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写轮眼之武侠世界大反派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正邪大乱斗的序曲!(2/5)
    五日之后,西湖梅庄之外。

    “里面的人听着,大爷我看上了这个庄子,识相的话就赶紧收拾东西滚蛋,把庄子让给老子,否则,老子就掀了你们的屋顶,拆了你们的庄墙,扒了你们的皮!”

    随着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凭空响起,梅庄的天空之上,仿佛炸开了一声惊雷。

    庄内的众多下人们连忙跑出来查探,为首之人正是梅庄的管家“一字电剑”丁坚,他双眉如电,手持一柄细长的奇异长剑,打开大门就厉声喝道:“何方宵竟敢如此猖狂?”

    然而他话音未落,心中就“咯噔”一声,就见梅庄大门前的空地之上,竟密密麻麻的站了不下数百人,每一个都是匈神恶煞,满面匈光。

    为首的几人,一个膀大腰圆的光头,一个手持折扇的中年儒生,还有一个面白无须自以为风流倜傥的青年。

    正是原剧情中的黄河老祖和计无施三人。

    在他们身后的人群中,曾与楚原有过一面之缘的司马大,也在其中。

    这些,就是忠于圣姑任大小姐的所有部属了。

    听见丁坚问话,长的最彪悍的老头子黄河老祖之一走了出来,一脸嚣张的样子:“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没听到大爷我刚才说的话吗?大爷看上你这座庄子了,赶紧收拾东西滚蛋!”

    他这话一出,身后的众人纷纷叫嚣:“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收拾东西,再不滚,爷爷们就把这破庄子拆了!”

    “到时候,要是伤到了你们,可别说爷爷们不讲情面!”

    这种牛b哄哄的不合理请求,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同意的,更别说有使命在身的梅庄之人了。

    果不其然,丁坚闻言满脸怒色,眼中杀机狂燃,但他也是有点眼力的,一眼就看出黄河老祖等人武功不弱,加上人多势众,要是打起来,他是绝对不是对手的。

    当即,他就面色一沉,看向祖千秋等人说道:“阁下如此嚣张,未免太不将我梅庄放在眼里了!”

    与此同时,他却暗中吩咐一边的下人道:“此事不好解决,你赶紧去请四位庄主出面!”

    那下人应了一声,连忙跑去。

    见此一幕,老头子、祖千秋、计无施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出了如此大的事情,哪怕江南四友再如何痴迷于琴棋书画,也不得不出面了,不多时,就看见黄钟公、秃笔翁、丹青生三人,大步从容的从庄内走出。

    三人平常并不住在一起,此刻一汇聚,黄钟公就有些诧异:“老二呢?”

    秃笔翁和丹青生对视一眼,均是摇了摇头:“不知道,难道二哥此时正研究棋局入迷了?”

    黄钟公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带着两人走至祖千秋等人面前,抱拳一礼说道:“诸位好汉,我梅庄众人一向与世无争,诸位若是上门为客,我等必当好酒好宴的奉上,诸位又何必大动干戈呢?”

    隐藏在暗处的向问天和任盈盈,眼见黑白子没有出现,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此刻已骑虎难下,当即也不在意黄河老祖等人的回应,就准备悄悄潜入梅庄,寻找任我行。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比老头子更加洪亮的声音,陡然从远处响起:

    “江南四友,快快将魔教教主任我行交出来,否则,我丐帮今日将率领群雄,踏平梅庄!”

    这个声音一出,在场所有人尽皆大讶,向问天和任盈盈对视一眼,心中同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原本准备离开的身形,也悄然一滞。

    “丐帮帮主解风!”

    在场众人之中,大多是混迹江湖已久,显然有不少是见识不凡的,当即就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

    就见解风带着丐帮的诸多长老,加上杭州附近清风观、无花谷等数个不入流的小势力,迅速冲了上来,密密麻麻估计不下千人,瞬间将在场所有人团团围住。

    黄钟公三人、向问天、任盈盈的脸色同时大变,任我行被困梅庄乃是绝密,丐帮众人怎么可能知晓?

    丐帮知道了,少林、武当、五岳剑派的人,是不是也知道了?

    而其他的黄河老祖、计无施等人,也是悄悄的团结在了一起,他们显然并不知道任我行就被困在庄中,但他们乃是亦正亦邪之人,与名门正派天然就不对路子,此刻自然有所警惕。

    仅仅瞬息间,局势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场正邪之战,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而此时,没有人知道的是,江南四友之中的老二黑白子,之所以得到通报了还没有出去,乃是因为

    “说吧,囚禁任我行的地牢在哪?”

    楚原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脸上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淡然惬意,若是此刻有正派之人在此,定会盛赞他名门风范,但此刻看在黑白子的眼中,却是不折不扣的恶魔微笑!

    黑白子的身上,共有四道剑伤,这四道伤口分别在他的手腕和脚踝之处,刺出这四剑的力道显然刚刚好,稍稍触及动脉,但又没有将动脉完全切开。

    如此一来,他身上的鲜血,就仿佛是刚刚开辟出来的溪流一般,一点点的往外冒,却又怎么也止不住。

    黑白子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随着鲜血的外流,自己的生机,一点点的在流逝着,但他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默默的等待死亡,对他这个意志不坚定的人来说,无疑是天下最残酷的刑罚!

    “我我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