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55章 施情蛊心痛难忍
    呵呵黑暗中梅妃淡淡地笑了,她对刘绿说:好孩子,去把你手里的水壶找个地方埋了吧,明天天一亮,所有的事情就都恢复到原来的模样了。

    刘绿点了点头,转身出了房间,来到客栈后院的墙角边,蹲下身来,开始刨土。谁知墙根处站着客栈的一个伙计,这个伙计睡梦正酣懒得跑茅房见夜深人静也没有旁的人便躲在墙根下小便,刚进行到一半,忽然看到不知从哪里出现了一个面容呆板的女孩子,想起前不久听街头的老奶奶讲的鬼孩子的故事忍不住惨叫一声撒腿就跑,边跑边喊着有鬼啊,有鬼啊!

    刘绿看着落荒而逃的男人不明所以,继续着手里刨土的动作,殊不知那声惨叫惊起的人远不止一个。不一会儿风清提着一个灯笼来到院子里,他身上的袍子整整齐齐,应该并没有入睡。很快地赫连玉带着梅妃也来到了院子里,客栈的其他的客人也都纷纷来到院子里一看究竟。

    风清提着灯笼凑近刘绿一看,才松了口气,他温和地问刘绿:小绿,你半夜三更的来这里做什么?

    刘绿茫然起身,不安地看了梅妃一眼,闭着嘴巴一句话也不说,后背贴着墙根,不安地往边上一动,只听咣当一声,刘绿的脚踢到了她放在一旁的水壶,水壶倒地,里面剩下的半壶水流了出来,在风清手里的灯笼的昏黄的灯光照耀下,隐约冒起一股黑烟

    梅妃见状忍不住捂上心口,心里非常后悔,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一个孩子做呢?

    风清见状发觉情势不太对,他瞟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在捂住心口的梅妃的身上,猛然间他丢下手里的灯笼,快步朝客栈的客房跑去。灯笼落在地上,灯火烧着了灯笼的外壳,红艳艳的火光中,赫连玉也觉察出事情的不对劲,他后退几步,猛地转身也朝着风清离开的方向跑去。

    赫连玉来到房间里的时候,看到的正是风清弯腰探着床上之人的鼻息的动作,他整个人僵住,木刻一般的僵硬,所有的动作停留在那一刻,生生地定住。赫连玉走上前去开口问:情势如何?

    风清哑着嗓子道:没没气了

    那还不快让开!你觉得天下间还有谁比我跟死人最近的?赫连玉一把挥开风清。风清攥住他的胳膊沉声道:你想将她怎么样?我不准你将她做成傀儡!

    赫连玉冷冷一笑:你再不让开,她就真的成死人了!

    风清不甘地收手,退在一旁。

    赫连玉自头上的玉冠中抽出银针来,动作飞快地在雨菲的身上落针,然后在她的心脉处催动真气,银针微微震动,接着有黑色的血液从银针上渗出

    风清冷眼看着此情此景,不由惊叹道:原来这就是‘鬼门十三针’!

    赫连玉一面运功,一面吃力地说:既然知道还不快出去为我护法?

    风清不舍地看了雨菲一眼后,一甩衣襟,抬脚走出了房间。他关上房门,站在房间外面守候着,这一刻风清开始迷惑,到底什么才是爱,爱一个人就是要同她厮守一起?爱一个人就是要想尽办法的得到她?他和赫连玉的爱,带给她的根本就是不是幸福,此番她中毒便是有他们间接引起的,如果他们不想争,如果他们不对她互不相让,又如何能引起梅妃的杀心?又如何会挑起刘绿的恨意?

