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38章 封皇后风头浪尖
    哦?现在的御膳房怎么这么听话了?是不是你宠爱的苏妃嘴巴太刁,惹得御膳房的人不得不全天都有人当值啊?雨菲半开玩笑地说。

    闻人殇眉头微皱:雨菲,我们为何要如此说话?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雨菲定定地望着闻人殇的眼睛:难道我猜对了?一个偌大的御膳房都为她苏妃一个人服务?那御膳房里的师傅们我都认得,那一个个的都是厨艺高手,毫无保留地教了我多少厨艺,那是我的朋友,凭什么要低声下气伺候那个苏妃?

    他们是奴才,奴才伺候主子天经地义!闻人殇不耐烦地纠正道。

    雨菲心中猛然升起一团怒火:去他妈的天经地义,你们这些人,如何知道劳动者的艰辛?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闻人殇按住雨菲的肩膀:你冷静一点,我不过是娶了妃子,你就这般撒泼。以后还如何做母仪天下的皇后?

    我不要做皇后,我什么都不要,我要离开这里,我真是后悔居然跟你回来这里,早知是这个样子,我就是死也不回来!雨菲感觉心里又酸痛有气氛,真想砸东西。

    闻人殇忍不住将她拥到怀里安抚着:好了,是朕的不是,朕不该责怪你。你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说要走的话。册封皇后的大典就安排在明年开春。听话,不要闹了。

    雨菲的身子虽然被闻人殇抱在怀里,可是心却在一点点的变冷,她狠狠地攥紧双手,自己和这个皇帝根本就说不通,所有人看来,一个皇帝多娶几个女人充实后宫是天经地义的。就连当事人,皇帝陛下也觉得多娶几个女人,并没有什么,自己所有的反抗都成了无理取闹。

    根据眼下的情形,越是冲动就越是陷于被动,倒不如忍着,先看看下一步是何种情形再作打算。是夜,皇帝留宿芳菲殿。至于这一夜之后皇宫里乃至朝廷里会掀起如何的风浪,这已经是雨菲不能掌控的了。

    第二天,雨菲起床的时候,北地皇帝闻人殇已经离去上早朝了。秋日里略显干燥的阳光穿过镂花木窗的镂空照了进来。房间里和整个寝殿上显得格外的安静。雨菲自己穿好衣服,坐在妆台前梳着长长的头发。芳菲殿里的奴仆并不多,除了雀儿之外也就是几个粗使的宫女和太监。

    一头长长地黑发尚没有梳顺,雀儿已经急急忙忙地推门进来:小姐,长春宫的苏妃娘娘来了

    雨菲不紧不慢的梳着头发说:急什么,她来了便来了,让她在厅堂里候着就是了。皇上已经言明了,自己才是皇后,犯不着为了一个小小的苏妃坏了心情。

    话音刚落,听得一阵珠帘晃动,苏玄已经直接走进了雨菲休息的内室。边走边笑着说:听闻姐姐病好了,妹妹这么就忍不住来探望了。都怪妹妹性子急,在厅堂里等得心急了才来到这内室的。

    雨菲站起身来,招呼道:是我的不是了,起身太晚,让妹妹笑话了一句话说到一半再也说不下去,眼睛盯着苏玄微微隆起的小腹,喉咙里一阵发堵。昨夜里所有的甜言蜜语全都不攻自破。这过去的一年里,大约那些甜言蜜语早已经在苏玄的耳边说了无数遍了吧?

