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52章 物非人非情难述
    雨菲一想自己这段时间,刚开始因为感情受挫情绪低迷,后来又忙着开拓新的生意,过得晕晕乎乎的,竟然忘了雀儿了,于是连忙赔不是:对不起,是我不好,你看你想怎么罚我都成。

    雀儿扑哧一笑:你是我的主子,我哪里敢罚你?不过是说说罢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丝绸层层包着的布包,递到雨菲的手上,小姐你既然不打算回宫了,这些银票自然是不能放在宫里的。

    雨菲忍不住抱住雀儿开心地说:知我者雀儿也,你真是我的好丫头,赶明儿一定给你找个好婆家,定不会亏待你的。

    雀儿娇羞地低下头埋怨道:小姐你又浑说了,我既然是小姐你的丫头,定会伺候你一辈子的。

    非也,非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雀儿你若是遇上哪个看得顺眼了,尽管告诉我,我虽然没有太大的能耐,保你一世无忧还是没问题的。雨菲说话间已经起床,穿好衣服,雀儿非常习惯地拿起梳子为她梳头。

    时光静好,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她们主仆二人住在这个小院里的光景。可是,已经不一样了。遥远的京都,再不会有人费尽心机地暗地里帮助她扩展生意了。

    雨菲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发式,对雀儿说:还是雀儿好,你不在我身边的这些日子,我天天都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一头长发,梳着两个大辫子吧,走在街上人们都看稀奇一样地看着,真真的不自在。

    雀儿无奈地摇头:天下间大约就你一个敢如此出门了。

    雨菲反驳说:这有什么,改天我把头发剪了,那就不用每天为了梳头闹心了。

    哎呦,我的小姐,使不得啊,头发可是不能剪,奴婢自己掌嘴,奴婢说错了话行不。

    两人说笑间,刘绿推门而入,手里捧着几卷画纸,对雨菲说:我家主人要我将这些交给你。

    雨菲接过画卷,打开一看,赫然是一幅幅的林园设计的图纸,风清是如此的心细如发,自己想要建园子,开发房地产的心思都瞒不过他。不过出自风清之手的图纸和别的就是不同,景物的设计自然灵动,比方说假山,楼阁,园内莲花池的位置看着随意,仔细看时,这些景致微微移动一下就看着不舒服了,这就好比数学里面的黄金分割点那样,就这个位置刚刚好,移动一点就不太好了。

    雨菲看着一张张的林园图纸,越看越兴奋,图纸上不仅景致的位置设计的巧妙,就连楼阁和房屋的样子形状都设计得非常富有风骨,潇洒飘逸不染世俗的风骨。连她这个两世为人的人都自叹不如了。

    看过图纸雨菲忍不住问刘绿:你家主人现在哪里?

    刘绿指了指门外:就在院子里的那棵树下面。

    雨菲的院子只有两进,第一进是招待客人的外厅和一些简单的客房,第二进则是自己日常居住,看书,活动的院子。院子里种着一棵树,两人多高的样子,此时正是秋天,树上的树叶落得差不多了。雨菲透过窗子看去,风清果然立在那棵树下,微微仰头,看着光秃秃的树枝。

    来到树下,雨菲顺着风清的目光看去,除了光秃秃的树枝没别的了,心里很是好奇,这时风清温厚的声音说道:本地这样的树木比较多,此树砍伐后得到的木头叫做‘沉木’,用来建造房屋最合适不过了。

    哦?竟然有这样的好事?雨菲忍不住欢喜,这个时空物产丰富,那一座座的山上树木极多,才不会像前世那样的动不动就公益广告禁止砍伐树木,甚至还倡导植树造林。这个时空人口不多,再加上科技落后,一个人能活到五十多岁就很不错了。空留如此原生态的自然资源,还真的是一大笔财富资源呢。

    风清转头看着雨菲:小镇东边的土地,土质不错,适合动土建房。

    雨菲笑着拍了拍风清的肩膀:你可是个大大的实干家,找你这样的进度,我岂不是今年秋末就可以开工了?

    秋末刚刚好,民间百姓忙完了秋收,刚好可以来做工。风清温和地说着。

    雨菲心头一暖,敛住脸上的笑容,正色道:风清,你不用如此帮我,你帮我那么多了,你可以去做你自己的事情。我建房子,这是我的事情,我可以处理好的。

    风清温柔一笑:你我乃是朋友之谊,不用客气。我现在辞了官,闲人一个,没什么事情做。

    雨菲还想说什么,这时刘绿小跑着过来扯着风清的衣襟说:主人,刚才雀儿姐姐说我绣得花样不好看,主人你说我绣的好不好看?