    风清清楚地记得,他来到她的床前,却发现她没了呼吸的时候,那一刻他有多么的后悔,早知道会带给她如此的伤害,他一定不去争抢,她只要能活着,能生龙活虎地活着,他便满足了。不管她数不属于他,他起码还能站在一旁贪婪地看着她的喜怒哀乐。只要她活着,这就够了。

    风清站在房门前,夜风阵阵,吹起了他的衣角不住地翻飞,这一夜,他想了很多很多,自持超然世外潇洒无拘束的他,从前定是不相信自己会为了一个女子在这无边的黑夜里一遍遍地凌迟着自己的心。

    夜色退去,天色渐渐亮起来的时候,房门从里面拉开,赫连玉面色疲惫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嘴唇乌黑,面色苍白,脸上额头上渗着一颗颗的汗珠:活过来了。他淡淡地说。

    风清擦着赫连玉的肩膀走了进去,借着清晨朦胧的光线看去,床榻上的女子胸膛微微起伏,已然恢复了呼吸,她活了,她真的活过来了。风清心里一阵欣喜,他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想去抚摸一下她的脸庞。

    这时赫连玉走了过来,拦住风清的手,笑着说:这一回你是没办法和我争了。我用情蛊为引清除了她身上的毒素,同时她也中了我下的情蛊。

    风清的动作再一次僵住,他牢牢地盯着赫连玉,眼睛里满是心痛,不甘,不舍,反之赫连玉的眼睛里则满是喜悦的光芒,两人对视良久之后,风清才收回自己想要抚摸雨菲的睡颜的手,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低哑着声音说:既如此,你好好待她吧说完头也不回地朝房门外走去,只是跨出房门的那一刻,他的脚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似得,险些摔倒,他扶住门框,稳住自己的身子,脚步虚浮地下了楼。

    客栈外,一个黑衣人闪身出现,对着面色哀戚的风清说:主人,安国的梅妃在房间里上吊自杀了。刘绿一个人呆在房里,呆了一夜了。

    风清无力地摆了摆手:将她送到暗阁吧。说完后又补充一句:没事的话不必来找我。说完茫然地一步步地走开了,到底要走到哪里去,只怕他自己也不知道。

    黑衣人暗自摇头,自言自语地说:送到暗阁还不如直接杀了的好,每年送进暗阁一千个孩子,能活着走出来的能有十个就谢天谢地了!说完后一个闪身也离开了。

    雨菲是被一阵痒痒弄醒的,她睁开眼睛的第一刻就看到了一个美得不像话的男人脸,而且这个男人还拿着一根羽毛在扫着自己的鼻子,雨菲拍开男人的手:知道你长得好看,可是打扰别人睡觉是不对的知道吗?

    懒丫头,你可都睡了半个多月呢,再不醒来就要错过吉时了。男人微微地笑着,笑容里满是阳光的味道,分外的暖和,雨菲忍不住看呆了。

    这时一个婢子从外间走了进来,低声说:皇上,所有的都准备好了,请皇上和娘娘更衣。

    男人不由分说地将雨菲从被子里挖了出来,说着:想睡的话就等行完了礼再睡不迟。

    等一等!雨菲拍开男人的手,你是谁啊?我都不认识你,你如何会在我的床上?

    男人笑着问:你问我是谁,那你可知道你自己是谁?

    我自己是谁?我是雨菲觉得快要脱口而出的东西忽然就卡住了,我是我是谁呢?我是谁啊?后面几个字是对男人提出的问题。

    男人将雨菲从床上抱了起来,示意婢子们将礼服都捧进来,男人捞起一件大红色的光彩夺目的喜服给雨菲穿上,一边穿一边温柔地说:你是我的妻子啊,你看我们马上就要拜堂成亲了。

    雨菲将注意力转到大红色的衣服上来,惊喜地说:哎呀,好漂亮的衣服啊!这真的是给我穿的?

