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归一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十二世界结束
    “那那是神的能力吗!”一只猫震撼的说道。

    “不知道,就算不是神,对我们来说和神也没有差别了。”

    天上的卫星自然是看见了自己,但是任武没有丝毫担心,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太空,指尖一点。

    身下的金属长龙里飞出四条纠缠在一起的金属钻头。

    下一刻轰然射出!

    拉扯出长长的模糊的残影。

    这方世界人类的四颗卫星被轰爆。

    在快回到城市前任武让长龙飞上天空,在天空中化为一座金属小岛恒定悬浮在城市之上,任武将神石留在岛上,同时布下了大量机关杀阵。

    对于精通炼金傀儡制造术的任武来说,炼制一些机关杀阵这种东西的难度比炼金傀儡的技术含量低多了。

    在没有了现代热武器的情况下,这些机关杀阵除非人类用人海战术去堆才能破解。

    任武看了一眼天边,太阳还未出来。

    “你就在岛上修行,没有我的吩咐不要下来,我再传你一部功法。”任武对三花说道。

    三花认真的点点头,“老师,我一定不会离岛的!”

    “你不用这么郑重的向我保证。”任武淡淡说道,“你是为了你自己。”

    说完任武悄无声息的离岛潜入脚下的人类城市。

    “身体掌控权给你没问题,但我也会暂时封了这具身体的修为,除了基础的身体素质以外你不能使用任何超凡能力。”

    意识空间里的男人虽然对此有些遗憾,但他的目的也不是称霸世界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

    男人来到自家小区前,想要进去却又彷徨。

    自己消失的这半年里不知道家里经历了什么。

    尤其是他很担心自己回到家里会出现一个陌生的男人。

    当然,在外人眼中自己已经失踪了,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无可厚非的吧,但为什么一想到这个自己心情就莫名的难受呢。

    “妈妈,你看小猫咪。”男人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他转过头就看见了自己日日夜夜朝思暮想的人儿。

    他激动不已。

    “妈妈,这个小猫咪好像在哭诶。”女儿的声音软绵绵的。“要不我们把它抱回去吧。”

    他感激的看了眼女儿,不愧是自己最喜欢的闺女,说话就是向着爹。

    妻子低下头看了一眼猫,不经意的与他双眼交汇。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一刹那,妻子的心弦被拨动。

    她仿佛看见了某个熟悉的影子。

    她内心极为挣扎,犹豫了片刻,随后蹲下来抱住他。

    “好。”

    他被带回了家放在阳台上,不多时就看见妻子提着一个大塑料口袋,从里面一一取出汤圆曾经用过的各种猫品用具。

    他进入了平静的生活。

    虽然身为猫会有种种不便,但能够和家人继续待在一起就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但从妻子和女儿的交谈中他也得知妻子没有再嫁的想法,只想将女儿拉扯大就好。

    他心底即是感动,又是自责。

    一个月的时间悠然过去。

    这其间也没有发生意外事故,当日历上的最后一天被撕下来,他深深看了眼自己的家人。

    他知道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自己可能都看不见他们了。

    夜晚十二点过去,趴在沙发上的猫站起来,两颗眸子在黑夜里如同两根火烛。

    任武轻松的打开窗户飞上天空的岛屿。

    一路走来,任武注意到沿途的机关陷阱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来到岛屿内部任武继续闭关。

    闭关20个小时,然后返回家里。

    久而久之家里的妻子发现了这只猫喜欢在白天出去,只有晚上的时候才独自回来,回来的猫总是非常粘人,她走到哪里猫就跟到哪里。

    一开始还有些担心,当多来几次后就习惯了。

    时间匆匆。

    一眨眼五年时间过去。

    早在四年前机械分身就成功凝聚玄根,从奥种之上生长出一条犹如天梯般的氤氲通道直通上方。

    这天夜里,任武结束了修行,将身体交给他操纵。

    他刚踏入小区迎面就飞来一道连环闪电,闪电分叉化作囚笼将他困住,脚下的岩石突然升起将他顶到天空,斜侧里杀出一刀白金色的长刀,后方有炙热的火焰席卷而来。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超能攻击如雨点般将他掩埋。

    轰轰轰——

    他被无数的攻击所淹没。

    在火光之中他隐约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巧在这个时刻下班回家走进小区

    “不!!!!”

    他歇斯底里绝望的嘶吼。

    一瞬间,世界仿佛静止。

    “真是不听话。”

    任武慵懒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任武接管身体,“当初放你们一马,现在你们还要回来找死,这一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任武淡漠的声音响遍全场,另一边闭关的机械分身将力量灌输给本体。

    任武此刻的力量上限不断攀升。

    “还有躲在暗中的那个出来吧。”任武看向远处的角落,一只三花猫缓缓从围墙后走出来。

    三花猫不敢直视任武的眼睛,低下头,一副很心虚的模样。

    “你也和他们混在一起了,你也想对我动手吗。”任武说道。

    “老师我”

    “我最讨厌的就是背叛,看在你刚才没有对我出手的份上现在滚回岛屿去,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任武指尖一点。

