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全能网红 > 《穿越全能网红》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曾经的学霸
    在医院相对封闭宁静的环境里,刘嫚还未意识到她在party上那一摔,闹出多大的轰动。但喻湛的到来,对刘嫚来说就是一颗定心丸。jason和maria都没等到刘嫚清醒便离开了,有喻湛在,他们再不识相的继续呆下去,不是很碍眼吗?

    刘嫚上完厕所后,喻湛又把她抱回床上,悉心用热毛巾帮她把脸和脖子重新擦了一遍,maria花钱请人料理肯定没有男盆友仔细,刘嫚身上还是有黏糊的感觉,尤其是她的头发,只是草草清洁,里面还有面包渣。刘嫚不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可至少最基本的干净,她还是讲究的啊。

    “我想洗澡......”这是刘嫚继尿尿之后,最大的诉求。

    喻湛的手指穿过她的头发,解开她的发髻,把碎渣从她发丝里拔出来,他很喜欢她的长发,又黑又亮,偶尔他们都闲在家里休息,他坐在沙发上,她靠在他身上,他总会不自觉的抚摸她的头发,或许是做兽医,养成了抚摸动物皮毛习惯吧,不可否认的是,每当这个时候,刘嫚和那些小动物一样乖巧安宁。

    “我知道你很难受,忍三天,要等伤口结痂之后,才能洗澡。”

    “那我能先洗个头吗?这样下去,我的头发会长虱子的,”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刘嫚已经觉得自己的头皮发痒了。

    “在脑部最终检查结果出来之前,最好不要沾水。”

    刘嫚仰头看他,“什么时候能出结果?”

    “最快也得明天。”

    说巧也不巧,刘嫚所住的这家医院是喻湛的母校康奈尔大学医学院的直属教学医院,喻湛虽然学的是兽医,但他有很多医学院的朋友。他刚才在外面跟jason和maria谈话的时候,就被一个年轻医生认出来了,那人跟他同届,博士在读,在医院里实习,负责脑科,喻湛以前和他一起参加过几次学校活动,颇有交情。

    得知这位闹得满城风云的病人竟是喻湛的女友后,年轻医生立刻联系自己的导师,那是一位脑科专家,平时不常在医院坐诊,现在这位老人家已经在前往医院的路上了,而且他也知道喻湛这个人。

    如今很多中国留学生来美国留学,康奈尔大学校园华人面孔屡见不鲜,医学院里就有很多中国人。然而,兽医学院,近几年的中国学生,只有喻湛这一个,但国籍并不是喻湛出名的原因,当年喻湛以全科第一的成绩拿到doctor的学位,同年就考取了兽医的执业执照,并以自己独立撰写的学术论文,加入了国际兽医学会,是学会至今最年轻的成员,暂时还无人超越。那时喻湛绝对算得上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毕竟除了在兽医方面的天赋,他的外表也是无与伦比的,何况他似乎家境非常殷实。

    如此优秀的精英人才,大家都以为他毕业后会继续从事学术研究,或者成为美国某家大型宠物医院的合伙人,结果他一声不吭的回了中国!之后大家就再没听过他的消息,他仿佛自甘平庸,湮没在茫茫人群里。

    倒是最近有人看到jason ins上一张合影中的中国男子长得像喻湛,在康奈尔校友群里提了一句,但大家都是搞学术的,不太关心娱乐圈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中国人都长得像,再说喻湛都毕业几年了,又没有特别的建树,谁还记得他呢?这个发现便如同一粒小石子,掉进河里,翻不出什么水花来。

    那位脑科专家在路上忍不住又给自己的老朋友——兽医学院的stephen教授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喜讯,“你的得意学生回来了!”

    刘嫚得知喻湛找熟人,还是德高望重的老专家,帮她看病后,她踟躇道,“没必要让那么厉害的专业来帮我检查吧,你有点小题大做了。”

    “我也不想麻烦别人,只是正好遇到朋友,他很积极的想帮助我,”喻湛并不想闹得人尽皆知,但他更担心刘嫚脑子会留下后遗症,到时候,他再上门感谢这位朋友和他的导师吧。

    刘嫚依然感觉不太好,她真觉得自己没事,都是皮外伤,休养两天就能满血复活,她周五还要去洛杉矶试镜啊......她正要说话,门外传来敲门声,是保镖——maria走之前留下了一部分保镖,他说李小茹在外面!

    李小茹恐怕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前天,她和刘嫚逛街的时候,手机不小心掉到地上,当时还没问题,到了晚上就出现信号时连时断的情况,她在网上预约了一家手机修理店,昨天下午放学后,她把手机送去维修,还趁着有信号的时候给刘嫚、江乘风和其他朋友们群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们自己的手机坏了。

    手机是小问题,今天就能修好,她本打算上午上完课,中午去拿手机,结果一到学校,所有人一窝蜂的跑过来问她,刘嫚还好吗?!她的手机只是离开了她十几个小时而已,她却仿佛错过了世界的天翻地覆,难怪现代人把手机当成自己第二条命。

    李小茹课也不上了,拔腿往医院赶。

    另一边,maria离开医院后,没有回家休息,而是直接去了警察局。

    何路深长这么大,第一次蹲小黑屋,还是美国的小黑屋,他被关押了一夜,其中一大半的时间都在被审讯,一开始他还是很配合的,警察问什么,他答什么,并且强调是那个白人男先动手,他才还击,他是正当防卫,是保护女人。

    警察也已经看过监控录像,他们并不认为何路深的所作所为是正当的,当时richard已经被maria的保镖控制住,对任何人都不可能再造成伤害,何路深却主动上前挑衅,殴打他,他的行为跟richard伤害刘嫚的行为,是两件相对独立的事件。

    他们有理由相信,何路深是蓄意伤害richard,宋君哲的担忧成真了,何路深摊上了大麻烦。

    警察这样分析,何路深无话可说,他们再审问,何路深都只有一句话回应,“请把我的手机还给我,我让我的律师跟你们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