺进皮肤,鲜红的血珠沁了出来,衬着她脖子上苍白的皮肤在清晨暗淡的天色里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哑然问道:你宁愿死也不愿跟我回去?

    雨菲淡淡一笑:是的。你有你必须要做的事情,你要娶谁我管不着,可是我却能管住我自己,我说了不同你回宫,便说到做到。你若是勉强,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闻人殇的眉头微微一抖,下一秒他劈手挡开雨菲握着银簪的手,在她的手腕上用力一握,她便吃痛地送来手指,银簪落进了地面上泥土里。他冷冷一笑:在我面前玩这个把戏太可笑了。

    雨菲忽略脖子上的伤口,微微一笑:可以啊,那你就试着带我回去,活着不容易,若是想死,我有的是办法!

    闻人殇眼睛里一抹哀伤掠过:你这是何苦,我说过的会保护你就一定会护你周全,即便我娶了其它女子,我还是会好好地对你的。

    雨菲摇头说:你不懂的,你不会明白的,你会将其它的女子娶进门后不碰一下只当摆设吗?当其它女子记恨于我,你会为我出头吗?你娶进来的女子每个人的背后都代表着一股势力,你会为了我开罪他人?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若是娶了其他人,就不要来打扰我。你若是真的对我好,就让我走吧,你若是想让我多活些时日,就放我走吧,若是不想我们之间那微薄的感情变成仇恨,就放我走吧

    闻人殇握着马鞭的手指渐渐收紧,骨节发白,青筋凸出,雨菲说的话句句都是事实,亏他归为帝王,在这样的时刻,他犹豫了。良久之后,他跳下马车,绣着龙纹的皮靴踩进泥水里,一下子就变得脏乱不堪。他背对着雨菲,积攒了很大的勇气似得说道:这一次,如你所愿。下一次,我一定不会放你走的!

    马蹄扬起泥点,很快地闻人殇骑着他黑色的骏马离开了,天色亮了起来,他的身影渐渐地缩小,最后看不见了。

    雨菲靠在车厢里,喃喃地说:没有下一次了,此次一别,今生再不相见。

    雀儿微微一声叹息,从行李包裹里掏出一两银子递给一直站在一旁,带着半身的泥水看热闹的车夫说:不要愣神了,快些赶车吧。接着,这一两银子你到了前面的镇上买身衣服吧。

    见到有银子,车夫慌忙回神,喜滋滋地接过银子揣进怀里,坐上马车,吆喝着开始赶车。一两银子啊,莫说买一身衣服了,买个七身八身的都有余了。

    马车复又在路上飞驰起来,雀儿忍不住开口问:小姐,你都已经不打算回宫了,那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雨菲想了一下说:上次我爹说他在岭河边,万峰山上,向阳而立的茅屋住。我打算去找他,如今我已是自由之身。理应回到爹爹身边孝敬他的。

    雀儿点头说:也好,反正老爷他对小姐你是千依百顺的,定不会让你委屈。

    雨菲没再说话,而是可惜起她落在宫里的嫁妆银子,当初她以为只是外出游玩一下,没必要带太多的东西,不成想外出游玩的结果竟然是这个样子。想起她那一笔丰厚的嫁妆,爹爹给的所有的东西,落在了宫里,雨菲心里就一抽抽地疼。可是她已经跟闻人殇分了,不可能再回宫去拿了。那笔银子岂不是白白便宜了闻人殇和苏玄?想到这里,雨菲的心里又是一抽抽的疼。

    一路上思前想后,雨菲最终决定爽快地抛开过去,银子没了就再挣,已经已经迎来了新生活,没必要再为曾经的事情坏了心情。

    秋天走到尽头,冬天到来的时候,雨菲终于带着雀儿来到了这片幅员辽阔的大陆的中部的岭河边上的万峰山山脚下。山上树木的树叶基本上都落了,光秃秃的枯树枝在冬季的寒风里显得格外的萧瑟。仰头望去,山林茂密,哪里有什么向阳而立的茅屋啊?再说了,就算是有,那哪能住人?这样寒冷的冬天,不被凌烈的北风掀了房顶就不错了。

    想到这里,雨菲一阵心急。都怪自己不好,光顾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了,都忘了顾及一下爹爹的生活,他没有多余的银子傍身,日子一定过得很清苦。雨菲下了决心,就算翻遍整个万峰山,她也要找到爹爹。

    爬山是一项很累的活动,特别是爬这样基本上没什么路的原生态的山,更是累人。可是雨菲既然下定了决心,就算不会回头。一想到老爹独自一人住在这样的大山上,她的心里就想猫爪子在挠一样的难受。北风吹裂了脸颊,手脚长出了冻疮,她都浑然不在意。如此在山上寻找了十多日,终于遇上了个上山砍柴的樵夫。雨菲与他攀谈了一阵后便说到了自己是来寻亲的。樵夫文明了情况后说道:你呀,现在找不到他。他呀我见过,是在这山上住过一些日子,可是还没到冬天的时候他就外出游历了。估计明年春天才回来呢。

    找到了这一丝线索后,雨菲慌忙又问:敢问老伯,我那亲人身体可好?日子过得可好?

    砍柴的樵夫笑着回答说:好,如何不好。他是我见过的最洒脱的人乐,日子过得舒坦着呢。不像我,上有老下有小,一日都不敢偷闲啊。

    雨菲听樵夫这么一说才松了口气:那就好,他过得就好好。那我就在这里安心等他明年春天回来吧。

    樵夫打量了雨菲一眼:这可不行啊,你一个姑娘家如何能住在山上?下了山往南走,有个镇子,你们可以去那里找个地方住。这天气眼看着就要下雪了,等下了雪,上山的路封了,就麻烦了。你呀,快些下山去吧。

    雨菲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感觉喉咙干涩,脑袋昏沉沉的,因为知道了爹爹的下落和归来的时间,心里的那根弦松了下来,顿时所有的不适都袭了过来。眼睛一黑,就晕了过去。雀儿忙扶住她的身子,心里想小姐本就怕冷,如今又顶着寒风在山上爬上爬下的折腾了十多天,撑到今天已经不错了。

    雨菲晕了过去,雀儿没法子,只好求住樵夫。樵夫抬头看天色不太好,也不敢在山上多呆,便说:罢了,见你二人也怪可怜的,不如就下山去我家暂住吧。我家最然不宽裕,也好过你二人被困深山。

    雀儿见樵夫为人憨厚,便应下了。当下便背着雨菲跟着樵夫下了山。下山之后往南直走,不一会儿便到了一个小镇,据说是方圆百里唯一的一个小镇,小镇外围是一些七零八散的村庄。因为靠近岭河处于宁国和安国的交汇处,天高皇帝远的,这里的人们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 求收藏,!!</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