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高武27世纪 > 章节目录 第458章 大将所承受的代价
    指挥部!

    “元帅,燕晨云好像还要厮杀,他身体能扛得住吗?”

    安雨姗忧心忡忡的问道。

    她目光原本是注视在离灾鼎上,可突然,沉寂了很久的天空,再一次出现劲风激荡的恐怖场景,阴云密布的天空,刹那间就是一片支离破碎。

    很明显,燕晨云他们又再开始厮杀,也只有九品能引动这种震荡。

    安雨姗稍微观察了一下,分析出了一些事情。

    可能,燕晨云是和沸血族的九品结盟了。

    上空战场内,沸变离确实倒戈,正在和三个九品战斗,他更像是一种阻拦。

    正因为这样,燕晨云可以和阳向族的苍毒单独对战。

    由于苍毒之前被暗算,燕晨云几乎是虐杀对方的状态。

    元古子面无表情,但他的眼睛里,其实是有些不忍。

    “安雨姗,你有所不知,咱们神州这七个大将,看上个好像各个风光无限,但其实哪一个都是浑身暗伤。

    “而战国七军之中,燕晨云年纪又最大,同时他年轻时修炼防御战法,暗伤也是所有人之中最多的一个。

    “这一次燕晨云独自镇守启夏城,他原本就没计划活着回来。

    “以一敌五,对方皆是九品,哪有那么容易。他放弃一切攻击,所有气血都形成防御护盾,这个护盾所牺牲的,是燕晨云他自己的一切。

    “这一战之后,燕晨云的气血将会不可逆转的溃散,几年内,就会散无可散,最好的结局,是保持四品的气血量,但大概率是三品,二品都有可能。

    “可现在,他抓住沸变离逆变的时机,还想再杀几个九品,但这样的下场,就是他气血立刻溃散,都没有延缓的时间。

    “你问我他能不能扛得住,我只能告诉你……能!

    “咱们神州的每一个将军,都是一座高山,普天之下,没有他们扛不住的东西。”

    袁龙瀚捏着手掌,一张脸都苍老了不少。

    前有林东启。

    再有燕晨云,再算上伤心欲绝离开的姚晨卿。

    神州这一代的七军大将,已经离开了三个。

    这一战之后,燕晨云也就会退休。

    虽然神州这一代的九品也逐渐成长起来,燕归军团的大将位置也不至于断层。

    但袁龙瀚心里还是伤感。

    新一代的武者在成长,老一辈的强者在衰老。

    时间这把刻刀才最无情。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退休。

    元帅。

    总阁。

    道尊。

    神州目前只有三个绝巅。

    自己统帅神州军部,主管战争事物。

    总阁为内阁最强者,统管各省总督府,以及神州各大部,包括教育部、侦捕局等等。

    军部主战,内阁为政,这就是神州的整体。

    至于道门,负责探索未知。

    绝巅还是太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第四个,第五个,甚至第六个。

    九品虽然没有断层。

    但下一代的绝巅,却一直没有出现。

    牧京梁,柳一舟,段元狄。

    刑部莫其正也有机会。

    他们是最有希望的四个,也是年纪合适的四个,也不知道谁会率先突破。

    或许,是苏青封那小子也不一定。

    论天赋,能比苏青封还要高的武者,目前只有他儿子。

    对。

    想找到一个比苏青封天赋高的人,竟然得是他儿子。

    这次战争结束,燕晨云也就退休了。

    神州新一轮的更新迭代,也已经悄悄开始。

    “什么……气血溃散,这是要废了燕晨云的武功啊。

    “元帅,没什么挽回的可能吗?”

