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无双庶子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五章 逼婚
    这个年头,名号是很有用的。

    孔夫子说过,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废太子是一块天大的金字招牌,因为他虽然在朝廷里被废了,但是在天下人眼里,他是被太康皇帝给篡了,因此至今仍然有许多人,认为他是正统。

    当然了,这里面不仅仅是名分的问题,还有利益的问题,废太子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对象,只要能在这个时候雪中送炭,将来废太子“复辟”登基,获得的回报肯定是一本万利。

    而且,这个投资还不用自己下场,只要偷偷的给平南军送钱送粮乃至于送兵器,就可以达到“投资”的效果,表面上仍旧可以做大晋的臣民,这样即便废太子兵败,也不会影响什么。

    所以李信才会说,废太子这个名头,会聚拢起一股势力。

    叶鸣微微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这个倒是个问题,不过只要南疆没有打到京城,就不会有人在明面上资助他们,我们第一仗只要打赢,废太子的名头也就没有用了。”

    这就是业务跟专业的区别。

    李信虽然从头到尾一直是武官,但是论行军打仗,他还是差了叶鸣这种带兵几十年的大将军不少,这会儿听叶鸣一点一点剖析,李信心里佩服不已。

    “师兄已经深得叶师真传。”

    叶鸣摇了摇头,苦笑道:“我还差父亲很远,况且眼下只是纸上谈兵,真正打起来,战场上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三个人推杯换盏,一顿饭还没有吃完,南疆的大事就已经被他们说了七七八八。

    现实就是这样,有时候成千上万人的身家性命,只在大人物一顿饭的谈笑间,就定了下来。

    到了下午的时候,李信起身告辞。

    叶晟点了点头,坐在原位不动,叶鸣起身相送,一路把李信送到了国公府的门口,李信这才对着他拱手道:“师兄不用送了,一路舟车劳顿,快去歇着吧。”

    叶鸣拉着李信的袖子,压低了声音:“师弟,我听父亲说,茂儿他有可能在你麾下领一个折冲府?”

    李信愣了一下,随即微笑道:“这个只是小弟瞎猜的,具体还要等那些去了北边的内卫传回来消息,不过如果那些北周世家,真的敢公然反抗朝廷,那么小公爷就是出面对付他们的最好人选,到时候必然要在禁军领一个折冲府的,禁军左营那边小公爷不熟,估计就会在小弟的右营里选人。”

    靖安侯意味深长的说道:“整个京城里,除了叶家,没有人敢接这个差事,也只有你们叶家,可以接下这个差事。”

    叶鸣微微皱眉。

    “师弟,为兄这些年远离朝堂,对于现在的朝局知道的不多,请师弟指教,如果茂儿接了这个差事,应该如何做?”

    “该杀的杀,该抓得抓。”

    李信低头道:“一切按着陛下的旨意来就是,要让陛下知道,叶家是听话的,这样以后小公爷虽然会被人骂上一段时间,但是以后他的路就会平坦很多了。”

    叶鸣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头道:“多谢师弟,为兄知道了。”

    两家离得并不远,李信出了陈国公府之后,并没有上自己那辆马车,而是负手走在永乐坊的大街上,大口吐气,想要把身上的酒精挥发出来。

    他刚才喝了太多了,这会儿有点上头。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次的见面还是很成功的。

    因为这位叶少保,李信接触的并不多,他不知道叶鸣对自己的态度是什么样的,作为叶家的二号任务,如果叶鸣与李信不对付,那么靖安侯府与陈国公府的合作就会出现裂痕。

    幸好,叶鸣这个人跟他父亲还是一条心的。

    慢步走到平南侯府的时候,李信身上的酒气已经散了一些,他还没有进家,就看到一个小宦官在自己家门口等着了。

    李信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前拱手道:“萧公公。”

    这位内侍监的新贵弯身还礼,恭声道:“侯爷,陛下请您进宫去。”

    李信心里很难受。

    他刚喝多了,想回家睡觉来着。

    人要是有点事业啊,就会变得很忙,最讨厌的就是像这种推不掉的应酬。

    李大侯爷苦笑一声,拱手道:“请公公稍后,我去换一身衣裳,就跟公公进宫去。”

    “侯爷快一些。”

    萧正低眉道:“奴婢已经在这里等了侯爷一会儿了,怕陛下等急了。”

    李信点了点头,回家换了一身正经的淡紫色常服,又洗漱了一番,这才跟着萧正一起进宫去了。

    到了未央宫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

    太康天子正在书房里翻阅奏书,李信垂手在一旁等候,过了一会儿之后,天子抬头才看到李信,连忙招了招手,示意李信过来。

    天子对着萧正薄怒道:“长安来了,你怎么不进来通报?”

    萧正惶恐不已,连忙跪在地上。

    “陛下,您先前说处理政事的时候不许打扰,所以奴婢”

    天子闻言眉头一竖。

    “你还会顶嘴了?自己去领二十个嘴巴!”

    萧正跪地叩首,低头道:“多谢陛下。”

    李信上前一步,低头道:“陛下,臣也没有等多久,不必为难萧公公了”

    天子这才挥了挥手。

    “罢了,有长安给你求情,你下去吧。”

    萧正慌忙退了下去。

    天子招了招手,示意让李信走到近前,两个人都坐了下来。

    太康天子把手边的奏书合上,随手丢在一边,然后悠悠叹了口气:“长安啊,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李信低头道:“太康元年,十月二十三。”

    “一转眼,朕登基快一年了。”

    天子幽幽感慨。

    他们去年兵变,是在承德十八年的腊月初十,算算日子,的确快一年了。

    李信不知道太康天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闻言低头道:“是快有一年了。”

    天子黯然道:“父皇过世,也快有一年了。”

    李信默然不语。

    天子叹了口气之后,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不过人总是要朝前看的,你与小九都过了成婚的年纪,父皇过世一年之后,你们两个也就可以成婚了,你明天去坤德宫,给母后问个安,然后提一提这件事,母后那边准了,朕再给礼部和宗府打个招呼,婚事就可以开始准备了。”

    李信心中微动。

    眼下南疆战事将起,天子不着眼于战事,怎么想着催婚来了?

    李信低眉道:“陛下,南疆那边”

    天子呵呵一笑:“就算是天塌下来了了,该成婚也是要成婚的,朕算过了,哪怕南疆明天起兵,你们也是来得及成婚的。”

    皇帝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李信也没有办法拒绝,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缓缓低头。

    “臣,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