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080:陆川:哎,你身上很烫啊。(一更)
    恍惚间,什么声音一直在耳边响。

    江沅从梦里挣扎起来,头疼欲裂,一手按着额头循声而去,才发现是手机。打扫完卫生,她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距离有点远,震动声没能第一时间将她吵醒。

    握拳砸砸头,她起身走过去,看见了屏幕上一串数字,有点熟悉,好像是陆川的。

    蹙眉接听“喂。”

    鼻子不通气,声音很闷,听得那头陆川一愣,才问“下午不上课了?”

    “……”

    拿开手机,江沅看了眼时间。

    一点四十五。

    距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可按她的习惯,一般一点半就到教室了。顿时就意识到,可能是因为发现她这会儿还没去,陆川就疑惑上了,打电话问。

    “上,就来了。”

    随手挂了电话,江沅简单地收拾了书包,锁了门就往教室跑。

    下午第一节生物课,女老师脾气也比较好。她险险地赶在人家前面进了教室,放下书包还有些喘不上气,平复了好一会儿,扭头朝陆川道“谢谢。”

    “头上这什么?”

    陆川蹙着眉,一只手伸了过来,落在了她耳边。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江沅耳朵太烫了,衬得他指尖很凉,猝不及防地碰一起,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挥开他手,自己在耳朵边胡乱地摸。

    “上课!”

    讲台上女声传来,江沅连忙起身,胡乱地拢了下头发。

    她先前是齐耳短发,开学之后能扎起来了,短短一撮儿马尾,一般耷拉在颈上。刚在宿舍里睡了过去,醒来都没来得及梳头,这会儿手一拨,皮筋反而直接给崩掉了。

    昨晚刚洗过澡,头发很柔顺,顿时散落开来。

    感觉到周围几道打量的目光,她郁闷得要死,抿着唇坐下,没忍住白了陆川一眼。

    陆川“……”

    操,这都怪他?

    唇角抽搐了下,他索性凑过去,指尖一捏,将仍然黏在江沅头发上的一小段东西给取了下来,拿给她看“哎,看见没?估摸是树上掉下来的。”

    “……”

    江沅没话了,低头找皮筋。

    她视力不算特别好,稍微有一点近视,因为不太影响日常学习,因而一直也没管。桌子下光线比较暗,乍一低头还不太适应,扫一圈都没看见皮筋。

    已经上课了,她也不敢闹出大动静,最终只能抬起头,先听课。

    边上的陆川俯下身去了。

    小半堂课过去,生物老师走下讲台到了三组和四组的过道那儿举例讲题,江沅微微侧着身子去听,搭在右腿面的手指突然被人碰了下。

    “要不要?”

    陆川手指勾着皮筋,低声问。

    江沅很不习惯披散头发,尤其她头发那个长度,披下来的话,发梢正好扫在后颈上,弄得脖子特别痒,压抑着脾气,她将手心伸了出去。

    陆川指尖捻了捻勾着的皮筋,给放在她手心里了。

    他没作妖,江沅松口气,低下头,抬手扎头发,却听他又说“哎,你身上很烫啊。”

    “……烦不烦?”

    泥人也有三分脾气,江沅低声斥了一句。

    陆川啧了一声。

    他是真觉得这人不对劲儿。

    脸蛋红嘴唇红,耳朵烫手指烫,嗓子比上午还哑,明显感冒还严重了。她不舒服,他也不想跟她计较,凑近些又问“是不是发烧了,你药吃了没?”

    “跟你没关系。”

    “别传染给我了。”

    好心被当作驴肝肺,陆川脾气也上来了。

    因为这,后半节课,两个人倒是相安无事地度过了。

    熬到下课铃响,江沅松口气,手肘抵着桌面,捂着嘴一下接一下地咳嗽。生物老师还没走,拿板擦拍了拍讲桌,大声说“都别急,我说一件事。”

    教室里短暂地安静了下,她又开口“明天下午的课,我们在科技实验楼上。一堂课时间不够,占用一下第一节的体育课,两节连一起。”

    “额!”

    “干嘛占体育课!”

