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始皇帝物语 > 章节目录 111 政变
    这场政变在博文看来还是太突然了,但是成功率估计不错。原因全都在于对面太菜了,博文很难猜海王祭司团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因为他们甚至没有给贝鲁埃公子安排一个罪名。咱们说“名正言顺”对吧?作为国家的真正的掌控者,在这种最高层次的斗争中,这种事情因为脱离民众阶层,大部分人是得不到有效消息的,所以随随便便弄个罪名先把对手给弄进去,这是政治历史之中的常态,从古至今几千年,这一招的效果从未让人失望过。

    所以说就很奇怪,这么简单粗暴的办法他们不用,也许是因为主祭的能力太iba了,导致这么长久以来,祭司团从未遇到过像样的挑战。所以这一次他们以为他们还是可以依靠主祭的能力轻松解决,然而实际上,主祭的能力无法对同是代行者的贝鲁埃生效,于是他们就不会玩了。

    至于政变的成功率,主要是贝鲁埃的切入点非常风骚,操控人心的诅咒这一点对于任何人来说,如果你不是操控别人的那个人,那么就必然会对这件事持有反对态度。那么只要主祭用诅咒操控人心这件事坐实了,主祭就完蛋了,一点翻盘的可能性都没有。而操控人心这种能力,在文学作品里面基本上都是邪恶一方的人在使用,鲜少能看到正义人士使用,是因为这种能力干涉了人类的最基本的自由,即为思想自由。连想法都能控制,那就是对人类最本质的控制,这种侵犯是任何正常人都不能忍受的。

    然后就是人类的同理心,这种情况如果出现在很遥远的地方,人们就当做一个故事听了。但如果就出现在你身边,那么立刻就会造成恐慌。所以别看贝鲁埃说了主祭只能控制一部分人,不可能控制他们这群士兵的,但是这些人只要稍微聊一聊,立刻就会站在反对主祭的这条线上。

    就像是贝鲁埃选择部分信息公开来引导这些人一样,很多事情当全部信息都公开之后,引导结果和部分公开完全不同,甚至是完全相反的,而且效果绝对是立竿见影。海王祭司团用了这么多年控制人心的方式操控这个国家,一直以来除了有限的人以外没人知道,还有就是祭司团的作为起始对于社会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没人特别在意。然而这种恶是真实存在的,一旦被揭开之后,那就成为了敌人的政治宝具,狩猎范围单体,带有必中必杀属性的那种。

    博文跟在队伍的后面,听了很多海行种们的谈话,这里面基本上都是对贝鲁埃有利的言论。目前寇恩国人对于国家的满意度还算可以,海王祭司团采取的方式算是无为而治吧。不过大家还是希望国家可以更好的,而且当初艾卡拉二世初登基的时候是一个有为之君,然后突然就什么也不管了。于是寇恩国人对于国主有些失望,但现在知道了,原来不是国主不想好好干,而是被控制了,这就很值得同情。

    最后一点,是这个世界的宗教其实并不好混。在地球上,宗教也是上层社会的一个道具而已,真的信教信到狂热的领导阶层并不多。而这个世界因为职业者阶层的存在,就像是人类的魔法发展道路一样,早期的奇迹最终被魔法取代,职业者这个阶层并不是劳苦大众。如果按照地球上的贵族阶层进行类比的话,职业者相当于中世纪欧洲的骑士阶层,说是贵族吧··不够资格,但过得也比劳苦大众好得多。

    这样的阶层是思想最自由的阶层,选择权特别多,努力向上爬也好,自甘堕落也行,喜欢自由自在就去做游侠,喜欢和平稳定就去做治安官。这个阶层没有大贵族的拘束,也没有大众的劳苦,所以对于宗教这种求得心里安慰的东西··至少对大部分人来说是这么用的一样心里需求,他们没有那么大的需求度,其实就不怎么鸟宗教。

    比方说和博文进行深海挑战的那个奥路德,他就是这样的一个职业者阶层,而且他还是祭司团内部的职业者。但是他在海底对博文说什么?“傻子才信有祝福呢。”,但同时他其实是有信仰追求的,在见证了贝鲁埃是一个代行者之后,他就立刻阪依了贝鲁埃门下,现在还在为贝鲁埃的家人安全拼命。这说明他还是有信仰需求的,大众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对于神明抱着一种半信半不信的思想状态,要是真神降临一个神迹拍脸上,还救了我狗命,那我就是您最忠诚的信徒,要是没有,爱谁信谁信,和我关系不大。

    作为职业者,军队里面的大部分人对于海王祭司团,对于幽暗深邃之王,没有太大的尊敬和信仰。因为他们的生活质量并不是祭司团和神明带来的,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这群祭司是真的不会收买人心,连枪杆子都不收买,脑子绝对有问题。

    ······

    森尼城和寇恩城之间只有四十多分钟的路程,很快贝鲁埃就带着军队来到了寇恩城下,寇恩城的军队还是在搜索他,不过这会儿已经是半夜两点了,所以搜查也是漫不经心,大家都是在做个样子而已。但是当贝鲁埃带着军队回来的时候,就像是一滴水掉进了滚沸的油锅里面,一瞬间就炸锅了。

    “九··九九九··九公子,您这是!?”

