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038:陆川:她好软(一更)
    足有好几秒,江沅的脑袋里都是空的。

    上手抢照片的时候,她只是觉得这人烦得要死,捡了她照片,一边看一边取笑,让人不自在极了。从小到大,她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男生,好像无论什么场合,他想干什么,都能肆意而为。

    说他坏吧,他不是那种流氓无赖,说他好,他又和这个字沾不上边。

    总归,她本能地抗拒和他产生交集,所以一直以来,能不理就不理,避免说话。可眼下,就因为她一时没有沉住气,整个人扑进了他怀里。

    他腿很长,肌肉紧实,一股子硬邦邦的触感……

    她整个上半身都趴在他腿上,胸前两团避无可避地压了过去,彼此相触的那一瞬,她能感觉到尖锐的痛感,也能感觉到,陆川骤然僵硬的身子。

    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们俩干什么呢!”

    化学老师变了调的质问,在讲台上响起。

    “我同桌没坐稳,人给摔了。”

    伴随着漫不经心的懒散男声而来的,是一双结实的手。陆川将人给稳稳地扶了起来,又俯低身子,将她倒下的凳子提起来放端正,上手拍了拍,嗓音里一股子混不吝的笑意,“先坐,投怀送抱什么的,下课再说。”

    “噗——”

    “哈哈哈。”

    教室里一众人顿时又来了劲儿。

    “喊什么,安静了!”

    化学老师拿起板擦重重一拍,气得脸都红了。目光再看过去,发现女生低头站着,似乎是怕她责怪,也没有落座,安安静静地置身于闹哄哄的课堂上,显得和一切格格不入。

    “行了,坐下吧。”

    新来的转学生,她有印象,听课认真,笔迹清秀,似乎不爱说话,相貌却是一等一的好。也不晓得班主任是怎么回事儿,将她给安排在陆川边上了。这不是耽误人么?

    对于七班这一帮混子,化学老师厌恶的很,再继续讲课,眉头还拧着。

    松口气,江沅扶着凳子坐下。

    边上的陆川也安静了。

    他也不是故意的,无意间捡了地上的照片,借机逗逗她而已。论起来,他不是爱往女生跟前凑的那种性子,可看见这人一脸木然的神情,心里总有点不得劲儿,想要看那张脸变色,情绪浮动。

    但是,天地良心,没想过占人便宜……

    她好软。

    这念头突然浮现,他不自在地轻咳了声,往别上瞥。

    江沅没看他,身子微侧,握着笔的那只手往里收,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

    “……”

    舌尖抵抵牙槽,陆川屈起的左臂搭在桌上,指尖交替着轻点桌面,沉吟半晌,将人家的寸照给递了过去,同时,声音低低地问了句“哎,生气了?”

    江沅抬手拿了照片,不搭理他。

    “怪不得我吧,你自己带着凳子摔了,又往我怀里扑……”

    “能不能别说了。”

    陆川“……”

    得得得,不说就不说了呗。

    真够难伺候的。

    下课铃响起,化学老师第一时间离开。

    褚向东和木熹微正巧上来,站在门口,目送她走远了之后,先后收回视线,进了教室。

    “噗——”

    抬眸看见褚向东,教室里不少人顿时喷笑。

    先前被砸了一下后,他一直捂着嘴角,因而也看不出来什么。眼下就这么大喇喇进来,嘴角肿起的包就十分抢眼了,看着能有鸡蛋黄那么大。

    “号什么(笑什么)——”

    他再一开口,一众人笑得更疯了。

    木熹微坐到凳子上,前排的秦梦洁便转过身,小声嘀咕“肿那么大包,话都说不利索了。”

    “活该。”

    木熹微只觉得解气。

    先前一本书扔过去,褚向东捂着嘴的手指缝里都是血,她多少被吓到,颇有些手足无措。可两人去医务室检查了下,发现那些血是口腔里面流出来的,因为她砸过去力道重,导致他一颗老牙松动突然出血,至于嘴角,也就破了点儿皮,肿了起来。这状况,比她预想的好多了。

    医生给开了点消炎药和消肿药膏,便将两人打发了。

    就这,褚向东路上还贫呢。

    “小声点儿,别让人听见了。”

    听她说话,秦梦洁连忙压低声音提醒。

    褚向东贫嘴这事儿,班上人早都习惯了。况且他也没说什么难听话,在她看来,木熹微实在有些过分了。不管怎么说,把人嘴巴砸成那样,都理亏着。这也就是褚向东,成天嘻嘻哈哈的,好说话,要搁陆川,怕是没办法善了。

    想到这,秦梦洁下意识抬眸,抿唇看过去一眼。

    褚向东龇牙咧嘴的,站在江沅边上,朝问话的陆川说了句“美事儿(没事儿)。”

    应该很疼吧,偏偏人还在笑,抬起一只手去碰那个包,手指又瘦又长,肤色健康,看上去,倒也有一股子养尊处优的意味,阳光帅气。

    这种家境好的男生,能这样和身边人都打成一片,真的还挺难得。

    看着看着,她就出神了,小圆脸泛着红晕。

    “喂——”

    木熹微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又偏头瞅一眼,“看什么呢?”

    褚向东已经回位子上去了。

    “啊,没看什么。”

    秦梦洁猛一回神,上课铃响了。

    ------题外话------

    小川真够难伺候的。

    阿锦嗯,后面还有更难伺候的。(斜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