    脚下大地轰然颤抖裂开,一座座金属围墙拔地而起。

    将他的妻子还有其他无关人等全部保护隔离。

    指尖又是一晃。

    金属围墙化作一个个金属格子房间将无数人包裹住。

    超级庞大的金属魔方在城市内穿梭,藏在数千米地底下的金属矿脉受到吸引冲出地面,金属液体化作高墙直通云端。

    轰——

    轰——

    轰——

    地形不断被改变。

    一瞬间仿佛整片世界改天换地化作钢铁神国。

    一条条无比巨大的机械神臂从大地伸出,五指仿佛要擒拿太阳。

    这就十阶的力量,对于凡人来说就是神、就是仙。

    刚才袭击任武的这些猫感受到任武近乎无穷的伟力,眼底尽是惊恐。

    “所有人现在全部待在原地。”任武的声音响遍全城。

    “三花,你还在犹豫什么,你是我们猫族的,它不是猫,它是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了它!”无毛猫大喝道。

    任武忍不住嗤笑,“我说你们这些老鼠为什么会时隔五年找上门来,原来你们的底气就是我的学生?”

    三花面色复杂,一边是教授了她知识最敬重的老师,一边是自己更早认识的同族朋友。

    最后三花眼底露出歉意,“抱歉这是我老师,我不能对我老师出手,老师你能不能饶他们一命,我可以保证它们绝对再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了。”三花祈求的对任武说道。

    “不知悔改,它们当然不会有下一次了,因为他们今天就会死在这里。”任武意念一动,一道银色的光柱从天而降直接将三花封印。

    待到银色光柱消散,原地只有一具宛如白银浇筑的猫雕塑。

    “封印你一百年,自己好好悔过。”任武说道,然后这具雕塑缓缓沉入地底深处。

    余下的这些猫目瞪口呆,这这怎么可能。

    他们最大的底牌没了。

    他们以为之前那金属长龙是任武依靠神石才凝聚出的,现在神石没在任武身旁任武的实力就会大打折扣。

    “至于你们。”任武将视线下移,眼神淡漠仿佛在看一群蝼蚁。

    “呼——”

    狂风呼啸。

    无数条几乎垂入天穹的机械手臂狠狠拍下来!!!

    这些猫所处的地面也同时升起迎向天空,刚才它们用在任武身上的招式被任武原封不动的还给它们。

    轰轰轰轰~~~

    狂暴的冲击波席卷四方。

    但就算如此在任武的控制下冲击波和余波也没有影响到城市里的平民。

    只是心理创伤这一点任武就没有办法了。

    战后城市恢复原状。

    所有金属都被任武原封不动的沉入地底。

    他的妻子除了受到一点惊吓以外没有任何伤势。

    任武的生活进入了平静,再没有人来打扰任武。

    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也不敢贸然打扰。

    平静的日子缓缓过去。

    七十年后,尽管有任武的帮助让他的妻子保养很好,但妻子的寿命也依旧不可避免的走到了尽头。

    在这七十年里,任武的收获不可不谓丰厚,这方世界的机械法则还有杀道法则已被任武尽数吸收完毕,还包括一些其他法则。

    机械分身已经修行到了十阶的最后一步秘花的层次。

    杀道分身也突破至九阶,杀道法则能让杀道分身在突破十阶以后快速突破。

    医院特级病床上,已经百岁的她躺在病床上,周围有不少子女后辈。

    “猫猫。”她重复两遍。

    晚辈们愣了一下,他们听清楚了,但有些犹豫,毕竟猫带到医院里来在很多人心中猫是宠物,宠物就是脏的。

    窗户被推开,一只黑猫跳进来。

    躺在病床上的她望着靠近的猫,眼眶突然红了。

    “你们出去!”

    她声音大了一分。

    最后还是已经八十岁的女儿发话,“都出去吧。”

    等到所有晚辈离开病房后,女儿回过头深深看了一眼猫,然后最后一个走出病房并且关上门。

    她抬起枯槁的手,想要握住什么。

    黑猫轻轻一跃跳上病床,右手搭在她的掌心。

    她眼眶一红。

    “我就知道你一直在,你一直在我身旁。”

    “我一直在等你向我坦白身份,你这个冤家,你真能忍啊!你忍了七十年,我等了你七十年。”

    “对不起。”黑猫口吐人言,然后身体突然变形。

    随后一位戴着眼镜的儒雅青年穿着西装站在病床边。

    病床上的她再也憋不住,两行浊泪躺下。

    将脸别过去,不敢让自己的正脸被他看见。我已经老了,你还是这么年轻。

    他蹲下来,紧紧握住她的手。

    “我和你一起走。”他坚定的说道。

    “不!你要好好活着。”病床上的她轻声说道。

    “傻瓜,我的寿命也到尽头了啊。”他刮了刮她的鼻翼。

    他能够感觉到她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两个人静静享受着最后在一起的时光。

    病房外,等候的众人突然听见病房门上的警报声发出声音,晚辈们赶紧冲进去。

    她的呼吸已经停止,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手掌虚握,似乎紧紧握着什么。

    “咦,猫哪里去了?”

    “猫好像走了。”

    偶尔会有两个晚辈小声谈论两句,但谁都没有把猫放在心上。

    只有女儿静静看着母亲脸上幸福的表情,长叹一口气。

    望着窗外掉落的树叶,在内心轻轻问了一句:“爸爸,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