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39章 拒封后身不由己
    皇后品级的礼服,躺在雨菲的床上,雀儿欣喜地摆弄着,一会儿担心衣服会太长一会又担心衣服会太宽,总之就是怕自家小姐穿上身后显不出那种母仪天下的华贵气质。而雨菲则显得镇静许多,她只是淡淡的坐在一边,捧着一碗热茶,漫不经心地喝着。

    前殿的全公公来报过了,说皇上今晚哪个宫里都不去,照常歇在他自己的金殿上。

    雨菲捧着热茶,看着雀儿手里捧着的金光闪闪的皇后品级的礼服,心里隐隐的不安。如果说封自己做皇后便是闻人殇对自己的情意,那么他的情意未免也太虚伪了,他应该知道,在苏丞相的党羽几乎蔓延大半个朝廷的时候,让自己的风头盖过苏妃,对于闻人殇自己或许可以借此狠狠地敲打一番苏丞相,可是对于她秦雨菲来说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烛火轻轻地抖了两下,外间想起了匆忙的脚步声,有宫婢来报说:娘娘,长春宫的彩蝶姑娘来了

    不等通报的宫婢说完,苏妃身边的贴身婢女彩蝶已然直接走进了雨菲的内室。雨菲握住茶碗的手微微用力握紧茶碗,心里一阵不悦,第二次了,这已经是长春宫的人第二次非常无礼地闯进来了!可是尚且不明白对方的意图,雨菲只好忍下了心中的不悦,将茶碗放在身旁的案几上,问道:彩蝶姑娘这么晚了到我芳菲殿来,有何事啊?

    彩蝶鄙薄地瞟了雨菲一眼,不屑地说:我家主子说了,让我送一样东西给你过目,怕你这里的奴才们手笨弄坏了,便自己送了来。言语之中满是傲慢,丝毫没有作为婢女该有的谦卑,可见送来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雀儿被彩蝶的神态和言语刺激的很是生气,可是自家小姐没有发话,她也只好忍着,极不情愿地走到彩蝶跟前,接过彩蝶手中的一张叠的四四方方的纸张后冷哼了一声,然后才将那张纸放到雨菲的手中。

    雨菲打开那张纸一看,顿时心脏漏跳了几拍,那张纸上只写了两个字,救命。可是雨菲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岭河边上那个小镇里刘家小子,刘万的字迹!当初刘万调皮,在学堂里不好好念书,刘婶便央了雨菲叫他念书习字,刘万的那歪歪斜斜的字雨菲怎会不熟悉?眼下苏妃遣人送了这张几条来,上面还有刘万写的救命二字,这就说明了,很有可能刘万一家人全部落在了苏家人的手中!

    压住内心的愤怒,雨菲看向彩蝶,清冷的声音问道:你家主子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给我听?

    彩蝶缓缓地凑近雨菲,轻声说:我家主子爱慕皇上已久,这皇后的宝座,谁都不能和我家主子争!娘娘你若是想救写这两个字的人,最好趁着明天和皇上一同临朝的时候,当朝满朝文武的面,自请免去皇上封后的恩典,举荐我家主子当皇后。

    雨菲淡淡一笑:成交!我自会按照你说的做,可是也请你家主子依言放了我的朋友!

    彩蝶冷冷一笑:只要我家主子当上了皇后,那几个刁民自然会释放。天不早了,奴婢不打扰娘娘休息,这就退下了。

    待彩蝶傲慢地离开雨菲的卧房后,雀儿再也忍不住了,她忿忿地说:小姐,你瞧瞧,连这个做奴才的都横成这样了,指不定那个苏妃这一会在背地里怎么嚣张呢!小姐,我们去找皇上,让皇上好好地收拾那个苏妃!

    雨菲叹了口气道:雀儿,你又胡说了。那天你也看到了,苏妃怀了龙种,皇上如何会查办她?况且她父亲是丞相,是皇上的得力臣子,难道你要皇上办了丞相,自断臂膀?

