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倾城囚妃:恶魔王爷的宠溺 > 正文 第62章 再陷宫宇冷清秋
    雨菲睡了这许多时辰,加上怀孕的时候本就极不方便,此刻醒来时确实感觉浑身酸痛,只感觉这个婢子的指法甚是纯熟,按摩着肩颈和后背感觉非常的舒服,忍不住问那婢子: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可是就在我这里当差了?

    婢子语气平和不急不慢不卑不亢地回答说:奴婢是内务司新指派来伺候娘娘的,还没有名字,请娘娘赐名。

    雨菲止住她按摩的手,下了床,随便披了件衣裳,走出几步,侧身打量着这个相貌平平的宫婢。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言语行动,还有那纯熟的按摩指法,无不昭示着她身份的不一般,这绝对不是个普通的宫婢。赐名?赐了名字她就能成为自己的心腹?推开窗子,一股微寒的秋风从窗外涌了进来。

    婢子朝着雨菲跪了下来:奴婢今后定会全心全意地伺候娘娘,只认娘娘一个主子,娘娘让奴婢站着奴婢绝不坐着,娘娘让奴婢去死,奴婢眼睛也不会眨一下即刻就了结了自己,请娘娘赐名!

    雨菲依着窗栏,吹着微凉的秋风,笑着说:我已经这个样子了,只要你打我腹中孩子的主意,我是从来都不爱为难奴才的,不就是赐个名字嘛,瞧把你紧张的,这秋风吹着甚是清爽,从今往后你就叫清秋吧。

    清秋多谢娘娘赐名!有了新名字的婢子欣喜地叩头谢恩。

    透过清秋的身影雨菲仿佛看到了昔日里陪着自己忙前忙后任劳任怨的雀儿和沉静机敏的春杏,可惜一年四季雷打不动,经过了四季更迭的人却早就变得不再熟悉了。不知道春杏她如今又在何方呢?

    雨菲让人点了灯笼,独自熟悉着这个陌生的芳菲殿。又是一年秋天来到,去年的这个时候闻人殇他重伤初愈忘记了自己,今年的这个时候他记起了自己,可惜这段记忆就算重新接上,却再也恢复不到从前的模样了。这要怪谁呢?造化弄人,天意难测,难怪世人总爱拿宿命说事,一些无可奈何又无能为力的事情,只能拿宿命来解释了。

    娘娘,这是咱们芳菲殿的厨房炖的汤,娘娘尝尝看。清秋端着一个精致的砂锅走了过来,添了一碗清汤,呈到雨菲的手中。

    雨菲拿着汤勺一口口慢慢地喝着汤,房间里太过安静了,便找了些话来说:今天宫里可有什么动静?

    清秋立刻镇定地回答说:回娘娘的话,今天上午皇上责罚了昭阳殿的一个内侍监,然后下谕旨责怪了皇后娘娘不该带着后宫女子擅闯朝阳殿,令她闭门思过三个月。下午的时候皇上赐了许多安胎养生的名贵药材给娘娘,全公公见娘娘你睡得正香,就没让奴婢叫醒娘娘,娘娘你刚醒来的时候,雀美人又来求见娘娘了,这一会儿还在门外跪着。

    雨菲放下手里的汤碗,叹了口气说:难为你一张巧嘴将事情说得这样仔细,雀美人身怀龙嗣不宜久跪,你将皇上赏给我的安胎养生的药材一并赏了她,送她回宫吧。

    是,奴婢这就照娘娘说的去办。清秋说着又添了一碗汤,呈到雨菲的面前:娘娘,你再喝一碗吧,你都一天没吃东西,若是饿坏了,奴婢会被皇上责罚死的。

    雨菲接过汤碗,心中顿时明白过来,这个婢子看着机灵懂事,却也有说漏嘴的时候,原来她是闻人殇派来的,她真正的主子才不是自己,而是朝阳殿的皇上。

    清秋见雨菲又喝了一碗汤,这才退了下去,着手去办雀美人的事情。

    雨菲才刚刚在新的住处住得没几天,便赶上了八月十五中秋节。此时天下刚刚平定,各种的政令需要推行,各地的官员需要重新任命,秋收之后马上就要征收税赋,为了防备明年的难以预测的自然灾害,国库须得存上一大笔的应急银子,皇上为了国事忙得不可开交,没有心思来过问今年的中秋节该如何过。

