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58章 人间大爱是平淡
    宁国的军队那叫一个凶残,所到之处没有活人,不仅没有活人,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啊啧啧,那可比地狱里的鬼差还要阴狠毒辣呢哪知道,节节败退的安国军队,自从来了赫连玉后,死死地咬住云县,半步不退,赫连玉当真一世豪杰,血战宁国十万大军,足足战了数十日啊,当仁不让可惜啊可惜,英雄自古命难久,天妒英才啊情知安国大势已去,秦美人含泪送别夫君南国的霸王赫连玉,挥剑自刎,以谢这比天高比地厚的爱情翌日赫连玉披挂上阵与宁国军队一连血战四五日最后寡不敌众,含恨而死英雄魂,虽死亦为鬼雄!

    茶馆里听故事的百姓们无不拍手叫好,如此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在这样的一个封闭和封建的时代并不多见,更有大姑娘小媳妇们听了以后忍不住拿手帕抹眼泪。有率性的女子唏嘘道:能得如此真情,就算死了又何妨?

    有男子感慨道:这赫连玉是条汉子,如此英雄虽败犹荣啊!

    雨菲微微一笑,拿起桌下的钵箩来大声说:方才在下所述可都是天下间知之甚少的秘闻,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帮着宣扬宣扬,明日此处还有精彩的故事讲诉!

    噼里啪啦的铜币纷纷投进了雨菲手中的钵箩,面值虽然不大可是每一文钱都是自己辛苦所得,而且平平淡淡的居家过日子可不就是指望这些零零碎碎的钱币嘛。

    收好了钵箩里面的铜板雨菲今天的说书便结束了,她手拿折扇温文尔雅的辞别了茶馆里面的听众走了出来。出了茶馆没走多远便看到赫连玉提着一个陶罐,笑微微的等在路旁。雨菲忙走上前去开心地说:我这一招使得怎样?只要我今天所讲的内容传扬开来,天下间的人都会热情传颂你的英雄事迹和款款深情,名垂青史丝毫不逊色于闻人殇呢!

    赫连玉爱怜地笑了起来:你这丫头鬼点子真是多,其实史册如何记载我才不会在意,若是你因此动了胎气我就要活活地急死了。听话,明天不要来这里了,我们不缺那些小钱。

    雨菲撇了一下嘴,不悦地接过赫连玉手里的陶罐来喝了两口,苦苦的药汁,若不是看在腹中胎儿的份上,她一定将这一陶罐的药汁扔得远远地。喝了几口就再也喝不下去了,将陶罐塞到赫连玉的手中说道:我知道你有能耐能背着我弄来那许多的金银,可是我们现在要过的就是平凡夫妻的生活啊。

    赫连玉温柔地笑了:好,一切都依你,只要你不委屈了我们的孩子,一切都随你。

    雨菲摇摇头,淡淡地笑开:你呀,每次都是这样,嘴上答应着手上做得又是另一个样子,你说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话,家里里里外外全都是你做主。就拿今天来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悄悄地跟着我?

    丫头,听话,我这也都是为了你和我们的孩子好。赫连玉温柔地搂着雨菲说,太阳大了,我们快些回去吧。

    先前的破败的院子,已经被赫连玉命人彻底地修整过,里里外外全部翻新,在这个小镇里面已经算得上是富甲一方了。雨菲曾问过赫连玉,哪里藏了这么多钱,赫连玉总是笑微微地转移话题,不作正面回答,次数多了,雨菲便不再问了。天下间没有人情愿和钱过不去,管它哪里来的,有的用就好。

    家中没有奴仆,因雨菲怀有身孕,家中的所有事务都落在了赫连玉的身上,尽管他断了左臂,可是丝毫不影响他柔情满怀地照顾雨菲。

    雨菲换回女装坐在餐桌前,拿着筷子品尝着赫连玉做得菜品,不断地给出评语:玉,这条鱼烧得很好吃,就是放点姜进去就好了。这盘青菜不错,炒得不老不嫩的,嗯,有进步

    赫连玉满意地看着雨菲吃着饭菜,嘴上说道:我问了镇上的老大夫,他说孕妇不能吃姜,否则腹中胎儿会多指。

    雨菲扒了一口米饭,见怪不怪了,自从自己怀孕以后,玉就变得这般小心翼翼了,翻了许多的医术不说还拜访了许多的老大夫询问了许多孕妇的禁忌,好像怀孕的是他自己一样,一天到晚都紧张兮兮的。

    玉,我吃饱了,你陪着我午睡一会儿吧。雨菲抚摸着小腹,心里泛起无限的满足。

    赫连玉收拾了桌上的碗筷,爱怜地看着雨菲:今天表现很好,明天要像今天一样多吃一点才是。

    你把我当母猪啊!不理你了!雨菲起身装着很是气恼的样子自顾自地朝内室走去。其实心里却是无限的幸福,她苦苦寻觅的不就是如此这般的平淡的幸福嘛。没有后宫的争斗,没有百转千回的波折,更没有千丝万缕的复杂的人和事,就这么一日三餐,笑看一年四季花开花落。

