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高武27世纪 > 章节目录 第547章 拿出你真正的实力吧
    “厉害!

    “苏越这小畜生能成长到现在这种地步,看来并不仅仅是运气!

    “双手同时施展两部普通战法,最终却打出了卓越战法的效果,而且气血量和没有消耗一样。

    “输得不冤,我阳向族是心服口服!”

    青初洞长叹一声,虽然嘴里是佩服,但瞳孔里的杀气更浓。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好多人会用运气,去总结一些出类拔萃的强者。

    但他们却错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运气好的武者,其实其他方面同样优秀。

    不服不行。

    刚才西武的一幕谁都能看得到,但都无话可说。

    苏越对战斗节奏的把握,无疑是滴水不漏。

    “上!

    “如果给我丢脸,我杀你全家!”

    肆庆阴沉着脸,直接下令。

    原以为阳向族七品能消耗苏越一波,结果却被普通战法破解。

    这样一来,四臂族根本一点便宜都占不到。

    钢厉承也铁青着脸不说话。

    他甚至还有点后怕。

    幸亏刺杀苏越的计划已经开始,如果继续放任这个小子成长下去,对异族绝对是个大威胁。

    根本不用等到苏越突破到绝巅,这么年轻且狡猾的武者,哪怕就是九品,也已经足够恐怖。

    其他七品宗师全部漆黑着脸,每个七品都想逃离,但谁都没有那个胆子。

    队伍里还有两个8000卡的七品大圆满,他们同样没有什么把握。

    当然,有个宗师很开心。

    那就是阳向族的八品宗师。

    眼看着七品根本不可能斩杀苏越,还剩下7个七品,他们就是再没用,也一定会对苏越有所消耗。

    等自己上场的时候,一个区区苏越,还不是手到擒来。

    9000卡的气血,自己完全可以徒手捏死苏越。

    ……

    辉能车还在空中风驰电测的行驶着。

    萧亿恒收到了西都市提督的信息,同时也时时关注着战况。

    确实,异族的目得已经完全暴露。

    他们利用六品武者当祭品,最终引出了七品武者。

    如果没有意外,很快还可能有八品武者出现。

    苏越六品巅峰,对付一些七品武者还可以,一旦八品出现,后果将不堪设想。

    要知道,八品的跨度是8000至10000卡。

    一个八品巅峰武者,其气血值已经可以近万。

    苏越他就是个神仙,也没道理活下去。

    同时,萧亿恒心中还有另一个担忧。

    自己到底能不能破了西武的封印结界。

    按照青初洞的谨慎,他根本不可能干没有把握的事情。

    刺杀!

    废了这么多的心血,异族一定是追求必胜的把握。

    很麻烦啊。

    “也不知道柳一舟在湿境的情况怎么样,如果他可以和我里应外合,就会方便很多。”

    萧亿恒揉了揉眉心。

    压力很大。

    苏越这种年轻人,神州是真的损失不起。

    而且这小子身后牵扯的人也很多,一个柳一舟不用多说,还有一个苏青封。

    那家伙能压着气环到八品,绝对是个狠人。

    苏青封只要能破九品,他就是一个纯粹的预备绝巅。

    一个苏青封,再加上一个更年轻的苏越。

    目前牧京梁也有可能突破到绝巅。

    还有一个刚刚崭露头角,天赋很不错的班荣臣。

    未来十年,神州有机会再多四个绝巅。

    而且萧亿恒是真的打心眼里欣赏苏越,荡平湿境,指日可待。

    不管是胆魄,还是心思缜密,苏越绝对不输一个九品。

    “快点!”

    萧亿恒下意识说道。

    “啊……总阁大人,速度已经最快了。”

    六品司机一脸苦相。

    一路上,总阁大人和失忆了一样,已经反复催促过自己好多次。

    也许,总阁大人的压力真的很大吧。

    ……

    湿境!

