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始皇帝物语 > 章节目录 095 信任
    “你说你是博国人,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就是为了今天,卡恩,我们俩在一起多久了?”

    一月并不是一个软妹子,她面对着她的结社的成员,即便现在她被怀疑有背叛的可能,但是她依旧不慌不忙,迅速把态势给找了回来。卡恩是一月的丈夫,她的学生,小伙子身高192,他比一月还小一岁,今年才16岁,有些亚人种的体型是真的恐怖。

    “四年多了。”

    “是啊,四年多了。”,一月斜着眼睛愠怒的看着这个蛮牛,“我们不说那些有的没的,没有我,会有你吗?”

    卡恩嘴角抽动了几下,摇摇头,“的确没有你就没有我,但是现在不一样!我要为这两千来人负责!这也是你教会我的。”

    一月心中非常欣慰,卡恩能这样,的确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男人,也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领袖。这样的男人是她带出来的,在这一刻,一月感觉到了类似于博文的那种成就感,于是笑了起来,“好的好的,这里不只是你的,这里是我们一起建立起来的。”

    卡恩嘴角再次抽动了几下,有些恼怒,“别说这些!快点解释清楚这件事!一月!!”

    “就如我之前说的,你们都听到了,我一直都是一个博国人,我在六年前来到了七国境内。我在那个时候巡视了一圈七国的情况,然后我选择了当时情况最好的天川国进行活动。因为天川国那边能够获得的资源和帮手的质量都相当不错,我当时初出茅庐,从少爷那里学到的东西还没有彻底的实践过,虽然七国的情况看起来非常糟糕,但那正是我实现所学的最好场所,所以我满腔抱负。”

    一月淡淡的说着:“然后我做到了,轻而易举,就像我们当初拉起了这里的雏形,非常简单不是吗?”

    卡恩被一月的话挑起了几年前的回忆,点点头,“是啊,非常简单。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特别高兴,而你··”

    一月苦笑了一下,“是啊,我当初失败了。拉起队伍很简单,在七国境内,一口饭就能拉起一直队伍。但是如何把队伍经营下去?才是最困难的事情。我当年真的不懂这些东西,然后我拉扯出来一个四千多人的大结社,是不是很厉害。”

    “四千多人?难道说··吃人社!?”

    围在两人身边的一众也是革命军首领的人其中的一位惊呼出声,然后其他人脸色大变。

    一月僵硬的笑了一下,点点头,“对,吃人社的建立者,··就是我!”

    “那不是你建立的!”,一双大手将一月揽了过去,卡恩还是一月的丈夫,“我知道的,你不会建立那种东西的,四千人的规模根本不可能支持的住。我们现在的结社成员,是我们千辛万苦一个个去甄别,一个个允许加入才勉强维持住的情况。而即便如此,我们四年间还爆发了三次动乱,个中艰难,大姐都懂。”

    一圈人互相看了看,都点点头,然后纷纷对一月说道:“抱歉一月,我们不应该害怕的,那不是你的错。”

    “谢谢,你们还能如此相信我,我很开心。那么跟踪我的事情,我可以放过你们了。”

    一群人纷纷的尴尬的挠挠头,说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是这个结社中的所有人,竟然可以真正的做到互相相信,在这种疑似有人背叛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冷静的分析情况,作出判断,也许这就是这个结社在这里生存下去的根本原因。

    “具体怎么变成吃人社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了,之后遇到你,再到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清楚。”,一月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其他人也自动围成了一个圈,就像是临时找个地方聊天一样。一月对这个气氛十分熟悉,带着开心的笑容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好奇我的少爷是谁,或者说我真正的出身。你们好像一直都有怀疑,哼哼~卡恩!你是不是怀疑我好几年了?”

    卡恩伸出手指挠挠脸,没去看一月,“呃··没多久。”

    “你说我信吗?”

    “呃··两年多。”

    “那还行,我家爷们不傻。”,一月笑的更开心了,“不是我自夸,我的学识在七国这种已经是二百多年的文化荒漠里面,绝对是最显眼的绿洲。所以我才能教导出卡恩你,还有你们这些人!哪个我没教过?你们就这么怀疑老师的?哼~”

    “好了,我们知道错了,快点说吧,你的少爷到底要做什么?”

    “我的少爷在书中看到了当年博国和海行种战争的事情,发现了七国的情况,于是对七国境内进行了一些猜想。我的少爷说七国境内凄惨无比,而当时的博国,现在也没什么区别,存在着人类和亚人种的歧视于对立。而我的少爷对于这种歧视感觉特别不理解,因为亚人种也是人口,人口就是财富,当然前提是不会惹麻烦的人口。”

    “那么目前的这种歧视,包括七国境内的这种悲惨,都可以被我的少爷利用起来。他会成为这里的拯救者,会在这片混乱的土地重塑秩序,然后获得更多的人口。在这种思想下,少爷收养了一些亚人种孩童,其中就包括我。然后又挑选和培养内心坚定,而且心思中有这方面想法的孩子加以特殊培养和教育,在完成教育之后放出来,放在他将来可能会统治的地方进行活动。我!就是其中之一。现在,我的少爷实现了他当年的约定,他来终结这里的混乱了!”

