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57章 留得残命享余闲
    能在身受重伤,严重失血,不能进食的情况下倔强地活了那许多日的人,对自己都是如此的狠心,他怎么仁慈?雨菲冷冷地笑着,赫连玉功夫再高,神功练得再精湛,他终究还是不是闻人殇的对手啊。

    走出破败的小屋,雨菲一步步地朝军营走去。城门外的喊杀声打斗声,不绝于耳,战争还没有结束。雨菲一步步走上城楼,入目的是横七竖八的死尸,寥寥无几的活着的人在吃力地挥着兵器搏斗,双方都已经耗尽了力气。

    这是阵前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穿黑色软甲的男人,大手一挥,没剩几个活人的战场上突然又出现了一队列队整齐的士兵。雨菲虽然看不太清楚那个男人的脸,可是他身上的软甲雨菲还是有些印象的饿,几年前从晋王府的藏宝的库房里找到镇国宝玺的时候,和镇国宝玺放在同一个箱子里的,就是这件软甲,软甲很结实可是却一点也不厚重,真真的一件宝贝。

    宁国的军队一字排开后,雨菲看了一下城门里面,安国已经没有可以迎战的士兵了,赫连玉也深刻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大笑着拍马上前,喊道:闻人殇,你还有多少军队,一起拉过来吧,今天就好好地算一算你我之间的旧账!

    闻人殇冰冷的声音回答说:气数已尽的将亡之国有什么好坚守的,朕瞧你血战了一月有余,一身的豪气,是个难得的人才,只要你降了朕,加官晋爵自然是不会亏待你的

    哈哈闻人殇,若是降了我,当然也不会亏待你!你肯归降吗?说着扬手手里的长刀主动杀进了宁国的军队,刀片翻飞,宁国的军队整齐的队形顿时四分五裂,不时的有人受伤落马。

    这时闻人殇冷冷一笑:给了你活命的机会,你偏不要,那就不要怪朕不客气了。说完之后高声喊道:终将听令!砍下赫连玉头颅者赏银一万,砍下赫连玉手脚者赏银五千!论功行赏,朕决不食言!

    话音落时,宁国的军士们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蜂拥而至,将赫连玉团团围住。雨菲站在城楼只上,已经看不到被围到中央的赫连玉是什么情形了,不行,赫连玉不能死,一定不能死!雨菲的心里重复着的就只有这么一句话,她站在城楼上挥动着双手,大声喊道:住手!快住手!

    可惜宁国的军士杀红了眼,没有一个人肯停下来,尽管闻人殇看到了城楼上的雨菲,可是他忘记了她,此时他一统天下的宏愿就要达成了,怎会分神去看一个女子?

    雨菲嗓子都要喊破了,情急之下奔下城楼,守门的士兵已经吓得逃跑了,雨菲拉动绳索开了城门,阔步走了出去,踩着一条条的尸体一步步朝闻人殇走去,这时闻人殇才睥睨着雨菲,冷冷地说:又是你?

    雨菲从怀里捧出锦盒,装出很镇定的样子:镇国宝玺在此,我要和你做一笔交易,放过赫连玉的性命,它便是你的了。

    闻人殇冷冷笑着:你凭什么和我做交易?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然后得了镇国宝玺。

    雨菲嫣然一笑:你若是敢杀了我,我现在就毁了它!说着便要将锦盒朝地上扔去。

    闻人殇送出剑鞘,拦住了雨菲的动作:镇国宝玺乃是天下之宝,摔不坏的。说一个理由,让我放了赫连玉的理由。

    雨菲想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如果赫连玉死了,我就随他一起死,他为了我断送了江山,天下间在没有比他至情至性的男人对我这般好了。对于陛下来说,这也许不是个好听的理由。可是如果我随着赫连玉死了,这个镇国宝玺你就是得到了也没用!说着雨菲打开锦盒,顿时锦盒里的镇国宝玺和雨菲手腕上的七色芙蓉一起发出淡淡的光芒,柔和的光芒将雨菲笼罩着,宛若天人。

    闻人殇脸上的表情猛地绷紧,片刻之后,他运气内力大声地喊道:众将士归队!违令者,斩!

    哗啦啦地宁国的士兵纷纷停手,撤退了十几步远,赫连玉终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身上血迹斑斑,发髻早就凌乱不堪了。雨菲小跑着上前,扶起赫连玉,哽咽着说:玉,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赫连玉神色疲惫地望着玉菲低声说:丫头,你不该来的,不该来啊

    玉我若是再不来,只怕就见不到你了雨菲心头一酸,忍不住落泪。

    这是闻人殇催马上前来,不耐地说:人我已经放了,镇国宝玺该交给我了吧?

    雨菲扶着赫连玉起身,猛然间发现他的身子不太对,左臂齐肘生生地断了,放眼望去,遍地的死尸和残缺的肢体,赫连玉断掉的左臂是怎么也找不到了!雨菲心头像是被人生生地剜掉一肉一般的疼痛,如此美丽无暇完美无缺的男人,成了独臂,天意如此弄人。

    丫头,不要哭,你能不远千里的来看我,我就心满意足了国家灭了,我已不会活在这个世上,一条胳膊又算是什么?赫连玉面色苍白地说。

    不!我不要你死!雨菲大声地喊着,你若是死了,我就陪你一起死!