    苏玄清了下嗓子,对身后跟着的婢女说:彩蝶,前几天皇上赐的三枚珠钗可还留着?姐姐头发还没梳好,恰好可以试试皇上赐的珠钗合不合适。

    雨菲笑着回应:即是皇上赐给妹妹,姐姐自不能拿来用。雀儿,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来替我梳头?雀儿这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接过梳子来替雨菲梳头。

    苏玄从自己的头上拔下一根珠钗,放到雨菲的妆台上,笑着说:姐姐有所不知,你卧病在床的这段时间啊,这后宫的一应事务都由我在打理。我既然说了将着珠钗送给姐姐,姐姐收下便是。没得坏了我的规矩。

    雨菲暗暗握紧手掌,忍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说:既如此,我就收下了。我还有些事情,无暇招待苏妃娘娘,娘娘请自便吧。说话间雀儿已经帮雨菲梳好了头发,简单的流云髻,淡雅利落。

    苏妃意味深长地一笑,然后说道:既然姐姐今日不便叙话,那妹妹改天再来探望姐姐了。说完带着她那婢女彩蝶转身离开了内室。

    雨菲看着苏玄的背影,华丽高贵且端庄,出身书香世家,她有着良好的气质修养和姣好的容貌,不论是家世还是她自己的才华都无可挑剔。如此一个人物,是个朋友还好,若是是个敌人的话,只怕今后的日子就不得安宁了。

    雀儿一面收拾着房间一面担忧地说:小姐,我怎么瞧这个苏妃怎么不顺眼,她明明知道小姐你才是正妻却偏偏如此嚣张,可不是个好人!

    雨菲叹了口气说:静观其变吧,总之我们小心一点就是了。

    小姐,你怎么就不着急呢?你看看,她都有了身孕了,万一若是生了长子,那将来太子之位

    住口!雨菲喝住雀儿,不要说了,事情并没有那么严重!

    雀儿不服地看着雨菲,自家小姐几时如此严厉地呵斥过自己了?况且自己说的是事实!

    雨菲放软了口气对雀儿说:如今天下为定,皇上一统天下的宏愿还没有达成,说这些事情为时尚早。而且这里是皇宫,不是岭河边上我们的小宅,每说一句话都要考虑后果!若是被有心之人听了去,我想我也保不住你。

    雀儿不由低下头:是,奴婢知错了,以后一定万事小心。

    雨菲不再说话,原以为会有几天温和的过渡期,让她重新适应这个皇宫,可是苏妃这么迫不及待就出现了,雨菲不得不逼迫自己快一些面对现实。苏妃当然可以如此嚣张,因为儿歌都尝到了大宁朝,苏半朝,如今大宁的朝廷里身居要职的官员全部都是苏公的门生和亲戚。

    雨菲不由开始担忧,担忧下一步该怎么办,她在这个时空的亲人就只有一个不知所踪的爹爹,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可以求助的对象了。她甚至连眼下宫里面的各项事务都不清楚。简言之就是没有后台势力,更没有完善的情报系统,只是一个孤零零的人。雨菲为此甚是忧心,她感觉自己就是那么一个漂泊在风头浪尖上的小舟,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被那汹涌的风浪所吞噬!

    忍耐,除了忍耐别的什么都做不了。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这里再也不是她安然生活的居所了。这里已然悄然转变成了一个没有硝烟的温柔战场了。

    时光一点点的流逝,雨菲除了吃饭喝水的时间外,都坐在书房里拿着一本书在看,可是一天的时间都不曾读完一页的内容。

    暮色降下来的时候,雀儿再一次行色匆匆地闯进了雨菲的书房,这一次她很聪明地没有大声说话,而是走近雨菲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字条塞到雨菲的手里。雨菲打开一看,不由惊住,字条上面言简意赅地叙述了今日早朝的情形和当今大宁朝廷的情形。忍不住问雀儿:这张字条是从哪里得来的?

    雀儿附身凑近雨菲的耳朵说:是刚刚在咱们芳菲殿的门口有人用这张字条包着石子砸我的脑袋,我才发现的。小姐,这上面都写的什么?

