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56章 南国霸王不别姬
    富丽堂皇的马车里面,布置得极其奢华精美,檀木刻制的桌案,光滑柔软的坐垫,柔软的地毯,淡淡的熏香。雨菲顽皮的撩起车帘伸出手去,接住一朵雪花,然后收回手来对赫连玉说:玉,你快看啊,雪花,好漂亮的雪花!

    赫连玉爱怜地将她搂进怀里,笑着说:丫头你又不乖了。仔细冻了手。

    雨菲依偎在赫连玉的怀里,看着自己手里一大片雪花渐渐地融化,然后化作一滴洁净透明的水滴落到车厢里的地毯上不见了踪迹,空留一道浅浅的水痕在掌心上,忍不住叹息道:雪花再美,终究还是难长久啊。

    赫连玉的身子僵了一下,下一秒他握住雨菲的手,笑着说:丫头的手冷不冷,来伸到我的怀里来,暖和暖和。

    雨菲感觉自己的手被赫连玉塞进了衣领,然后触摸到他滚烫的皮肤,一股暖意袭来,她乖巧地依偎在赫连玉的怀里问道:玉,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赫连玉温和地说:我带你回皇宫。

    皇宫是什么地方?中了情蛊脑子里空空如也的雨菲此刻和一个天真的孩童没有多大区别。

    赫连玉的眼睛望着随着马车的起伏摇摆不定的车帘上,幽幽地说:皇宫啊,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是我少年时吃尽了苦头遭尽了磨难想要夺回来的地方,同样也是现在的我觉着空荡荡索然无味的地方。它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你还真把我问住了

    雨菲听不太懂赫连玉的话,她天真地问:皇宫里有没有好玩的和好吃的?

    赫连玉轻轻地笑了:有,当然有,丫头进了宫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这样好?那皇宫真的是个好地方了呢。

    傻丫头!赫连玉忍不住笑了。

    巍峨的宫殿,气势如虹的高大的宫门外的积雪已经被人提早清扫了。赫连玉抱着雨菲一步步地走下宽大的御用马车,朝着宫门走去。宫门外早已经跪着十多位穿着官服的官员了,地上虽然没了积雪可是却是潮湿的,上好料子的官服被地上的污水浸透了。

    赫连玉目不斜视地抱着雨菲一步步地朝宫门内走去。快要越过那十多位官员的时候,官员们异口同声地喊着:红颜祸国啊皇上,江山为重,社稷为重啊!

    赫连玉依然不为所动,抱着怀里的女子一步步地朝宫门里走去,娇憨的女子忍不住开口说:玉,你看他们的衣服都湿了,快些让他们起身吧,这个样子他们会生病的。

    赫连玉无奈地笑了笑:丫头,朕若是让他们起身了,只怕你就不能住进这皇宫里了。

    其中的一个老臣哀求着说:眼下战事告急,皇上实在不应该为了这么一个女子而将宫里的其他娘娘打入冷宫啊。后宫安定,皇上才能在前面放心打仗啊。

    很快地其他的大臣们附和着说:皇上,紧要关头,江山为重啊!

    赫连玉脸上的笑容突然收起,他对着那群官员呵斥道:江山为重?你们这些人口口声声江山为重,当朕不知道你们这是在为你们打入冷宫的女儿和族人们鸣不平吧!若是真的忠心,还不如到前面去杀几个敌人的好,在这里跪着请愿不就是想证明你们的忠心和朕的昏庸吧!朕就全了你们的心愿,马上就将几位皇妃休弃回家!你们放心,朕今日就带兵亲征,不让江山损失半点!