    一群人光是听就感觉到非常震撼了,一个长达数年的布局,对于他们这些今天活过去很难想明天再怎么活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奢望。如果没有这个革命军,没有当初一月和卡恩带着他们走出来,给他们希望,他们这群人很大一部分都早就不知道在哪里变成尘埃了。这群人互相看了看,在用视线询问其他人的想法。

    卡恩咳嗽了一下,“我可以见见你的少爷吗?”

    “当然没问题!”,一月激动的站了起来,“少爷现在求贤若渴,他很希望我们全员都过去加入他的麾下!”

    “呃··这么急切吗?”

    “的确是有些急,我的少爷近期要去出使海行种,和海行种商议海王祭的事情,他要让海王祭吃人这件事从此消失。而等他回来开始治理七国之后,七国现在的情况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很多很多基层官员去做事才行。而我们,我们这些在这种环境下还能坚持如此道义的生活方式的人们,正是重新建立起七国秩序的基石!”

    “出··出使海行种!?”

    “没错!”,一月带着一种神圣的崇拜说道:“海王祭不是在博国建立之后才有的,七国在博国建立以前,也要为海王祭付出民众的生命,不,是卖掉民众的生命。而这绝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所以我的少爷决定终止他!这才是真正的为七国做主的态度,七国的拯救者应该做的事情!”

    “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如果你的少爷真的敢出使海行种,我这条命就给他了!”,其中一人站起身拍着胸口说道。

    一群人互相看着,卡恩起身说道:“如果他真的能让海王祭不再有人被吃,我们这些人就都任他差遣!”

    “没错!我们··我们这么多年··”

    “别说了,没有了海王祭,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一月见状说道:“我的少爷现在已经做好了准备出使,但是还没有做到最完美。他还需要一个知晓海行种贵族和祭司文化的海行种贵族或者学者。虽然少爷让我不能告诉别人,但你们不是别人,我需要你们帮忙!少爷也需要你们的帮助!最关键的是能不能让海王祭消失,这可能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

    “我们这里的海行种可没有什么贵族和祭司啊。”

    “是啊,我们上川国这里这么穷苦,海行种也不会来这里的,穷死了。”

    一群人一边说着这些没用的话,一边却都在绞尽脑汁思考着,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开口道:“我觉得··豪森可能有些问题。”

    这时候一群人才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小年轻,好吧··卡恩和一月也很年轻,不过这个小年轻正是之前对一月作出询问的少年。革命军除了首领无分上下,大家都是亲人,都是共渡难关的战友。除了极个别特别机密真的不能说的事情以外,那种情况都是首领密议,一月可能被判这个事情已经人尽皆知,就没人在意这个小年轻在这里了。但是没想到,这会儿竟然有了不错的收获。

    “,你说说吧,你发现了什么?豪森怎么了?”

    名为的小年轻是一个犬族的亚人种,他说道:“我发现豪森每隔几天,就会带着一些食物外出,就是他去打渔的时候。”

    “什么!?带着食物外出!?这可是违反我们规定的!就算豪森是可以打渔的海行种,也不能不罚!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我··”

    “温科你别这么暴躁,你继续说。”,关键时刻,卡恩还是非常有领袖气质的。

    “嗯。”,点点头,继续说道:“是这样的,豪森这个人每次吃饭都是自己一个人领了东西之后出去吃。我是巡逻队的,有几次闻到了食物的香味,我就··我就借着撒尿的理由去看了,然后就发现了豪森的秘密,他会每次都留下一条烤鱼。”

    “一条烤鱼?”

    “阿不,就一小截”,说着咽了一口口水,“就是我们补餐海食的时候发下来的那一小截,豪森从来都不吃。我发现他这么做之后,就有意的观察他,发现他会把那一截鱼一直留着到他出海捕鱼的时候,回来就没了。”

    “这是为什么?”,一群人很懵逼。

    “也许··他是为了在捕鱼的时候打零嘴?”

    “烤鱼刚烤好的时候才好吃啊,何必出海被海水泡了再吃?这不是有病吗?谁会吃被海水泡的烤鱼啊?”

    然而这个问题让一月的脑海中突然闪了一下,一月惊讶的喊道:“海行种会!”

    “啊?一月你发什么颠啊?我们这的海行种不也是跟我们一起吃吗?”

