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金牌经纪人:旗下皆是小鲜肉 > 章节目录 第209章 饿
    开着车子向着顾言的住处驶去,陆满清不愿在跟陆美红纠缠,丢下那些话后,立刻上车,倒车,离开,一气呵成,动作那叫一个迅速,陆满清觉得,她肯定是把自己的潜能都激发出来了,才会有这么飞一般的流畅操作。

    陆满清知道,陆美红这人是不会轻易罢休的,这女人的韧劲,全都用在了不该用的纠缠上,曾经让原本的陆满清心软的一塌糊涂,如今却让陆满清烦躁的不行,面对陆美红,陆满清实在很难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这位对原主的影响之深远,让陆满清有些惊讶。

    惹不起,她还是躲得起的,陆满清超级没出息的逃了,她无比的庆幸,当时顾言将他家里的钥匙给了自己,否则今天,她就不得不去住酒店了。

    原本陆满清对自己这间小公寓还是很喜欢的,虽然装修风格之类的都完全不是她的喜好,可人嘛,对自己的家总是有种别样的喜爱和执着,住的习惯了,陆满清也觉得自己的房子看起来顺眼很多,但现在,陆满清头一次动了搬家的念头。

    如果可以,陆满清只希望她跟陆美红两人各自安好,永远不要在见面,她没办法对着这样一个女人亲昵友好,更没办法将母亲这么神圣的字眼安在这样的人身上,否则,她只会觉得是对自己的母亲一种巨大的亵渎。

    在原来的世界,陆满清享受过满满的母爱,她知道,母爱是怎样美好的存在,和如今陆美红所谓的这种恶劣的爱,完全不同,她又如何有资格跟自己的母亲相提并论。

    陆满清心绪浮动不停,直到进了顾言的家,屋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她的脚步声,听起来,实在有点孤单,她已经来过这里很多次了,可只有自己,和两个人都在家,感觉真的是太不一样了,尤其是这个时候,陆满清其实真的很希望一打开门,顾言就做好了夜宵等着自己。

    无奈的叹了口气,陆满清强打起精神,泡澡的心情也消失殆尽,她飞快的冲了个澡,连夜宵也没了胃口,将自己擦干净,头发吹的七七八八,换上睡衣,就爬到了顾言的大床上。

    顾言今夜是不会回来的,因为他根本没在京都,所以陆满清也不担心,自己鸠占鹊巢会有什么影响,反正顾言的大床松软舒服,最重要的是,这床上有顾言的味道,让陆满清有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陆满清也是累极了,放松下来后,几乎瞬间就沉入了睡梦之中,睡的香甜极了。

    当顾言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副让他差点流鼻血的画面……

    深灰色的大床上,他日思夜想的小姑娘就这么躺在上面,小姑娘的睡姿实在是不怎么好看,本来到脚踝的睡裙被她滚的都已经到了大腿,莹白的腿骑着自己平日盖着的被,顾言简直不敢脑补,只是这么看着,他就觉得自己热血沸腾。

    顾言知道,他应该赶快出去,深夜看着女孩睡觉,这不该是君子所为,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孩还是他深爱的人,他一直都在努力着,给陆满清更多的时间和尊重。

    可脚底下就好像生了根,顾言不但没办法挪动脚步,甚至一双眼睛还不由自主的,贪婪的在陆满清的脸上和身上不停的看着,顾言觉得,自己猥琐的不得了,偷看陆满清的睡颜看的简直要流口水的那种猥琐。

    就这么过了好半晌,陆满清突然动了一下,顾言像是被雷击了一般飞快的离开了房间,脸色微红,顾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停的调整着呼吸,平复着自己已经沸腾而起的热血,他突然特别佩服柳下惠,坐怀不乱这可真是需要功夫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就这样躺在自己的床上,这种冲击,真的差点让他失控。

    呆坐了半天,顾言不但没有觉得自己的情绪平复下去,反而因为这会儿的回味越发的难捱了起来,苦笑了一声,顾言无奈的冲进浴室,冰冷的水打在身上,这才让他觉得好受了一些。

    这是在跟陆满清在一起后洗的第多少个冷水澡了呢,顾言已经数不过来了,他只能再次感慨,为何自家的老爷子这么不给力,抱重孙子的心为何这么不积极,这样下去,怕是他的孙子都要废掉了。

