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177:乖得像一个二十四孝好男友(一更)
    “欣欣。”

    说着话,易母拿手肘撞了女儿一下。

    易欣勉强将目光收回来,抬眸看向记者,露出一个在家里练习了千百次的标准笑容,点头说“对,我是过来报考表演专业的,这是我母亲。”

    她母亲也有一个明星梦,笑着朝镜头打了个招呼。

    前面的不理人,后面的戏太多……

    两个记者也是心好累,再仔细一看,觉得眼前这个女生条件顶多算中上,还明显化了妆,实在没什么能吹嘘的,便决定另辟蹊径,提问一些犀利刁钻问题——

    “我看大多数考生都是自己或者和同学一起来的,你却是母亲陪着来的,为什么呢?”

    易欣“……”

    什么鬼问题?!

    旁边,她母亲也急了,“问这个什么意思呀?”

    一手拉住母亲,易欣淡淡地笑了下,“可能是因为爱吧。”

    拿着话筒的记者一愣,又说“今年的艺考生好像比去年同期更多,录取率差不多百分之一的情况下,竞争可以说非常严峻了。你对自己有信心吗?”

    “过来报名,肯定是做最坏的打算,抱最好的期待。”

    “为什么化妆?”

    “……”

    “是因为本身不够自信的原因吗?”

    “我觉得——”

    语调一顿,易欣定定地看了拿话筒的男人一眼,笑得很大方,“我要是不自信,应该不会站在这儿吧。之所以化了淡妆,是因为昨晚看书有点晚,想遮一下黑眼圈。”

    “走吧。”

    不等男人再提问,她扯着自己母亲,直接走了。

    她母亲也因为两个记者生了一肚子火,边走边道“这些八卦记者就是这样,采访问话都不专业。早知道不和他们说了,什么人嘛!”

    “干嘛和曝光的机会过不去。”

    易欣看了她一眼,笑容嘲讽,“娱乐圈不就是这样,趋炎附势,踩高捧低。现在他们会问这种问题,是因为我没有任何知名度,只有挨欺负的份儿,若是以后我成名了,他们怕是会像狗一样地爬过来。”

    “哈~”

    她母亲被她这个形容逗笑了,一脸期待地说,“那妈妈就等着宝贝成名的这一天。”

    “会有的。”

    哼笑一声说完,易欣站到了队伍里。

    她肤色随了父亲,有点黑,模样其实也算漂亮,却没到那种让人惊艳的地步。不过,培训班的老师说了,带过那么多考生,没有人比她跟更有灵性。

    她是要走演技派路子的!

    “真的好漂亮。”

    “男朋友也超帅的!”

    “感觉脸露出来就能被录取了。”

    “哎,老天赏饭吃。”

    前面,正排队的几个女生交头接耳,热烈地讨论着。

    易欣笑着插话“你们也都是考表演的吗?”

    “对呀——”

    一个女生顿时让开点地方,扭头问她,“你也是吗?”

    “嗯,人好像挺多,有点虚。”

    “一样一样呀!”

    刚才答话的那个女生连连点头,目光瞥向了前面,一脸艳羡地说,“刚才我们还正在讨论呢,前面站那一对情侣,长太好了,特别给人压力。”

    她说话的时候,易欣便有所预感,果不其然,抬眸便看见了那个女生。

    收回视线,她脸色有些一言难尽,迟疑道“他们应该不是情侣吧?”

    “啊?!”

    几个女生都愣了一下。

    她们刚才可看见了,那男生对那女生好的不得了,又用手摸额头,又肩靠肩说话,他个子将近一米九,站在艺术生的长队里也有鹤立鸡群的效果,眉眼桀骜,浑身气势散漫而慵懒,也就在跟那女生说话的时候,下意识亲密。说他们不是情侣,长了眼睛的人都不会相信好吗?

    易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应该不是。昨晚在商场吃饭,我偶遇过她一次,当时她跟另外一个男生在一起呢,那男生还用手勾着她的肩,很亲密的。”

    “……”

    队伍里这个小群体,顿时安静了。

    易欣又肯定地说“而且那男生看着条件更好,戴了个十来万的卡地亚腕表。”

    “真的假的呀?”

    几个女生脸色都古怪起来了,有人问。

    易欣笑了笑,“应该没认错吧,也就昨晚的事情。”

    寥寥数语,足够一群考表演的女生脑补出不少东西了。

    有人看向江沅的目光顿时变了,从刚才的艳羡,直接成了鄙夷。甚至还有人笑起来,很内涵地说了一句“就她那长相,其实也挺正常吧。”

    “也是——”

    “不过也挺可怜。”

    有人脑补更多,低声叹息,“家境好像挺普通,说不定有苦衷呢。”

    “噗,总裁文看多了吧。”

    “五百万,买你一夜!”