    柳一舟等到了密探的回信。

    阳向族圣城,没有任何异常发生,而且青初洞根本就不在圣城。

    四臂族圣城也只留下一个坐镇绝巅,肆庆不知所踪。

    钢骨族的情况也一样,钢厉承离开了很久。

    三族联军现在一共九个绝巅。

    其中三个还在散星城池蹲自己,之前自己帮他们制造了一些小矛盾,现在金竹洞他们三个绝巅内部也有矛盾。

    而青初洞他们,则是联军的主帅。

    “不在圣城,也不在守护城池,那这妖器一定在散星城池祭炼。

    “该死,散星城池这么多,有些还特别隐秘,我去哪找!”

    柳一舟心里都有些发毛。

    他拨通了萧亿恒的源像石。

    通话过程,让柳一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果然,异族联军有大阴谋,他们的六品宗师只是祭炼的祭品。

    电话里,萧亿恒已经和柳一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现在是七品刺杀苏越,谁都不知道八品什么时候出现。

    嗖!

    柳一舟身躯一个闪烁,已经离开了原地。

    茫茫丛林,柳一舟现在没有一点点的头绪,他得找个人商量一下。

    轰隆隆!

    轰隆隆!

    一路上柳一舟穿云破日,由于闪烁的速度太快,甚至连虚空都撞击到坍塌。

    干儿子的事情比天大,柳一舟要商量的人,就是苏青封。

    论对湿境熟悉,自己其实不如苏青封。

    他常年在湿境流浪,喜欢乱转,可能会有一些建议。

    “咦……有阳向族要暗杀苏青封?”

    还不等降临到深楚大监狱,柳一舟就感知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九品!

    而且是九品巅峰,几乎是九品里最强的那一类。

    柳一舟瞳孔里闪烁着寒光。

    嚣张啊。

    异族最近真的是太嚣张了。

    在地球刺杀我干儿子。

    在湿境又派遣九品来刺杀我兄弟。

    欺人太甚。

    是你们异族飘了,还是欺我柳一舟拿不动刀了。

    “嗯?

    “墨铠?

    “怎么会是他?”

    柳一舟祭出沸珑印,原本已经做好了一击必杀的准备,可再一看,那个人影竟然是墨铠。

    老熟人了。

    在国外,自己和墨铠一直是对手,对方甚至还阴了自己不少次。

    既然是墨铠,柳一舟就收敛了杀心。

    之前苏越告诉过他,如果在湿境遭遇墨铠,先别杀,当然可以捕捉一下。

    据苏越说,墨铠已经投靠了他,还成了他的坐骑。

    而且牧京梁他们都看到了。

    简直是荒谬。

    但现在墨铠也没有什么威胁性,所以柳一舟得活捉了这畜生。

    墨铠也是倒霉。

    他刚刚找到苏青封的行踪,还不等出去拍个马屁,就感觉到天幕上空阴云遍布,一股足以让九品尿裤子的气息,二话不说就压迫下来。

    墨铠差点被压到尿血。

    绝巅!

    云层里有个绝巅。

    而且很不巧,自己已经被绝巅发现,甚至还被虚斑锁定。

    更不巧,这个绝巅还是老冤家柳一舟。

    墨铠举起双手,摆出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他倒是不怕柳一舟杀自己,反正体内还有袁龙瀚刻下的诅咒封印,这相当于是投名状,而且他是苏越的干爹,自己是苏越的坐骑,他没理由杀自己。

    我呸!

    什么坐骑。

    我只是利用苏越,仅仅是利用。

    该死。

    柳一舟想狠狠抽自己一个耳光,为什么自己有一种接受了坐骑身份,甚至还想用这么身份保护自己的错觉。

    丢人现眼啊。

    “墨铠,你鬼鬼祟祟在这里,是来送人头吗?”

    柳一舟从云层里走出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柳一舟,你现在好歹也是个绝巅,又何必嘲笑曾经的老对手呢!

    “我体内有袁龙瀚的封印,我现在是神州的密探,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少数族吧。”

    墨铠故意想挣脱封印。

    果然,数不清的‘封’字符印从体内飘扬出来,那些封字里蕴含着虚斑的力量,九品根本就没办法挣脱。

    这正是袁龙瀚的封印,天下独一无二。

    墨铠也是憋气。

    自己以这种状态和老对手见面,真的是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没有之一。

    “我知道你投靠了神州,可牲口可不是什么少数族,你是我干儿子的坐骑,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柳一舟指挥沸珑印笔直的落下,直接把墨铠砸在土壤里。

    墨铠头颅一懵,瞬间和萝卜一样被埋在土里,只有一颗狗头还留在土壤外面,看上去格外滑稽。

    “柳一舟,你……你欺人太甚啊!”