    雀儿不甘地咬着嘴唇,最后恨恨地说:小姐你也太软弱了,就算那个苏妃再了不起你也不能就这样被她欺负了去啊!

    雨菲拍了拍雀儿的胳膊,笑着说:好了,不要生气了,不过一个皇后的位置,我本来还不想要呢。不是什么大事,不要恼了,我们休息吧。你家小姐我明天可是要临朝的哦。

    雀儿被雨菲哄了几句,想怒也怒不起来了,帮雨菲收拾好床铺,便去外间休息了。

    吹熄烛火,雨菲躺到床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心里却是一片凌乱。苏妃竟然暗中锁拿了刘坎一家要挟自己,看来自己从前小看了苏玄了,她背后的势力到底有多强?探不到底,自己除了拥有风清定时送来的一些简单的消息外,再没有其它的势力可以利用了。敌我如此的不对等,让雨菲的心里非常的不安。忍耐,没有足够的筹码之前,只能忍耐了。雨菲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端。

    第二天,天不亮,雨菲便被雀儿从被子里挖了出来。穿上那身皇后品级的礼服,头上梳了复杂异常的发髻,发髻上又插了好些首饰,脚上穿了镶了凤羽的靴子,一番繁琐的装扮之后,终于可以和皇上派来的全公公一起前往前殿去和皇上一同临朝了。

    早朝刚刚开始不久,雨菲来到朝堂上的时候,闻人殇刚刚接受完众臣的朝拜。雨菲的亮相顿时引来朝堂上的大臣们的议论之声,他们大约从没有见过后宫的女子来朝堂上和皇上一同临朝吧。雨菲没有理会那些议论,径直走向闻人殇的那把龙椅,龙椅又宽又大且摆在最高处,一个人坐在上面,威严是有了,可是凭空多了许多孤寡之感。

    在哪硬邦邦的龙椅上坐了下来,雨菲眼角扫过闻人殇宽大的明黄色龙袍的袖子下面若隐若现的手指,手指轻轻地敲打的龙椅的把手。因为从前一起生活过一些时间,闻人殇心情愉快的时候就喜欢老神在在地用手指轻轻地敲着东西。虽然此时他身穿威严的龙袍,可是雨菲知道现在这厮的心情不错,看来自己突然出现的这场好戏是他精心策划的了。

    大臣们的议论的声音渐渐地由高变低,最后朝堂上又恢复了安静。安静地对持了一段时间之后,忽然一个精瘦的四五十岁的老头出列,高声说道:皇上,臣以为秦妃娘娘不好好地呆在后宫中,却来到朝堂之上和皇上平起平坐实乃荒唐之举,还请皇上明鉴!

    闻人殇淡淡地回答说:苏丞相所言之事,朕不能认同,秦妃乃是先帝御笔赐婚给我的妻子,理应与我平起平坐,坐拥江山,况且依朕之见,秦妃虽身为女子,其才华却丝毫不逊色于苏爱卿啊!

    话音刚落朝堂之上又是一阵热烈的议论的声音,天下谁人不知苏丞相乃是当世大儒,朝堂之上一大半的官员都是他的门生,皇上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一女子的才华不逊色与苏丞相,难不成昨夜皇上醉了就,今天早上还未醒酒?

    闻人殇再一次等着众臣交头接耳的议论完毕,朝堂上再一次回复平静之后,才用他帝王专有的听不出喜怒的音调说:昨天众位爱卿朝上所商议的我北地几个地方的百姓贫困异常,朝廷拨款扶持却只能扶持一时,除此之外朕让诸位爱卿上奏想办法,却没有一个可行的办法。

    雨菲听到这里,大约是明白了一些,封建小农社会的老百姓赖以生存的是农业,北地山林较多,庄稼地却没有南方的好,加上古代科技落后,粮食产量不高,老百姓们多半是打猎为生,庄稼地里能收一些口粮就不错了。生存勉强可以维持,可是朝廷为了筹备战争要征税要征粮,这样一来百姓们就负担不起了,为了不因为朝廷的税收产生民变,朝廷最先要解决的就是北地老百姓的发家致富的难题。

    果然闻人殇讲话锋一转,看着雨菲说:爱妃可以什么良策让我北地的百姓富裕起来?

