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章节目录 221:像一个小ET(二更)
    认识阮湘君半年,她有个弟弟这件事,江沅也才知道。

    两个人坐在出租车上,她偏头瞧了一眼,发现小少年自从上车后就变得分外沉默,笔直笔直地坐着,两只手握成拳抵在膝头,显得内敛而不自在。

    对于她要照顾他这件事,江志远和龙锦云并不赞同。

    他们甚至觉得,这简直像天方夜谭。

    女儿虚岁也就二十,才在上大学,学校里课业重不说,自己私底下还经常写东西,放假回家后,房间里的灯经常亮到晚上十二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何况其他?

    可江沅应承的事情,却是不怎么听别人意见的。龙锦云和江志远也能感觉到,这孩子越大,主意越大,她就好像叛逆期来晚了似的,开始强硬地做自己的主。

    年都没过完,房子也没找好,江沅担心直接将他带回去会引得两方不适,所以预备带他在外面先吃一个饭。思绪回转,便轻声问了句“成君你饿不饿?午饭想吃什么?”

    阮成君对她挺有好感的,只是多少有些怯生,又总觉得薛平青要抛弃他,所以看向江沅的时候眼睛还红红的,小声问了句“我能吃肯德基吗?”

    小孩子几乎没有不喜欢吃炸鸡的,只要他肯吃东西,江沅就放心了,很爽快地点点头“那行,姐姐带你吃这个。”

    话落,便抬眸看向司机,改了一下地址。

    下雪天,路上多少有些拥堵,快三点的时候,出租车停在了一个商场外。

    这商场距离江沅家里不远,一楼拐弯处有一个肯德基。

    两人下车,江沅从后备箱拿了行李,便一手搭上了阮成君的肩,护着人往店里走。

    挨得近,阮成君抿唇看了她一眼。

    “怎么啦?”

    江沅怔了一下,笑问。

    “没。”

    小少年轻轻地摇了一下头。

    江沅有心和他多聊几句,拉近一下距离,手机突然响了。

    陆川打过来的。

    阮湘君的事,陆川也已经知道了,听说人已经下葬,他领着阮成君在外面要吃饭,便说他一会儿过来,下午陪着找房子,让两个人等他一下。

    挂了电话,江沅领着阮成君进了店,让他点东西吃。

    小少年点了汉堡、薯条、鸡翅和可乐,江沅给自己点了一份米饭,等了餐,两个人便坐到了落地窗边一个位置,一边吃饭,一边等陆川。

    距离本就不远,不到二十分钟,陆川开了车过来。

    大冬天,他里面穿的薄,外面便套了件黑色长款羽绒服,衬得整个人越发高挑,推开玻璃门走进来张望的时候,五官出众的一张脸,吸引了不少目光。

    “陆川。”

    江沅朝他挥挥手。

    他便大步过去,侧身坐在椅子上,一抬眸,和对面的小少年四目相对。

    这半年经常去找江沅,陆川也眼熟阮湘君,此刻看见她弟弟,多少也有些唏嘘怜惜,温和地笑了一下,说“我是陆川,叫我陆哥哥就行了。”

    “陆哥哥。”

    抿唇唤了一声,小少年便低下头了。

    他家逢巨变,整个人看上去沉默脆弱的紧,陆川也就没多言,偏过头,一手握住了江沅的一只手摩挲,声音压得很低“和你家里商量好了吗?”

    “差不多了吧。”

    江沅没有多说,笑了一下,问他,“你吃饭了没?”

    “吃过了。”

    “那我们就走吧,还要找下房子。”

    他们一家五口,原本租了个三室,可因为最小的房间也就几平米,一开始搬进去的时候,姐妹俩还跟以往一样住,那个房间放了好些杂物,江志远经常半夜回来,怕吵孩子,偶尔睡一下。一手揽着阮成君走出店门,江沅有点纠结,要不要先让阮成君在家里住几天,毕竟过年,热闹点可能会驱散他的伤心。

    上车后,她给江志远发短信打了个招呼,便领着阮成君先回家了。

    江家。

    龙锦云捂着肚子从洗手间出来。

    江志远的烧烤店年后还没开始营业,正在客厅里逗小女儿,见她出来,关心地问了句“还不舒服?”

