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159:层出不穷的套路(一更)
    站在原地,陆渺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陆川双手按住她的肩,笑着将人推到了车边,嘴里哄劝着“帮帮忙,帮帮忙。”

    对江沅,陆渺其实挺有好感的,先前听说她受伤,也动过想要去探望一下的念头,这会儿被赶鸭子上架,无语过后也就无奈了,连声道“好好好,怕了你的,不过我要回去拿一下电脑。”

    她在网上连载小说的事情,陆川知道,闻言便松开手,“行。”

    两个人一起进门,收拾了点东西。

    陆渺带了笔记本电脑和两本书,陆川明天要去学校,带了书包,天色已经晚了,两个人开车过去,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临近晚上八点了。

    一路到病房,和开门出来的江晨希撞了个正着。

    对江沅这妹妹,陆川一开始真的不待见,也就昨晚到今天,觉得她挺有眼色,这会儿看见人便给了个笑脸,开口问道“回家呀?”

    江晨希愣了一下,受宠若惊道“恩。”

    “挺晚了,注意安全。”

    “哦。”

    点点头,江晨希低头离开了。

    陆川和陆渺一起进去,病房里,江志远刚撑开折叠床。

    “江叔。”

    陆川开口唤了声。

    江志远错愕,站起身来,打量了一眼他们姑侄俩,迟疑着道“你们这是?”

    “本来今天想给江沅找个陪护,家里事情太多了,没找到合适的人。这不——”他抬手将陆渺推到了前面,一本正经地说,“我姑姑学校正放假,而且之前和江沅关系也挺好,听说她受伤便自告奋勇,过来陪她几天。”

    陆渺“……”

    冷不丁就被侄子给卖了,她要说什么?

    面对江志远,她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江志远也有点懵,连忙推辞“不用不用,这怎么行,大晚上的,你这也太折腾人了。”

    “都是女生,会比较方便。”

    陆川已经晓得江志远并非江沅生父,看着他说话,语气便十分推心置腹“您家里现在那个样子,也离不开您。尤其您那个烧烤店,开门做生意,可是一天都耽误不得。依我看您今晚就回去吧,江沅妹妹应该还没走远。您跟她一起回去,看看家里情况,明天过来转一下,晚上还能正常开店。”

    一家老小,都被这小子安排得明明白白。

    江志远哭笑不得“不是这么回事。”

    “就这么回事啊——”

    陆川斩钉截铁,说话的间隙,突然踢了陆渺一脚。

    “???”

    陆渺被他一番操作雷得不行,却也没办法,脸上挂着笑,跟着劝说道“是啊叔叔,您家里事情多,回去吧。晚上这边也没什么事,我陪一下江沅也可以的,比你还方便呢。”

    江志远“……”

    这两人,话里话外各种提醒他不方便。

    可事实上,他还的确不方便。

    不但不方便,还牵挂着家里一堆事,刚才老太太还打来电话,说是想不开,要用煤气罐自杀。他人在病房,心里也不得不挂念,生怕她闹出个好歹。

    “江叔——”

    “那真是麻烦你们了。”

    江志远叹口气,不得已妥协了。

    他一松口,这事情就简单明快许多,没几分钟,陆川便将他送出了病房。

    再回来一瞧,发现江沅被他们的动静给吵醒了,刚睁开眼睛,一脸茫然意外地看着他,好像还没明白这病房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眨眼,人就换了。

    陆渺也发现江沅醒了,放下电脑,凑到床边道“嗨,还记得我吧。”

    “……嗯。”

    陆渺一笑,“记得就好。”

    扭头看向陆川“行了,我在这陪着呢,你不明天还上学吗?可以走了。”

    “谁说我要走?”

    陆川偏头笑了一下,走到另一张空床上拿了陆渺的电脑给塞回她怀里,理所当然地说“我今晚在这儿陪她,给你在外面酒店开个房,你去歇着吧。”

    陆渺“……”

    她抱着电脑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特么地,这人好贼!

    过河拆桥!

    卸磨杀驴!

    用她当借口劝走了江志远,这会又赶她走,自己留下?

    好不要脸!

