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51章 我爱你与你无关
    那是当然,我这画上的人啊比你家主人还要帅气。雨菲添上最后几笔完成了画作,搁下笔,等着画纸上的墨迹风干。

    刘绿轱辘着眼睛问:‘帅气’是什么意思?

    ‘帅气’呢就是形容男人长得好看,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意思。雨菲玩笑着说。

    刘绿听了雨菲的解释后不服气地说:那我家主人要比这画上的人‘帅气’!

    雨菲有些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两个花痴女在为各自的偶像争论,而人家那两个当事人指不定在干嘛呢。于是拍了拍刘绿的脑袋说:好好,你家主人最帅了,小绿自己去玩吧,姐姐想睡觉了。

    刘绿诤论胜利,转身离开了书房。雨菲拿镇纸把桌上的画压好,然后也离开了书房,朝卧房走去。她也没想到自己获得自由的第一件事情是睡觉,其实睡觉是个好事情,睡着了,就什么都忘记了。

    睡觉,睡醒了躺床上发呆,发呆累了接着睡,秋季如此静美,一连三天的时间里,雨菲就是这么除了吃饭和上茅房之外,就这么傻呆呆的躺着。没有人来打扰,小院里的另一个女孩子刘绿有着她自己的事情,她自从看到雨菲的画后,便也开始自己琢磨着画画了,一个人在书房里忙得不亦乐乎。

    这个沉静的秋季里,雨菲就这样睡睡醒醒,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刘绿忙着学画画,还忙着绣她的手绢,平日里两人并不交谈,可是彼此作伴,安静的小院里寂静却并不寂寞。

    庆历三年,九月初五。雨菲打算结束这样的行尸走肉一样的生活,这一天早上,她可以挑了一身崭新的衣服穿上,梳了个非常精神的马尾,然后来到书房,打算和刘绿规划一下今后的新生活。不料一进门纸片乱飞,而刘绿这丫头还在趴在桌上拿着毛笔专心致志地画着什么,与非凑近一看,这丫头居然也在画美男图。不过画技太差,若不是画上的人笑得温和,雨菲还以为这画上画的是哪个老头。

    作为鼓励,雨菲拍了拍刘绿的肩膀说:很好,画得很好,画得是你家主人吧?

    刘绿抬起头来,光洁的脸蛋上染了点点墨迹,明亮的眼睛看到雨菲后开口说道:姐姐,这画画好了,要挂到哪里去?

    雨菲想了一下,忽然想起学生时代在宿舍的墙上贴明星海报的往事,于是对刘绿说:就贴到你的卧房吧,那是你自己的房间,是你自己的世界,你的地盘,你做主!

    刘绿毕竟是个孩子,听雨菲这么一说,顿时眼睛一亮,提着那副让人哭笑不得的画就朝她的卧房走去。

    雨菲看着刘绿的背影,忍不住叹息,十岁出头的女孩子,心思稚嫩,爱幻想,对所谓的爱情充满了幻想,这个年龄萌生出的爱情最是单纯。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因为爱情是美好的,爱情也是孤独的,有时候爱情只是一个人的事情,我爱你,却与你无关。

    雨菲翻着桌案上的纸堆,终于在最下面翻到了数十天前自己做得画,画上被刘绿这丫头染了不少墨迹在上面,可是并不影响画上的人物形象。雨菲对着画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就这样吧,就让这幅画来陪着我吧。我爱你却与你无关。抬脚走出书房,来到自己的卧房,找钉子将画钉到墙壁上。钉完后忍不住傻笑,这算什么,又回到了追星的年纪了?