    没什么,你先下去吧。雨菲支开雀儿,仔细看起了字条的内容。原来今日早朝,皇上将册封雨菲为皇后的事情拿出来商议,不料遭到全部苏公一党的一致反对。因为雨菲离宫的一年皇上对外宣称秦氏卧病在床,所以苏公一党便拿这个说事,说秦氏身体多病,恐难当国母之位。一起上折子请皇上三思封后之事。

    另外字条上还说明了,当今大宁的朝廷分为两股势力,一股为苏公为首的苏党,另一股则是跟着先帝开辟江山的幸存下来的功臣,魏侯。一个是位高权重的大儒,官拜丞相,一个是跟着先帝一起打下江山,战功赫赫的侯爷。两个人在如今的大宁朝廷分庭抗礼,互不相让。

    字条的右下角有一个很小的图标,猛然一看有些眼熟,细看了几眼后才发现那个图标和风清送的那枚羊脂白玉的扳指很是相像。雨菲从怀里拿出那枚白玉扳指,心里默默念叨:风清,是你在暗中帮助我的对吧?果然是个够朋友的人!

    将那张字条放到烛火里烧掉,雨菲在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若想要不被苏妃打压,就必须找到一股可以和苏党一脉相对抗的势力做后盾,眼下看来能对抗苏党的就只有魏党了。可是自己除了跟着闻人殇在魏侯的家中住了几日外,就再没和魏侯有过来往了,关系太浅,莫说是合作了,就是找魏侯说几句话都不可能。

    怀着如此不安的心情,雨菲草草地吃了晚饭,早早地睡下了。临睡前,雀儿怯怯地对雨菲说:小姐,皇上今晚去了长春宫

    他自然是要去的,白天朝上开罪了苏党,自然晚上要去抚慰一下苏妃的。罢了,不说这些了,早点睡吧。雨菲打发雀儿离去了,自己吹了灯,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如果今后的生活都要活得这么累,倒不如先前就索性逃到安国去。找个闻人殇找不到的地方好好地躲起来。

    晚上睡不着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起不了床。上午过去了,快要中午的时候,雨菲才扶着昏沉沉的脑袋醒来。自己穿了衣服,来到妆台前梳妆。突然一只手从她身后接过梳子,雨菲吓了一跳,扭头看去,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来了个宫婢,从服饰上看,是个粗使的丫头。

    没等雨菲开口询问,粗使丫头塞了一张字条到雨菲的手里。雨菲打开字条一看,上面写着春杏可用,可让其通传消息。字条的右下角又是一个白玉扳指模样的图标。雨菲顿时了然,这个名叫春杏的非常不起眼的丫头,竟然是风清安插到皇宫里的暗人影士。

    雨菲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仿佛从天而降的粗使婢女,相貌平凡,皮肤偏黑,手上因为长期做粗活的缘故磨出了不少茧子,这样的宫婢平日里根本就不会有人愿意多看一眼。可是她的眼睛非常的沉静,一点也没有寻常宫婢见到主子时的那种惊慌卑微的样子,别的不说,就凭着她刚刚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寝殿的内室,她也不是个普通的宫婢。

    雨菲打量完这个叫春杏的宫婢后,春杏才开口道:奴婢叫春杏,半年前分到芳菲殿当差。主子若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便是。

    雨菲点了点头,淡淡地说:你且去做该做的差事吧,我有事情了自然会吩咐你。

    是!春杏不卑不亢地应了一声,然后退了出去。

    雨菲看着春杏离去后,重新开始梳头,只是现在她的里忽然有了一丝安定,也许是想着自己在这深宫中并不是一个人,有人在暗中帮着自己呢。也许今后的生活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可怕。

    这一天晚上,雨菲准备就寝的时候,皇上身边的全公公来传旨,皇上晚上要歇在芳菲殿,请雨菲做好迎驾的准备。雨菲心中所有的气闷忽然就再也忍不住了,她当面着全公公的面道:今天晚上,芳菲殿的门锁上以后,任何人都不准进来!包括皇上,如果赶紧来我一定乱棍将他打出去!说得到,我就一定做得到!这些话我敢说就敢当,还请全公公原话学给皇上听!