    后宫之中皇后被禁了足,剩下了宫妃之中品级最高的除了体弱多病的良贵妃还有就是极为神秘的秦雨菲秦贵妃了。良贵妃体弱多病,秦贵妃临盆在即,筹办中秋佳节庆典的差事一时之间竟不知谁来办了。

    八月十四这天,雨菲在房中呆着甚是无趣,想起来不日快要临盆了,为了生产顺利便让清秋扶着自己去御花园里散散步。苏皇后尚在禁足之中,也不用担心散步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不愉快。早几天就听芳菲殿里的宫女太监们说了,御花园里面的桂花今年开得格外的好,香气甚是醉人。

    雨菲扶着清秋的手,才刚走进御花园就看见三个女子在一处说笑闲谈。忍不住问清秋:这三个婢子哪个宫里当差的?为何不去干活却公然在此处谈笑?

    清秋沉稳地回答说:娘娘,这乃是皇上后宫的三位美人,眼下这后宫之中有皇后,两位贵妃,剩下的就是只给了美人分位的四位美人了。

    雨菲心中立即明了,皇后在禁足,良贵妃自上次小产后身体虚弱一直都在卧床养病,自己又是一副不想插手后宫事务的样子,加上皇上公务繁忙无暇过问后宫事宜,这才让那三位美人没了束缚,飘飘然不知今夕何夕了。对于闻人殇新多出来的这几个女人,雨菲虽然想漠然对待可是不知为何心里深处还是忍不住的泛起醋意。

    看出雨菲脸上淡淡的不悦,清秋询问道:要不奴婢将她们赶走?

    不必了,御花园是皇上的,却不是我的,我如何能干涉他人的行动?走吧,去听听她们说些什么。雨菲扶着清秋的手朝那三位美人走去。

    没走几步,便听到其中一个女子笑着道:你们着急什么,关键的时候啊还是得皇后娘娘出面,赶明中秋节到了,皇上下旨赦了皇后娘娘的禁足,中秋家宴就水到渠成了。

    另一个女子接着说:是啊,皇后娘娘有太子,更有朝中拥立太子的一干大臣做后盾,她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办个小小的中秋家宴自然不在话下。

    第三个女子说:是啊,我看啊我们还是好好地跟着皇后娘娘才是对的,前段时间瞧着皇上对那突然回宫的秦贵妃甚是殷勤,赏这个赐那个的,以为皇后娘娘要失势了,没想到东西赏了却迟迟不见皇上去她的宫里,我敲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原来她也不过是个软柿子,不要看着马上就要生产了,谁知道那生下来的孩子能活到几时?良贵妃的孩子还不是说没了就没了?

    咦?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良贵妃的孩子不是不慎摔了一跤才没了的吗?难道说这里面还有蹊跷?

    引出这个话题的女子突然放低了声音说:你想不明白?起初我也不明白,后来不小心听到了太医院当差的奴才私下说的话才明白,这整个太医院,一大半的人都被皇后收买了,良贵妃摔了一跤只是个幌子,太医给开得方子才是真的有问题!