    贝鲁埃带着队伍停下,举起一只手大喊道:“打败邪恶!拯救寇恩!”

    “打败邪恶!拯救寇恩!”

    “打败邪恶!拯救寇恩!”

    “打败邪恶!拯救寇恩!”

    后面两千来个军人整齐的三声喊,把寇恩这边的军人弄得一愣一愣的,然后这些军人就发现,对面怎么还有自己人啊?他们发现了之前去抓捕贝鲁埃的队伍了,于是更加一头雾水。

    贝鲁埃公子站了出来,大喊道:“寇恩的同胞们,我们正在被一个巨大的邪恶控制着,我们的国家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你们都被蒙蔽着,现在我来告诉你们真相!”

    于是按照上面的逐个理由,贝鲁埃来了一套流程的询问。以自己的罪名起手,证明海王祭司团是一群毫无顾忌的团体,根本就算不上秩序的存在。然后以自己代行者的身份,还有奥路德的拼杀,这会儿奥路德的存在已经在这些军人圈子里人尽皆知了。军人最佩服的是什么人?咱们不说奥路德是愚忠还是什么别的,贝鲁埃是不是真的有罪,就说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的家人,战斗了到现在已经快要六个小时,这是不是一个爷们?是不是一个真男人?

    爷们到这个程度谁不佩服?还有一点是奥路德没杀人,所以事情没有到一个不可挽回的地步。贝鲁埃公子之所以被抓紧监狱,奥路德也是一起被抓进去的,就是因为贝鲁埃在王宫里没有反抗,祭司以他的家人被控制了为理由,贝鲁埃无法反抗。然后贝鲁埃被博文救走,奥路德也是五段高手,他说走就走,没人能再王宫硬拦,不然王宫还要不要了?

    就这样奥路德来到了贝鲁埃的家中,贝鲁埃的家就在贵族区被包围,只要过来一眼就能看见。奥路德二话不说就打进去了,然后把这些军人赶到一边,自己守住贝鲁埃的两个妻子和六个孩子。这么巨大的宅邸,奥路德守护的就这么一个大厅。本来那些军人就是控制贝鲁埃的家人不让他们逃跑,奥路德这一来,这些军人火气也有点大,然后就有把人抓走,于是三百来人要拖住奥路德顺便抓人,这就打了起来。

    但军队最强的军官也就是四段,奥路德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他也没杀人,打晕了那么几十个。而且他在喊,就是在提醒贝鲁埃别回来,军队那边看他没杀人,也就不那么认真的和他打了。但是好死不死来了个监军,就是那个倒霉催的总大臣。海王祭司团也是厉害,堂堂寇恩国总大臣跑到这种地方当监军,谁看不起谁呢?

    虽说有了监军之后不好摸鱼了,但是几个小时过去,总大臣也开始摸鱼了,于是··其实就是博文他们过去的时候。当然不是说奥路德就很轻松,事实上他那一片的水都有些淡红色了,死是没死人的,伤的可不少,全都是血。这样奥路德的事情就传开了,从一般人的想法来看,这样一个忠义之士效忠的人,难道会是大奸大恶之人?而且一直以来贝鲁埃这个九公子其实··也没听说有什么恶行,所以就很奇怪。

    于是现在贝鲁埃这么一招呼,把事情说了个九成透,在场的军人就纷纷倒戈。这个倒戈浪潮兴起之后,迅速的扩散到整个搜寻贝鲁埃的军人圈子里,城外的军人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一万多人团结在了贝鲁埃身边,剩下的一万多人因为离得太远暂时还过不来。

    这里面还有一个好处,之前说这些职业者阶层不是那么相信宗教,但总有那么一部分人是信徒,甚至还有一些狂热信徒。然而贝鲁埃和别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贝鲁埃那个代行者的身份,直接解决了这些信徒的心理问题。然后因为宗教人士的思想中,总是有那么一些极端因素,对于“罪”、“异端”、“污秽”、“亵渎”这些概念和一般人理解的不同。那么在这件事情上,拥有治愈能力的代行者贝鲁埃明显是正义,那么拥有操控人心的诅咒能力的代行者主祭,就变成了亵渎神明的异端了。在宗教人士心中,异端是远比其他罪孽更无法接受的大罪,于是一群狂信徒把贝鲁埃围在了中间,而他们的狂热也逐渐影响了其他人。

    连这群搜索贝鲁埃的军人都被贝鲁埃策反了,那么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贝鲁埃进城。贝鲁埃进城之后直扑自己家,当总大臣看到这浩浩荡荡的大军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崩溃的。贝鲁埃公子却没有在意这个废物总大臣,他越过这些不敢动的保卫者,来到了奥路德身前。