    “这几天总有些不畅快。”

    龙锦云说着话,低头在自己小腹上按了按。

    “你这产后也没去做检查,要不我们明天去一下医院。”

    生了江明月以后,龙锦云全职在家里带孩子,烧烤店那边一天都不能离人,江志远自然忙,经常早出晚归的。龙锦云自觉没什么问题,很多事,能省就省了。

    “那行吧~”

    听他建议,龙锦云点了点头。

    开门声在这时候响起。

    夫妻俩抬眸看过去,便瞧见江沅一手推门进来,开口唤“爸、妈。”

    她手上,推着一个黑色的小皮箱。

    阮湘君的事情,夫妻俩都知道了。虽然觉得江沅应承下照顾人家弟弟这件事有些不应该,却也不至于在这种关头给什么冷脸,瞧见她这架势,江志远便走到了门口,招呼后面两人“来了哈,快进来。”

    “伯伯、伯母好。”

    抿唇步入室内,阮成君轻声问了句。

    陆川将手里的礼物递上,也笑了笑,“江叔过年好。”

    “过来就过来,别总这么客气——”

    说着话,江志远将他让进室内,去给两人倒茶。

    “来,吃糖。”

    龙锦云打起精神,将茶几上的糖果瓜子往阮成君面前推了推,又忙着去拿水果。

    室内有暖气,将近二十五度,陆川来过江家好些次,没拿自己当外人,很随意地脱了外套挂起来,又抬手朝阮成君“外套脱了吧,坐一会儿。”

    阮成君坐在沙发上,脱了外套,递给他,“谢谢哥哥。”

    他虽说年纪小,礼貌涵养倒是极好。

    陆川笑了下,帮着挂了外套。

    身处陌生的地方,阮成君多少有些局促,可他早慧聪颖,因为连番变故过早地懂事,也已经学会了收敛克制自身的情绪,规矩地坐在沙发上,端正沉静的样子,颇引人心疼。

    江志远不是重男轻女的人,可家里三个女儿,冷不丁看见这么清秀的小男孩,心里还是挺喜欢的,便在一旁低声问江沅“要不先把小次卧收拾出来,让住吧。”

    距离有点远,阮成君只隐约地能听见两人说什么,没抬眸看,倾身从茶几上拿了一个糖。

    拿了糖也没拆开吃,用指尖,无声地捏着……

    冷不丁,看到茶几对面,冒出了一颗头。

    整个人被吓了一跳。

    江明月是去年元宵节,2月28的生日,月底才满一岁,这会儿已经在学步了,一楼的地暖很热,她穿了一身米色碎花的秋衣秋裤,原本正扶着沙发,笨拙地一步一步挪,趁人不备,腿下一软趴在了地上。不过她从小都非常省心,摔倒了又自己慢吞吞地扶着东西站起来,顶着个光头,一脸懵懂地看着家里来的陌生人。

    那脑袋是真的光亮,赶上灯泡了。

    说起来是因为她上个月肺炎感冒过一次,医院的护士在头顶扎针的时候推掉了半边头发,病好后江志远觉得太难看,索性拿了推子,将头发给推了个干净。

    可阮成君不晓得,错愕地看着她,只觉得这突然冒头的小家伙,光溜溜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再配上有点呆萌的表情,看上去就像个小et(外星人)。

    小et从茶几和沙发间冒出来,歪着头打量了他几眼,转个身扶着沙发,笨拙地往他跟前挪。

    龙锦云端了一盘砂糖橘出来,正好看见小女儿这幅样子,忍不住笑笑说“这是你江沅姐姐的小妹妹,明月,你叫明月或者月月都行,她不怕生的。”

    “……哦。”

    点点头,阮成君下意识地扭头,看了江沅一眼。

    江沅姐姐的确很漂亮,可这小妹妹,看上去有点丑丑的。

    而且好像还很笨?

    阮成君细长的手指捏着糖,看着她一步一步,笨拙地往自己跟前挪,也不说话,呆呆的样子,好几次都差点摔了,家里人好像也习惯了,没人去管……

    绕茶几多半圈,对她来说,应该是挺难的,所以她最后手脚并用,爬到了他脚边。

    阮成君“……”

    ------题外话------

    明天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