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036:难得啊,陆少爷在认真听课(二更)
    拿了假条,江沅很顺利地出了校门。

    江志远每周一给姐妹俩发一次生活费,她比较节省,两周下来也攒了大几十,刚好用来缴费办健康证,过程算顺利,返回学校的时候,第二节课还没下。是英语课,欧阳昱站讲台上正授课,听见门口传来一声“报告。”

    他抬眸看见人,点点头,“进来吧。”

    江沅掩上门,抬步往位子走。

    早读后就没见她人,看她往里走,教室里众人免不了多打量几眼。木熹微将她目送到位子上,心里有些不安宁,抿抿唇,低头开始走神。

    “木熹微……”

    熟悉而磁性的男声,突然落在耳边。

    她猛地回神,下意识站起身来,看过去的目光有些茫然。

    “让你回答问题呢。”

    耳边静了几秒,边上的几个人小声提醒。

    木熹微“哦”了一声,连忙去看题,偏偏,刚才发呆的过程里,她随手将书本给翻页了,压根不晓得人家刚才讲到哪儿了,又问了些什么。

    “第三题,第一问……”

    “好了,坐下吧。”

    伴随着她同桌压低的提醒声,欧阳昱开口道。

    木熹微搁在桌上的手指捏紧了书页,动动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男人没再看她,目光扫到另一处,又点了其他人起来回答问题,就好像,刚才叫她起来,也是随意至极的举动,和叫其他任何人回答问题,都完全没一点儿区别。

    她先前其实不会刻意去想这些,可眼下,越来越多的次数,因为这些小事,走神,伤神。也终于明确而清楚地意识到这人,对她没有一丝一毫旖旎缱绻的心思,哪怕,她和离世的姐姐有六分像。

    眼眶里的温热感,突然一下子就来了。

    坐到位子上,江沅掏出了英语书。

    几乎就在她掏出书的同时,边上响起一声“第六页,第三题。”

    难得啊,陆少爷在认真听课。

    江沅抿唇翻开书,回了句“谢谢。”

    听着在道谢,可她说话的时候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毫无诚意。侧头看了眼她的脸色,陆川心里那股子不得劲儿的感觉又上来,躁的不行。

    之后,欧阳昱讲了什么,他压根也不知道,耳听下课铃响了,才看见人家合上书本,站讲台上问“星期一的班会,我让你们写六百字感想,眼下一天多过去,也就看见三十九份,剩下的九个人是怎么回事儿?”

    刚下课,外面走廊上喧嚣异常,教室里,堪称鸦雀无声。

    欧阳昱目光扫到一组,“陆川,你的呢?”

    “还没写完。”

    站起身,男生的态度还算端正。

    欧阳昱笑了,看着他说“看来是想说的话太多了,一时写不完。行,再给你们宽限些时间,一人写个一千字吧,写完了交到陆川跟前,下课。”

    “老师再见。”

    一片唏嘘中,众人目送他夹着书出去。

    “我去,一千字要人命啊!”

    眼瞅着他的身影经过了玻璃窗,有男生直接给嚎了出来。

    “出息,当着人面怂的一批。”

    褚向东也没写感想,闻言忍不住怼了句,还觉得头疼,三两步窜到江沅跟前,嬉皮笑脸地说“课代表,你这文采肯定好,帮帮忙呗。”

    “滚,自己没长手?”

    不等江沅开口,里面的陆川先骂了句。

    褚向东直接给懵逼了,杵那儿愣了一瞬,回过味儿来,一脸揶揄地道“八字没一撇呢,这人就护上了。川哥咱这不行啊,好歹十几年兄弟呢。”

    “谁他妈跟你兄弟……”

    课堂上一点儿气,全搁这撒出来了。

    褚向东一脸痛惜地看了他一眼,怼人的话刚到嘴边,听见身后女生小声安慰“熹微你别难受了,不就一道题吗?”

    说着话,秦梦洁无奈极了。

    课堂上没答对问题,丢脸,挺正常的事。饶是木熹微的成绩在班上一直数一数二,以前其实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可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伤心上了。

    下课铃一响,她转头想说话,便发现她红着眼睛。

    “我没事。”

    木熹微摇了摇头。

    她根本没在班上哭过,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想到很多事,突然就难受了。本来自己能调节好,偏偏,下课铃一响,秦梦洁关切又意外的目光看过来,她又有些忍不住。

    “呦,不就一个题没答出来吗?还难受上了?”

    该死的,边上又冒出一道聒噪声音。

    昨天下午受的侮辱她还记忆犹新,念及教室人多,强忍着没爆发,头都没抬。

    褚向东却以为人家懒得搭理他,笑了笑,混不吝地又道“啧啧啧,这女人还真是水做的呀,鸡毛蒜皮一点儿事,值得在这儿掉起金豆豆……”

    “你别说了!”

    头疼不已,秦梦洁低声提醒。

    “我这……”

    “啪!”

    一道闷响,直接扇断了他后面的话。

    伴随着秦梦洁的轻呼声。

    教室里正玩闹的好些人惊了一跳看过去,便发现刚才还叨叨不停的褚向东一手捂住嘴,不敢置信地看着木熹微,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的指缝。

    “卧槽,流血了。”

    “东哥你还好吧?”

    “干嘛呀,下手这么狠!”

    “怎么回事?”

    教室里安静一秒,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

    陆川本来正低头在桌洞里翻书呢,闻言愣了一下,站起身来。

    “让让。”

    男生温热且硬邦邦的手指,突然落在江沅脖颈上。

    两人均是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