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183:沅沅要崛起(一更)
    怎么会不明白?

    只是,不想看你那么辛苦。

    陆川定定地盯了她一眼,竭力地,将自己心里那种涌动的心疼的情绪给压了下去,化作了唇角一个妥协的笑“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

    他一手搭在了她的肩上,郑重其事地“如果,我是说如果,以后你碰到任何解决不了的难题,就必须找我,虽然我们是独立的个体,可有些事,它不用分的那么清楚。”

    “……知道了。”

    点点头,江沅淡笑着应了。

    没再多说什么,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了病房。

    病房里,隔壁床的产妇、陪护和孩子都不在,江明月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在江晨希的怀里哭唧唧,江晨希抱她还没有江沅那么顺手,颇有些焦头烂额地哄着“明月乖,明月乖……”

    江志远给龙锦云擦着虚汗,听到这儿,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明月?你们俩给取的名字?”

    先前查b超是个男孩,他和龙锦云,完全没取女孩的名字。龙锦云在icu待了几个小时,上午才转到病房来,他忙得团团转,都没来得及去瞧小女儿。

    江晨希扭头说“姐姐取的,说你们要觉得不好听,可以叫成小名。”

    “挺好的。”

    江志远若有所思,“正好是半夜生的。”

    “爸。”

    这时,江沅走进房间,喊了一声。

    “江叔。”

    他身后,陆川跟着也唤了句,没往最里面走。

    江沅也顾不得管他了,从江晨希手里接了小明月,看了眼她挂着泪花的眼角,手伸到尿布湿上捏了捏,笑道“尿了不舒服,想换呢。你抱着哄有什么用?”

    “啊——”

    江晨希叹了口气,“带孩子真的好烦。”

    昨天刚回病房那会儿,她还挺有精神,没一会儿就囫囵地睡着了,半夜听到了小孩哭,可是醒不来,再到今天,整个人都不对了,走路是飘的。上午去隔壁病房的空病床上又睡了好几个小时,那种精神萎靡的状态才去了一些。反观江沅,一晚上基本没睡,看上去比她的状态还好一些。

    好像,从小到大她是这样的……

    既有忍性,还有韧性。

    江晨希站在原地,思绪有点飘远了。

    江沅抱着小明月放在了床上,动作轻柔地给换尿不湿。有人懂了她的意思还小心伺候,小丫头顿时不哭了,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歪头瞧着江沅。

    “你能看见我么?”

    江沅被她呆萌地样子逗笑,抬抬下巴,哄着人玩儿。

    这和谐的一幕,让江志远的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也凑过去看了眼孩子,笑着说“这小丫头跟你出生那会儿简直一模一样,眼睛、鼻子、嘴巴,每一处都像。”

    “是吗?”

    站在一边的陆川,闻言便到了两人跟前,垂眸去打量孩子。

    半晌,嘀咕着来了一句“原来你小时候长这副模样,还怪可爱的。”

    江沅把孩子抱了起来,催他“你回去吧。”

    妇产科病房,男士总归不太方便。陆川过来主要是想看看她,闻言只好点点头道“那行,我这就回去了。明后两天开学报名,你别耽误了。”

    “我知道。”

    “江叔再见。”

    挥挥手,陆川便走了。

    对他,江志远已经没什么脾气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抬抬手,还说了句“路上小心。”

    “知道。”

    病房门发出一声轻响。

    他一走,整个儿气氛都轻松起来了。

    看见小明月不哭了,江晨希便抬手朝江沅道“姐,我抱着哄会儿吧,你去睡一会儿。今天周末也没什么医生,隔壁房间就有一个空床位呢。”

    “那行。”

    江沅的确有点累,抱着小明月递给了她。

    她去隔壁房间睡了一会儿,再醒来已经是下午了。脑袋有点晕沉,她回到病房,江志远没在,江晨希趴在小明月边上又睡着了,龙锦云却醒着,在默默垂泪。

    隔壁床产妇的母亲在安慰她“女儿挺好的,咱们都是女人,可不能有重男轻女这种观念。”

    龙锦云声音愁闷“b超检查说是个男孩……”

    “已经生了,管他男孩女孩呢,不都是你的孩子吗?”

    “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江沅晓得,这种关头,她不能气龙锦云。可心里有些话,实在不吐不快。便走进去道“生男生女是你一个人能控制的吗?为什么不管有没有错你总要将这些错往自己身上揽?还有,妈,你能不能别哭了?我知道你疼,心里难受,可谁心里不难受,我心里也难受,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事已至此,接下来该怎么办?”

    接下来?

    龙锦云被她问的一愣,答不出话。

    还能怎么办呀?

    已经这样了。

    她只想快快地养好身体,别给家里添乱,心里祈祷婆婆能不那么生气,让她们这娘几个日子好过一些。至于更多的,没想过,更没什么主意。

    “那个家,如果还有老太太,我不会再回去了。”

    看着她,江沅突然说。

    这话有点严重,半睡半醒的江晨希,也一下清醒了。

    话已出口,也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江沅索性继续道“没有谁规定婆媳是必须住在一起的。你看二婶,看姑姑,哪个是跟婆婆一起过的?如果奶奶是个好奶奶,我不会说什么。可她那个样子十几年,根本就没有改的可能性。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跟她生活在一起受委屈?反正我已经想好了,不回那个家了。”

    很多东西,其实都是习惯使然,因为从小习惯了那种模式,所以完全没想过,可以换一种模式的。当她在宿舍里每晚都能睡得很踏实,在江文秀家里每晚都能睡得很香甜之后,自然不想再回那个泥沼一般的家。

    龙锦云却觉得不可思议“不回家你想去哪儿?”