    一切开始走上正轨,雨菲开始走访自己的连锁店铺,想店里的掌柜提出不少整改的意见,同时要求他们每月报账。然后又到镇上唯一的钱庄去看自己户头上的银两数目。还好数目差不多都吻合。看来风清暗地里是花了心思的。

    手里有了余钱以后,雨菲就寻思着做一些别的生意。小镇上的饭馆酒馆什么的都有,所以做餐饮业不合适,开钱庄?风险太大,自己又不喜欢拿着算盘算账。走在小镇的街道上,雨菲灵机一动,干脆开发房地产的了。前世那些地产界巨头可都是各个都富得流油呢。况且这古代的房子,从建筑的角度讲,可供挖掘的空间很大,除此之外,开发房地产,让周边的农民们农闲了都来做工,每天支付他们工钱,也有利于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么。

    于是雨菲开始钻研起古代房舍的图纸,不看不知道,一看觉得还挺好玩,这个时代的图纸完全就是画,一个宅院盖什么样的房子,砌什么样的院子,种什么样的树,全都一笔一笔的仔仔细细的画了出来,活灵活现的,看了这样的房屋建筑图纸就不难理解古人们如何能做出清明上河图那样的巨著了。

    就在雨菲潜心研究古代建筑学的时候,风清突然间就到访了。

    这一年农历九月二十六的这天,雨菲坐在书房里刚刚看完了账本,打算浏览基本建筑方面的书,突然听见刘绿在院子里大声喊着:姐姐,秦姐姐,我家主人来了!

    雨菲放下手里的书走了出去,看到风清一身青色长衫,微微笑着,在院子里站着。数月不见,他似乎瘦了一些,眼神看起来越发的温柔似水了。

    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看来你这个侯爷做得还真是清闲。雨菲倚在回廊的柱子上,笑着说。

    风清摇摇头:这次你说错了,我现在可不是侯爷了,我已经向皇上辞官了。

    为什么辞官?雨菲有些奇怪,可是又一想,风清如此清逸雅致的人,就适合在尘世之外,逍遥而居,让他入朝为官,真的是污了他周身的清雅之气,于是连忙又说:辞官好啊,世上康庄大道无数条,不一定非要去做官。

    风清温和地笑着:你倒是想得开,若是世人都这般想得开就省去了多少痛苦。

    这时刘绿晃着雨菲的袖子说:我家主人远道而来,还不请他去厅里坐着歇一歇?

    雨菲一拍脑袋:瞧我,越来越糊涂了,快快咱们去前厅叙话吧。

    客厅里雨菲让刘绿陪着风清聊天,自己则去了厨房,让厨房里的仆妇们多准备几样菜品,顺便打几坛酒回来。

    天色渐暗的时候,雨菲的小院客厅里摆了酒席,席上雨菲和风清还有刘绿坐着,自在惬意地吃菜喝酒。

    风清喝了一杯酒后,对雨菲说:我都来了半天了,你为何不问?

    问什么?没什么好问的,你没见我现在过得很好吗?雨菲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倒酒。

    风清淡淡一笑:真的过得好,就不会如此饮酒了。

    雨菲仰头喝干酒杯里的酒水,故作镇定地说:说吧,他过得好不好?

    风清摇了摇头:他过得好不好,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如妃刚一回到京都就死了,连带着她身边的那个女子,也死了。

    死了?她不是皇上亲自封的如妃吗?雨菲很是惊讶,千算万算没算到那个女人会死。

    风清喝了一口酒,不急不缓地说:这其中的原委,说来就话长了。

    话长就慢慢说,反正现在你我都是闲人,说到半夜也无妨。雨菲吃着桌上的菜,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而刘绿则是一副花痴的模样,时不时地朝风清看几眼,估计这丫头连吃饭的心思都没了,心里满满的都是她家主人了。

    风清没太理会刘绿的心思,而是缓缓地说道:你可知今年闻人殇带兵迎战赫连玉的军队会险些丧命吗?不是赫连玉的军队多么强大,也不是他多么的会打仗,而是他手下的士兵有问题。

    什么问题?雨菲追问。

    他军队里面大部分的士兵,并不是寻常人。

    不是寻常人又是什么人?

