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61章 三败俱伤情成灰
    如此星象一闪即逝,就算偶然之间有人看到,谁能看得透这玄之又玄的天机呢?醉神医捋了捋胡须,想着如果不是自己醉了就眼睛花了,那便真的是窥得了天机了,帝星与后星相遇了,相互印衬,褶褶生辉。

    时光从初夏流淌到盛夏,一转眼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过去了。雨菲扶着腰身在房间里缓慢地踱步,窗外的树上知了叫个不停,给夏日寂静的午后平添了几分烦躁,这里是一处皇家的行宫,地方的官员们找了通风凉爽的地方修建了行宫,迎接了微服出巡的皇帝来此避暑。闻人殇对此不置可否,没有嘉奖亦没有惩处,只是带着雨菲住进了这个行宫。

    娘娘,该喝药了。从皇宫中调配来的宫婢奉了一碗汤药缓步走了进来。雨菲端起那碗黑乎乎的汤药不冷不热刚刚好,果然是宫中训练有素的宫女。一口气喝完那碗药,一个多月了,若不是每天一碗药,只怕是肚子里的孩子早就保不住了。良药苦口利于病果真是对的。

    婢子收了药碗,小心翼翼地问:娘娘,皇上这几日一直在昼夜不停的处理公务,娘娘若是去瞧瞧皇上,皇上或许就不那么累了。

    雨菲扶着椅子把手小心地坐了下来,开口道:小姑娘,我且问你,皇上后宫之中有几位女主子?

    婢子想了一下说:中宫之中有皇后娘娘,去年被皇上带回宫的良主子被封了贵妃,还有好些个只是被皇上幸了还没有封号的美人,哦对了,明年开春要开始选秀了呢,娘娘你为何要这么问?

    雨菲笑着说:你看看皇上有这么多的女人,另外还有好些个挤破了头想要成为皇上的女子的女子,而我不过是个平凡的女子,我去不去看他,对他又有什么关系呢?诺大的国家要想治理好,焉有不下一番苦功夫的?再说了后宫不得干预朝政,你说我去不去瞧皇上又有什么影响呢?

    婢子凝眉想了一下,回答说:娘娘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奴婢总觉得皇上很是担忧娘娘的,皇上他一早一晚总是会远远地看着这边,想来又不敢来的样子,而且娘娘每天的吃穿用度皇上都要询问上好几遍呢。

    雨菲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你这女子须知道做奴才的生存之道,凡事多做少说,在这避暑的行宫之中说说也就罢了若是回到宫中还如此多嘴那就麻烦了。退下吧,我要休息了。

    婢子垂首道:奴婢知错,这就退下。说完端着空空的药碗退了下去。

    雨菲独自一人坐在偌大的房间里面,心里生出无限的哀凉,虽然闻人殇帮自己保住了孩子,可是这个孩子并不是他的,有些事情,再如何粉饰也是没用的,那天他说的废太子封太子之类的,不过只是劝自己就医的权宜之计,雨菲就是再傻再笨也绝不敢有那样的想法的,眼下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能平安出生,然后平安快乐的过一辈子。因着这个孩子,她主动疏远了闻人殇,而闻人殇也很知趣的再没有来打扰她休养身子。有句成语叫做两败俱伤,雨菲苦笑着,眼下的情形自己和赫连玉,闻人殇不就是三败俱伤吗。

    雨菲的肚子在五个月后就像吹涨的气球一样一天比一天大,七个多月的时候,微服出巡的皇帝要回京了,雨菲的身子也变得异常的笨重了。所幸一路上都坐的是铺着厚厚的棉褥的马车,除了颠簸一些之外并没有其它的不适。

    庆历四年八月初,雨菲终于再一次的来到了这片大陆东南部的京都了。京城的繁华要胜过其它的任何一个城市,京城里面的富贵生活是其它地方的百姓们梦寐以求的,京城里面的风起云涌更是天下间的百姓们茶余饭后静静乐道的,京城中的皇宫更是天下间有志且有野心的人们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得到的。总而言之,京城中所有的所有是天下间男女老少向往不已的人间胜地。这是一座经历了好几个朝代的文明先进繁荣的京都。