    闻人殇在一旁不耐地催促道:姑娘你是不是该按照约定将镇国宝玺给我了?

    雨菲擦了眼泪,仰头对骑在高大的骏马上的闻人殇说:送我们进城门,进了城门后自然会将宝物给你,不过你不准带随从,就你一个人!

    闻人殇冷然一笑,翻身下马,对雨菲说:你们两个上马吧,朕牵着马送你们进城,这下你可如意?

    赫连玉完好的右手一把推开雨菲:你走吧,你跟他走吧,我不管我,我不会进城的,我宁愿在这里战死也不要逃走!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就是死了也不敢去见我的列祖列宗啊!赫连玉的声音充满了悲怆,充满了凄凉。

    雨菲紧紧地搂住他赫连玉的身子,轻轻地说:玉,你必须活着,因为我有了你的孩子了,你要活着,等我们的孩子出世,叫你爹爹啊。

    赫连玉的身子僵住,他爱怜地看着雨菲,眼睛里满是挣扎,终于他扬手接过闻人殇手里马儿的缰绳,翻身上马,然后伸出完好的右手小心地拉着雨菲上马坐好,马儿小跑着朝城门跑去,待到两人进了城门后,赫连玉这才拿过雨菲腰上系着的锦盒,朝闻人殇抛去,大声说道:这个天下是你的了,从今往后再没有赫连玉这个人,赫连玉在今天血战而死!

    闻人殇分身接住锦盒,拿出里面的镇国宝玺,冰冷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他回答说:安国皇帝赫连玉今日战败云县,以身殉国了!

    赫连玉一夹马腹,马儿在城里跑了起来,穿过这座空荡荡的县城,来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上,赫连玉才翻身下马,扶着雨菲下马后,拍了拍马儿的背,马儿调转方向,跑开了,它要回到它自己的主人身边呢。

    看着马儿跑远后,雨菲和赫连玉一同开口:快去找个大夫吧!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雨菲拉着赫连玉的右手说:找个大夫为你这断了的手臂止痛吧,我看着都觉得痛呢。

    赫连玉爱怜地搂着雨菲说:男儿大丈夫这点痛算什么,还是找个大夫瞧瞧看你有没有动了胎气。

    雨菲神色极不自然的别过头去,她都已经不再奢望自己能怀孕了,今天如此说辞,纯粹是为了挽回赫连玉活着的意愿,万一若是日后发现并没有身孕,那该怎么办呢。

    赫连玉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喜悦中,浑然没注意到雨菲的神色,他自顾自地拉着雨菲说:走吧,前面的小镇上一定有大夫,快些过去吧。

    雨菲踟蹰地迈着步子,赫连玉蹲下身来:来,丫头,不想走路我背你吧。

    雨菲忙摇头说:你连着打了一个多月的仗,我如何能让你背,我自己走。说着快步跟上赫连玉的步子。

    赫连玉叹了口气,幽幽地问:丫头,你的情蛊已经解了,为什么还要来看我?你不恨我?你不想回到他的身边?

    雨菲微微一笑:他最想要的不是我,他负我太多玉,不要问了,我们要走快些,不然天黑前就到不了前面的镇上了。

    两个人并肩走在崎岖的小路上,开始了沉默,赫连玉衣衫破烂发丝凌乱,面容紧绷着,虽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可是国家亡了,官员们和百姓们另择明主,所有的现实,无不深深地刺激着他的内心。对于一个君主来说,再没有比国破山河在更让人哀伤的了。

    雨菲沉默着,细细地梳理着自己心里乱作一团的感情,也许事到如今,她自己都弄不明白自己的感情了。一次次情感的受挫,让她的心渐渐地麻木,也许不动心,就不会痛苦,那样或许就能活得自在从容些了吧?

    最先打破平静的是雨菲,她开口说:玉,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吧。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朝代叫做秦朝,秦朝的君主昏庸暴戾,百姓不堪其苦纷纷谋反,最后胜出的是两个英雄人物,一个是神勇盖世的西楚霸王项羽,一个是足智多谋的刘邦,两人推翻秦王后,各自培植了各自的军队,最后为了争夺地位一统天下,相互之间的争斗长达十数年,最后项羽和刘邦在垓下兵戎相见项羽身边的虞美人引剑自刎,项羽自知大势已去,遂血战致死后世之人每每说起这段往事,总免不了感叹项羽的英勇盖世侠骨柔情,而自刎的虞姬更是被人们广为称赞至情至性,而那刘邦虽然成了后来汉朝的开国皇帝,可是在后人的眼睛里,永远都没有项羽和虞姬的故事感人至深

    一路说着故事,一路走着,天快黑的时候,两人来到了小镇上。小镇甚是荒凉,除了一些老人,其余的人都搬走了,每一场战乱之中,受苦最深的永远都是百姓。雨菲在空荡荡的小镇上,找了一处算是完整的院子,打算先住下来。院子里一应生活物品齐全,大约是主人逃命时来不及搬走吧。

    摸索着点燃了蜡烛,雨菲拉着赫连玉坐了下来,缓缓地说:玉,假如你是西楚霸王项羽,我是虞姬,你可愿意我引剑自刎?