    是死人。

    啊?雨菲心头一颤,怎会如此?死人如何能打仗?

    风清淡然一笑:就是因为是死人,才最适合打仗,因为死人不会死,死人不怕疼,更不怕受伤。

    雨菲放下筷子,双臂抱着,摸着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我怎么听着有点瘆得慌啊,你怎么越说越邪乎!她依稀地记得,当时好像是很多人都称赞安国的军队英勇无敌,刀枪不入,不怕疼不怕累,原来那些人根本就是死人!

    风清接着说:赫连玉修炼的是幽冥鬼工,至阴至邪,神功大成之后,他便可以制作蛊虫控制死人,被控制的死人,会按照施蛊之人设定的功夫行动自如,并且功夫奇高。因为当做傀儡本就是死人,所以傀儡不会死,不会受伤,只要施蛊之人不停止蛊术,这些傀儡死人必将血战到底。你说闻人殇若是遇上这样傀儡人,他如何敌得过?赫连玉一心想兼并天下,他自然是不会让闻人殇活着的。

    雨菲若有所思地点头道:你这样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了,以前我在安国的时候,见过你说的傀儡人,他们的功夫奇高,穿着一身黑衣,大白天的蒙着脸,当时我就觉得这人的动作怎么看起来怪怪的,原来竟然是这样的。

    雨菲沉吟了一下,复又问道:我记得当时是如妃想出对策退了安国的大军。不知是什么对策?而这个如妃又是谁呢?她为什么会死?又为什么蒙着脸?

    风清喝了一口酒,接着说:这个如妃就是宁国迁都以前的皇宫里的太后,小皇帝的生母,不过她是鬼门的门主安插进宁国皇宫的线人,名字叫做玉如,相貌奇美,进宫没多久就赢得了宁国先帝的宠爱,后来生下了小皇帝,这个玉如听从鬼门门主的吩咐暗中害死了宁国的先帝,修改遗诏,让自己的儿子继位,这便有了后来奶娃娃做皇帝的事情,可是玉如暗地里还有一个任务,那便是找镇国宝玺,这镇国宝玺没找到,玉如却爱上了当时宁国的晋王闻人殇,为了晋王,不惜数次违抗鬼门门主的命令。

    后来闻人殇也知道了玉如的背景,将她和她的婢女锁拿起来,谁知她那婢女百灵趁乱逃跑了,玉如被闻人殇带回王府后,还没怎么审问就被王府侧妃周妍用严刑打死了,尤其是那张脸,姣好的容貌生生地被周妍毁了,周妍害了人命,也不敢声张,乘夜深人静将玉如的尸体抛尸荒野,恰巧她那婢女百灵姐妹情深,在王府外苦等了多日最后将奄奄一息的玉如救走了。

    两人一路逃亡,为了躲避鬼门的追捕,躲到了一个山林里。因着身上还带着鬼门的蛊毒,本就不打算活太久,可是意外之中他们发现山林里有一种植物的根可以解蛊毒,于是她们就这样活了下来,同时也躲过了鬼门的追捕。

    玉如虽然毁了容貌,可是她对闻人殇是真的痴心一片,听说闻人殇大兵打仗,在岭河落了水险些丧命,便不顾一切的要去见他。告诉了他抵制鬼门蛊毒的良方,一时间宁国的军士争相寻找能破解蛊毒的草药,熬成汁装进水囊,交战的时候将药汁淋到傀儡死人身上,如此一来蛊毒破解,再加上宁国的士兵在闻人殇的带领下本就英勇,打了胜仗不足为奇。若不是朝中一摊繁杂的琐事等着闻人殇回去处理,我想他就是带兵攻到南边的京城去也不是不可能。

    雨菲忍不住问:既然玉如立了大功,她为何会死?