    墨铠想震开泥土跑出来。

    我堂堂九品,预备绝巅,竟然和萝卜一样被你埋在土壤里,简直奇耻大辱。

    可惜,柳一舟用虚斑封印了附近的土壤,墨铠根本就没办法挣脱。

    所以,他只能保持着羞耻的状态,无奈地反驳一句。

    “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柳一舟冷笑一声。

    虽然墨铠弃暗投明,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自己一定要折磨这家伙一顿才解气,说起来神州武者对墨铠也没有什么仇恨,这家伙当初侵略的国家,都在一些小国。

    可能,这也是袁龙瀚没有杀墨铠的原因啊。

    一个沾满神州鲜血的九品,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洗白。

    “对了,阳向族有没有什么妖器,可以在神州禁锢空间,然后只能一个又一个把六品过去,等16个六品过去之后,七品就可以继续过去?”

    柳一舟临走前突然又问道。

    “什么玩意?”

    墨铠一脸懵逼。

    六品去神州,送人头吗?

    现在的神州今非昔比,谁还会干这种蠢事情。

    “算了,一个编外九品,料你也什么都不知道,废物!”

    柳一舟骂了一句。

    “柳一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说啊,我可以和妖流的,我懂妖语,我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墨铠突然从柳一舟脸上找到了商机。

    对!

    预言是让自己给苏青封当奴仆。

    之前他在苏越身上试验过,只要和苏越建立因果,就可以得到绝巅机缘。

    那柳一舟呢?

    柳一舟和苏青封算是结拜兄弟,那自己帮助了柳一舟,是不是也算是完成了和苏青封的因果呢?

    秒啊!

    果然我墨铠的智慧天下无双。

    细节决定成败,我太聪明。

    难道,这些浩劫,都是老天爷对我墨铠的嫉妒吗?

    “嗯?”

    柳一舟停下脚步。

    能听懂妖语?

    这确实是一个奇葩能力。

    如果墨铠去让妖兽去打听青初洞的下落,或许会便捷很多。

    “柳一舟,你倒是说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得知道来龙去脉!”

    墨铠连忙催促道。

    “青初洞他们创造了一个结界,计划在西武刺杀苏越,情况很急迫……”

    柳一舟没有浪费时间。

    死马当活马医。

    好不容易有点办法,他总得试一试。

    随后,柳一舟详细给墨铠描述了年轮树的特征。

    其实他描述的也不算详细,毕竟也是从萧亿恒那里道听途说。

    “我明白了!

    “这祭坛不在圣城,而是在散星城池,你要在茫茫丛林里,找到一个微不足道的祭坛?

    “很难啊!”

    墨铠沉着脸。

    这不是难,是根本没可能。

    但墨铠心里也有点慌。

    苏越那可是自己的送财童子,如果苏越死了,以后自己的绝巅机缘八成得葬送。

    苏青封一直抵触自己。

    柳一舟又没有那么多羁绊让自己帮忙。

    唯有苏越,才是自己赚功劳的好道具。

    该死的青初洞,竟然胆敢破坏自己的道具。

    “再难,你也得给我找到青初洞,否则我杀了你!”

    这时候,不远处出现一道阴森森的声音。

    很明显,这道声音里的怒气值已经叠满。

    苏青封感知到了柳一舟的气息,所以直接赶了过来。

    没想到,柳一舟镇压了墨铠。

    他还听柳一舟提到了儿子被刺杀的消息。

    震怒!

    苏青封现在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好,你们给我一个神州可以联络的源像石,我现在就去找线索。

    “随时保持联络,等我的消息,虽然我不知道祭坛是什么东西,但一定有妖兽见过青初洞他们的下落。”

    墨铠焦急的头颅乱甩。

    “你俩不用担心我跑,我体内有袁龙瀚的咒印,假如苏越死了,我也活不了。”

    墨铠是真的着急。

    两位大佬,你们倒是放了我啊。

    “你投靠神州的真正目得是什么?”