    安雨姗猛地站起身来,满脸不可思议。

    对一个九品大将来说,如果废了他的武功,那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如果没有希望,那燕晨云所面临的事情,就是解甲归田。

    “燕晨云体内暗伤太多,他施展的绝世战法又太霸道,我尝试过,没有任何可能。

    “而且燕晨云将军也已经向教育部投递了简历,他回来之后,想当一个武大老师。

    “教书育人,这是燕晨云将军一直以来的理想,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

    元古子苦笑一声,满脸无奈。

    有很多事情,就是这么无奈。

    杀异族是战争,战争就代表着死亡和鲜血。

    “原来是这样。”

    安雨姗坐回到椅子上,虽然她知道燕晨云退休之后可能会得到休闲,但她心里还是难以抑制的伤感。

    一个大将啊,说负伤就负伤。

    “袁龙瀚,你立刻下令燕晨云休战,本尊可以提供灵药,让燕晨云恢复气血。”

    然而,这时候青初洞坐不住了。

    苍毒可是自己的儿子,而且是最有出息的那种,未来苍毒有可能突破到绝巅。

    可现在,自己的儿子快要被燕晨云给打死了。

    没有任何逆转的机会。

    除了袁龙瀚下令,没有人可以拯救自己的儿子。

    青初洞他们知道沸变离的厉害,更清楚燕晨云的可怕。

    否则,他们不会来来回回的暗算两个人。

    可现在,两个最不可能联手的人,竟然结盟,简直匪夷所思。

    青初洞心里真的开始恐惧。

    “袁龙瀚,事情可以商量,我相信你也不想燕晨云死,咱们商量一下,休战吧。

    “你下令,让燕晨云配合我们四个,先擒拿了沸变离。

    “之后我们会和沸血族开战,不会再来骚扰神州,八泉火的事情也可以一笔勾销!

    “袁龙瀚,休战吧。”

    掌目族绝巅也寒着脸开口说道。

    死不起。

    他掌目族是真的死不起。

    一个九品啊,对掌目族来说,死一个九品足以致命。

    他们都是绝巅,一眼就能看清楚燕晨云的计划。

    他杀苍毒,没有任何难度。

    等苍毒被杀,燕晨云和沸变离必然会联手击杀其他三个绝巅。

    而掌目族九品是最弱的一个。

    500多六七品,死就死了,但九品不一样啊。

    钢骨族和四臂族的绝巅沉着脸不说话,但他们明显是清楚事情的厉害程度。

    一场战争,损失惨重,如果再死四个九品,那可就成了千古笑话。

    “哈哈哈,你以为我神州的军人,是你们异族的软骨头吗!

    “我神州从被你们请略的第一天开始,就从来没有试图软弱过,我们也不接受任何条件的投降和求饶。

    “欺我神州者,罪该万死。

    “我神州军人宁愿玉石俱焚,也不会让一个侵略者活着回去。

    “青初洞,你们给曾经给神州带来的伤痛苦难,我们从来没有忘记过,很快,我们会血债血偿。

    “现在求饶?

    “曾经我们提出和平共处的机会,你们珍惜过吗?

    “神州以前请求和平的时候,你们是什么嘴脸,你们又是何等的残忍。

    “这场仇恨,不共戴天。”

    袁龙瀚冷笑一声。

    虽然自己也心疼燕晨云,但他不会去羞辱这个老弟兄。

    燕晨云有能力让自己安全,他可以拖延到战争结束。

    但既然选择了战,那就是他的意志,这是一个军人的荣耀。

    如果袁龙瀚有机会用自己的命,去换五个绝巅,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换。

    和异族休战?

    简直荒谬。

    “袁龙瀚,你一定会后悔。”

    青初洞气的咬牙切齿。

    向燕晨云求饶?

    苍毒又不是没有求饶,可燕晨云心狠手辣,他根本就没有一点想要谈判的念头。

    这个畜生。

    ……

    “燕晨云,我给你宝物,我父亲是青初洞,不管你有什么伤,我都可以给你灵药,我可以让你维持九品修为。

    “燕晨云,你疯了吗,快住手,有话好商量。你别杀我,我不想死,我也不能死。

    “燕晨云,我苍毒发誓,我这辈子绝对不再离开八族圣地半步,我再也不会杀你神州一个人,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为什么!”

    轰隆隆!

    轰隆隆!

    苍毒愤怒的咆哮。

    在燕晨云的轰杀之下,苍毒已经只剩下半条命,按照这种节奏轰杀下去,他几分钟后就会彻底死亡。

    而在沸变离的阻挡下,其他三个绝巅根本没时间来救自己。

    关键当初为了防止燕晨云和沸变离逃亡,他们布置了一个绝阵,现在谁都逃不了。

    “哈哈哈,苍毒,原来你也知道怕?