    叹了口气,顾言擦干身子出来,冷水总算熄灭了他脑子里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也让他一身的疲惫去了大半,神智清明了下来,顾言也总算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陆满清怎么会主动出现在他的家里。

    虽然他早早就将钥匙给了陆满清,可陆满清平日的习惯顾言也是知道的,别说是自己来这住了,就是顾言邀请,陆满清也是很少来的,更多的时候,都是顾言抵不过思念,去到陆满清的小公寓陪住。

    不用想,顾言也知道,陆满清身上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而且一定是在从演唱会回来之后才发生的,因为顾言特别确认过,陆满清离开演唱会场的时候心情极好,今晚任向阳的演唱会也是大获成功,在陆满清离开会场之前,一切肯定都是没问题的。

    那也就是说,问题出在,陆满清从会场到家的这段时间,这就很让人不解了,正常情况下,这段路陆满清应该都在车里,车子会直接进入地下停车场,然后回家,中途是不应该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才对,而且自从陆满清在停车场出过事后,陆满清公寓的地下停车场管理十分严格,时时刻刻都有保安巡逻,应该也很安全才对。

    顾言思索了半天,可还没等他想出什么头绪,只见陆满清顶着一头略有些蓬松的长发,光着脚丫就从卧室里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许是还在半梦半醒之间,陆满清看到顾言后,只是眯着眼睛哼唧了两声,随即挤出来一个字,“饿……”

    等顾言已经煮好面将陆满清从沙发扶到餐桌前时,陆满清这才好像从梦中苏醒,脸色爆红的看着顾言,两手飞快的顺着自己的头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你说饿之前没多久。”顾言有些好笑的打趣着,天知道,看着陆满清晃出来的时候,他的心真的都软成了一滩水。

    “我本来是想好好吃顿宵夜在睡的,今晚我都没吃晚餐呢。”陆满清皱着鼻子,闻了闻喷香的面,她的食量可是不小,顾言自然是知道的,这一碗面可谓是分量十足。

    “那怎么没吃宵夜?”顾言飞快的找到关键点,不着痕迹的询问着。

    “没心情,怕吃下去会噎死。”陆满清撇了撇嘴,将面条吹凉的送入口中,鼓着脸吃了起来,“超好吃啊。”陆满清还不忘了赞叹。

    “任向阳的演唱会不是很成功吗,怎么会没心情?”顾言一边将小菜夹到陆满清的碗里,一边继续引导着话题。

    “我跟你说,我见到了陆美红。”陆满清脸蛋一皱,咽下一大口面,还不忘了叹息一声,真是太好吃了。

    “陆美红?你在哪见到的?”顾言不动声色,可眉毛却是微微蹙起。

    “在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她简直疯了,差点就要出车祸了。”陆满清一说起这事儿,马上表情又生动了起来,“你都不知道她有多讨厌,居然想让我去声明,是我没有及时去探望她,引发了误会,这才导致了这次的风波,你说她是不是搞笑,还想让我自己端着脏水盆子往自己的头上倒。”

    “是挺过分的。”顾言眉头微挑,“关于陆美红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陆满清下意识的回答,随即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沉吟了几秒钟,这才又开口,“顾言,我不知道曾经的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曾经有着很爱我的父母亲,我没法接受这样的一个女人做我的母亲,甚至我也没办法像是那个‘她’一样,给陆美红无止境的包容和爱,对陆美红,我只希望她能离我远一点,我当她不存在,她当我不存在,就是我最舒服的状态了。”

    “她对我而言,真的就是个陌生人,而且还是很无耻的陌生人,可是……”陆满清皱了皱眉头,“我觉得,我真的不适合跟陆美红见面,见到她的时候,听她说那些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很悲伤。”

    “她?”顾言脸色一变,这个词让顾言敏感极了。

    “嗯,就是你所谓的这个身体的主魂吧,看到陆美红,这里,特别疼,很悲伤很悲伤的疼。”陆满清指着自己的心口,“我能感受到,她特别的难过,非常痛苦。”

    “好了,别去想了。”顾言连忙中断了陆满清的话,“乖乖吃饭,然后好好睡觉,我跟你保证,陆美红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你不要再去想她的事,我不希望,有任何的意外发生,好吗……”大手包住了陆满清的手,顾言的担忧似乎也传递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