    “哈哈——”

    一瞬间,几个女生都笑了起来。

    昨晚连同刚才受的气,也就到这一刻,才有了明显的纾解。易欣咬唇淡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抬眸往四周张望,却不曾想,意外地看见了一个人。

    不止她看见了,前面几个女生都看见了。

    因为这男生实在太帅了!

    而且跟刚才被她们热议的那一个,是完全不一样的帅。天气冷,考生们为了风度,挺多男生都选了长款的修身大衣,也就他,能将一件大衣穿出那般矜持漠然的气场,偶像剧男主本人了。

    诶——

    猝不及防的一幕,让众人直接懵逼了。

    江钟毓装了电话,走到了江沅和陆川跟前,笑说“年还没过完,校门口几个药店都还没营业。我走的稍微远了点,幸好给找到了一家店。”

    话落,他将手里拎着的塑料袋递给了陆川。

    陆川低头,抬手拿出药盒,头低着,一个一个地看了说明,尔后,将两盒药先后拿出,抠开塑封,将几粒胶囊倒在了江沅手心里。与此同时,江钟毓把手里拎着的水杯打开,给递了过去。

    递过去的瞬间,修长手腕上那只表露了出来,视力好便看得清,价值不菲。

    卡地亚的……

    两男一女这一幕,实在够有冲击力。

    一是因为颜值,二还是因为颜值。

    女生们在想那个女孩要是她自己该有多好,太幸福了叭!

    男生们在想要是自己能跟那两个男生一样该有多好,太让人嫉妒了!

    几乎没办法想歪……

    谁让人家三位那么和谐友爱,一点儿都看不来什么两男抢一女的暗潮涌动,这坦坦荡荡的样子,好像也只能用关系好、同学情来形容了。

    “就是他吧?”

    有人收回目光,弱弱地看向易欣。

    周围几个人也收回目光,笑容一言难尽。

    易欣很努力地才按捺住心口翻涌的情绪,自然地笑着说“好像是朋友呀,我可能误会了。有时候关系太好,男女生之间处的也能挺亲密的。”

    “……”

    其他人能说什么。

    继续艳羡。

    就在这时,有年轻的男老师从不远处贴着“艺考生现场报名处”的教室里走了出来,他目光巡视队伍,一边走一边冲着喇叭说“各位考生请注意,我们按专业分一下队,表演的原地不动,播音的去左边另组一队,编导的在我左手边另组一队。外面冷,大家自觉一些,按规定排好队……”

    闻言,整条长队都迅速地动了起来。

    江沅刚喝完药,一举一动,还吸引着好些考生的注意力。

    于是,大家都很懵逼地发现,男老师刚喊完,后来的这个男生便开口说了句什么,尔后,长腿一迈,走去播音主持那一列队伍排队了。

    剩下的这一对疑似情侣,更让人懵逼,走去编导那边排队了。

    搞毛线呀?!

    学艺术的谁不知道,漂亮好看的报表演,比较漂亮好看的报播音,不漂亮也不好看的报编导,这三个人,是对自己那张脸都有什么误解?

    别说考生,就连拿着喇叭那个助教,都在看见江沅和陆川的时候愣了一下,一手指着表演的队伍喊“你们两个不用动,那个就是表演的队伍。”

    突然被点名,还是这种喇叭传音的方式,江沅步子顿了一下,解释道“老师,我是考编导的。”

    年轻的男老师“???”

    江沅刚摘了口罩喝药,那张脸他看得一清二楚,整个人都愣了下,还不太相信,重复了句“编导?广播电视编导啊?这多半都是幕后。”

    “嗯。”

    江沅自然知道,点了点头。

    老师的脸色有些崩,又问陆川“你也编导?”

    陆少爷口罩都没摘,用下巴指了指江沅“我不考,我陪她来的。”

    姿态十分懒散,迷之冷傲……

    问话的老师再一次“???”

    目光扫一圈,他发现几个队伍里就这两人模样拔尖气质出挑,那颗爱才之心,多少有些恨铁不成钢,却没办法,总不能拿着喇叭逼人改专业?

    叹口气,他有些烦躁地一挥手,“行了行了,赶紧站好队。”

    因为这个插曲,江沅往后走了好一会儿,才无奈地站到了刚排好的队伍末尾,陆川这次没站队伍里了,就站在她旁边,肩膀背书包,手里拿水杯拎药,气质那么傲的人,乖得像一个二十四孝好男友。

    终于回神的一众考生们“努力保持微笑。”

    现场确认一开始,便没有中场休息。

    这一天也只是考生现场报名,暂时不考试。所以负责登记的也就没什么重量级的老师,以学院里的助教为主,还有一些校园行政、财务方面的老师,院系学生会志愿者,以及安保工作者。

    临近一点,谷满仓和蒋正渊一起出了宿舍楼,路过报名处的时候,前者啧了一声“看这阵仗,人数应该比去年还多,你的新戏女主角把稳了。”

    “是么?”