    顿时满朝的官员纷纷将目光投向雨菲,拭目以待洗耳恭听,想看看这个年仅十七八岁的女子能说出什么妙计来。

    雨菲心里暗笑,治国之策我或许不知道,要发展经济,提高民生水平我还是可是说上几条的,谁让咱前世学的是经济管理呢?

    既然皇上问了,臣妾便献丑了,据臣妾所知,北地的百姓们每年耕种的粮食产量并不高,其实有一种植物,在北地很好存活,大面积种植后可以解决粮食的问题。这种植物名字叫玉米,我先前从民间得到过一些种子,试着种植过,收效很好,若是能和粮食一起大面积种植,百姓们便不再发愁吃饭问题了。另外,若想让百姓们富裕起来,不能光靠种地,还要发展经济,所谓经济乃是经世济财的意思,发展商业,制作出各种商品,既可以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还可以刺激金银的流通,让老百姓在满足了吃饭穿衣之余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市场机制赚取更多的金银,越来越富裕

    雨菲一番高谈阔论之后,朝堂上的大臣们便又是一番交头接耳的议论,只是这一次的议论中明显的流露出一种惊喜之态,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要能敛财,没有人不高兴的。况且雨菲所提及的提倡商业,促进商品交易,甚至还提到推广钱庄,让老百姓自发自愿的存钱,每一个法子都是赚钱的最切实的方法。让那些虚伪的读书人不远提及的铜臭金银变得神圣起来。

    闻人殇清了清嗓子,朝堂上立刻肃静了下来。诸位爱卿,秦妃所言如何?闻人殇不喜不怒的声音淡淡地问道。对于大臣们来说,越是猜不出皇帝的喜怒就越是敬畏。所以此刻所有的大臣莫不跪地道:皇上英明,秦妃娘娘英明!

    闻人殇再次用他清冷的声音对苏丞相说:苏爱卿,你觉得以秦妃之才,可否与朕平起平坐?

    苏丞相垂首道:臣无话可说。

    闻人殇朝侍立在一旁的全公公招了招手:小全子,宣旨吧。

    全公公立刻从怀里掏出一道明黄色的圣旨,展开后朗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秦氏雨菲温良贤淑,知书达理

    雨菲听到这里,顿时自龙椅上起身,大声喊道:且慢,臣妾有话要说!

    几步走下龙椅,来到台阶下面,雨菲抬头朝闻人殇望去,他掩在宽大袖管里的手指微微用力,攥住膝上的袍子,引得袍子的下摆出现了几道褶皱,他在紧张。他是真的很想让自己做皇后,可是雨菲如果今天接下了那道圣旨,刘万一家就要死于非命了。

    想到这里,雨菲大声说道:皇上,臣妾有话要说,臣妾恳请皇上封苏妃娘娘做皇后吧,臣妾才苏学浅,苏妃乃是北地第一才女,且又是苏丞相的掌上明珠,望门闺秀,更适合国母之位。臣妾跪请皇上封苏妃做皇后,皇上不答应,臣妾便长跪不起!说着撩起繁琐的皇后礼服的前襟,跪了下来。雨菲一跪,她身后的大臣紧跟着全都跪了下来。皇妃跪着,谁还敢站着?可是众人下跪的这一场面,看在闻人殇的眼里,却成了另一番意思。

    雨菲望着高处龙椅上,端端正正地坐着的闻人殇,他的脸上表情依旧,看不出息怒,他的身子稳如洪钟,一动不动,不了解他的人,会觉得他这一会儿只是在沉默而已,可是雨菲看得出来,他的眼睛里虽然没有息怒,可是他嘴巴紧紧地抿着,他生气了,而且他藏在袖管里的手指在紧紧地攥着衣襟,衣襟下摆的几道褶皱微微有些摇晃,他很生气。

