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战国赵为帝 > 章节目录 第274章 韩魏随于后
    黑暗散尽,朝阳初生,新的一天到来。

    在集结的号声中,无数赵军士卒在用过早餐之后纷纷穿戴好自己的衣甲,配好自己的武器,精神抖擞的离开了大营,开始在营门外列队。

    红旗招展。

    赵何站在自己的战车之前,注视着面前一望无际的赵国大军方阵,不由心生感慨,带着几分激动。

    这是寡人的军队!

    在赵何的右边,乐毅静静侍立,这位赵国大将今日同样也是冠盔顶甲,整个人看起来极为精神。

    另外一边则是赵国御史蔺相如,蔺相如今日同样极为少见的穿戴起了盔甲,虽然身躯稍显瘦弱,但眼神之中的坚定和战意还是一下子就将一名贵族应有的战场气势给体现了出来。

    赵何的心情还算不错,对着身边的两名自己颇为倚重的臣子笑道:“你们觉得大赵今日有多少胜算?”

    乐毅看了蔺相如一眼,道:“只要蔺卿当真能够说动韩军,此战胜算当在八成以上。”

    蔺相如闻言,微微的挺了一下胸膛,正色道:“暴鸢别无选择,此战必然叛秦而助赵,请大王和乐毅将军拭目以待便是。”

    赵何哈哈一笑,道:“事到如今,难道寡人和大赵还有什么后路吗?且做好准备,和秦人开战便是!”

    也就在这个时候,十余里外的秦军大营,第一次打开了营门。

    无数秦军将士犹如黑色的潮水一般从多座营门之中涌出,开始在营外列阵。

    魏冉的战车在众多秦国将军的簇拥下缓缓驶出营门,看着对面那招展的红旗和赵军方阵,魏冉神情凝重。

    曾几何时,魏冉觉得吞并了巴蜀又打败了楚国的大秦已经足以成为华夏世界的霸主,然而这样的念头没有持续几年,就被齐国人好好的用函谷关之战给魏冉上了一课。

    如今,曾经一度要打到咸阳之下的那个强大的霸主齐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但在齐国人的尸体之上却崛起了一个更加强大、更加让秦国寝食难安的新霸主。

    赵国!

    这是一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经济发达、军事强盛的国家,曾经的晋国和楚国在如今赵国的面前甚至都有些不值一提。

    即便是以秦国几乎占据了华夏西陲全部领土的态势,在面对赵国之时依旧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魏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在魏冉的面前,白起等秦国众将云集,就连韩国主将暴鸢也已经赶到候命。

    魏冉环视众人一眼,缓声道:“今日之战,本侯欲将所有将士分为三军。暴鸢将军,你自率韩军为右军将。白起,本侯给你七万兵马,你为左军将。除左右两军之外,其余人等皆为中军,由本侯亲自统领!”

    众人齐声领命。

    白起在离开之前,忍不住回头看了暴鸢一眼。暴鸢察觉到了白起的目光,朝着白起露出一个微笑。

    白起轻轻的哼了一声,转身策马而去。

    虽然心中对暴鸢多有猜疑,但白起知道魏冉在这一点上说的是对的。

    如今秦国势弱,若是在这样的局势下还要将盟友韩国排除在战争之外,那么这一战确实没法打了。

    两刻钟之后,左右两军分别传来回报,魏冉不再犹豫,沉声开口。

    “擂鼓,开始进军!”

    另外一边,赵军本阵,几乎也是在同时,赵何和魏冉做出了极为相似的安排。

    以乐毅为右军将,统率七万赵国将士。以魏国将军芒卯率魏军为左军,赵何自领中军。

    在听到了从对面传来的鼓声之后,赵何对着一旁的蔺相如笑了笑。

    “开始吧,擂鼓!”