    “一周就这么一节啊!”

    教室里顿时响起几道男生的哀嚎。

    生物老师没理会,目光投向一组,唤了声“班长。”

    闻言,陆川站起身来。

    他这一下效果顶生物老师喊几嗓子了,教室里顿时没人吭声,安静极了。就听见生物老师又说“明天的实验课题是《胡萝卜的组织培养》,鉴于实验室设备有限,我们班同学按座位排一下,五个人一组做实验,胡萝卜需要十根,拿班费买,你和徐凌萱商量下,看看怎么方便,上课前给准备好。”

    “知道了。”

    “那行,下课了。”

    话说完,生物老师拿着书出了教室。

    目送她走,陆川懒洋洋地坐下,心里还有气,没再和江沅搭话。

    江沅的确不舒服,吃了两次感冒药,完全没什么作用。一上课又被陆川惹到,心情也挺郁闷,只顾着听课,很快,就捱到了课外活动时间。

    周一有班会,走读生没人离开,教室里极为热闹。

    徐凌萱离开座位到了江沅课桌边,开口唤了声“陆川。”

    “什么事?”

    陆川侧个身,语调散漫。

    徐凌萱笑起来,“就生物老师说买胡萝卜的事,我们怎么弄?等会儿就去买,还是明天中午再准备?”

    她是生物课代表,成绩不错,在生物老师那里挺有脸面。

    陆川两腿岔开,一脚落地,一脚抵着江沅凳子腿,略想了下,说“你决定吧,买好了从我这儿拿钱。”

    七班的班费在他跟前,班上买东西自然要经过他。可,十个胡萝卜而已,能要几块钱?徐凌萱不是为了要钱过来的,而是难得有了光明正大和他独处的机会,所以情难自已,迫不及待。听见这话,失落的情绪一下子涌上,以至于她脸色微微怔了下,反问了句“我去买?”

    “怎么——”

    陆川一条胳膊支在后桌沿上,手腕抬起,五指张开撑着后脑,仰脸挑眉笑了下,“不认识胡萝卜啊?”

    “噗!”

    没忍住,周围几个学生直接给喷了。

    徐凌萱尴尬的不行,脸都红了,只能点点头,“那行,知道了。”

    陆川随意地垂眸,再没说话。

    劳动委员这时候走上前,敲了敲江沅的桌子,又敲了敲江沅前面李妍的桌子,发话道“单双周轮换,这礼拜你们四个打扫教室,别忘了哈。”

    说完,又跑前面去,让前面两排去扫花园。

    要不是他提醒,江沅都忘了星期一要做值日的事,脑海里下意识就回想起上一次做值日时并不愉快的体验,默默地叹口气,将桌上东西往桌洞里收。

    “川哥。”

    褚向东拿着篮球上来,朝陆川扬扬下巴,“走啊。”

    闻声,江沅起身给让了位子。陆川起身出去,三两步走到教室门口,脚步一顿,下意识偏头看了眼。

    江沅已经将桌面上的东西都收进桌洞了,刚刚才咳过,白嫩的一张脸,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她打开水杯喝水,整个人看上去,和以往没什么差别,死气沉沉的。

    “得了,你们去吧。”

    开口撂下一句,陆川转身走上讲台,“啪啪啪”,板擦敲出几声响,惹得一班人都看了过去。

    他第一次要做值日,极不习惯,清清嗓子,手里的板擦在讲桌上点出节奏“都自觉点,桌面收拾干净,凳子拿起来放上去,放好了就往出走,别影响搞卫生。”

    七班一众人“……”

    大白天见鬼了!

    ------题外话------

    兴冲冲的预告君“下一章,川哥要搞卫生啦!\(o)/~”

    拿着笤帚的某川“我不想搞卫生,我就想搞沅沅。”

    阿锦“???”

    妈蛋,题外话进行不下去了,十二点二更,大家直接来吧!

    再!

    炒鸡炒鸡感谢昨天所有留言给pk助力的小可爱,今天周末,大家继续加油啊,多多留言、给一下五星好评和推荐票,保佑阿锦顺利通过,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