    赫连玉摇头说:丫头,我宁愿自己死也不要你死

    雨菲笑着说:是啊,假如我是虞姬,我一定不会让项羽身死在乱军之中。玉,死很容易,活着却是很难啊。我们不要做那末路的鸳鸯,我们从此以后隐姓埋名,安静地过我们自己的日子好不好?

    赫连玉苦涩地笑了:丫头,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你如何还要跟着我啊?你就是现在就走了,我也不会怨你半句的

    玉,你总是叫我‘傻丫头’,你才是真的傻,我走了,你怎么办?生活再艰难,可是我们都还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赫连玉忍不住转过身去,肩头抖动着,这一刻这个血战数十日面不改色的男人终于流泪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那心中巨大的失落与哀痛大概只有泪水才能发泄吧。

    雨菲爱怜地抱住赫连玉的身子,喃喃地说:哭吧,哭吧有我呢,你还有我

    赫连玉再也忍不住,将头埋在雨菲的颈窝悲痛难忍地痛哭起来。漆黑的夜晚,四周一片死寂,唯独低沉的哭声,一下下地敲打着雨菲的心房。她和赫连玉之间,不知谁错过了谁,也不知谁亏欠谁最多,有的账无从算起,相拥无言,坐等天明,这样浓烈的哀伤何时才能消散?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雨菲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她记得自己昨夜是紧紧地搂着赫连玉,一遍遍地抚慰他的,难道说自己睡着了?哎呀,这怎么行,玉一定会伤心失望的,现在他的最大的支柱就是自己了。

    想到这里雨菲慌忙起身,生怕赫连玉会想不开。正在这时,赫连玉右手端着一个缺了口的瓷碗走了进来,左臂的袖管轻轻地飘着,看得雨菲的心里又是一痛。

    丫头,我在厨房里找到了一些小米,熬了粥,你快些吃吧。玉淡淡地笑着。

    雨菲接过瓷碗来放到一边:我不饿,还是你吃吧,你受了伤,要多吃些东西补补血气。

    赫连玉在雨菲的跟前坐了下来,眯起眼睛,笑得异常灿烂。雨菲忍不住打趣说:你瞧瞧你,脑子坏了不成,昨天还哭成那样,今天一大早为何笑得像一朵鲜花一样,快说说看,怎么回事?

    赫连玉小心地将雨菲搂在怀里小声说:娘子,为夫替你把过脉了,你已有一月有余的身孕了,刚好是你我成亲的那天有的。老天待我赫连玉还是不薄的啊!

    真的吗?你说得是真的?雨菲顿时也高兴坏了,没想到自己随便一说的借口竟然成了真,如此的好运,也不枉自己这些日子来的辛酸流离了。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一股一样的幸福的甜蜜袭上心头,空荡荡的内心忽然就充实了起来。

    赫连玉点头说:我连你中的毒都能去了,你还不相信我的医术?都怪我昨天气糊涂了,若是昨天替你把把脉,那就好了。

    好,好,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事。雨菲语无伦次地说着,从前她是那么的羡慕苏玄,羡慕她可以生孩子,现在好了,自己很快地也会有自己的小宝宝了。

    赫连玉重新端起那碗稀粥来对雨菲说:乖,将它喝了吧,现在你可不是一个人了呢。

    雨菲含笑接过瓷碗,喝了起来,小米粥很稀,可是喝进嘴里却是比蜜还甜。

    十天后,闻人殇带着后宫的后妃和一众文武大臣重新回到这片辽阔富饶的大陆的东南边的京城里。

    十五天后,大宁朝一同天下,举行了隆重祭天仪式,同时正式的颁了旨意立苏皇后的儿子闻人策为太子,赐苏皇后凤冠一顶,封良刺史的女儿良贵人为良贵妃。同时指定了太子太师,太傅,太保。各路功臣分别论功行赏,加官进爵,量才使用。不论是后宫还是朝堂,皆是一派和气和朝气。

    新春新气象,普天同庆天子一统天下。百姓们提起这位年少英勇的皇帝无不拍案称赞。成王败寇,亡国的安国皇帝很快地就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中。

    阳春三月,雨菲穿了宽大的书生长袍,遮住微微隆起的腹部,来到小镇上最大的一家茶馆,开始工作。她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拿着一把折扇,一块惊堂木,来给茶馆里坐着喝茶的百姓说书。

    惊堂木落下,茶馆里众人纷纷安静下来,洗耳恭听。

    雨菲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有模有样的开始说道:上回说到安国的皇帝赫连玉携了秦美人一同带兵来到云县,然后一场恶战就这样开始了。你们有谁见过宁国闻人殇的军队?

    听众们纷纷摇头,表示没见过。也有人倒抽一口冷气,心里想着这个说书的怎如此大胆的敢直接称呼当今皇上的名讳?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求收藏!</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