    赫连玉说完这些后,抱着怀里的佳人,走进宫门。宫门在迎接完皇帝后就关上了,将那些哀求请愿的大臣们关在了宫门外面。大战前夕,皇帝公然和大臣们翻脸,公然将后宫里面所有的皇妃统统休弃回家,实在是不是上上之策。

    雨菲蜷缩在床榻的一角,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赫连玉在内侍监们的伺候下穿上了一件件的铠甲,跨上锋利无比的佩剑,她很是惊叹,一个男人竟然可以兼有女子的艳丽同样又有着男儿的刚强雄浑。如此绝妙的人物,只怕是几百年也遇不上一个吧。

    赫连玉穿戴完毕,阔步走到榻前,伸手将雨菲从床榻上抱了下来,柔和地说:丫头,今天起你要一个人好生留在宫里等我回来。这里是我的寝宫,除了这座寝宫,你哪里都不要去,乖乖地等我回来。

    不要,丫头要跟玉一起,玉走了,丫头会睡不着觉的。雨菲皱着眉头表示反对意见。

    赫连玉温柔地在女子的红唇上落下一吻:听话,这次是不能带你同行了,不过玉给你保证,很快就会回来的。

    这时有侍卫在外间禀报说:皇上,点兵完毕,请示下。

    赫连玉抱着雨菲,将她送到一个精心布置的房间里,耐心地叮嘱了好一番后才转身离去。这一天是腊月二十,再有十天左右就是新年了,可是一场战事却冲淡了所有新年该有的祥和。

    雨菲趴在门框上,看着门外空荡荡的大殿,听着殿外隐隐约约的号角声,只感觉蚀骨的孤独和无边的恐惧一点点的袭来。玉离开了,那个美得不像话对自己柔情万种的玉离开了。雨菲背靠着门框滑落在地,缩成一团,身体很冷,心里更冷。

    有宫女走上前来小声说:主子,快回房吧,若是着了凉皇上要发怒了。

    雨菲抬起头望着宫女,一脸纯真地问:你是谁?你能陪我玩吗?

    主子你,你想玩什么?宫婢小心地问。

    雨菲想到玩便不再哀伤,她指着寝宫的大厅说:你看看这里不是桌子就是椅子,都没有好玩的。

    宫婢想了一下说,为难地说:要不主子你去皇上的书房吧,那里有书看有画卷玩

    好主意啊,我这就去。雨菲走了几步,停住脚,转过头来问宫婢:皇上的书房在哪里?

    宫婢垂着头,很是恭敬地引着雨菲朝赫连玉的书房走去。

    第二天大雪停了,三天后,大雪消融,八天后,没有遭受到战乱的地方开始热情洋溢的筹备除夕和春节。十天后,除夕来临,辞旧迎新。

    除夕的这一天,雨菲在宫婢和太监们的伺候下草草地吃了年夜饭,在寝宫里闲逛了一阵,然后又来到赫连玉的书房,忽然觉得很无趣,所有的能玩的都玩过了,就连屉子和柜子里的东西都翻出来玩了。没有东西玩,好没劲呢。雨菲随意地敲打着书房的墙壁,百无聊赖地看着墙壁上挂着的画,不是花草就是山水,真真的没意思!

    就是这么的偶然之间,雨菲的手指不知敲到了哪个地方,吱呀一声墙壁上列出一道缝,缝隙渐渐变大,一个暗格在一幅画的后面露了出来,雨菲心下一喜,这下终于找到好玩的了!欢欣地将挡着暗格的画摘了下来,看到暗格里放着一个非常美丽的锦盒。她想也没想地就将锦盒抱在了怀里。

    奇怪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雨菲感觉右手腕上的手串在发烫,越来越烫,她下意识地伸手打开锦盒,锦盒开启,一道道晶莹的光线从锦盒里发散出来,和她右手上七色芙蓉手串的淡淡的光芒交相辉印。光芒将雨菲笼罩着,雨菲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流动越来越快。

    头好晕,晕过之后就是刺骨的疼痛,雨菲吃痛地歪倒在地,体内血气澎湃一阵后,喉头一腥,一口乌黑的鲜血喷薄而出。她无力地倒在书房的地面上,平复着身体里面的不适。与此同时,往事一幕幕的涌上脑海,有爹爹和蔼的笑容,有闻人殇冷若冰霜的俊脸,有苏玄愠怒却刻意地掩饰着自己情绪的神态,有赫连玉的淡淡的哀愁的脸,有风清温厚温暖的笑容,有雀儿叽叽喳喳的闲话