    外面冷得跟什么似的,她刚进来,也不想走,抱着电脑坐到了隔壁病床上,振振有词道“这不是两张床吗?你睡折叠床,我睡这张空床。”

    陆川这才发现隔壁床的老太太不在,便问江沅“老太太出院了?”

    “没——”

    江沅解释说“今天办不了出院,她家里有点事,请假回去了,明天上午过来办出院。”

    这样一来,还真有两张床能睡?

    陆川不怎么乐意,凑到陆渺跟前,好言好语地劝“你不是还要写更新吗?病房里这环境,怎么写?我在外面给你开个豪华大床房,带落地窗和私人按摩的那种,你晚上写完文,再找个技师按按肩颈,放松一下。”

    “……信你就有鬼了。”

    陆川低低地咳了一嗓子,“送你个新相机。”

    陆渺不敢置信地看了他一眼,直接起身,“成交。”

    “走吧走吧。”

    三两下,他将自己亲姑推到了门外去。

    病房里彻底安静了。

    陆川掩上门,折回来,到了江沅床边。

    刚才他和陆渺一番嘀嘀咕咕,江沅多少听到了一些,也不晓得怎么阻止,反正她躺着不方便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川将一个又一个人给套路走。

    “咳——”

    干咳了一嗓子,陆川问她,“这就准备睡了?”

    江沅“嗯。”

    一问一答后,没话说了。

    陆川踱步到了她床边,侧身坐下,聊天一般地问“今天感觉怎么样?”

    “能下床了,走了几步,就还好。”

    “留置针怎么取了?”

    陆川的目光落在她一只手上,看着乌青了一团的手背问。

    江沅被他盯着,有点不自在,将手往身前收了收,回答说“医生说一个针用三天,而且手有点肿,就给取了,明天可能换一个新的吧。”

    “我看看——”

    陆川说着话,抬起了她的手。

    猝不及防,江沅没能躲开,一只手被他握住。

    她这两天一直躺着,大半儿时间都在床上度过的,身子有点虚,一直出汗,以至于手指都是温暖的,有一些汗湿的黏腻感,握在手里,又滑又软。

    陆川用指腹轻轻地摩挲了一会儿,突然低头,给她手背上盖了一个章。

    滚烫的触感,惹得江沅指尖缩了下……

    陆川轻笑了声“这么敏感?”

    “……”

    江沅不想理他了,不吱声。

    刚刚培养好的气氛,因为他这骚话,一瞬间荡然无存了。

    江沅侧躺在床上,苍白的小脸有点冷。

    她在病中,陆川不敢惹人生气,一点儿也不敢,见她这副样子,立马收起了混不正经的笑意,放下她手,柔声哄说“不逗你了,成么?早点睡。”

    “你睡哪儿?”

    江沅问他。

    陆川看了眼江志远撑开的折叠床,又看了眼旁边空空如也的床,晓得自己今晚无论如何也挤不上江沅的床了,心里多少有点遗憾,面上还摆出一副体贴无比的样子,淡笑说“这还有两张床呢,我随便睡一张都行。”

    再合理不过的安排……

    江沅放心了,说了一句“那好。”

    看着她阖上眼帘,陆川想其实他刚才还可以挣扎一下的。

    指不定,这人还想在他怀里睡呢?

    心里一阵郁闷,他默默地叹口气,拿了折叠床上放着的薄被,展开,躺在了旁边的空床上。

    刚躺下,口袋里手机震动起来。

    陆渺发短信问他“我的豪华大床房,在哪个酒店?”

    陆川“……”

    只顾着跟江沅说话,他哪儿还记得自己刚才把利用完的亲姑赶出去的事情,心里呜呼哀哉了一阵,连忙打电话给徐梦泽,让表哥救场。

    徐家的酒店、会所遍布安城每个区,几分钟后,一个附近的酒店地址发到了他手机上。

    陆川把地址转发给了陆渺,让她直接去酒店找前台。

    陆渺觉得自己哔了狗了,失恋的当天被亲侄儿糊弄到医院,又从医院里忽悠出来,导致这都九点多了,她更新没写不说,还抱着个电脑奔波在去酒店的路上。

    好在,徐家这酒店,距离医院也不远。

    “姑娘,到了。”

    出租车师傅将车子停在酒店外,马路边的辅道上。

    陆渺抱着电脑下了车,仰头看了眼伫立在风雪中,金光灿亮的酒店,有那么一瞬,脑海里在想就算没有陆川,她打个电话给大姐,不照样入住这带着私人按摩的豪华大床房?

