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077:这人,怕是要完了
    早读时间,宿舍楼禁止学生出入。

    江志远将铺盖卷放在了一楼宿管老师那儿,给江沅办了入住,走出来的时候,陆川还拿着江沅的书包,等在外面。

    他快步走过去,笑着说“不好意思,早上太麻烦你了。”

    江沅的书包是黑色双肩包,陆川一只手抓着两条背带,随意地拎着,回话说“没事儿。好歹也是同桌,给您指下路是应该的,您不用这么客气。”

    江志远一笑,“那你接下来去哪儿?”

    江沅昨晚跑出去,这书包还是龙锦云帮着收拾的。江志远本来要给送到班上去,刚想到江晨希先前不想让他来学校的事,就有点迟疑了,担心自己贸然过去,江沅也会心生不喜。

    女孩子家敏感,又在青春期,想要个体面的家庭,他也能想通。

    这话问出,陆川略想了下,“教室吧。”

    “那正好。”

    江志远松口气,“我这家里还一堆事呢,就不专门过去了。你帮下忙,顺带将书包拿教室给沅沅,稍后我给她发个短信,再说一下办理了住宿的事。”

    “行,您忙您的。”

    正好走到岔路口,陆川给江志远指了条出学校的近路。

    目送人远去,他低头,掂了掂手里的书包。

    啧,还挺沉……

    他拎着书包往教学楼方向走,路过图书馆的时候,撞见了褚向东等人。

    这些人贼得很,平时没事也要搞些事情出来,又怎么会放过这围观他巴结人的机会。一开始就没去后花园,而是躲在喷泉花园后面,目送他上了办公楼,之后瞧见他从办公楼下来往宿舍楼走,便悄咪咪地跟了一会儿,守在图书馆外面等他了。这会儿看他过来,一个两个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脸。

    “呦呦呦,这谁呀。”

    “啧,还拎一书包。”

    “瞧瞧这书包,简直天生丽质,very/beautiful!”

    “哈哈哈!”

    “滚!”

    抬腿踹了褚向东一脚,陆川磨了磨后牙槽。

    一起混得久了,他是真生气还是佯装生气,褚向东一眼看到底,见状笑得更欢,蹦起来去搂他脖子,嘴里还问“什么情况呀,交代交代呗。”

    他没有陆川高,猝不及防跳起来这一下,直接将陆川勾的弯了下腰,无语地直起身,陆川一拳就抵在了他腰上,语带威胁“你给我悠着点儿,再来劲我削你。”

    “哈哈。”

    褚向东笑了两声,侧过身,接了递到眼前一根烟。

    他低头吸了一口烟,吐着烟圈,眸光乱扫,意外地发现了一道人影。

    勾唇一笑,打了个响亮的口哨。

    秦梦洁好好地走在路上,意外地瞥见这么一帮人在抽烟,下意识就紧张了,低下头往教室走。还没走两步呢,听见这么一声口哨,吓得腿都软了。

    “喂喂喂,叫你呢!”

    褚向东还没说话,有男生替他嚷嚷起来。

    安城九中这一帮二世祖,陆川是老大,褚向东就是老二,底下一帮男生都看他们脸色行事。眼下这东哥要调戏人,那他们自然得将人给留住了。

    秦梦洁慢了脚步,咬紧下唇,看过来一眼。

    褚向东朝她勾勾手“过来。”

    秦梦洁“……”

    一张脸顿时就红了,她左右看了看,抿着唇走到了一众人近前。

    看见她走近,男生们顿时发出一阵哄笑,有人跟看猴子似的打量了她几眼,笑哈哈地问“怎么回事呀,脸红成这样?对我们东哥有意思?”

    “去!”

    褚向东踹人一脚,指间夹着烟,朝秦梦洁问“熹微同学呢,你们俩不一向形影不离吗?”

    闻言,秦梦洁看了他一眼。

    “问你话呢。”

    刚才被踹远的男生,一下子明白过来,再次帮腔。

    秦梦洁声音小小的,“抱作业本去了。”

    “哦。”

    想到上午一节课就是语文,褚向东没话了。

    他不吭声,秦梦洁更不自在,又小声说“那我走了。”

    “等等。”

    边上的陆川,突然开口。

    秦梦洁对褚向东其实还没多怕,因为她知道,褚向东虽然嘴上没个把门的,处事却极有分寸。陆川不一样,他脾气阴晴不定,也从来不给女生脸面,难捉摸得很,让她打心眼里畏惧。

    抬眸看过去,秦梦洁努力地维持着平静,问了句“还有事吗?”

    “喏。”

    陆川将手里的书包递过去,“给江沅。”

    江沅的书包,秦梦洁也认识,下意识伸手,接了过去。

    见她拿着,陆川心里有些不得劲儿,却也没办法。刚刚看着这人,他突然想到,江沅昨天给他还钱,可能就是不想被其他人说三道四,既然她介意,这书包让秦梦洁拿上去还好点儿。

    女人真够麻烦的……

    她要跟他谈,九中哪个敢说她?

    想归想,还是忍不住在意她的心情了,无奈之余,又想到早上一进教室,她一连打好几个阿嚏的可怜样。一手插进口袋捏出钱夹,他又掏了张一百给秦梦洁递过去,“买两盒感冒药放包里,再去教室。”

    “……感冒药?”

    秦梦洁微怔,一头雾水。

    “风寒感冒,你让校医那边看着开。”

    捏着钱,秦梦洁突然想到,早会的时候,江沅一直在打喷嚏擦鼻涕。

    陆川的心思,昭然若揭。

    她看着他,感觉这人其实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可怕了,每每提到江沅,平素桀骜散漫的气场都有所收敛,语气里那一丝迁就和妥协,甚至让人品出几分动人的温情来。

    “知道了。”

    点点头,秦梦洁攥着钱要走。

    “等等。”

    陆川又叫住她,“药放书包里,钱你拿着,其他别多说。”

    “……哦。”

    秦梦洁又点点头。

    目送她远去,一众男生目光复杂地看着陆川,好半晌,有人来了句“川哥你认真的?”

    看见人家长过来就立马将自己转入好学生角色,一早上跑前跑后殷勤备至,这会儿倒好,感冒药都给买上了,还怕人发现,做好事不留名?

    说出去谁信呀!

    这可是陆川,前女友一堆,对谁上过心?

    看着他,一众人都摆出了一张虚心受教脸。

    陆川一只手插裤兜里,捻着指尖,好半晌,呵笑一声“可能吧。”

    声音很低,好像自言自语,却还是让一众人给听清了。

    褚向东偏头看着他,不知怎地,还从他微垂的面容里看出了两分举棋不定的纠结和恍惚,有那么一瞬,他想这人,怕是要完了。他从一开始,对江沅就是不一样的。

    ------题外话------

    那啥,明天开始,阿锦又要pk了。你们猜我会几更?→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