    情蛊在这一刻消失,雨菲扶着沉沉的脑袋站起身,弯腰拾起地上的锦盒将它抱在怀里,一步步地走出了书房,步履沉重,就像这复杂多变的人生一样的沉重。穿过前厅,来到院子里,这一刻宫里燃放起了烟花,旧的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来了呢。

    雨菲仰着头,看着漆黑的天空中绚烂美丽的烟花,说不清楚心里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她甚至在想,如果中了情蛊便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倒是宁愿让赫连玉再给自己施一次情蛊,脑袋里面空荡荡的,那样就不会心痛了吧。可惜啊,逃避终究不是办法。

    烟花散尽,天幕上重新恢复的黑暗。就在雨菲打算收回视线的时候,天幕上忽然出现了两颗璀璨夺目的星星,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两颗星星渐渐的靠近,越来越近,最后两颗星星并作一颗,成了一颗星光大作的异常明亮的星星。

    这算什么?雨菲揉了揉眼睛,再次望天空中看去的时候,依然只能看到一颗异常璀璨的星星,而这颗星星的边缘什么都没有。雨菲凝望着夜空,想着自己是否看花了眼睛,或许本来就只有那么一颗星星吧。可是很快地奇迹又发生了,那颗散发着淡淡的黄色的光芒的星星旁边又突破天幕出现了一颗发着红色光芒的星星,雨菲想要仔细看清楚的时候,一朵云彩飘过来,遮住了天空上所有的星星,天空中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雨菲怀里抱着的锦盒里面,镇国宝玺的光芒淡了,手腕上七色芙蓉的光芒也淡了,一切都恢复到平常模样。

    一个宫婢捧着一件厚厚的斗篷走上前来,说道:主子,夜深了,快些回房睡觉吧。

    雨菲正色道:不必了,给我备一辆马车吧,我要出宫。

    宫婢突然觉得这位主子有哪里不一样了,她有些不确定地再次问道:主子你说什么?你要出宫,这个时候出宫可不好玩啊。

    哪那么多的废话,让你备马车你就备,迟了耽误了皇上的大事,你担得起吗!雨菲催促道。

    宫婢的手一抖,斗篷滑落在地,她明白了,这位主子的病好了,至于是什么病,她想大约就是太医说的那个失心疯啊什么的吧。不敢半刻拖延,她快速地找人备马车去了。

    马车一路疾驰,雨菲忐忑地坐在马车里,两颗帝星并做一颗,天下一统,这对于那个最终得胜的帝王和天下的百姓来说,是一件莫大的好事,可是对于那个战败的帝王来说,却是一件异常痛苦和耻辱的事情。眼下天下并存的两个君主,谁胜谁负,雨菲不敢去想。

    十多天后,终于来到了两军对垒的地方,安国的一个名为云县的地方。当地的百姓早已经迁徙完了,留下了一座空城,充当两国相争的阵地。雨菲披着斗篷,提着层层包裹了的镇国宝玺,静静地走着,县城的百姓迁走了,城中外来的是身着甲衣的军士,因为是冬季打仗,野外露营多有不便,只怕没有在战场上战死,先要在野地里冻死了。在城中圈出一片房屋来供将士们居住,倒是个不错的法子。

    不知道现在的战况怎么样了,雨菲担忧地想着。没有急着闯军营,雨菲先拦住一个年长的军官问道:这位大叔,敢问现在两国的战事如何?

    军官慌忙摇头,摆着手走开了。雨菲很是奇怪,这些军士们为何连话都不敢说了?她想不明白,于是走了几步又拦住一个比较年轻得战士问:小兄弟,现在的战事如何了?

    年轻得士兵见一位娇嫩美丽的女子主动同自己说话,欣喜的同时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姑娘还是快走吧,现在军营里管束严得很呢,妄议军事者死!