    特么地,人生处处都是坑!

    疯狂腹诽了一顿陆川,她吐出一口气,抬步往酒店大门口走。

    隔着一扇旋转玻璃门,看见了正往出走的男人。

    十二月二十七了,不知不觉地,二零零九年到了尾声,润安地产的年终酒会就安排在自家酒店的宴会厅里,狂欢了几个小时后,刚刚结束。

    徐梦辉被敬了不少酒,却没醉,酒气微醺,一路从宴会厅走出,身上只穿着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等在边上的司机看见,连忙展开大衣上前,给他披在了肩头。

    小财神嘛,不管走到哪儿,排面足足的……

    陆渺心里啧啧感慨,顺着旋转门,进入到酒店大堂。

    “陆渺?”

    冷不丁看见她,徐梦辉下意识唤了声。

    陆渺抬眸对上他错愕的脸色,多少有些尴尬,呵呵一笑,走上前正要说话,听见侧前方传来一道略有些急切的女声“陆总,您这就走了吗?”

    穿着性感礼服裙的女人,妆容精致,脸颊微红,开口唤人,虽急切,声音却婉转轻柔仿若黄莺出谷。

    因为这极具辨识度的声音,陆渺一下子将人给认出来了。

    这追出来的女人,是国内一个二线女歌星,安城籍的,走性感火辣风,平时经常出现在各大综艺节目上,倒甚少见她回来参加什么活动。

    女人踩着恨天高,快步如飞地走到了徐梦辉面前,松了口气,笑容软软的“我这还有一点事,想要跟您说呢。”

    徐梦辉嗓音醇厚地笑了声“时间很晚了,改天吧。”

    “有些事,可不能放到改天说。”

    呃——

    要不要暗示得这么明显?

    抱着电脑,陆渺忍不住笑了声,决定先走。

    哪曾想,没走几步,肩膀被快步走来的一个男人撞了下,她胳膊一松,便听“砰”一声,怀里的电脑和书本一起掉落在地,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

    低头一看,陆渺呆了一瞬,连忙蹲下身去检查电脑。

    “对不起对不起!”

    值班的大堂经理是看见少东家被女人纠缠,所以急匆匆跑来给帮忙料理的,也没想到,一心顾着那一个,会不小心撞到人,还让客人的东西给摔了。

    等他回过神再去看,瞬间有点风中凌乱。

    这摔了东西的姑娘是个狠人,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笔记本往膝盖上一支,开机检查。

    “……”

    抬眸看了少东家一眼,值班经理硬着头皮俯下身去,再次道歉“真的对不起,走得急了。您看看电脑有没有问题,有问题的话,我一定负责赔偿。”

    陆渺这个电脑用了多半年,开机有点慢,闻言,她也没揪着人不放,头也没抬地说“不用。你帮我安排一下房间就好。我是你们四少安排过来的,给一个带落地窗的大床房。”

    “四……四少?”

    值班经理又去看徐梦辉。

    徐梦辉没看她,有些浓稠的目光落在陆渺身上,好半晌,被这状况百出的人给逗笑了,随手将肩上的大衣拿下来递给司机,他走一步过去,半蹲在陆渺边上,开口问“怎么样,能开机吗?”

    ------题外话------

    哎,好久没写霸道总裁小娇妻类型的文了,真的是十分手痒。

    说几件事

    1、xx和扣阅的本文长期福利活动都已经在评论区置顶了,大家可以前往围观。

    2、我月票排行16 ,和前一名,还有72票的差距,等你们的票呀!

    3、618踩楼活动幸运儿,已经通过回复的形式统一告知了,目前,扣阅还有五名小可爱没进群认领礼物,分别是溪岩、danny丹妮小米、范、心猫豆沙、代笔un,看到呼唤,进去找修修哦,么么。

    4、做个调查,你们希望我在每天哪个时间段更新?

    5、十二点多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