    仰望着宽大庄严厚重的宫门,与北地的宫门相比,着一座皇宫的宫门更加的庄严肃穆,这一道沉默不语的宫门已经不知道见证了多少位皇帝的来来去去,生生死死了。

    因为是微服出巡,带的人不多,宫门口迎驾的人也不多。闻人殇抬了抬手让宫门口处迎驾的奴才们平了身,然后抬脚朝宫门走去。全公公领着一班子的内侍监簇拥着皇帝,弯腰哈背地嘘寒问暖。没走上多远忽见皇上身后不远处还跟了一个女子,腆着大肚子,定睛一看,竟然是离宫已久的秦贵妃。眼珠子一转,顿时拿定了主意,示意手下的跟班们伺候皇上,自己则笑眯眯地来到雨菲的跟前来。

    雨菲见全公公走了过来,笑着招呼道:全公公别来无恙啊。

    奴才给贵主请安了,难怪贵主舍不得回宫呢,原来是喜得龙子了。全公公嘴上抹蜜一般的捡着好听的说,左右看了一下没有别的人,然后凑到雨菲跟前说:秦贵主啊还是你聪明,跑到宫外头去养胎,你是不知道宫里头的良贵主,也得了龙子,可惜了五个月的时候被人下了黑手,生生的没了,听说还是个男胎呢。

    哦?竟有此事?雨菲很是惊讶,皇上对于此事如何办理的?

    全公公叹息道:能怎么办,无非是办了几个替罪的奴才。

    说话间已经走过了长长地甬道,朝皇上的朝阳殿走去,因为皇上是微服出巡,所以从皇宫的侧门进的宫,从侧门往朝阳殿去的路上要经过一段长长地甬道。

    雨菲四处打量着这座雄浑巍峨的皇宫,入目皆是红墙金瓦,说不尽的富贵荣华,明晃晃的房顶不愧是真龙天子的安身宫殿。忽见一片金灿灿的殿宇之中漏出一个灰暗的角落,灰墙灰瓦。雨菲忍不住指着那里问全公公:那里是何处?为何与其他的地方不同?

    全公公看了一眼,解释道:那里啊,那里是冷宫,专门关押犯了错,失了德,辱没了皇家尊严的女子的。

    哦,原来真的有冷宫啊。雨菲忍不住想起前世看得宫廷戏里面的冷宫来,原来古代还真的有这么个地方啊。

    主子你小心脚下!全公公眼明手快地扶住雨菲的身子,雨菲这才发现眼前不远处是一级级的台阶,台阶很高,台阶的尽头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殿门口是好几根两人合抱都抱不住的大柱子,柱子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张牙舞爪不可一世的金龙,乍一看和闻人殇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果然是物以类聚。

    扶着全公公的胳膊,雨菲提着裙角小心地爬着台阶。费了好些力气,终于爬完了所有的台阶,来到了大殿的门口,终于可以歇一歇了。没等雨菲喘上几口气,只听身边的全公公拜倒在地行礼道:奴才给皇后娘娘,良贵妃娘娘,各位主子们请安。

    雨菲定睛一看,我的天,从大殿里面哗啦啦地走出来了一大群女人,为首的正是多日不见的苏皇后,皇后的发髻上佩戴者龙凤呈祥的珠冠,贵妃的发髻上佩戴着亮闪闪的金凤凰,其余的几位女子的发髻上则简单许多,除了一些寻常的珠钗再没有其它,看来她们还没有获得封号,品级太低。