    “不是不是!”,一月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快步向前走去,一群人跟在后面,一月就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的少爷也找到了一些海行种,他身边跟着两个海行种的侍女和侍卫,从他们那里了解到,海行种的贵族在海中也会吃熟食,他们的贵族有做熟食的能力。但是海里面很难做那些东西,所以那只是海行种的贵人才能吃到的东西,泡过水的熟食。”

    “啊!?真的假的呀!?”

    卡恩捏了两下胳膊上结实的肌肉,“不管真假,这个豪森绝对有秘密瞒着我们,豪森今天打渔吗?”

    “我想想啊~,他··他还有一个小时左右就要去了,卡威说今天下午三点有大潮水,是捕鱼的好时候!”

    “找到他!”,卡恩想了一下又说道:“但是不要惊动他!”

    “对啊!我们等他下海的时候跟在他后面。”

    “你白痴啊?豪森是海行种,人家下了海我们去哪跟着去啊?”

    “呃··”

    一圈人一圈懵逼,就包括在博文那学到了水中呼吸术式的一月也是一样,就算有水中呼吸术式,你一个陆生物种想要在海里跟踪一个打渔的海行种,喝多了吧?脑子还正常吗?哪个游泳运动员敢找海豚比速度?甩的你水花都看不见。

    “只有海行种才能跟上海行种··”

    然而卡恩下句话还没说出来,他们已经走到营地里面了,于是一群人围了上来,他们想要知道一月是怎么回事。于是一圈人向外解释一月没有问题,从来没有背叛大家。这些人很默契的多余的话没说,包括那个小年轻。同时拽拽了身边的一个人,两人看到了也包围过来的名叫豪森的海行种。

    人们逐渐散去,一月没事就好,大多数人都不相信一月会背叛他们,因为这个结社就是一月和卡恩带起来的。就像是那个无间道的笑话讲的,三年又三年,这都是十年了,再不收网我就成了黑社会老大了。哪有老大背叛组织的?何况七国内部也没有值得效忠的人啊,一月那么高的眼光不可能看得上七国的这些废物。

    目前上川国这边的信息还很闭塞,即便是知道了博国已经打过来,但是在这里生活的大部分人,都不觉得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在这样的时代中,博国都有一些地方的居民不知道自己是博国人。人家找个山坳存续个几百上千年,隔绝外面联系,那真是不知有汉,何论魏晋。

    但有见识的人就不会认为这和自己无关,这就是两种人差异性的认知,之后带来更加巨大的行动力差距。人们散开之后,这一圈首领们就已经暗中盯上那个豪森了。同时卡恩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身边的几个人,有两个人离开前往海边营地之中靠水的地方。

    海行种在陆地上生活其实挺难受的,他们就算是不接触海洋,也要一定程度的有水,必须保证皮肤和身体的一定程度的湿润,比陆生物种更加不能接受缺水。营地里有三十多名海行种,这也是营地能支撑两千多人的原因之一,这些海行种的捕鱼能力,保证了粮食收割之前的食物量,而且还补充了肉食。

    两人之中就有刚才有些暴躁的温科,他们俩来到这边之后,很快找到了目标,就是那个决定每天什么时候去打渔的名为卡威的海行种青年。

    “卡威~”

    “温科,沙朗,找我干嘛?有特别想吃的鱼了?”

    温科闻言一笑,就顺着说了下去,“啊~,我和沙朗想要吃软鱼,嘿嘿,我们弄到一些腐酒,你要是把软鱼弄回来,咱们能喝一口。”

    名为卡威的海行种眼前一亮,蹦过来小声的说道:“真的假的,有酒?”

    温科面色立刻严肃了起来,“卡威,有事求你!有一点!”

    有一点是稍微大声说的,卡威见状,也是哈哈一笑,大声说道:“包在我身上了!”

    就在卡威大声说的时候,温科也在说话,“帮我跟踪豪森。他可能和隐居的海行种贵族有关系。”

    沙朗在卡威说完话之后,对卡威大声笑道:“晚上这一顿就等着你了,要是没大货,咱们吃着也不舒服。”

    沙朗的声音就借着掩盖住了温科的话,而卡威被两人挡住,其他人看不到卡威的表情。此时这位海行种青年的表情相当狰狞,死死的捏着拳头。温科拍拍他的肩膀,搂住了他,两人这下子可以名正言顺的咬耳朵了。

    “也不一定是这么回事,也许是祭司。”

    “到底怎么回事?”

    “豪森私藏熟食,趁打渔的时候带出去。你别激动,远远地跟着记住地方就好,豪森经常出去,他的目标绝对是固定位置,不要惊动了对方。”

    海行种青年卡威严肃的点点头,“交给我吧!那群垃圾!我不会放过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