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106:陆川:你跟我妈挺像
    一手撑着墙,陆川将人圈在怀里。

    江沅微微仰起头,便距离他极近了,甚至能看见他深黑眼眸里,倒映出她自己的脸。

    冷不丁听见她这么问话,陆川明显一愣,尔后,出乎意料地,突然扑哧一声,乐了。

    江沅的神经绷得很紧,被他这一笑,整得莫名其妙。

    “听谁说的?”

    陆川姿势没变,只脸庞微微低了些,看着她,一脸好笑地反问。

    江沅愣了,眼眸里染着讶异,过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陆川问这话的言外之意,一张脸顿时红了,直接抬手推他。

    “哎——”

    陆川不让她走,连忙开口,声音里还有笑意“那就东子说着玩的,跟我关系不大。”

    江沅完全不想理他了。

    她哪能想到,这人当真说过这样的浑话?

    他不要脸她还要,刚才说这句话是为了讽刺他,也没想到他没生气还顺杆往上爬,气氛全都给没了。

    她恼得很,再听见他笑,整个人都不好了,抬起一只脚就踹了过去。

    好巧不巧地,用了伤到的那只脚。

    陆川猝不及防地受了一下,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瞅见她脸色扭曲了一下,连忙蹲下身查看起来。

    无赖!

    江沅一条腿被他捂住,忍不住又踢“别动我!”

    见她没什么大碍,陆川哼笑一声又站起身,唇角含笑着发问“卸磨杀驴这事儿,你玩的挺溜呀。”

    “……”

    江沅看他一眼,“你再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嗯,你走啊,也没拦你。”

    话落,他双手环抱站远了一步,垂眸盯着她看,一副“我不碰你就让你自己走”的架势。

    江沅走路要蹦,被他这么看着,十分不自在,冷着脸又要求“你先走。”

    “我不走,脚长在我身上,你还管我?”

    被气得一噎,江沅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站了两分钟,陆川叹口气,抬手又扶住她,嘴上还一股子很宽容的口吻“得,你是病人,我不跟你计较。”

    远远地,有人过来上厕所。

    两个人也不好在厕所门口待太久,江沅没办法,只能被他扶着走,没两步,又听见他问“哎,你当真觉得,我是因为想那个?”

    “……”

    江沅不理他。

    陆川叹口气,啧了一声,突然叹口气,若有所思道“还真的不是,我是觉得你跟我妈挺像。”

    江沅“???”

    “不是那个意思。”

    见她脸色扭曲,陆川低声又笑了下,突然停了步子,端详着她的脸,语调温柔至极道“就眼睛,你这一双眼睛,和我妈特别像。”

    说到最后,他声音里有极其明显的怅惘,也没等江沅疑惑,主动又说“她去世快十年了。”

    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江沅没开口。

    陆川也没想从她嘴里听见什么安慰,母亲去世这么久,有些情绪,早已没有最初那些时候浓重激烈,他扶着江沅坐到了院子里一张藤椅上,双手抓住藤椅扶手两边,看着她眼睛,很正经地说了最后一句“我是因为你有几分像她,才喜欢看你,不过……”

    他凑近,笑得有点恶趣味“其他的,跟这个没关系。”

    “我不喜欢你。”

    江沅又烦恼起来,再次拒绝。

    陆川直起身,随口应对“没事儿,来日方长。”

    他其实感觉到了,刚才那一瞬,江沅反感他的情绪很激烈。也就在那一瞬,他火气上涌,差点甩手离开。

    控制住了。

    没什么原因,就纯粹不舍得跟她冷战。

    从小到大,他还当真没见过江沅这么会使用冷暴力的女生,他要不跟她说话,她能一直装哑巴。

    那不行啊,她受得了,他受不了!

    只一想到这最后肯定还是他哄人,他想要冷脸甩手走的念头,就在瞬间消失无踪了。

    罢了,她不想谈,逼也没用。

    时间还很多,他慢慢跟她耗,逼得太紧也不好。

    想通了这一遭,陆川心情舒畅了许多,转头四下看了看,发现褚向东和木熹微在买葡萄。

    农家乐这院子前后栽种了核桃树和柿子树,院子里则栽种了许多葡萄、月季,还有几株石榴。

    现在正是晚熟葡萄的季节,陆川便开口喊了声“东子!”

    褚向东看过来,回“怎么了?”

    “多买点儿。”

    陆川叮嘱了一句,瞧见江沅无所事事,又俯下身,两手撑腿面上,看着她问“要不要吃石榴?”

    “不用。”

    “当我没问。”

    陆川自觉已经非常了解她了,无所谓地说了一句,转身去摘石榴。

    江沅看着他离开,神情略有些复杂。

    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陆川,自然晓得,在有些事情上,这人颇有几分强势自我。

    他去摘石榴,站在树边,先没动,抬眸打量。那株石榴树挺大,上面挂着小灯笼一般的红石榴,颜色像火一般鲜艳,远远看着,就从大小能判断出,颗粒肯定很饱满。

    树叶浓绿细密,阳光掠过枝头落在他身上,给那挺拔高瘦的身形镀了一层淡淡金光,美好又温暖。

    看着看着,江沅的脸色变得柔和。

    陆川摘了颗石榴再走过来,到江沅跟前,两手掰开石榴,将其中一半儿递到她手边“拿着。”

    江沅抬手拿了,对他说“谢谢。”

    陆川将另一半放在手边桌上,看她捏石榴籽往嘴边送,轻声笑了下,探头问“酸的甜的?”

    “甜的。”

    浅色的石榴籽,味道超甜。

    “乖乖吃吧。”

    陆川转身扫了一圈,没看见陆渺,便朝她说“我去开房间洗个澡,背你一路难受死了。”

    “嗯。”

    江沅应了声,没多说。

    安顿好她,陆川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去前台开房。

    见他走远了,木熹微才端着洗好的葡萄走了过来,朝江沅笑笑“吃这个吧,很甜。”

    “谢谢。”

    江沅剥了颗葡萄送进嘴里,咬破,却发现,葡萄酸中带甜,还不如石榴那么甜。

    她一手捧着石榴吃,没一会儿,看见了拎着一篮子草莓过来的萧仲烟。农家乐对面就有草莓园,刚才吃完饭,萧仲烟喊了陆渺过去摘草莓,顺带着,旁敲侧击了一下陆川的事,问江沅是不是他女朋友。

    陆渺没多想,说两人是同学,这会儿折回来看见陆川不在,便随口问江沅“陆川呢?”

    “说是开个房间要洗澡。”

    “哦。”

    陆渺点点头,拎着自己摘的草莓去水龙头那儿。

    萧仲烟坐了几分钟,吃了两颗草莓,拿桌上一张纸巾擦着手,站起身说“你们先吃吧,我去个卫生间。”

    ------题外话------

    连着好几晚修仙的阿锦给大家问早安。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