    一众女子见到皇上以后作势要拜,闻人殇不耐地摆了摆手:朕要召见群臣,你们先行退下各回各宫吧。

    苏皇后上前几步攀住闻人殇的胳膊说道:皇上,臣妾要给皇上说个好消息呢,雀美人在皇上离宫后被太医诊出了身孕,臣妾已经将她安置在红鸾殿好生养胎了,说不定啊,再过几个月咱们宫里就要再多个皇子了呢。

    苏玄说完这些后眼睛轻轻地瞟向雨菲,一丝报复的痛快在她秀丽的眼睛里一闪而过,雨菲疑心自己是否多心,自己不过是刚刚才来到宫中,连居住的地方都尚未安排好,苏玄就是想打压自己也无从下手啊。

    正在雨菲的疑惑的时候,见到闻人殇听了苏玄的话后,转头看了过来,眼睛里有担忧有心痛还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晦涩。

    雨菲不想继续站在这里研究别人的眼神了,七八个月的身孕,身子重的厉害,不想费劲地站着更不想浪费脑细胞跟眼前的一群陌生的女子虚与委蛇,于是开口道:皇上,妾身身子乏了,这就回去歇了。

    闻人殇眼睛看向全公公,全公公立刻会意,忙上前扶住雨菲,小声说:娘娘的寝宫皇上早就备好了,名字还是叫做‘芳菲殿’,娘娘跟着奴才走就是了。

    全公公扶着雨菲离开后,闻人殇不再理会苏玄,径直走进朝阳殿,对着殿中伺候更衣的内侍监说:朝阳殿乃是朕召见群臣共赏国事的朝会的地方,后宫女子焉能随便闯入?下次有后宫女子闯入这里,你们这些阉人统统去内务司领罚吧!

    内侍监吓得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皇上饶命,娘娘们原本是在后殿等着的,后来听到皇上马上就要回来了就纷纷来了前殿了。朝阳殿分为前后两进,前面一进与皇宫正门相连,每天早上宫门开启,大臣们列着队从宫门进来,经过雕刻着各色龙纹的宽大的走道来到威武雄壮的朝阳殿前殿与皇上开朝会,共商国事,而朝阳殿的后殿便是皇上日常起居的场所了,内有御书房,卧房等房舍。

    闻人殇换了一身衣服,不悦地看了跪地求饶的内侍监一眼:朕刚刚回宫就闹腾得不得安静,还不快拖出去办了!后面的半句话是对其他的内侍监说的,这些人跟着全公公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讨好君上,于是麻利地将跪在地上的小太监拖了出去。皇上下了谕旨要将此人办了,那就送到内务司去,看在一起伺候皇上多日的情分上,给他一个痛快让他利利索索的上路吧。

    御前伺候就是这样的,朝不保夕,皇上一句短短的话,一个眼神就能让一个人丧命,若是这个小太监刚才不要那么快地跪下来喊冤,那么兴许就能免了这一死,毕竟皇上的那句话是对殿上的所有太监们说的,罚不责众,可是很多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偶然,所以全公公才会时刻地提醒着御前伺候的太监们机灵点,机灵点!

    全公公这厢还不知道自己的一个倒霉徒弟被皇上办了,他正在尽职尽责地为雨菲介绍新的芳菲殿的事物:娘娘,这床,还有这屏风,案几,这里的一大半的东西可全都是皇上让人从北边的宫里运送来的,路上走的水路,基本上全都是完好无损的。皇上是个念旧的人,单单从这芳菲殿里的摆设就不难看出皇上的用心啊

    雨菲摆了摆手打断了全公公的话:全公公,既然皇上将这个芳菲殿赐给了我,那么现在就听我的,将这些床啊,案几啊统统搬出去,换别的,限你一炷香的时间搬完,否则影响了我休息,你可是担待不起的。

    啊?全公公愣神了,坏了,这次马屁拍到马脚上了,好,好,奴才这就命人来搬,娘娘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雨菲信步走到芳菲殿的院子里,仰头看着芳菲殿高高的宫墙,这里俨然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质朴简陋的芳菲殿了,还留着那些旧物做什么?事情变迁太多,早就回不到从前了。看着旧物追忆往事只会徒增更多的悲伤。

