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156:一般都没我这么帅(一更)
    冷不丁被人圈住,江沅都懵了。

    回过神来,脸蛋烫的不行,小声说“能不能往后点?”

    陆川“哦”一声,装模作样地往边上挪了些,忍着笑又问“这样?”

    江沅“……”

    她觉得这人根本就没动!

    不过,也不好意思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只能含糊地应了一声,揭过了这件事。

    陆川自黑暗里看着她莹白的侧脸,心情简直可以用“心花怒放”四个字来形容了,见好就收,他两条长腿搭在床边,将脚上的球鞋给蹬掉了。

    动作间,引得单人床“咯吱咯吱”地响。

    小床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这很正常。可江沅脸皮薄,本身还心虚,想着病房里还有老太太和江晨希在,整个人都不好了,凝神屏息,不敢动弹。

    她的僵硬姿态,陆川多少能感觉到,脱了鞋,薄唇便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句“你这样子,我们根本什么也做不了,紧张什么?”

    温热的呵气,吹的耳根发烫。

    江沅声音小小的“很晚了,别说了。”

    “得~”

    陆川噤声,侧身躺好。

    室内有暖气,温度达到二十五六度,江沅单穿了病号服,盖着一床薄薄的被子。陆川进来后脱了羽绒服外套,单穿了件毛衣,也没有再卖乖讨巧去扯她被子,而是一手揽着她的肩,将人和被子都护在了自己怀里。

    他身高腿长,侧身躺着,宛若一道屏障,十分给人安全感。

    江沅醒来一会儿,又觉得困了,很快,又睡了过去。

    挺神奇的……

    陆川躺下的时候,她本来以为自己会失眠。可事实上,正好相反,她不仅没失眠,还睡得非常好,没做梦,极为踏实。反倒是她身侧的陆川,精神异常兴奋,毫无睡意。

    半夜里,护士推门进来给江沅量体温,对上他漆黑的眼,吓得差点失了声。

    “真的假的,不睡觉那干嘛?”

    “这谁知道啊,反正眼睛睁的圆溜溜,差点吓死我!”

    “噗,圆溜溜,你确定这形容人呢。”

    “你就当他不是人吧。”

    “哈哈——”

    大清早的,江志远路过护士台,听着几个小护士叽叽喳喳说话,一头雾水。

    什么人不人的?

    不过,想来跟他没关系,他也没往心里去,一路到了病房,推开门的时候,对上了站在墙边,一脸麻木的江晨希。还没问什么话,又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病床前的陆川。

    这小子,比他来的还早?

    江志远错愕地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才早上七点。

    “江叔。”

    余光瞥见江志远进来,陆川转身问候了句。

    江志远点点头,迟疑着问“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比您早点儿。”

    边上的江晨希“……”

    昨天之前,有人告诉她陆川会对一个女生如此这般那般,她打死也不会相信的。可一天一夜之后,她再看着陆川在江沅床前这般那般,心里已经毫无波澜了。

    女儿的同学比自己来的还早,身为一个父亲,江志远有点怀疑人生,干咳了一嗓子,笑着同他说话“我以为你们这年龄,周末都得在家里睡懒觉呢。”

    陆川头也不回地笑着“我没这毛病,早上起来要锻炼。”

    “锻炼?”

    “对——”

    陆川语调随意,“我是练体育的,锻炼必不可少。”

    练体育的?

    这消息让江志远愣了一下,打量着他,又说“看着倒不太像。”

    “是么?”

    陆川笑了笑,“一般都没我这么帅。”

    江志远“???”

    脸皮厚的男生倒也常见,厚成这样的,就有点不常见了。

    尤其让他哭笑不得的是随口说出这句话,人家男生还自然得很,一本正经的样子,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烦闷的情绪,都因此放松了些,下意识多端详了陆川两眼。

    陆川在帮江沅梳头发。

    也是挺神奇的。

    自家二女儿站在边上无所事事,他粗手粗脚一个男生,在做这种事。

    江沅在床上躺了两夜一天,出了不少汗,头发都纠缠到了一起,她觉得烦,所以才让江晨希拿了梳子,想要将头发梳顺一些,随意地扎起来。

    也没想到,陆川看见梳子就来了劲,非要代劳。

    江晨希不敢惹他,自然是他说什么是什么,江沅本人呢,动弹不了,一动弹还会扯到伤口,所以也不敢动,只能任由他拿了梳子,在自己头发上各种比划。

    发现江志远来,多少有些不自在,一直给陆川使眼色。

    陆川却根本没眼色,小心而认真地帮她将头发整理好,那手指上缠着的皮筋,给扎了个低马尾。

    “好了。”

    他直起身,将梳子递给了江晨希。

    江晨希接了梳子,抬眸瞥了江志远一眼,想看看他的反应。

    江志远能有什么反应?