    风清笑着从袖子里那处一方手帕对刘绿说:小绿绣得青松最好看了。

    刘绿听了自家主人的夸奖,欣喜地朝雀儿看去。

    雀儿走到雨菲跟前说:小姐,这次我能顺利出宫可都是魏大人暗中相助的,我来这里也是魏大人派人护送的。魏大人他放着侯爷的大官不做,来到此处

    雀儿,我知道的。雨菲打断雀儿的话。风清的好,她比谁都明白,可是无缘就是无缘,他们之间,只能是朋友之谊。

    雀儿叹了口气:罢了,主子们的事情不是我这样的奴婢可以插嘴的。你们聊吧,我去干活了。雀儿说完就走开了。

    雨菲知道雀儿是生气了,于是忙追上前去,对她说: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现在我只想平平静静地活着,我的心再经不起折磨了。

    雀儿回身抓住雨菲的手,哭丧着说:小姐啊,将军老爷不在了,皇上偏又不记得你了,你如此孤零零地在这样荒凉的小镇里过活,这今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要知道这天下间女子寻得一席立足之地有多么难小姐,魏大人他真的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雨菲拍了拍雀儿的手背:我明白,我保证我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这里的生活虽然清苦了一些可是很自由。我不会吃苦的。

    雀儿无奈地摇头:小姐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从前若是没有皇上的暗中相助,你的生意能做得这么顺利?光是那个恶霸一方的员外就让你过不下去了。现在若不是魏大人的暗中相助,你觉得你那院子可以顺利动工?官府的批文,民间百姓做工的时候如何管制,工钱如何发放,还有那些建房屋所需的砖瓦木头,又要何处弄来?小姐你自小被将军老爷宠爱着,自是不知道这世间谋生活的难处

    雨菲点头笑着说:雀儿你长大了,能想到这些着实不简单,只是你也不要小看了你家小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是我有我自己的选择,我自己选择的路,我无悔。

    雀儿无奈地一笑:罢了,小姐你选择的就是奴婢我选择的。

    说罢主仆两人牵着手朝房间走去。

    当天晚上,雨菲睡得正香,忽听卧房外面狂风大作,于是起床来关窗子,不料刚一走到窗前便看到了瞎眼老人在回廊上站着,身上单薄的袍子两袖被风吹得鼓鼓飘动,他消瘦了许多,乍一看去,像是要被那阵阵的秋风吹走一般。雨菲忙打开门,来到回廊上,对瞎眼老人说:瞎爷爷你来了?

    瞎眼老人开口说:是啊,老头子近来身子不太爽利,怕是命不久矣。

    瞎爷爷乃是天神下凡,定会长命百岁的。雨菲笑着说。

    瞎眼老人微微摇头:万事天定,半分强求不得。老朽今夜来此就是要告诉你,你那七色芙蓉上次救那宁国皇帝的性命时法力消耗太多,万幸的是它最后还是保住了你的性命。要知道,生老病死乃是天下间的定数,不可强求,七色芙蓉数次起死回生已经不易,下一次若是再有性命之忧,七色芙蓉怕是也没法子了,丫头,以后你可要自己小心了。

    雨菲点头说:生老病死本就是人之常情,若是人人都能起死回生,这世上还不全乱了。瞎爷爷的话我记下了,可是晚辈有一事不明,为何闻人殇他醒来后却不记得我了?

    瞎眼老人捋了捋胡须说道:老朽猜测,镇国宝玺和七色芙蓉原为一体,你虽然有七色芙蓉可是闻人殇却没有镇国宝玺,七色芙蓉虽然救了他性命,却不会维持你二人之间的情意,他既然与镇国宝玺无缘,那便是与你这个七色芙蓉的主人无缘,既然无缘又何必空留牵挂?忘了好,忘了好啊

    瞎爷爷,你的意思是如果闻人殇他得到了镇国宝玺便会记起我?雨菲问道。

    瞎眼老人轻轻地摇了摇头:天机不可测,老朽也不知啊,丫头,老头子能说的就这些了,今后你好自为之,好自为之瞎眼老人说完这些时,身形在夜色中渐渐消失,最后完全看不见了,像是被风吹散了一般。

    瞎爷爷!你等等!雨菲大叫着醒来,看着眼睛上方的帐顶,这才发现刚刚只是做梦。

    雀儿听见雨菲的声音,披着衣服走了进来,握住雨菲的手说:小姐?你做噩梦了?瞧这一头的汗。

    雨菲抬手擦了额头上的冷汗,细细回想着梦里瞎爷爷的话,抬起右手手腕,七色芙蓉安静地束在她的手腕上,乍一看去和普通的装饰品并没有两样,若是七色芙蓉以后再不能帮自己了,那么今后的路是不是要更加的坎坷?

    雨菲对雀儿说:我没事,你快去睡觉吧,不要着凉了。将雀儿打发了出去。自己则是披了衣服靠着床头坐着,心里不断地问自己,命运是什么?难道冥冥中当真有所谓的命运的安排?命运不是从来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吗?

    半夜无眠,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才睡着,然后整整睡了一整天。雨菲心情不舒坦的时候,就是爱这般安安静静地睡觉。接连睡了两天,这一日风清来到雨菲的卧房,微笑着将她从被子里拉了出来:傻女子,再睡下去就要痴了。快起来看看,谁来了。

    雨菲懒懒地说:谁来我都不稀罕,快不要打扰我睡觉了。

    这是雀儿走了进来,拿了屏风上挂着的外袍作势要帮雨菲穿衣,嘴上说着:小姐,快别睡了,皇上来了呢。

    雨菲的身子略微惊了一下:你说什么,皇上他来了?

