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139:精细照顾到这种地步(二更)
    “死……死了?”

    江钟灵一手捂着脸,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喃喃自语半晌,猛地摇了一下头,大喊“不可能!我走的时候她好好的,哪有那么脆弱,被踢几脚而已,不可能有事!”

    “啪!”

    回应她的,是又一个耳光。

    江钟毓冷着脸,因为她死不悔改的语气,胸腔都起伏抖动,低垂眼眸看着她,一字一顿,咬着牙道“踢几脚而已?踢几脚会踢到脾破裂大出血?!死到临头你还不知悔改,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妹妹!”

    连着挨了两巴掌,江钟灵整个人都懵了,脑子嗡嗡响,再听见他这句话,眼泪一下子滚出来,跌坐在地也没有力气爬起来,只一个劲儿喃喃道“死了?不会的不会的,怎么可能呢……”

    她穿着睡裙,披头散发,流着泪自顾自低语了一会儿,猛地起身拽住了江钟毓的裤腿,哭哭啼啼道“不,哥,她不会有事的,没有死对不对,你是吓我的对不对,对不对?!你说话啊!”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楼道口,突然传来一道严肃的女声。

    江钟毓侧头看去,便瞧见这个家的女主人穿一件黑色绑带大衣,一手挎包,脸色错愕地问。

    抬眸看见她,江钟灵整个人都愣了一下,尔后,就好像濒死的人看见救星一样,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过去,一把扯住她的大衣衣摆,情绪崩溃地说“妈……妈,怎么办,我打死人了!”

    “……你说什么?”

    臂弯里的小包砰一声落地,唐琳脸色一僵,盯住了江钟灵。

    她出身普通,医科大学毕业后到了江家的医院上班,凭着自己的努力一路坐到妇产科主任的位子上,本质上,是一个极其自尊且骄傲的人。

    如果说这一生做错过什么,无非是信错了江纵英还嫁给了他,从一朵高冷带刺的红玫瑰,变成了男人不屑一顾的蚊子血。

    无数次想离婚,无数次妥协,直到如今,不再奢望那一个转性,而她,也能在风流一夜之后,若无其事地回来这个家。

    两个孩子,因为江钟毓模样随了父亲,她从小不喜,母子关系趋近于陌生人。至于这个女儿,因为爱撒娇又知道黏她,平时她会多有纵容。

    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过,这孩子会在外面闯出这种乱子。

    一手抚住心口平缓了一下呼吸,唐琳按捺住满腔翻涌的情绪,俯身,一把攥住了江钟灵的胳膊,厉声问“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我……”

    直到这一刻,江钟灵才想到,她母亲,是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

    她仰头看着唐琳冷白而错愕震惊的脸,“哇”一声,崩溃大哭起来。

    这个明显问不出什么,哭的还惊天动地,唐琳太阳穴突突地跳,抬眸又看向江钟毓,面容冷肃地问“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

    江钟毓定定地凝视她几秒,一言不发,抬步回了自己房间。

    摔门声在身后响起,唐琳的脸色一瞬间变的极为难看。

    “妈……妈,怎么办……”

    江钟灵的哭求声,勉强将她从那种怔忪的情绪里拉回来,她手上使力,猛地把江钟灵从地上拉起来,隐忍怒气和烦躁,沉声问“到底怎么回事,你先给我说清楚了!”

    医院。

    住院部外科,双人病房。

    六点多,窗外天色微微泛白,纷纷扬扬的大雪,却没有停的迹象。

    室内有暖气,温度在二十五度左右,因为窗户紧闭,便一直是暖融融的,感觉不到丝毫凉意。

    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好像窗外的天寒地冻,都不真实。

    护士换完药出去,江志远朝病床上看了眼,眼眶便又一次泛红。

    孩子出了手术室后醒过一次,时间不长,只短暂地睁开眼睛,声音嘶哑地呢喃了一声“难受”,便又晕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会儿,人还没醒过来,因为汗水浸湿而纠缠在一起的头发被他拢到了一边,便露出了她红肿且泛着一道道清晰指印的脸庞。即使在睡梦中,那两道秀气的眉也紧紧地拧着,脸上冷汗一层又一层,偶尔有表情,都是惊惧苦痛之色。

    他这个当父亲的,真是无能啊……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紧地攥了一下,江志远努力地克制着情绪,开口朝床尾的陆川说“你帮着看一会儿,叔出去一下。”

    陆川一直坐在床尾的凳子上,好像个冷硬的雕像,要不是因为一双眼睛一直落在江沅的脸上,要不是因为那双眼睛里布满赤红的血丝,他整个人,都看不出什么情绪。

    江志远的声音惊动了他,他微微抬了下头,“嗯”了声。

    答话的时候,眼睛也没从江沅的脸上移开。

    “……哎。”

    事到如今,江志远还有什么不明白,可是心乱如麻,他顾不得去理顺那么多,心里默默地叹着气,推开门出去了。

    欧阳昱和褚向东都在外面,见他出来,连忙齐齐起身。

    “人醒了吗?”

    欧阳昱率先问了句。

    江志远摇摇头,“估计还得一会儿。你们也跟着守了一夜,早些回去休息吧。”

    他什么也没讲,欧阳昱却不能毫无表示,开口说“昨晚这事情的经过和原委我都已经清楚了。江沅同学发生这样的事,作为班主任我实在羞愧。您放心,这件事我会如实上报学校,一定给江沅同学一个公道,无论你们想如何追究处置,我这边也会全力配合。ktv那边,我已经让保留监控了。”

    “这些,等孩子醒来,再说吧。”

    心绪繁杂,江志远点点头,应了一声。

    欧阳昱晓得他需要考虑整理,便没再多说,叹口气道“那我先去学校一趟,江沅同学要是醒了,您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再过来。”

    “我送送您。”

    江志远点点头,说。

    目送两人往电梯口走去,褚向东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抬步到了病房外面。

    站门口纠结了一下,他轻轻地推开了虚掩的门,走了进去。

    只走了两步而已,便下意识停住,没再往前了。

    他看到——

    陆川背对他坐在床边,弓腰低头,正在用手解江沅床边的集尿袋。

    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想过吧?

    他会有这么一天,对一个女生精细照顾到这种地步。

    ------题外话------

    今天更新就到这里了哈,小可爱们明天见。踩楼中奖名单,阿锦晚上统计下,明天一更题外公布,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