    全公公的额头开始冒汗,这话他岂敢照着样学给皇上听,简直是不想要命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雨菲心里恨着闻人殇,连带着闻人殇身边的奴才都看得很是不顺眼。

    全公公忙一边说着好话一边逃似地离开了芳菲殿,不料他前脚一离开芳菲殿,后面就听啪的一声芳菲殿的殿门重重地关上了,然后咔嚓一声落了锁。

    金殿之上,穿着玄色绣着龙纹的袍子的闻人殇不耐地翻着奏折。平日里还不怎么觉得,可是这几天阻止他册封雨菲为皇后的奏折雪花似得纷纷而至。有的官员还好,只是劝谏皇上封后乃是大事,须得细细考虑,可是有的人竟然赤果果地劝谏皇上不要册封秦氏而应当册封苏氏。

    闻人殇从龙案后面站起身,在金殿上光洁闪亮的地板上来回踱着步子。让他忧心的并不是众臣对他封后一事的反对,而是这多大臣居然口径一致,这让他非常忧心。君不可无臣相辅,可是君最忌讳的也是众臣结党,他们的眼里可还有自己这个皇帝?!这段时间,似乎苏丞相有些忘乎所以了,竟然将整个朝廷都囊括进了苏家的势力范围了,如此若是安国一开战,自己亲征之后,朝廷里无了君主,这个大宁朝岂不是要改了姓氏?

    闻人殇越想越觉得可怕。虽然他先前曾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可是如今的局面来得却太快了。

    闻人殇正沉思着的时候,全公公躬身走了进来,欲言又止地试探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回禀道:皇上,奴才前去芳菲殿传旨了,那边的主子说说今天晚上谁都不许去她那里,皇上您也不许

    闻人殇听了全公公的禀报,没有说话,他看着龙案上放置着的灯烛上面昏黄的光线,微微一笑,天下间敢如此说话的,怕是就只有她一人了。随后闻人殇忍不住叹息一声,心里默默地说:雨菲,皇后的位置是你的,谁都抢不走!可是,你能否能体谅我的苦衷呢?

    全公公见皇上沉默着一直不开口,于是试探着唤了一声:皇上?

    闻人殇醒过神来,冲全公公摆了摆手:朕知道了,你退下吧,今晚朕哪里也不去,就宿在这里了。

    全公公应了一声,退了下去。心里却是非常的奇怪,芳菲殿的那位说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皇上竟然没有发火!看来这后宫里的情形,自己应该重新思考一下了。芳菲殿的宫殿虽然不及长春宫华丽,可是不代表不得皇上的心啊。

    如果安静了三日,这三日里,皇上都是哪里都没有去,自己一人宿在他自己的寝殿里。就在雨菲以为事情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严重的时候,忽然又接到了全公公带来的皇上的圣旨,要雨菲着礼服与他一同临朝。

    这道圣旨将雨菲震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么说闻人殇是铁了心的要她做皇后了!做了皇后她就再不用看那苏妃的脸色了,可是做了皇后以后自己就从此站在了风口浪尖,不得安宁了。这道圣旨,接还是不接?

    雨菲正犹豫的时候,只听全公公一声令喝:将皇上赐的礼服呈上来,让娘娘好好挑挑——紧接着一列宫婢捧着装着礼服,首饰,鞋子的托盘鱼贯而入,不算小的芳菲殿顿时拥挤不堪,一应事物皆是极品,料子全是贡品里的珍品,做工更是无可挑剔。

    雀儿最先忍不住,她欣喜地捧起一双靴子对雨菲说:小姐,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你快接旨吧!

    雨菲心里有些不安,目光流转,看向角落里那个不起眼的粗使婢女,春杏不着痕迹地冲雨菲点了点头。雨菲这才跪下接旨。临朝就临朝,只要有风清在背后帮她,她就不怕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