    奥路德现在的身上有好几十处伤口,他要是杀出去,还真没几个人能拦住他,但是他在守着贝鲁埃的家人,他这样就被限制了。三段四段虽然不如五段,但是人家人数多啊,几个小时车轮战就在那耗着,铁人你也坚持不住啊,一不小心身上就是一道伤。这几十处伤口,说明了一个问题,如果贝鲁埃回来的再晚上半个小时,奥路德就应该坚持不住了,那个时候他只能选择杀出去或者投降,结果嘛··未必会好。

    贝鲁埃心中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看着奥路德,一个大男人眼睛通红。然后下一刻,幽暗深邃再次降临,一道光芒之后,奥路德身上的伤口完全愈合,甚至他的精力都被补充了一部分,肉眼可见的精神多了。这可比祭司的那些破治愈术牛逼多了,根本就不能对比,在幽暗深邃消失之后,那些跟在贝鲁埃身后的军人们在狂热者的带领下疯狂的喊道。

    “荣耀尽归吾主!消灭邪恶异端!”

    “拯救寇恩!消灭邪恶!”

    上万人这么喊那场面可真是壮观的很,直接把这里的人都给喊傻了,包围贝鲁埃宅邸的这些军人也只是奉命而已,这会儿满脑子都是问号,顺便心里非常的忐忑,裆下有些封闭不住,随时都能尿出来的节奏。

    “星多蓝珀那!”,贝鲁埃直呼了星多总大臣的名字,这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无人在意了。

    总大臣更是两股战战,“你··你想干什么?”

    “你们派人抓我,罪名是什么!?”

    “呃··呃··”

    这就是奇观了,抓人连个罪名都没有,也就是在寇恩这种政治环境下可以出现。因为主祭的能力太过于iba,导致海王祭司团对付政敌的方式已经见到粗暴到不需要动脑子了,主要把人带到主祭面前,一个诅咒下去,那就变成了一个新的废物,成为了废物联盟之中的一员,从此得过且过,也不用你做事,也不用你动脑子。

    但是贝鲁埃这个异种出现了,诅咒对这位没用,而且在这群人讨论出方法之前,让他们僵硬的脑子转动起来之前,博文就把贝鲁埃救走了。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样的尴尬状况,抓个人连罪名都没有的,然而在寇恩大家似乎适应了这种情况,毕竟这种斗争都是大人物的,和这些当兵吃粮的军人没关系。然而现在有人出来较真了,于是··哑口无言。

    “哼!”,贝鲁埃冷哼一声,“星多蓝珀那!你说!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我··这··”

    又是紧张又是没有罪名,让这位总大臣更是无话可说。然而贝鲁埃根本没准备给总大臣什么机会,继续紧逼着问道。

    “星多蓝珀那!你说!主祭是不是诅咒了你!”

    “你··你怎么知道?”

    一瞬间全场哗然,之前还没有实锤吗,大家都是根据推测支持贝鲁埃,现在实锤了,那就更没问题了,于是在呜呜渣渣之后又是连续的呐喊

    “荣耀尽归吾主!消灭邪恶异端!”

    “拯救寇恩!消灭邪恶!”

    贝鲁埃一伸手,呐喊声立刻停止,这个时候民众和居住在这边的官员都上街来看了,这可是在寇恩国历史上都没有过的情况,实属罕见。博文在这个时候,找到了森尼城的凯敏思城主,两人一同密语之后,凯敏思城主带着自己的一批人,身上带着术式来到了各自的方位。

    “我怎么知道!?你还有脸问我我怎么知道!?我是代行者!我是幽暗深邃之王意志的降临!你问我怎么知道!?”

    然而这一次,贝鲁埃的声音不只是在他家这边,不只是在现场,而是在非常巨大的范围,在包围圈外面,那些围观群众之中,也出现了现场的声音。这个术式非常简单,就是模拟的现代的话筒,声-电-声传导的简单应用,然而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尤其是博文把术式做的非常小,这样一来就像是神迹降临了一般。尤其是现在这个情况,在这样的一句话下突然出现的这个变化,就很神。

    贝鲁埃也听到了,但他没有被影响,他知道是博文的手笔,于是继续逼迫道:“星多蓝珀那!你知不知罪!?在我面前,在幽暗深邃之王的意志之前!”

    “我··我··”,总大臣慌得不要不要的,“我··我有何罪?”

    贝鲁埃声如雷霆:“那个恶魔对你们降下诅咒,让你们对这个国家不管不顾,催生了如此多的的不公!催生了如此多的愚昧!你又做了些什么!?回答我!”

    “那不是我的错!我没有办法!我什么都不能做!你懂什么!?我根本没办法反抗那个家伙!”

    “是吗?那你现在在做什么?”,贝鲁埃平淡的询问着,“我已经来了,我来拯救这个国家,你!要拦在我的道路上吗?要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吗!?”

    “我··我··”,总大臣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贝鲁埃轻哼一声,说道:“来人啊,把这个家伙带走,扔到他家里不能让他离开寸步。所有人,跟随我的脚步,去讨伐寇恩国最大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