    雨菲微微一笑:小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有些话出你的嘴进我的耳朵,我说你没有妄议军事你就没有,来,这十两银子你拿着,回头给家里人嚼用。

    小战士本来见着这么一位女子就够欣喜了,眼下又得了这沉甸甸的十两银子更是高兴,他四处看了一下,见没旁的人,便引着雨菲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小声说:姑娘你有所不知,我们安国朝中的几位大臣,一伙儿叛国了,投到宁国去了。结果宁国皇帝待若上宾,盛情款待,然后有的百姓也主动开了城门,投降了,现在咱们的皇上为了稳住军心,下旨说了,妄议军事,不战而降的人,统统格杀勿论!

    大臣们为何要叛国?百姓们为何要主动投降?雨菲急忙问。

    小战士叹了口气:英雄难过美人关呐,咱们的皇上为了一个女人,不顾国家安危,寒了朝中大臣的心呐,百姓们也传言说皇上被红颜迷昏了头,是个十足的昏君呢!所以就不战而降了。其实我觉得皇上不是这样的人,皇上是个好人,不过是时机不对罢了

    雨菲明了了当前的形势,赫连玉处于劣势,他这是在做着最后的困兽之斗,失了民心的皇帝,就算是打了胜仗也坐不稳江山啊。而这场败仗,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自己啊。雨菲忍住心头的悔恨,接着问:皇上对于这场战事可有对策?

    小战士摇头说:这个我不知道,我只是个小兵。不过我听将军说了,皇上已经以血祭天,誓与这片江山共存亡!这才是大好的男儿该做的嘛!

    雨菲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赫连玉背负着家族的血海深仇,处心积虑的光复了半壁江山,如果江山沦陷了,他无颜面对他惨死的父母兄弟和千万的族人,更对不起他自己多年的苦心的经营,面对如此的败局,以死谢罪怕是最轻松的方式了。

    这时一阵震耳欲聋的号角声吹了起来,小战士忙揣好银子对雨菲说:姑娘,又要开始打仗了,号角吹响了,该集合点兵了,姑娘你快些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说完飞快地朝城门方向跑去。

    雨菲听着一声声的号角,心里翻涌着的是复杂的情绪,她扪心自问,此时此刻她能做些什么?闻人殇不记得自己了,况且一统天下,不让父辈数十年征战的成果付之东流是他心底最大的愿望,赫连玉为了亡去的族人和破败的江山而战,这一场恶仗是不可避免的,就算是今天自己想办法阻止了,那么五年后,十年后呢,这一仗始终都无法避免。

    号角吹过之后,战鼓擂了起来,紧接着便听见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冷兵器相撞的声音。战争,血腥的战争,可是它却是换来和平的唯一途径,这是一个有趣的逻辑,想要和平?那就先打一场恶仗再说吧!

    雨菲手脚冰冷地在城中找了个破败的小屋住了下来,既然这场战争无法避免,那便冷眼看着它进行吧。历史的车轮在轰隆隆的前进,上天高深的意愿凡人参不透,也挡不住,除了冷眼旁观,没有别的法子。

    这一仗一打便打了足足三日,第四天的时候雨菲在房间里听到外面有着一串串凌乱的脚步声,间或有人喊着:抓住逃兵的,赏银三千!也有人喊着:命都快没了,要银钱有什么用!还是快些逃命吧!

    逃兵是要当场处死的,你疯了!

    我就是被当做逃兵处死也好过被宁国那群魔鬼乱箭穿心然后五马分尸的好啊!

    听到这里,雨菲再也坐不住了,军心严重的不稳,赫连玉这一场仗败定了。闻人殇的狠绝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有着如此冰冷的眼眸和强大的意志力的人,心一定不会软,这样的男人是一个坚固的巨大的洪钟,任何的波折和磨难想要沉沉地打击他,换来的只能是响彻历史的巨大的钟声,而他本人则纹丝不动,毫无损害!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收藏呢,收藏呢???四处寻找中</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