    江沅定定地看着她,突然泛了泪花。

    人都说为母则刚,她们这个母亲,却因为两个女儿软弱了半辈子,眼下都什么年代了,还没醒悟过来。也许,她永远没有强硬起来的一天。

    她是个指望不上的人……

    可她却不想过那样的日子了,不想压抑,也不想生活里永远充斥着无缘由的责骂,更不想,让这个懵懂无知的妹妹,跟她两个姐姐一样,童年都甚少欢笑。

    “妈,我们搬出去,租房子单住吧。”

    舒口气,江沅肯定地说。

    从昨晚在产房门口看见老太太撒泼,这件事她就想说了。今天却一直忍着,因为怕影响龙锦云休息。可眼下话赶话就这么说了,却觉得浑身都轻松了。医生那边说了,剖腹产基本也就住院一周,她希望这一周内就能找好房子,龙锦云一出院,就可以直接住到租好的新房子去,彻底地和老太太划清界限。

    “沅沅……”

    身后,突然传来了江志远的声音。

    落在耳边,浓浓的疲惫感。

    江沅转身,对上了他微微有些错愕神色的脸,尔后,听见他说“让你妈休息,什么事出来和我说。”语气里,有些当家长的威严。

    这话可能引起他的不快,江沅有所预料,抬步跟了出去。

    两个人到了外面,江志远便道“你奶奶这个人就是这种性子,我们做晚辈的。有时候受些委屈在所难免,你也满十八了,家和万事兴的道理总该听过,怎么就能想着分家呢?”

    “……那不是我奶奶。”

    静了片刻,江沅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声音缓慢“爸,我是满十八了,所以我有自己的判断,也有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她没有将我当成过亲孙女儿。没有哪个奶奶,会收了钱就能卖孙女,会想方设法地将孙女嫁给一个好赌成性的人,会完全不顾孙女的意愿,会给孙女的水杯里下药——”

    “沅沅。”

    江志远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似乎是不能接受她这么说,语调顿了一下,又好像没什么办法,只能叹气,“我保证,以后不会让你受这种委屈的。”

    “只要住在一起,怎么可能不受委屈呢?”

    江沅觉得可笑,也就笑了,“她会天天责骂我妈生不出女儿,说她品行不端不该进江家的门,说她是狐狸精,勾引的你不认亲妈,完了还会说我,说你,说晨希和明月,我们这么多人,一个都逃不了。”

    江志远噎了一下,脸色变得极为凝重“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都住出去,她一个老人家,怎么办?”

    “有手有脚会打电话,为什么一个人不能住?”

    “你让我这个当儿子的脸往哪搁?”

    看着她,江志远的目光,几乎有些陌生,情绪很烦躁,勉强地绷着。

    “爸——”

    江沅目光深深地看着他,“不是我不想和她住,是她逼得人没办法和她住。如果她是一个好奶奶,我也想孝顺,家和万事兴,承欢膝下,可她不是啊,她是个自私又恶毒的人,她对我妈和我们都有偏见,你不能因为自己想尽孝,就非要把这一大家子和你捆绑在一起,这对我们都不公平——”

    看着江志远突然扬起的一只手,江沅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从小到大,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这是江志远第一次对她扬起手掌,想要扇她巴掌。

    因为她不孝,说出了藏在心里十几年的话。

    因为她,说老太太恶毒,说他自私。

    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很想笑,心里一个声音告诉她,龙锦云其实是对的。她嫁给的这个男人,足够善良老实忠厚,可同时,他骨子里有极为传统迂腐的一面,他的固守观念,是没办法被打破的。他同情弱者,以前是龙锦云,是她,眼下她站到了他道德准则的对立面,他便觉得无法接受了。

    只是——

    那一只手,终归没有落下来。

    江沅的眼泪却落了下来,在他面前垂下头去。

    “沅沅啊,爸爸一直觉得你是个好孩子,你像你妈,听话又懂事。这么多年,我虽然没有给你多么好的条件,可扪心自问,我觉得我勉强还算一个合格的父亲,你最近是不是听同学说了什么,突然想出去住了?”

    “没有,我只是受够了。”

    江沅哽咽了一声,维持着声音里的平静。

    “那你觉得我们住出去现实吗?”

    江志远的声音,无奈又无力,“开了烧烤店,家里在外面还有贷款没还完呢。眼下你妈又生了妹妹,养孩子也费钱,你和晨希都上高中,你马上还要考大学,为什么一定要出去住,多出这额外的开销?再说了,你现在住校,考上大学以后还会住校,大学以后就会毕业上工作,结婚,满打满算,你在家里也住不了多久——”

    鸡同鸭讲,江沅也觉得疲惫不已。

    可这个念头一旦生出,那股子期待,便好像星火燎原。

    她紧了紧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慢慢地说“我知道家里开销大,您一个人养家,很辛苦。只要您愿意我们一起搬出来,以后这些花销,都由我来负担。”

    “……”

    江志远一脸震惊,“你负担?你怎么负担?”

    “最多半年,那几个的判决便会下来,刑罚之余,会有一笔赔偿款的。这些钱全部都给您,到时候您先用着。后面不够了,我想办法再填。”

    她和他说话的语气、态度,全变了。

    江志远用全新的目光打量着这个在他看来一向都十分懂事的大女儿,焦躁又烦闷,却已经能意识到,这个女儿,不再是自己三言两语能安抚住,劝住的那个孩子了。

    真的是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这一句一句说完,还让他无地自容。

    翅膀硬了呀,这孩子……

    ------题外话------

    下午七点之前二更,群么么。

    潇湘小可爱早上七点开始踩楼拿实体礼物,扣阅留言在(629踩楼活动帖),规则在两边置顶评论里,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