    雨菲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龙椅上的那个男人了,他是真的爱自己吗?如果他爱自己,又为何要用自己打压那个苏丞相?难道那个苏丞相就是个简单的人,他就不会反击?雨菲不明白,到底在闻人殇的心里,自己到底占据着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

    闻人殇冷眼看着朝堂上哗啦啦地跪下来的人群,心里一阵自嘲,他费尽心机想要给她戴上皇后的桂冠,可是她居然不要,她不仅不要皇后的位置还如此坚决地请奏封别的女人做皇后,她的眼里,就这么的鄙视皇后的位置,就这么不想和自己这个皇帝坐在一起?她连至高无上的皇后的位置都不要,她到底为的是什么?

    两人的目光对持着,与此同时两人的心在这一刻猛然被拉开,拉开到一个很远的距离,彼此变得模糊不堪,谁也看不清楚对方的心,可是心里的伤痛却是相同的,伤心,难过。

    良久之后,闻人殇淡淡地开口:既然如此,朕就如诸位所愿,封苏妃做皇后!小全子,笔墨伺候,朕现在就拟旨!

    小全子慌忙收回手里念了一半的圣旨,备了笔墨呈给闻人殇,闻人殇就着小全子捧着的托盘刷刷几笔拟了道圣旨,写完之后扔下手里的毛笔,对小全子说:念吧,让诸位爱卿都听个清楚!

    小全子狼狈地拾起地上的毛笔,将托盘收好后捧起那道寥寥几笔拟好的圣旨道:即日起封苏妃为皇后!贬秦妃为秦贵人!念完之后,全公公看了一眼皇上,见皇上无力地摆了摆手,便又接着道:有本早奏!无事退朝——

    一番三跪九叩之后,散了朝。大臣们纷纷退出了金殿,闻人殇也在全公公和其他内侍监的簇拥下离开了大殿。不一会儿大殿便安静了下来。

    雨菲叹了口气,缓缓起身,揉了揉膝盖。她记得自己来到这个时空后都还没怎么下过跪,今天是头一次。可是自己头一次下跪,竟然是在请求自己的男人接纳别的女人。命运真是个有意思的东西。

    雨菲提着衣襟,缓缓地朝金殿外走去,此时此刻自己身上穿着的皇后品级的礼服显得多么的滑稽,既滑稽又讽刺。秦贵人?呵呵,也好,除了正妻之外,其他的身份并没有什么不同,都只是个妾而已。雨菲扪心自问,虽然自己不怎么想做皇后,可是现在这个局面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了?不是。完全不是。

    怀着矛盾的心情,雨菲缓缓地朝殿外走去,跨过门槛,往右转,穿过几个甬道,便能回到自己的芳菲殿了,可是雨菲却觉得这短短的路程走起来想来的沉重,芳菲殿再不是昔日的芳菲殿,从前那里是她快乐生活的家,如今那里只是一个华丽的牢笼罢了。

    猛然间一只大手握住雨菲的胳膊,雨菲蓦然回过头去,便看到了身着明黄色龙袍的闻人殇。她淡淡一笑:皇上,你还没走啊?

    闻人殇握住雨菲胳膊的手渐渐收紧,冰冷的声音问道:你想怎么样?你还在恨我娶了苏玄?

    恨?我为什么要恨你,我根本就没有爱过你。放开你的手,免得我一个卑贱的贵人的身体脏了你的手。雨菲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如果稍稍克制一下,或许她就不这么说了。

    闻人殇紧紧地盯着雨菲:我给过你机会,我今天压住苏公的气焰就是为了封你做皇后,你偏不要,现在却因为做不了皇后来刻薄我,你到底想怎么样?雨菲,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雨菲心里一团乱,她使劲地想将自己的胳膊从闻人殇的手里抽出来,可是他却越握越紧,她不得不叫道:撒手!你弄疼我了!

    闻人殇冰冷的声调哑然道:你也会疼?你可知道刚刚我的感受?我的心也会疼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