    来到内室,雨菲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懒懒地躺倒大床上,枕着柔软的枕头安然入睡,时光静好。半梦半醒之间听得一串轻微的脚步声缓缓靠近,接着一声幽幽的叹息响起,然后赫连玉的声音低低地说道:丫头,我知道你是可怜我才留在我身边的,可是不管你心里到底爱不爱我,只要你在我身边我都甘之如饴甘之如饴,只要有你我就此生无悔了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雨菲的唇上,雨菲半梦半醒中听到了赫连玉的低语,突然就没了睡意,爱还是不爱?眼下她觉得自己根本就回答不出这个问题,不仅如此她开始质疑爱情,到底什么才是爱?自己爱闻人殇吗?如果爱他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躲着他?自己真的是因为可怜赫连玉才和他在一起的吗?如果真是这样,心里淡淡的幸福又是为什么?

    爱还是不爱?这个问题似乎比闻人殇朝堂上盘根错节的人物关系更加的复杂,更加的琢磨不定。雨菲保持着熟睡的样子,翻了个身,既然分辨不清,那就装傻吧,傻子最轻松,傻子不会为情所累。

    身后的床榻轻轻一沉,雨菲感到赫连玉在身后躺了下来,接着一条胳膊环过自己的身子,一股淡淡的青草一样的清香萦绕过来,初夏时节里人总是犯困,很快地雨菲就又沉沉地睡熟了。

    下午的时候,雨菲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傍晚了,这一觉睡得格外得香甜。雨菲一面归拢这自己因睡觉而散乱的头发一面在院子里四处寻找赫连玉的身影,内室里没有,前厅里也没有,推开了几个厢房的门也没看到赫连玉的身影,雨菲来到厨房,依然没人,她的心里忽然就慌了,她开始大声喊着:玉!你在哪里?玉!你在哪里拉开大门,顾不上自己散乱的头发抬脚朝外走去,边走边喊:玉,你在哪里啊

    心烦意乱地走过热闹的街市,雨菲焦急地四处张望着,搜寻着那个一袭白衣长身玉立的秀丽男子,那个虽然断了左臂依然风姿卓绝的多情男子,隐约听见一个声音在唤:丫头!蓦然回首,街道的拐角处站着的不正是玉嘛,傍晚淡淡的余晖洒在他的身上,笑靥如花,他缓缓地穿过人群走了过来,雨菲忍不住流泪,他好好地,他没走,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多么的在乎玉。

    赫连玉笑眯眯地在雨菲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傻丫头,这么爱哭。我不过是来集市上给你买几本书,下午睡了这么久晚上该睡不着了,刚好可以看看书打发时间。

    雨菲扑到玉的怀里哭着说:玉,你不要离开我,我已经无家可归无处可去了,爹爹不在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要一个人呜呜

    傻丫头,我怎么会离开你呢,好了,不哭了,我们回家去。玉爱怜地抚摸着雨菲的头发,轻声哄着,如此情景引来街上行人频频侧目,更有人指指点点滴说小两口要亲热也不能跑到这大街上啊,真是不知羞!

    雨菲听了路人的非议,忍不住破涕为笑:玉,我们可是拜过堂的夫妻,你可不能扔下我不管。

    玉略显激动地点头说:好,好我们是夫妻,我们永远不分离

    日子一天天过的平淡却很是甜蜜,雨菲觉得自己似乎本来就是凡尘中的一个平凡的女子,出嫁,成家,怀孕生子,相夫教子,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悄悄地来到尘世数十年后再悄悄地离开,平凡却幸福。

    转眼又是一月过去了,赫连玉依然悉心照料着雨菲,雨菲整日里除了吃饭睡觉再没有多余的活动了,这样的生活幸福是幸福就是太枯燥了些,无聊中的雨菲开始盘算着出门找乐子。

    这一天一大早,趁着玉外出采办蔬菜鱼肉,雨菲换了书生长袍偷偷地溜出了院子。来到上次说书的茶馆里,今天她打算将西游记。茶馆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可是这并不影响雨菲的心情,她手拿折扇,一拍惊堂木,一板一眼地说起了西游记。

    不一会儿茶馆里便陆续来了好些人,这些人多半是上次听了雨菲讲的安国君王侠骨柔情携美殉国的故事后回味无穷,这次又慕名而来的。听众越来越多,雨菲也越说越带劲。一直说到孙猴子大闹天宫的时候才感觉口渴了,肚子也饿了,便停住了。拿出钵箩来对诸位听众说道:各位乡里乡亲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借钱捧个钱场走下讲桌,在茶馆里收集者人们扔上来的钱币。

    听故事的老少爷们听了新奇的故事后各个心情大好,一边扔着铜板一边问着:我说小兄弟,上次说了故事后一个多月没见人,这接下来的故事什么时候说?