    震天的战鼓开始敲响。

    数十万人的大会战,整个战场宽度超过了二十里,无数将士在鼓声之中蜂拥而出,朝着对方而去。

    冲在最前面的是双方的战车,众多战车一字排开,各自朝着敌人冲来,在战车之后是数倍于此的徒兵,他们紧握手中武器,做好车步协同作战的心理准备。

    赵何已经下定决心,在这一次的大战之后彻底的将赵国车兵这个兵种给完全裁撤掉,一方面是因为车兵真的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另外一方面也能够节省更多的资源来投入其他兵种。

    所以这一次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吝惜,将赵国大营之中剩下的八百辆战车全部拉了出来。

    打完了事,也算是发挥最后的余热了。

    拉车的骏马四蹄翻飞,高大的车轮疯狂滚动,烟尘弥漫之中只见众多身材健壮的甲士立于其上,弯弓搭箭手持矛戈,数百辆战车齐头并进,宛如从地平线上涌来的无尽波涛,要将对方给完全淹没。

    尚未进入到正式交战距离,战车的车左们就已经朝着对方射出了箭矢。

    虽说因为都穿着盔甲,这样的互射多少显得有些没意义,但这也算是车战从春秋时代流传下来的为数不多的传统之一,在赵何看来属于“打个招呼”的类型。

    终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两军战车冲在了一起。

    长戈大戟在空中相交,骏马和骏马重重相撞,车轮和车轮相互交错,一名名甲士从战车之上被击落在地,一个个车轮砰然断裂,战车随之倾覆,人马的惊叫和惨嘶声混合,伴随喷溅的鲜血一同在空中传播。

    以车战为序曲,这场战争几乎是第一时间就陷入了最为激烈的战斗之中。

    在另外一边,白起眯着眼睛,远远的注视着数里之外那面红旗上大大的“乐”字,嘴角掀动,露出一个无比嘲讽的笑容。

    “乐毅嘿!传令下去,以三百锐士为锋刃,务必要一举直破赵国前锋!”

    这一次,白起作为右军将而非全军主将,在战术上的选择其实是极其有限的,他不能够采取自己惯用的奇袭战术,而是必须要和对面的赵军来上一次硬碰硬,这样才能够给中军方向的魏冉最大的支持。

    但即便如此,白起依旧是信心满满。

    怎么可能输给你乐毅!

    另外一边,乐毅同样也是战意汹涌,环视一圈麾下众将,冷声道:“这一次都给本将军好好的打,打得好本将军为尔等请功,打不好,尔等自己提头来见!去,不管秦国人有什么阴谋诡计,都给本将军拦下他!”

    大战全面展开,但在战场剩余的最后一侧,韩**队的阵地之中,却出现了一种极为罕有的平静。

    韩军主将暴鸢静静的站在自己的战车之上,一言不发,看上去好像一尊雕塑。

    在暴鸢的身旁,十几名韩国将领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远处,汹涌如潮的魏**队已经冲过了两军的半场。

    依照正常情况,这个时候韩军应该已经和魏军展开了交战,可现在

    大家都是领兵多年,最基本的水平还是有的,再不出兵等会就要被人堵着门口打了,到时候简直就是天崩开局。

    暴鸢可是韩国如今唯一可以称得上大陆名将的将军,别人能够看得出来,暴鸢自然没有理由看不出来。

    所以,这暴鸢将军究竟是怎么了?

    终于,一名暴鸢的心腹在其他将军不停的眼神暗示和催促下,硬着头皮开口了:“将军,敌人已过半场,我军是不是该迎战了?”

    这句话说完之后,暴鸢终于有了动静。

    他环视了一眼在场的将领,突然道:“吴源勃,你且上前来。”

    一名年纪和暴鸢相仿的韩国将领愣了一下,策马来到暴鸢面前。

    下一刻,暴鸢说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已的词。

    “杀。”

    暴鸢话音落下,一把长剑就准确无误的没入了吴源勃的后心,直接断绝了这位韩国将军的生机。

    韩国将军们一阵骚动,好几个人甚至惊呼出声。

    “将军,这”

    “将军为何要杀吴将军?”

    “阵前杀将,是否”

    暴鸢凌厉的目光在众将身上逐一扫过,压下了所有的声音。

    随后,暴鸢开口了:“子恐怕还不知道吧,榆关已经被赵国攻克了。”

    “什么?”又是一阵骚动。

    暴鸢长出一口气,道:“如今,大王已经做出了决定,大韩将重归三晋同盟,和秦国开战!”