    从出事到现在,他心里对陆川有太多的感激,又充分地见识到他的厚脸皮,拿他完全没什么办法。眼瞅着他帮江沅梳好头发,还笑着问了一句“早饭吃了吗?”

    “没呢。”

    陆川极为自然地接过话,“你们想吃什么,我让人带上来。”

    这副架势,完全没将自己当外人。

    江志远有点方……

    最终,他还是没争过陆川,无可奈何地吃了徐家保镖带上来的早饭。因为隔壁床老太太的女儿早上有事没能及时来,老太太也成了“吃人嘴软”的那一个,默默地跟着吃了早饭,憋回了想跟江志远八卦的心思。

    八点多,值班医生过来查房。

    江沅拔了尿管,又被医生细细询问了几句,被告知可以稍微吃点东西,要是身体状况允许,也可以试着动一动,或者下床活动几步,以防肠粘连。

    术后的第一餐,是陆川出去买的。

    外卖袋子上印着某饭店的logo,打开饭盒,其实就是一碗馄饨皮。

    他坐在床边凳子上,一手端着不锈钢的饭盒,一手拿勺,低垂眉眼,极为耐心地将馄饨皮“切割”一通后,抬起脸问江沅“我给你喂?”

    “让晨希喂吧。”

    江沅还没办法起身,小声说了句。

    因为陆川这次帮了大忙,她在他跟前,说话实在没底气,每每开口,音调都不高。

    老实讲,陆川自己能做的,还真的不太想假手他人。

    别说其他人,他自己都觉得他这两天有点魔怔,什么面子里子早都丢九霄云外去了,只要床上这人心情舒畅好好养病,赶快健康起来,让他做什么,好像都甘之如饴。

    从小到大,他没伺候过人,尤其女生……

    到了江沅这儿,什么先例都开了。

    他也看不得她为难,略迟疑了下,便起身将饭盒递给江晨希,开口叮咛“小心点,别烫到她了。”

    “哦。”

    江晨希点点头应了,坐到了床边的凳子上。

    位置被人占用,忙了一早上的陆少爷也终于有时间去看手机,手机掏出来的时候,正好在震动。他随手接通,发问“东子,怎么了?”

    “川哥,你人在哪儿呢!”

    “对啊,我们都到你家了,不见你人!”

    电话里,姜源的声音也挤了进来。

    陆川“……”

    操,老爷子生日宴,差点又给忘了!

    他一时间没说话,转动了所有脑细胞,思考为什么陆家没人给他打电话的事情,又听见褚向东在那边不确定地问“我说,你不会还在医院吧?”

    陆川“呵”了一声“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褚向东“……”

    他并不想当这种东西,好吗?

    默默地吐槽了一通,他在那头又问“你不会一直都没回家吧,没人找你啊?”

    “……我昨晚来的。”

    “靠,关系突飞猛进。”

    “进个屁。”

    陆川有点烦躁了,不和他乱扯,开口问“你们在老宅?”

    “对啊……”

    “行,知道了,我就回来。”

    挂断电话,陆川垂眸看了江沅一眼,笑着说“你先吃饭吧,我回家一趟。”

    “嗯。”

    江沅点点头。

    时间紧迫,陆川也没办法和她再多说什么,穿上外套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江晨希,叮咛说“叫餐的话就打这个电话,招呼我打过的,你说我名字就行。”

    “这怎么使得——”

    江志远接了开水进来,连忙推辞。

    陆川却不由分说地将名片放在了床头柜上,看向他,一本正经地说“都是为她好,您别跟我客气了。外面餐馆里做饭没那么讲究,她现在这状况,理应吃的精细点。”

    拿着名片想递回去,江志远的动作顿了一下,情绪有些复杂。

    这孩子,方方面面都为江沅考虑到了……

    可惜门不当户不对。

    他一时想的远了,陆川便拉上拉链,偏头看江沅一眼,牵唇笑笑“那我走了。”

    “下雪呢,你路上小心点。”

    来自心上人的叮咛,分外中听。

    陆川又笑了下,声音很温柔“下午再来看你。”

    欧阳昱和木熹微一起过来,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听见他这句话,抬眸再对上,便发现一向无法无天的陆少爷,乌黑的眉梢里都藏满了笑意。

    ------题外话------

    声明一下哈

    全行业,文文都是按照字数收费的,所以阿锦一章十几个币币,不是因为我牛逼所以比别人收费贵,而是因为我一章好几千字,等于一千字一章的好几章,所以它贵!!!

    然后——

    阿锦生活中的工作,是那种忙闲没个准性的,所以,阿锦不能承诺每天更多少,只能告诉大家,我会尽最大努力更新,每次更新完,都会说明下一更的大概时间,请大家海涵,多多留言投票支持阿锦,泥萌的支持就是我全部的动力,笔芯!

    今天还有更,二更争取十二点,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