    雨菲一边接着人们扔过来的铜板一边回答说:这要看你们给的钱了,给的多了明天我还来,哈哈,开个玩笑,大家若是爱听不妨来这个茶馆里多坐坐,指不定什么时候我就来了呢

    说话间一锭沉甸甸的金锭子出现在了雨菲手中的钵箩中,竟然有如此大方的,雨菲吃惊地抬头看去,这要看不要紧,只听哗啦啦地一阵响动,雨菲手中的钵箩跌落在地,里面的铜板洒落一地。

    是他,竟然是他,他来了!一身紫色缎面长袍,剪裁合体,穿在他高大挺拔的身躯上,显出无边的富贵和英伟,头束金冠,面如刀刻,还是那样的生冷,如此这般一语不发的站立着便给人一种不敢近前的威慑力。雨菲不想再看下去,如今物是人非没有任何再纠缠下去的余地了,转过身去想要快些离开。不料没走几步这个一身紫袍的男人便拦住了去路,他的视线冷冷地扫过雨菲,冰冷没有温度的声音说道:今天你必须得跟我走!

    雨菲忍不住冷笑起来:你让我跟你走我就要跟你走,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让开,不要挡了我的路!

    紫袍男子稳稳地站着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雨菲一跺脚,你不让路我让,绕过男子,朝茶馆的门口走去。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胳膊被人大力握住,雨菲回过头来看着一身华贵的紫衣的闻人殇:你说过的,准许我不用回宫的,你忘了吗?

    我没忘,我都记起来了,我记得你曾经去军营里看我,那时候我奄奄一息,是你救了我闻人殇的眼睛里露出点点伤痛,他记起来了,他都记起来了,可是所有的事情是不是都太迟了呢。那些往事,还不如都忘了的好。

    记得还是忘记那都是你的事情,现在请你放开我,我要回家。雨菲掰扯着闻人殇的手指,试图挣脱他的拉扯。

    闻人殇丝毫不动摇:你要回家?那我便带你回家吧。

    雨菲刚要开口,只听另一个声音响起:放开她!她是我的女人!

    雨菲朝茶馆的门口看去一下子就看到了赫连玉,他的脸上没有了平日柔和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阴寒,顾不上许多,雨菲冲着赫连玉喊道:玉,你怎么来了?快回去啊!

    闻人殇视线扫过赫连玉,唇角泛起一抹轻蔑的微笑:手下败将,无耻小人也配和我说话?真是后悔当日没有取了你的性命,留你一条残命你还不快滚?

    雨菲愣住闻人殇何时也会如此骂人了?他不是想来都无视那些他看不起的人吗?今日他虽然出言羞辱赫连玉可也暴露出他在心虚,他只身一人的时候还是颇为忌惮赫连玉的吧。如果这样的话,单打独斗,玉的胜算还是很大的。可是雨菲并不想他二人真的斗起来,于是她猝不及防地咬上闻人殇拉着她胳膊的手背上,趁着他吃痛地缩手,飞快地跑到赫连玉身边:玉,不要多说了,我们走吧。

    赫连玉关切地抚上雨菲的小腹:可还好?

    雨菲点头说:很好,我们快走吧。说完握着玉的手,头也不回地朝他们住的小院走去。

    茶馆里听书的人见人已经走了,没什么热闹可看了,便三三两两地散开了。留下闻人殇面无表情地呆愣在原地,眼睛死死地盯着雨菲和赫连玉远去的身影,一动不动地站立着,直到那两人隐在了人群中,再也看不见了。这时一个年轻得健硕的男子走了过来对闻人殇说:主子,要不下官前去打探一番?

    闻人殇无力地摆了摆手。男子忍不住又开口说:主子你自从收到消息后在这个茶馆都等了半个多月了,如今终于见着了,为何

    闻人殇抬手打断了年轻男子的话:石峦,你不懂她,我若是硬带她回去,她只怕会恨我一辈子。况且她已经说到这里闻人殇再也说不下去,最后他轻轻地叹息一声,在心里接着道,况且她已经有了赫连玉的孩子。按照她的性子,她是绝迹不会回宫去了。

    石峦跟着闻人殇南征北战打了一场场的胜仗后圣宠正浓,再加上他是雨菲的父亲秦将军的旧部,所以此次便跟着闻人殇来了这个小镇。跟着皇上的时间长了,隐隐约约的也能猜出皇上的喜怒来。此时此刻皇上虽然脸上看不出喜怒,可是从他隐在袖管里一直紧紧地攥着的拳头来看,他此时的心情不好,非常的不好。于是石峦建议说:主子,下官昨日听说这个镇上前不久开了个酒馆,酒馆里面的竹叶青是难得的好酒,不如去喝几杯?

    闻人殇淡淡地说:前面带路。

    石峦闻言便走在前面,引着闻人殇朝那家新开的酒馆走去。

    香醇的美酒顺着壶嘴流淌到精致的酒杯中,淡淡的酒香甚是醉人。闻人殇端起酒杯,骨节均匀的手指轻轻地转动着酒杯,唇边是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谁能明白他此时的心痛?他苦寻天下良方,一日不敢懈怠地监督她吃药,为她补身子,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她竟然有了别人的孩子。闻人殇一仰头,杯中美酒悉数沿着喉咙流进了腹中,果然是好酒,只喝了一杯就快要醉了。

    石峦本就憨厚,此时见皇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更是不敢说话,只得尽职尽责地拿着酒壶斟酒。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收藏呢?收藏呢?</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