    暴鸢伸手,一指地上的吴源勃尸体,冷声道:“吴源勃此人,素来勾结秦国,人所共知。今日本将军诛杀此獠于此,正是为了排除掉这个害群之马!”

    一片安静。

    暴鸢道:“如今,本将军欲遵照大王之命而伐秦,子可有不同意见?”

    终于,方才那名向暴鸢问话的心腹第一个回过神来,高声道:“吾等愿为将军前驱!”

    其他人也同样反应过来,七嘴八舌的表达了赞同。

    暴鸢的脸上露出了笑意,道:“既然如此,那么立刻将本将军的命令传达下去,全军调转方向,配合赵、魏盟军一起进攻秦军!”

    秦军本阵,无数斥候传令兵来回,将前线的情况告知魏冉,同时又把魏冉的命令一条条的传达下去。

    虽然只是刚刚交战,但是秦军的伤亡已经在短时间内就达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魏冉不得不将一支又一支的秦国精锐派上去,填补那个吞噬了无数秦军将士生命的窟窿。

    这并没有让魏冉乱了阵脚,因为一切都还在他的预料之中。

    对面的敌人,毕竟是赵国!

    想要击败这样的强敌,不付出任何一点代价怎么可能?

    现在魏冉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消耗赵军的实力,并且耐心的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就在这个时候,魏冉听到了一个让他不是很愉快的消息。

    “什么,韩军还没有出兵?”

    魏冉皱起了眉头,脸上出现了明显的怒意:“这个暴鸢都这种时候了,还想着保存实力!来人啊,去告诉他,立刻出兵,否则的话新郑那边看他怎么交代!”

    传令兵很快离去,魏冉重重的哼了几声,低声的咒骂了几句。

    “非我秦人,其心必异!”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喧哗声突然自右翼传来。

    魏冉下意识的抬头看去,随后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数里之外,魏军的旗帜赫然出现,旗帜之下是无数潮水般的魏军。

    “这”

    魏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足足过了好几息时间之后,他才喊了起来。

    “韩国人呢?暴鸢究竟在干什么?”

    韩军应该早就迎上并且挡住魏军才对!

    而且,魏军的对面是韩军,为什么魏军会直接朝着秦国的中军包抄过来?

    还没有等魏冉想明白,一阵更大的喧哗声带着喊杀声又传入了魏冉耳中。

    魏冉再转头看去,看到了一个让他目呲欲裂的情形。

    在一片绿色的旗帜指引下,韩**队的士兵们蜂拥而至,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兵器,毫不留情的冲向了毫无防备的秦军,在秦军的阵中大开杀戒!

    魏冉身体剧震,脸色刷一下就变得惨白。

    到了这个时候,魏冉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白起的担忧是对的,韩国真的叛变了!

    魏冉的身躯摇摇欲坠,险些就从战车之上栽倒下来。

    对于韩国的叛变,秦军完全连一点点防备都没有。

    所有秦国中军将士们的注意力完全都在自己正面的赵军身上,被韩军这么突然一个背刺是根本没有想到的,根本就组织不起有效的阵型来作为应对。

    明明秦军的战斗力要远远的强于韩军,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完全被韩军冲成了一盘散沙,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只能够狼狈的四处逃窜。

    成片成片的秦军将士被屠戮,鲜血染红了大地,魏冉看着这一幕,眼睛都变得一片赤红。

    “暴鸢贼子,何其毒也!!!”

    然而秦军的苦难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因为就在这个时候,芒卯率领的魏军也杀到了!

    韩军是从正南方向对秦军发动攻击,而魏军则从紧邻韩军的东南方向切入,同样对秦军发动了猛攻。

    韩军反水的时机选择的实在是太过巧妙,以至于魏冉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去调动部队进行防守。

    这两支军队对秦军的侧翼发动了凶狠无比的撕咬,不过短短一刻钟就彻底的摧毁了秦军侧翼所有的防守,开始朝着更加深入、也就是魏冉所在的方向冲杀而来。

    魏冉的脸上已经彻底失去了神采,整个人好像瞬间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完了。

    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