    此话一说出来,三人中顿时有机警的女子厉声道:你们是越发的糊涂了,这里可是御花园,若是让旁人听了去,我们不被皇上责罚死也要被皇后灭口了。说得其余的两个美人忍不住捂住嘴很是惊恐。

    雨菲为了不让自己被她们发觉立刻拉着清秋闪身躲到了一棵大树后,这是一个历经了好几个朝代的皇宫,御花园中不乏粗大的树木。雨菲靠在大树上捂住心口,心中一阵浓郁的担忧,如果太医院一大半的人都投到了皇后的阵营,那么自己临盆生产的时候岂不是凶多吉少?在古代人看来生孩子就是走一次鬼门关,挺过了就好了,挺不过来那就被鬼差勾走了,所以诸多的古籍之中才会记载着许多关于孕妇生产的禁忌,对于女子来说这真的是一件极凶险的事情。雨菲也不例外,她对即将到来的生产很是害怕,今天又意外地听了那三位美人的私话,心中更加的惊恐了。

    清秋安抚地拍了拍雨菲的手背,悄声说:娘娘不必害怕,那三位美人已经离开了。

    雨菲再没了逛御花园的兴致,她拉着清秋的手说:走吧,我们也回宫去。

    才刚一回到芳菲殿,就看到一个宫婢小跑着迎了上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住地磕头,哭喊着:娘娘,奴婢终于等到你了,求求娘娘快去救救我们主子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雨菲心里一阵烦闷,命人将那宫婢拉了起来,问道:你且慢点说,你家主子是谁?为何要来找我?

    那宫婢哽咽着回答说:奴婢是雀美人跟前伺候的,我家主子这段时间来一直郁郁寡欢,不想今天一早就不好了,一直腹痛不止,主子说这是她的报应,要寻死呢

    雨菲叹了口气,对她宫婢说:走吧,你带我去瞧瞧她。一直以来雨菲觉得自己委屈,自己最亲近的婢女有了自己夫君的孩子,如此的侮辱,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接受不了,可是却不曾想过雀儿的感受,如果雀儿不是成心背叛自己,那么她的心里一定也是极难过的吧。

    雨菲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来到红鸾殿的,殿内的帘子拉得严严实实,大白天的看上去竟像是晚上,雨菲命人将所有的帘子都拉开,把所有的窗子都推开。在乱作一团床上,终于看到了床上躺着的披头散发的雀儿。满脸的憔悴,腹部微微隆起,身下却晕染出一片嫣红的血迹。

    那血迹一下子就刺痛了雨菲的眼睛,她知道怀胎数月后出现这样的情形时做母亲的心里有多么的难受,那种感受曾经她也尝过。她快步走到床前,轻声唤道:雀儿,你这是怎么了?雀儿,我来看你了

    雀儿眼神呆滞地喃喃地说:小姐,我的孩子保不住了,上天开始惩罚我了。

    雨菲转身对清秋说:你快些去请太医来,多请几个,要快。清秋领命退了出去。雨菲这才拉过雀儿的手说:没事的,不会有事的,皇上子嗣单薄,你一定不能有事,事情已经这个样子了,你就不要再自责了。

    雀儿双手紧紧地握住雨菲的手,哭着说:小姐,是皇后,一切都是她安排的,那天皇上喝醉了,叫着你的名字,皇后把我推上了皇上的床小姐,你信我啊,雀儿没有背叛你啊,都是皇后,就连这个红鸾殿也是她分给我的,其他的三位美人都没有自己的宫殿,偏偏就给我分了这个红鸾殿,小姐皇后她一心的想要折辱你啊,雀儿无能,不仅帮不了小姐还给小姐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雨菲心头酸涩,她猜测过事情的原因,却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她抚摸着雀儿苍白的脸庞说:雀儿,不要再说了,我信你。要怪就怪命吧,人在世上活着,看似自由却是半点也由不得自己。

    雀儿哭着道:小姐,雀儿福薄,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肚子里的孩子能平安无恙,只要孩子能平安出生,雀儿来世当牛做马也定当报答小姐。

    雨菲点头说:你我虽是主仆却情同姐妹,今日我定会力保你的孩子无恙,你且安心,太医很快就要到了。保住雀儿的孩子,保住闻人殇的子嗣,保住昔日里自己和雀儿的一番质朴的主仆情谊和姐妹情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清秋引着一个太医走了进来,年纪四十岁上下,一身整齐的官府,手中提着一个药箱。雨菲忍不住问清秋:不是让你多请几个太医吗?为何只来了一个?因为知道太医院大半的太医都被皇后收买了,雨菲不敢尽信太医院的人,这才让清秋多请几个太医来。