    男人笑着点头:是的,是给你的,这一次,你一定要穿着它好好地和我拜堂,我们从哪里断的,就从哪里接起来

    红烛,儿臂一样粗大的红烛,静静地燃烧着,还有那漫天的红色,鲜红喜服,鲜红的盖头,鲜红的喜字,鲜红的地毯,鲜红的有人高声唱道:一拜天地——

    男人拉着雨菲的胳膊,面向门外,作势要跪拜下去,门外是厚厚的白雪,冬天到了,这样的鹅毛一般的大片大片的雪花接连着下了好几天了,门外的白色衬着门内的红色,说不尽的美丽妖娆。一对璧人快要跪拜下去的时候,忽然一个身穿铠甲的侍卫小跑着闯进了院子,一面跑一面大喊着:皇上,不好了——宁国的军队开打了——

    男人的手顿了一下,很快地他就呵斥道:喊什么喊,没见着朕忙着嘛,有事明日再报!

    侍卫焦急地说:皇上,还是快些派军队支援吧,现在天气寒冷,岭河的水面上结了厚厚的冰,宁国的皇帝带着铁骑踩着冰面杀过来了!

    雨菲抬手想要掀开盖头,听起来好像是发生大事了呢。不料她的手被一个温热的大手握住,男人的声音说着:候在一旁,待朕行完了大礼再议。

    于是一片焦灼的安静之中,典仪官的声音再次唱道:一拜天地——一对璧人面对着门外的大雪,拜了下去。二拜高堂——一对璧人对着红烛之上的一个个祖宗牌位拜了下去。夫妻对拜——一对璧人面对面,拜了下去。送入洞房——一对璧人手牵红绸,一步步地走进了洞房。

    洞房中,柔软的床榻上,男人小心地掀起雨菲的盖头,轻声说: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夫君啊,你要记好我的名字,我叫赫连玉。我答应过你的,我来娶你了,我们会幸福一辈子的

    赫连玉的话说到一半,只听得外间有一个侍卫大声喊道:皇上——不好了!已经有两座城池沦陷了——

    雨菲一脸天真地点头说:赫连玉,我记住你了,你真美,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欢你呢。你现在是我的夫君了,你要陪我一起玩呢。

    外间的两个侍卫一同大声喊道:皇上,快下旨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赫连玉一甩衣袖,来到外间,掏出一块兵符交给其中一个侍卫说:拿着这个兵符,速速调遣十万军队前去迎敌!

    两个侍卫收好兵符,转身快步离开了。赫连玉关上房门,低声自言自语:好好地一桩喜事被这两人搅得闹心。说完挥退了所有的奴仆,朝内室走去。

    虽然是白茫茫大雪的天气,可是洞房里却是暖意袭人的,这里不是皇宫,而是一个僻静的院子。赫连玉为了这个婚礼,专门选来的一个院子。

    雨菲看着赫连玉一步步的走近,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感觉自己脑袋里空荡荡的,唯独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听着他的一言一语,心里就会泛起别样的暖意来。待赫连玉在床榻上坐了下来的时候,她忍不住搂上他的脖子,柔情万千地亲吻着他的双唇,这一切她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如此作为了。

    赫连玉拥住雨菲,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低声询问:丫头,你喜欢我吗?

    雨菲不假思索地点头说:喜欢。

    赫连玉俯身吻住雨菲的双唇,吸吮着她的红唇挑逗着她的舌尖,一直到她呼吸困难的时候才又问道:丫头,你爱我吗?

    雨菲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丫头爱你,丫头是你的

    赫连玉眼眸一暗,手指微动,解开了雨菲身上的衣衫,一层层地将衣服剥离她的身体,很快地她便赤着瑟瑟发抖里露出委屈的目光了,

    雨菲的思绪顿时被这样的声音控制住,

    赫连玉一把挥下红艳艳的喜幛,纵情地亲吻着怀里的佳人,喃喃地说:这是你我的定情之物啊。

    丫头,你真美,不枉我为你守身如玉,一聘九女又如何,那些庸脂俗粉哪里及得上丫头你的一个笑容

    雨菲媚眼如丝地看向赫连玉:玉,为何我的心里空荡荡的?好酸,好苦

    雨菲低声说:玉,我爱你,可是为什么我的心这样痛?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收藏啊,收藏啊,妞纸们!</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