    “你们异族屠杀我神州黎民苍生的时候,有没有问过他们想不想死?

    “你们异族屠戮神州,烧杀抢掠的时候,我神州人又什么时候招惹过你湿境八族?

    “宝物?灵药?

    “简直是可笑,我烟尘是是神州军人,我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我会在乎你这些破烂?”

    燕晨云狂笑一声。

    苍毒的懦弱,让他看到了神州胜利的希望。

    对!

    我神州从国破家亡,一步步打到你异族家门口,靠的是亿万英魂的无畏,靠的是埋在这片山河下的忠骨。

    我燕晨云只是最渺小的一个,最普通的一个。

    轰隆隆!

    轰隆隆!

    燕晨云身上的气血在疯狂溃散,但与此同时,他暂时得到了九品的巅峰力量。

    杀!

    杀尽这些威胁神州的恶魔。

    杀尽这些血债累累的牲畜。

    我燕晨云如果今天能活着,那就退休当一个老师,用我微薄的心血,去灌溉神州下一代的年轻人。

    万一我死了。

    那我燕晨云也死得其所,无愧祖宗,无愧神州,无愧苍生。

    我愿用我的魂,做一个信使。

    我会去另一个世界,我要把如今这个崭新的神州,告诉曾经那些流血的先辈,告诉他们,神州后继有人,旗帜有人继承。

    神州山河犹在。

    百姓安居乐业。

    锦绣江山,依然如画。

    神州军人,从不畏惧死亡。

    “噗……燕晨云,你疯了吗,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绕过我,我投降,我求饶……噗!

    “燕晨云,你住手,你别打了,你饶了我,你只要肯饶了我,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你别打了,停下……噗……。”

    不到一分钟时间,苍毒已经被轰杀到奄奄一息,嘴里的鲜血更是疯狂往外喷。

    他感受着死亡的召唤,早已经被吓到魂飞魄散。

    怕了。

    苍毒从来没有距离死亡这么近过。

    他真的怕了。

    “哈哈哈哈!”

    燕晨云也没有说什么废话,他只是狂笑。

    高兴。

    畅快。

    轰隆隆!

    这时候,下面离灾鼎的苍龙异象,已经燃烧到了第四次。

    火焰一次比一次恐怖,一次比一次炽热。

    天空乌云都被燃烧成了血色,似乎是一片望不到头的火海,湿境第一次这么炽热。

    燕晨云热血沸腾,他似乎回到第一次杀异族的状态。

    那时候,自己就是这么无畏。

    生死,又能算什么。

    几百年前的先辈,哪里敢想象,如今的神州,已经有资格在湿境建城,已经有资格将一切灾厄挡在城外。

    这座启夏城,就是神州的另一座万里长城,这是起点。

    我不惜把我热血洒在这里。

    更何况,我还没有死,我还可以回校园,去听听年轻人的欢声笑语。

    苍天待我不薄,我燕晨云这一生何等完美。

    轰隆隆!

    轰隆隆!

    “噗……咳、咳……噗……燕、燕晨云……你、你会受到报复……噗……”

    终于,苍毒被燕晨云彻底毁了生机。

    临死之前,他怨毒的盯着燕晨云,虽然已经口齿不清,但还是咬牙切齿的诅咒道。

    不想死啊。

    我苍毒是绝巅之子,我苍毒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苍毒有绝巅之资。

    我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怎么可能被一个无纹族斩杀。

    不甘心。

    不甘心。

    不甘心啊。

    嘭!

    终于,苍毒尸体坠落到地面,犹如一个从天而降的破烂垃圾。

    启夏城一个八品闪烁过去,立刻将苍毒的尸体封存起来,以后神州可以在湿境建城,科研院可能会有新的研究,这些九品尸体有用。

    随后,这个八品的瞳孔里,闪烁着浓浓的悲伤。

    别人可能不清楚,但他们是燕晨云的心腹,都知道燕晨云的情况。

    这一战之后,大将军可能就会退休。

    但大将军的最后一战,也足够辉煌。

    其实在很久之前,燕晨云就暗伤缠身,他活的也很痛苦。

    散了气血,可能也是一种解脱吧。

    “燕晨云,杀掌目族!”