    雀儿重复说:瞧我没说清楚,是南边安国的皇上来了,这会就在外面的厅上等着呢。

    雨菲这才吁了口气:玉,赫连玉?他怎么来了?

    风清淡淡笑着:自然是听说了某女子想要花重金建园子,特地来看热闹了。好了,快些起身吧,你睡得够久了,该起床迎接新的生活了。

    有客人来了,自然是不能放任自己当猪了,雨菲从床上起身,穿好衣服,洗脸梳头,收拾停当后朝前厅走去。

    白色,记忆深处快要淡去的白色的袍子,还有那美艳逼人的身形。他背对着客厅的大门,背着手,直直地立着,发丝束在头顶,用一个白玉冠束住,长身玉立说不尽的风流俊逸。

    雨菲和风清一起走进了客厅,白袍男人缓缓转身,视线落在雨菲的脸上,莞尔一笑,艳丽动人:丫头,你瘦了。

    雨菲压下心头的酸涩回了一个笑容给他:赫连皇上,你光临我这寒舍,所为何事?

    赫连玉看了一眼风清,然后对雨菲说:我来接你去我的安国,我知道你是再不愿嫁给我的,你只要离开这里,去我安国,随便你想要住哪里都好。

    雨菲摇头说:天下之大,在我看来哪里都一样,既然都一样又何苦搬来搬去?你我早已缘尽,又何苦做这样无用的事情?

    风清突然笑了,对赫连玉说:玉,这次你输了。

    赫连玉微微一笑:是啊,这次我赌输了。那边按风清你说的,将我那九位皇妃都接过来,为雨菲解解闷。

    雨菲听了以后哭笑不得,敢情这两个人拿自己打赌呢。难怪沉稳如风清会冒失地跑到自己的房里叫自己起床。这两个人啊,一凑到一起就像个孩子一样的贪玩了。雨菲忍不住想起当初在朋来聚,风清输了棋,当了一天的店小二。那个时候多美好。是啊,一切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雨菲看了一眼风清:你刚才说什么,让玉将他那九位皇妃都接过来?那我这个小院可住不下。

    风清温和地笑着:这些小事你自不必担心,你还不知道吧,玉的那几位皇妃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能唱能舞,到时候你就不会闷了。

    赫连玉微微摇头:风清啊,你这不是看我以前总是消遣你这才想着法子的来给我难堪吧,我好不容易才甩掉那群女子。要不我们再来下一盘,雨菲作证,我若是赢了,那群吵闹的女子便不用来了。

    风清摇头说:那个赌注已经用过,再换一个赌注来吧。

    雨菲知道这两个人凑到一处总能闹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这两个人就是如此的有趣,各自身后藏着天大的秘密,而且心思都深沉的可怕,却能做到萍水相逢,不问来处,凭心相交,着实不容易。

    赫连玉固执地说:没有别的赌注,就这一个,我若是赢了,那群吵闹的女子便不用来了,你若是赢了,我再派人将她们都接过来。

    风清无奈地点头:罢,罢,不过这回你也输定了。

    这可难说。赫连玉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雨菲让雀儿准备棋子棋盘。然后就安静地走开了,以前就见识过,这两人一下起棋来,就旁若无人,而且能下好久,自己还是早点走开吧。

    听刘绿说小镇东边的工地已经开工了,来做工的工人也都安顿好了,难得今天天气不错,雨菲便想要去工地上看一看,进度如何了。因为留了雀儿在客厅里伺候二位下棋的人,于是想带着刘绿一起出门。

    刘绿和往常一样坐在房间里安静地绣花,雨菲叫了她一起出门去玩,可是这丫头略略抬头看了雨菲一眼后竟然转过身去不再说话。雨菲想着刘绿的性子内向,于是不再勉强,自己朝院子外走去。

    小镇东面的一大块土地上已经有工人在忙碌了,搬运石块的,搬运木头的,挥着斧头砍木头的,所有的建筑技术都是最原始的,没有水泥,也没有沙子,可是他们自己找到了粘土,拌了树胶进去,效果也不错,地上挖出深深的地基,工人们虽然忙碌可是面带笑容,是啊,干一天活便有一天的工钱,照这样下去,过年的时候就能攒下不少钱呢。

    雨菲再一次地自嘲,自己还真够懒的,这么多的事情风清竟然都替自己做好了。她随意地找了一个工人问道:这位小哥,请问这里的园子什么时候可以完工?

    脸上沾了些许黑泥的年轻工人回答说:这才刚开始呢,早得很,最快最快也要两年后才能完工。这个园子所有的要求都很高,砖瓦要指定形状的,石块要指定地方开采的,还有那砌墙的泥土硬是要加进去树胶,这树胶可不是好找的,我看啊,皇上住的皇宫都没有这么挑剔。我说两年,那已经是快的了,中间若是遇上些别的事情,三年四年都有可能呢。</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