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穆先生,让我亲一下! > 章节目录 第022章 深深室友情
    狭小的卫生间,顿时被腥臭味充斥!

    孟瑶和席沫儿被熏得干呕。

    “许谙谙你给我开门!”孟瑶死命用手拍门,大叫“背后耍手段,你卑鄙龌龊无耻……呕!”

    门外,扇风的力度越来越强劲!

    席沫儿实在忍不住,趴在马桶边开始呕吐。

    “许谙谙,沈星,你们给我等着!”孟瑶往左右一看,扯过纸巾塞住鼻孔,卸了马桶盖拿在手里,也对准门缝使劲扇!

    “我艹!”迎面一阵暖风,夹带恶臭,弯腰趴着的沈星几乎窒息,一边用力回扇,一边怼孟瑶“姓孟的,这么臭!你吃屎长大的吧!?”

    孟瑶的反驳从里面传来“你才吃屎,你全家都吃屎!”

    许谙谙维护同盟“你少人参公鸡!”

    “我人身攻击?你们二对一,还说我欺负你们?!”孟瑶大怒“啊啊啊啊啊,我跟你们拼了!”

    孟瑶扔下马桶盖,拿起墙角马桶刷的底座。

    撸起袖子,把底座往马桶里一舀!

    席沫儿“……”

    许谙谙跟沈星一手捂着口鼻,一手不停扇臭鱼干,不多时,酸臭的粘稠物从门缝流出来。

    沈星一瞧是呕吐物,当即大骂“姓孟的你恶不恶心!”

    许谙谙坐在卫生间门口,呕吐物近在咫尺!

    她想站起来,左小腿处的石膏却碍事,旁边又有个体积颇大的沈星挤着,眼看呕吐物就要沾到自己,许谙谙把石膏往下一褪,抽出左脚,然后爬起来,拔腿就往宿舍里跑!

    沈星扭头,看到活蹦乱跳的许谙谙,惊得合不拢嘴“谙谙,原来你的腿没断啊!?”

    许谙谙“……”

    ……

    许谙谙的腿确实在车祸中伤了。

    不过没断,只是擦伤。

    小腿处的石膏,是她‘威胁’医生打上的。

    许谙谙有自己的小算盘。

    如果她车祸断腿,景明耀夫妇就不好再跟她计较别的,媒体看到她伤情严重,大众看到新闻肯定同情她,这样一来,就算景蓉抢走了穆靳寒,舆论也不会偏向景蓉!

    只不过,得知景蓉重生而来,她就怂了。

    ……

    一场宿舍内战,以席沫儿的率先投降划上句号。

    席沫儿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脸色泛青,就像中了剧毒,足以说明臭鱼干的杀伤力之大。

    倔强如孟瑶,举着马桶刷还能再战五百年!

    见她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沈星把霸总往腋下一夹,拿过门后的扫帚,一边掩护许谙谙撤退一边跟孟瑶过招!

    追不上许谙谙她们,孟瑶喘着气,在楼梯口放狠话“有种你们永远别回来!”

    孟瑶回宿舍,随手把马桶刷丢在一旁。

    ——感觉自己快要爆炸!

    席沫儿在旁边安抚“你跟她们斤斤计较,只会气坏你自己!”

    “我斤斤计较?”孟瑶瞬间炸毛“跟这种人一个宿舍,我至少短寿二十年!”

    席沫儿停顿了下,迟疑道“不过在宿舍养猪,我们这就成了猪圈,到时还不臭气熏天。”

    “她敢养,我让她的猪过头七!”

    “想阻止她养猪,也不是没有办法。”

    闻言,孟瑶扭头看席沫儿。

    席沫儿又道“如果辅导员知道这件事,肯定不会同意,一旦有学生开先河在宿舍养猪,难保其他人不效仿,到时候,学校还不乱套。”

    “你让我去告黑状?”孟瑶别有深味地打量席沫儿。

    席沫儿被她看得神色微僵,随即道“怎么能说告黑状呢,只是把情况据实反映给学校嘛!”

    “那你去啊!”  孟瑶顺势把球踢给她“我支持你去反映情况!”

    席沫儿“……”

    “我就是给你一个建议,不是你讨厌那头猪嘛。”席沫儿说着,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拉开椅子坐下“你要忍受得了,那就当我没说,反正我无所谓的,就当养只宠物呗。”

    呵呵……

    孟瑶扯了扯嘴角。

    都是成年人,她私下去告状,回头在班上传开,谁还跟她交朋友,谁会要一个喜欢背后捅刀的朋友?

    ……

    许谙谙和沈星在外晃荡了整整一天。

    一人抱着小香猪,艺人拖着一把塑料扫帚。

    傍晚时分,两人觉得差不多了,吃完饭就回宿舍去。

    宿舍里,只有孟瑶在。

    沈星握紧扫帚,以防她突然袭击。

    孟瑶像看白痴地看她一眼,就算注意到许谙谙怀里的小香猪,也没再吵着嚷着要打出去。

    “她转性啦?”沈星跟许谙谙咬耳朵。

    许谙谙瞥一眼孟瑶“鬼知道。”

    “不行了,我先上厕所!”

    沈星把装玉米棒的袋子往桌上一放,捂着肚子去卫生间。

    自打许谙谙俩人回来,孟瑶就留意着她们。

    然后,她桌上多了一根玉米棒。

    孟瑶瞥向许谙谙的视线,狐疑中带着些警惕。

    “你没吃晚饭吧?”许谙谙抱着小香猪,就像个缺心眼的傻白甜,用下巴努了努桌边的熟玉米“刚买的玉米,还热着呢。”

    一时间,孟瑶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厕所大战还历历在目。

    不过,比起坏在骨子里的席沫儿,许谙谙跟沈星这种明显没什么心机,应了那句‘弱智儿童欢乐多’,想到这点,孟瑶接受了玉米棒,再去看许谙谙和那头叫霸总的猪,也没觉得多碍眼了。

    “谢了。”心里别扭,道谢也有些勉强。

    这时,沈星上完厕所回来。

    “我买给霸总的玉米棒去哪儿了?”沈星发现桌上少了东西,抓耳挠腮,下意识转身去找。

    许谙谙“哦,我看霸总不饿,给孟瑶吃了!”

    “……”孟瑶低头看自己啃了三分之一的玉米棒,再对上许谙谙怀里小香猪的绿豆眼摔!欺人太甚——!

    见孟瑶把玉米棒砸进垃圾桶,许谙谙诧异“怎么不吃啦?”

    “吃什么吃,我又不是猪!”

    孟瑶忿然爬上床。

    沈星撇嘴,小声跟许谙谙吐槽“以前还挺正常,现在你搬来住,她就跟斗鸡一样。”

    许谙谙往上铺孟瑶的背影看了一眼“可能是嫉妒我比她瘦还比她白。”

    听见悄悄话的孟瑶“……”

    ------题外话------

    昨天忘记是元宵了—

    还有,谢谢某些仙女儿的打赏,总有点受之有愧,所以,我就只能尽量早更来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