    风清笑了笑说:她虽在宁国立了功,却成了安国的敌人,况且她本就是鬼门的叛徒,再则她暗中谋害了宁国先帝的性命,假传圣旨,闻人殇也是不会放过她的,她自动现身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必死无疑

    雨菲倒满一杯酒,端着酒杯叹息着:好一个痴情的女子,可惜就这样沦为你们男人的工具了,她本身并没有错啊鬼门的门主就是现如今安国的皇帝赫连玉吧。难怪那天梦里瞎爷爷说有一颗帝星邪气密布,原来是这样的啊。

    风清轻轻摇头:有些话可不能说得太死,你看我就没有利用玉如。

    雨菲举起酒杯:是,是,你是个洁身自好的好人,来,敬你一杯。

    风清亦笑着举杯,两人同饮一杯。

    猛然间雨菲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玉如死了,闻人殇做了皇帝,可是当初的那个小皇帝呢?现在他应该有五岁了吧。为何我在宫里从没见到过他?

    风清淡淡一笑:那个孩子名字叫闻人容,他虽然年纪小可是却是登过帝位的,他只要活着,闻人殇就会被谋逆之人诬陷篡位,所以,他不能见人。

    他把小皇帝杀了?雨菲大惊,那还只是个孩子啊,什么都不知道呢。

    风清微微摇头:我探来的消息也只是说小皇帝被送走了,具体去了哪里,却是打探不出来。

    雨菲笑着又喝干了一杯酒:我看你们一个个的,都心思深沉,风清,你又是如何知道这许多的事情?听你说的,好像你亲眼见过一般,你到底是谁?

    夜风吹过,雨菲因为饮酒脸上有些烫,迎上这样冰凉的秋季里的夜风,头忽然就有些晕了。旁边的柳绿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趴在饭桌上睡着了,手里还松松地捏着筷子。不知不觉的,竟然一边吃喝一边聊天,聊得这么晚了呢。

    罢了,今晚就到这里吧,你把刘绿送回房吧,我这院子小了点,不过房间还是够住的,你今晚自己找房间睡吧,我头晕了,失陪了。雨菲说着站起身来,想要回卧房休息。不料猛的站起身是头一晕,险些跌倒,幸而风清眼疾手快地托住了她的身体。

    雨菲揉着晕乎乎的脑袋笑着说:好久没饮酒了,酒量变浅了,不过没事,你快去陪陪刘绿那丫头,她对你的情意可不一般呢。

    风清托着雨菲略微摇晃的身子,乍一看去像是搂着她一般,风清凑近雨菲的耳朵:那你对我又是哪般的情意?

    雨菲虽然头晕,可是脑子还是清醒的,她推开风清的身子道:你我乃是朋友之谊,可是刘绿却是真的喜欢你呢。

    风清缓缓地放下托着雨菲的身子的手,浅浅笑着:她?不过一个十二三岁的丫头罢了,我可是足足大了她十岁呢。

    雨菲苦涩一笑,看来柳绿这丫头的心思注定要落空了,多情自古空余恨啊。原来每个人都有着自己跨不过劫数。没再停留,径直回了自己的卧房。雨菲知道,风清处处维护自己,不可能没有原因,可是此时此刻,她只想平淡快乐的生活,她是再也经不住感情的折腾了。

    风清望着雨菲一点点地走进夜色中,忍不住抬起手来,面带沮丧地看着自己刚刚扶过雨菲的手掌,此刻手掌空空如也,手掌握成拳头,终究是什么也没有握住。

    第二日雨菲还沉迷在睡梦之中的时候,忽听窗前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进了自己的卧房,转而一想,柳绿那丫头内向,平常很少来卧房找自己,难道是风清?想到这里雨菲忙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瞧顿时高兴地叫了起来:雀儿,是你!你来了!

    雀儿不悦地坐在雨菲的床边,埋怨着:小姐啊,你可真是薄情呢!你都不打算回宫了,又不让我知道,难道你是要让我在那皇宫里担心受怕一辈子?</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