    苏青封再次一字一句的问道。

    一个堂堂九品,当众承认他是苏越的坐骑,这得多么卧薪尝胆。

    以墨铠的狡猾,他又怎么可能没有图谋。

    “我说实话吧。

    “我是为了绝巅机缘,我得到一段启示录,只有用心辅佐神州,才有突破绝巅的契机。

    “我之所以深信不疑的原因,是因为我通过帮助苏越,已经得到了一些绝巅机缘。

    “摊牌了,没必要骗你们。”

    墨铠释放出一些绝巅机缘。

    柳一舟和苏青封对视了一眼,随后柳一舟直接放了墨铠。

    虽然理由有点扯,但现在找青初洞的下落要紧,他们没时间调查这些。

    “等我好消息!”

    嗖!

    一声破空声响起,墨铠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保持联络,我也去找青初洞的下落,分头找吧,速度快!”

    苏青封黑着脸道。

    “你……怎么找?”

    柳一舟一脸茫然。

    墨铠可以和妖兽对话,自己是绝巅,可以感知到很远距离的虚空波动。

    可苏青封还只是八品,他的搜寻速度可以忽略不计。

    “你忘了,你给了我掌目族的首天之眼,我这几天把这宝物研究通透了,效率不会比你低。

    “放心,万一我遭遇青初洞,我不会鲁莽,保持联络。”

    话落,苏青封也破空而去。

    “对啊,还有首天之眼,我都差点忘了!”

    柳一舟点点头,也急忙朝着另一个方向掠去。

    首天之眼可以探查大概100里范围,比绝巅的感知都好用。

    三个人,朝着三个方向去调查,这样速度会快很多。

    大海捞针虽然难,但只要锁定了方向,也不是没有可能。

    ……

    西武!

    苏越用同样的方法,已经完成了对七品的五杀,其实没有什么太大难度,毕竟气血值方面,苏越直接就是碾压状态。

    现在,是第6个七品武者从旋涡里走出来。

    是四臂族。

    一个七品大后期的四臂族。

    苏越估计了一下,气血值应该有7800左右。

    而且这个四臂族的脸上,好像有点莫名其妙的勇气,也不知道是谁给的。

    “苏越,我观察过你战斗的节奏。

    “我承认,你是个天才,在这种车轮战下,竟然还能保持气血巅峰状态,佩服。

    “可惜,我的速度比之前那5个蠢货要快,你用两部战法交替袭杀,根本破不了我的战法。

    “拿出你真正的实力吧!”

    四臂族阴沉着脸,很冷静的分析着苏越的弱点。

    这也是壮声势的一种方法。

    “是吗?

    “其实和你们这些垃圾杀的久了,确实有点无聊。

    “杜惊书,再扔一柄妖刀过来。”

    苏越嘴角笑了笑,瞳孔中战意昂扬。

    “还要?”

    杜惊书一脸莫名其妙。

    苏越这是要干啥?

    你左手一柄刀,右手一柄刀,要第三柄刀还能干啥。

    其实苏越已经砍卷刃了两柄妖刀,目前手里的这两柄,已经是更换过的妖刀。

    这些异族不光送人头,还送兵器,也是淳朴的很。

    嗖!

    当然,心里嘀咕归嘀咕,但杜惊书还是把妖刀给苏越扔了过去。

    万一,苏越是要当暗器呢。

    然而,白小龙他们谁都没想到,苏越竟然是一口咬住了第三柄妖刀的刀柄。

    “嘿嘿嘿,既然二刀流你不怕,那……试试三刀流吧!

    “想让我全力以赴,你们这些七品垃圾可没资格!”

    苏越分开双脚,身体前倾,双臂交叉到极限,双刀也高高交叉在身后,就如巨象的獠牙。

    他嘴里咬着一柄刀,刀刃上已经悬浮了一层气罡氤氲。

    三刀流……素质终极奥义之斩!

    轰!

    一个念头闪过,苏越身躯已经如炮弹一样闪烁出去,深厚甚至掀起了滚滚尘埃。

    百忙之中,苏越还取了一个吊炸天的战法名字。

    美中不足的地方也有。

    这刀柄属实臭了点,这也没办法,异族不讲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