    清秋镇静地回答说:娘娘,美人品位的主子来一个太医即可,如果要多请太医须得皇上下旨。

    压下心头的不痛快,雨菲对那太医说:快些瞧瞧雀美人吧,看看她腹中的孩子情况如何。

    太医走上前去,为雀儿把了脉,摇头说:保不住了

    太医的话还没说完,雨菲顿时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她呵斥道:什么叫保不住?难道你也被那苏皇后收买了不成?如此说着尤不解恨,雨菲劈手拿起雀儿床边针线钵箩里面的剪刀,抵在太医的脖子上,一字一句地说:她腹中的龙子若是保不住,今天你的命也会保不住,我身为皇上贵妃,打杀一个太医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太医吓得面色惨白,哆嗦着说:娘娘息怒,容臣再重新诊一诊,诊一诊说着重新伸手探上雀儿的脉搏。

    雨菲将手中的剪刀拍在桌子上,对清秋说:我要见皇上,不管他现在在做何事,都要他立刻来见我!既然太医院的人被苏皇后收买了,那么普天之下就只有皇上能镇得住他们了。

    清秋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那把明晃晃的剪刀,转身就走开了。

    听见雨菲要叫皇上,正在把脉的太医身子稍稍僵了一下,随后收回把脉的手,对雨菲说:娘娘,雀美人今日里忧思郁结又没有按时进食这才会动了胎气,幸亏诊治得及时,只要以后好生静养,不动怒不忧郁,腹中的龙子还是保得住的。

    雨菲冷笑着说:你若是早点这样用心诊治,不就什么事都没了么?

    太医拜倒在地:微臣医术不精,请娘娘责骂。

    你可不是我的奴才,我如何敢责骂你?好好地等着吧,皇上就快来了,如何处置皇上说了算。雨菲不急不缓地说着。

    果然欢快地,门外一阵行礼叩拜的声音,接着一个身形颀长挺拔,英武俊逸的男人走了进来,雨菲看着眼前的男人,无端地生出一股淡淡的陌生的感觉,他头上戴着帝王专有的旒冕,和先前北地皇宫中的帝王金冠相比凭空地多了几分肃穆的王者气魄,面色冰冷,刀刻一般刚毅的俊脸看不出一丝喜怒,身穿黑色为底前胸下摆处用金线绣成活灵活现的龙纹的朝服,他刚刚应该还在临朝的吧。他真的是一位帝王了,不是偏安一隅的王爷,也不是屈居北地割得半壁江山的北国皇帝,他终于成了君临天下的帝王了。

    雨菲眼睁睁地看着闻人殇高大挺拔却又威严得让人不敢正眼注视的身体一步步走进,这才发觉自己竟然盯着他看的呆了,慌忙找回自己的思绪,开口说:皇上,雀美人动了胎气,为了确保龙子的安危,还请皇上多召几位太医前来会诊。

    闻人殇微微点头,惜字如金地说了两个字:准了。

    清秋听了皇上的话,顿时机敏地推开来去传旨请太医了。

    房间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雨菲不知道自己和闻人殇到底能说些什么,自从玉离开后,自己动了胎气喝药静养,他又忙着国事,回宫后,自己努力地熟悉着新的宫殿,而他依然忙着国事,算起来已经两三个月没有好好地说话了。不知何时他们之间竖起了一道墙,谁都不愿越过那道墙,看似无情,却还是有那么一丝情意埋藏心底,看似有情,却彼此冷淡,还没有对陌生人来的热情。欲说还休,无从说起,沉默便是最好的语言。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求收藏,求打赏,求鲜花,相比之下收藏还是最划算的,亲们多多收藏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