    全公公领着一班太监忙上忙下的将旧物搬出去,再将新的家具搬进来,芳菲殿里很是热闹。这是老天似乎嫌这样的热闹还不够热闹,就在雨菲冷眼看着太监们搬家具的时候,芳菲殿的大门外面忽然传来了女子的哭泣声。原本想着兴许是哪宫的受了委屈的宫女哭一阵就算了,可是那哭声一直持续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雨菲被那哭声惹得心里极不舒服,本就心情不好在听着这样凄惨的哭声心里越发的堵得难受了。于是随便唤来一个洒扫的宫女说:去看看,外面何人哭泣?

    宫女当即跪地回答说:回娘娘,是红鸾殿的雀美人在外面哭呢。

    雨菲揉了揉额头,自己这边还没有安顿下来,别宫的女子就找上门了,她真的很为今后的日子担忧呢。扶着笨重的腰身,朝殿门外走去,刚一来到门口,顿时惊住,那个跪在地上哭得泪人一样的女子不是雀儿又是谁?雀美人?雀儿?雨菲顿时明白过来,想起刚刚在昭阳殿苏玄那么报复的目光,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自己心爱的男人和自己最亲近的婢女上了床,还有了子嗣,放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都是莫大的羞辱吧?雨菲忍不住苦笑。

    雀儿见到雨菲了,膝行上前,扯着雨菲的裙角哭着说:小姐,雀儿自知罪孽深重,不求小姐原谅,只求小姐你放了我的孩子吧,只要孩子平安出世,雀儿立即以死谢罪!小姐,雀儿对不起你啊呜呜

    雨菲忍下心中的痛意,扶着腰身,艰难地微微蹲下身子,拉起地上哭作一团的雀儿,对她说:不要哭了,没有人要取了你孩子的性命,那可是龙子,伤害了龙子可是死罪,就是我也难逃此罪。你且放心吧。说完左右招呼了几个宫女过来,让人把雀儿送回红鸾殿,如此这般哭哭啼啼传出去了岂不成了自己失德,才刚一进宫就惹得后宫不得安宁。

    几个宫女将雀儿拉扯开来,朝红鸾殿走去。雨菲看着雀儿身上锦绣缎面裙褥和头上玲珑精致的发髻一下子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玉走了,因着孩子的关系自己和闻人殇渐渐疏远了,现在就连雀儿也不再是从前的雀儿了,如此衣着华丽的雀美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单纯善良善解人意的雀儿啊!雨菲仰头望天,努力地不让眼泪落下,老天啊,你能再绝情一些吗?

    全公公小跑着来到雨菲的跟前,恭敬地说:娘娘,都收拾好了,请娘娘移步去看看可还合意?

    雨菲无力地摆手说:不用看了,你做事我放心。说完自顾自地朝殿门走去,脚步有些虚浮,身影看上去格外的孤单。待她走进芳菲殿后,全公公忍不住扯起袖子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自言自语地说:事情难办喽,两个主子呕着气,可苦了我们这群奴才

    雨菲径直来到卧房,新搬进来的大床比以前的那个旧的要富丽奢华好几倍,铺了厚厚的被褥,洒了一层香粉,香气宜人闻着心胸通透不少。雨菲真的是感觉累了,和衣躺到床上,只想快点睡去,只有睡着了,才不会神伤,才能寻得片刻的心里的安宁。

    也许是心里深处不愿面对现实,雨菲这一觉睡了好几个时辰,醒来时天都快黑了。她缓缓地坐起身,这是帐帘被拨开,一个相貌平平的婢女开口道:娘娘,你醒了。睡得久了可是感觉头晕?奴婢给你揉揉吧。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求收藏,求收藏,亲们劳驾尊手,收藏了吧,莫要错失了后续精彩情节哦!</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