    苍毒死,大快人心。

    沸变离瞳孔里闪烁着血光,浑身都在颤栗。

    杀了苍毒,他心里格外舒畅。

    这四个畜生,今天一个都不能活。

    “看好两个九品!”

    燕晨云点点头,随后,他趁着体内还有九品的气血,立刻去袭杀掌目族九品。

    很弱。

    几乎就是个九品初阶的水准。

    掌目族太特殊。

    这个九品本来是弓箭手,可由于屏障的原因,远程无法支援,所以他只能近距离来滥竽充数。

    可这是战争。

    一个远程弓手被近战贴身,那就代表已经丢了半条命。

    更何况,燕晨云征战了一辈子,还是最强的那批九品。

    轰隆隆!

    轰隆隆!

    没有任何难度,一个战士靠近弓箭手,后者就是个菜比。

    而且苍毒死的凄惨,掌目族九品早已经被吓破了胆。

    此消彼长之下,燕晨云处于绝对压制状态。

    “燕晨云,我掌目族和神州仇恨没有那么深,咱们可以和沸变离一样和解,我帮你杀钢骨族和四臂族,只求饶我一命。”

    掌目族九品比苍毒更怕死。

    他从一开始,就在不断求饶,而且这个掌目族九品身上的责任大,他死不起。

    轰隆隆!

    轰隆隆!

    可惜,没什么用。

    燕晨云冰冷着脸,懒得说那么多废话。

    一道又一道恐怖的轰杀落下,掌目族九品被打的浑身血痕,胸膛都被砸到塌陷。

    远处,沸变离面对两个九品,毫无压力。

    他也满脸嘲讽的看着钢骨族和四臂族九品,同时轻蔑的说道

    “你们两个睁开狗眼看看,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联盟,哈哈哈。

    “我沸血族不会败,不会被你们瓦解。”

    沸变离在压制两个九品的时候,也对他们造成了一同程度的伤害。

    这道屏障的依仗,就是他们五个九品的气血之力。

    只要杀了其他四个九品,那沸变离就可以逃离这里,困着燕晨云的屏障也将烟消云散。

    附近反正没有其他九品,沸变离可以逃离。

    可恨。

    离开这里之后,由于四象锁的原因,沸变离实力会被压制到八品左右。

    他虽然表面上平静,其实和燕晨云一样,也是在硬撑。

    “沸变离,我掌目族可以解除和阳向族的联盟,你别杀我,你和燕晨云别杀我啊。

    “看在咱俩交情的面子上,给我个机会。”

    没多久时间,掌目族九品已经山穷水尽。

    他飞到沸变离身旁,紧紧抓着沸变离的皮衣。

    这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谁能想到,原本是一场压制性的战争,最终会成为这个样子。

    轰!

    然而,沸变离抬起手掌,毫不犹豫的拍在掌目族九品的头顶。

    “哼,你还敢提交情。

    “最该死的就是你,你暗算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咱们的交情。”

    沸变离满脸讥笑。

    其实他和掌目族这个九品关系算不错,所以沸变离最憎恨的也是他。

    “剩下的两个,一人一个!

    “燕晨云,你还能战吗?”

    杀了掌目族之后,沸变离转头,平静的问道。

    刚才他为了让燕晨云压力小一点,已经削弱了两个九品的实力。

    也幸亏他们逃不了,这才可以让沸变离彻底发挥。

    “没问题,速战速决!”

    燕晨云犹如一个死神,直接对上了四臂族的九品。

    沸变离负责钢骨族。

    这两个九品自己之间,四臂族稍微弱一些。

    这时候,掌目族的尸体,也已经坠落到地上,被那个中将封存。

    ……

    “九品战场的战争,也该结束了。”

    苏越抬头看着燕晨云,心里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武道其实很公平。

    一个武者如果获得了反常的力量,那他一定在承受着某种代价。

    这种力量越强,付出的代价也就越沉重。

    牧橙的脂肪。

    自己的胸骨。

    杨乐之的手臂。

    廖平的视力。

    赵江涛的个子。

    燕晨云反杀九品,他又在承受着什么样的代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