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牌经纪人:旗下皆是小鲜肉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 薛天天
    任向阳背着吉他,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向着小区内的一处偏僻的人工湖走去,这是他最近养成的小习惯,只要有空闲,他就愿意背着吉他,寻到那处,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练一会歌。

    最近这些日子,他也开始越发的忙碌了起来,训练,录歌,彩排等等,他也是忙的不得了,所以这不一定每天都有的空闲时间,是他格外喜欢和珍惜的。

    如今任向阳所居住的小区,正是顾氏集团自家建设的,是很高端的小区,公寓、洋房、别墅一应俱全,其中也为海皇娱乐旗下的艺人们预留了不少的公寓作为宿舍,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旗下当红的艺人住在这里,所以这个小区私密性极好,哪怕是偶尔碰到其他住户,也因为他们早就见惯了明星出入,根本不会惹来什么过多的关注。

    任向阳很喜欢这里,更喜欢小区里的这处人工湖,略有些偏僻,但却格外的干净清澈,每每对着这片湖,任向阳都觉得,自己的心平静极了。

    平日里,因为这里偏僻,任向阳来了多次,却从未遇见过其他人,可今天却是不同了,任向阳才一靠近,就看到湖边坐着一个女孩,穿着洁白的长裙,一头乌发披散在身后,身子纤细,离得远,任向阳倒是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可任向阳却看的到,对方赤着双足。

    现在可还是春寒的时候,大多数人出门都要穿着一层外套才行的,赤着脚坐在这里,任向阳哪怕是看着都觉得寒冷,可他却也没多想,慢慢的走过去,打算寻一处离女孩远点的地方安静的练自己的歌。

    路过女孩身后的时候,任向阳听到了女孩压抑的哭声,甚至她整个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着,不知道是遭遇了怎样伤心的事情,哪怕只是听着,都觉得哀恸极了。

    任向阳走过去选了一处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放下吉他坐好,却是怎么也拨不下去琴弦,沉吟了好半晌,还是叹了口气起身,认命的脱下自己的外套,享受了一番小风凉飕飕的感觉。

    温热的外套猛的落在身上,趴伏在臂弯里哭泣的薛天天浑身一僵,猛的抬起了头,这会儿她哭的真是难看极了,但是她也根本顾不上这些,甚至泪眼模糊她根本看不清楚眼前的人。

    她知道,这外套是好意,丝丝的温热也让她已经冰冷透了的身体汲取到了一点温暖,薛天天胡乱的点了点头意思感谢,良好的教养让她做不出无礼的事情,可崩溃的心情,也让她无力给与更多的表示。

    好在,任向阳并不在意,看着女孩一脸的狼狈,任向阳马上礼貌的退远了,他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孩子,希望被人看到自己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也怪不得对方会寻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了。

    任向阳叹了口气,坐回了自己的地方,手指缓缓的抚上琴弦,开始拨动起了熟悉的节奏。

    “也许你不会懂,从你说爱我以后,我的天空,星星都亮了……”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

    “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一遍,又一遍,任向阳仔细校对着每一个吐字,每一句的发音,找着自己的不足,实际上这首歌他早已经烂熟于心,也已经唱过无数遍了,可他还是在不停的尝试着将感情融入进去,没办法,自家经纪人这次找了圈内名气很大,但也十分挑剔的知名制作人来帮自己录制这首曲子,任向阳真是一点也不敢大意,生怕录制当天被骂的狗血喷头。

    直到一双白的都有些发青的小脚出现在了任向阳的视线当中。

    诧异的抬起头,任向阳看着眼前那哭的小脸像是花猫一样的小姑娘,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拿出纸巾递了过去,却没想到,那小姑娘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猛的后退了好几步。

    被吓了一跳,任向阳却也没有过多的动作,将纸巾放到身前远一些的地方,任向阳再次低下头拨弄起了琴弦,他听到了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忍住嘴边的笑意,再次哼唱了起来。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颤颤巍巍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每一个断句还都带着嘶哑的哭音,听的任向阳心都发堵,可他又不忍阻止对方,就这样,一个弹唱,一个跟着哼唱,唱的撕心裂肺。

    不知不觉的,任向阳也仿佛沉浸到了对方的悲伤里,一直以来,他都有些难以捕捉到这首歌里的那种疼痛感仿佛真的出现了,或许是对方的情绪感染了自己,任向阳突然感觉到,自己唱这首歌的时候,声音里有了灵魂。

    “啊啊啊啊……”身边尖锐的叫声猛的响起,任向阳吓的一抖,差点没把吉他甩出去。

    “陈浩然,你这个大骗子,你这个坏蛋,我再也不要喜欢你啦!”

    “我再也不要保护你,我不要做你的天使,你下地狱去吧!”

    女孩对着湖面大声的喊着,可已经哭的沙哑的声音嘶吼起来几乎是破碎的,带着哭腔,带着歇斯底里,带着撕心裂肺,听的人心头发酸。

    可也不给任向阳什么安慰的机会,吼完一通,女孩继续赤着脚,啪嗒啪嗒的就跑远了,好在湖边都是柔软的草地,到也不至于受伤,可这么冰冷的天气,看的任向阳还是忍不住缩了缩,嗯,有点冷。

    抬起头,任向阳再次看向女孩离去的方向默默无语,他的外套,也被带走了呢。

    女孩离开了,任向阳又自顾自的低头练习,可因为有了这个小插曲,他猛的产生了不少的灵感,对这首歌,也仿佛有了更多的解读,后面的练习越发顺畅了不说,他还顺便练习了几首新歌,直到冷的手指都有些麻木了,任向阳这才起身离开。

    回家的路上,他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想起,刚刚那个女孩子说的,好像是陈浩然来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