    后者摇摇头,一脸嫌弃,“一届不如一届,到时候再看。”

    艺考现场确认报名总共两天,校园休整一天,之后那一天,才是正儿八经的考试。蒋正渊新戏女主角要找个新面孔,已经和院方沟通过,当天会围观一下表演专业面试,看能不能定下人选。

    时间也没几天了,他这状态,还不怎么积极……

    谷满仓便笑了一下,叹气,“也就你,选个人这么费事。”

    “可起开吧,昨天还说那谁不像少女的不是你?”

    “那都二十三了,还少女呢!”

    谷满仓冷笑了一声,倒是分毫不让。

    “谷老师,蒋导?”

    二人正说话,身后传来一道迟疑的女声。

    眼看着两人一起转过身,易欣的脸色顿时变得惊喜无比“真的是你们呀?!”

    谷满仓,国内最有话语权的鬼才编剧,专攻大荧屏,以往获奖的作品囊括了文艺片、纪录片、悬疑片、犯罪片、惊悚片、喜剧片等众多题材,他几乎是个传奇,也是娱乐圈所有明星都想巴结的对象,之前她都听说过,因为谷满仓在电影学院当了特聘教授,好些明星的经纪公司会在他上课之前便过来蹲守,就希望他给自己的艺人写剧本,开价至少千万起。可人家名利双收,近几年越发爱惜羽毛,压根不鸟人。

    至于另一位蒋正渊,更了不得。也不知道有什么背景,反正手眼通天,以至于他在影视圈一贯特立独行,什么题材都敢拍,他也是天才导演,特别擅长拍摄现实题材风格的大片,上映的每一部都是爆款,拿奖到手软,捧红演员无数。

    他们是最佳组合,黄金拍档,影片一出,总会横扫电影节,所向披靡。

    易欣咽了一口唾液,激动得都结巴了起来“我……我是今年报考电影学院的考生,我我我……看见你们真的是太激动了,我喜欢的好几个偶像都是从你们的电影里成名的,两……两位老师,能给我签个名吧,求求你们了。”

    谷满仓+蒋正渊“……”

    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意外。

    他们俩素来低调,若无必要,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主要是觉得麻烦,一露面总有各种各样无论多少线的演员经纪找上门,请求他们帮着捧人,还夸海口,价钱随便开。

    有意思哈,谁还缺那点钱?

    不过,像今天这样,被一个才上大学的小姑娘拦住,倒是不容易。

    谷满仓笑了一下,冲人说“本子拿来。”

    “哦哦——”

    易欣连忙将自己书包里的记事本拿了出来。

    他率先给签了名。

    易欣又眼巴巴地看向蒋正渊“蒋导?”

    蒋正渊在生人面前,一向冷淡,却也没拒绝,拿了笔签了名字。

    如获至宝地收了笔记本,易欣却没走,咬着唇看着两人,毛遂自荐说“两位老师,我从小就特别喜欢看电影,所以虽然长相不算拔尖,也毫不犹豫地报了表演。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行业,也喜欢演员这个职业,更知道自己没资格上您二位的戏,可好不容易见上,我真的很希望你们能给我一次学习的机会,让我跟跟组,演什么都行。”

    她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又很大胆,耐着性子听完,谷满仓意外地挑了下眉“演什么都行?”

    “恩恩,我也可以不要钱。”

    “哈~”

    谷满仓笑了,“有点意思啊。”

    “这样吧——”

    他是个爽快人,不可能在这儿给人承诺什么,倒也能在心情不错的时候给能上进的后辈帮扶一把,随手从裤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说,“打这个电话,就说谷满仓推荐的。”

    “谢谢您,谢谢蒋导!”

    易欣千恩万谢地接了那张名片。

    目送她走,蒋正渊哼了声,“你这还挺乐于助人。”

    “小姑娘看着还挺好,送去侯健那儿,让演演小角色锻炼着,说不定未来也是个人物。”

    “企图心太重了。”

    蒋正渊说道。

    他性子固执,各种毛病很深,特爱吹毛求疵,相识多年,谷满仓对他了解得不能够再深了,因而压根没辩驳什么,拿手机看了眼时间,催道“走了走了,吃饭,饿死了。”

    两个人去了校外一家面馆,大步进去,谷满仓便喊“两大碗炸酱面!”

    话落,看向蒋正渊,问了句“坐哪儿?”

    后者没动,目光直直地看向一处。

    谷满仓循着他视线看过去,窗户边的位置上坐了几个年轻人,学生模样,面对他们这边的,是一男一女,女孩子在里面,端着一次性塑料杯喝水。

    只一眼,他都觉得,那就是蒋正渊新戏女主角的样子。

    ------题外话------

    我觉得我也是挺奇葩的。

    写到这儿,竟然给反派连应援口号都想好了“一心一意,心心相印,万众一心,欣欣向荣!”听起来是不是很顺口,o(n_n)o哈哈~

    然后——

    这一章字数很丰满,阿锦今天有时间的话,抽空再写点,大家可以下午六点再来看一眼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