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鬼王独宠俏医妃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老来疯,嗝屁成仙
    第三百三十四章:老来疯,嗝屁成仙

    “按照姚夫人说的,姜姨娘应该还在城内,他们从丞相府被押上马车,行程并不远,周围还有街贩的叫卖声。在姜姨娘的体内也有蛊虫,一旦被养成功的话,只怕对整个皓月皇城来说,将会是一场灭顶的灾难。”

    宫初月将之前问到的情报,仔仔细细的告诉夜晟,同时又在脑海中搜罗着关于蛊虫的记忆。

    前世的时候,她只是知道有苗疆蛊虫的存在,但是却并不知道一个被当成母体来培养蛊虫之人,到底要如何的祛除她体内的蛊虫。

    姚夫人的身上,并没有其他的外伤,最大的问题就是体内的蛊虫,和已经死在腹中的胎儿。

    不过也正是因为蛊虫的原因,那死胎在她的腹内,并没有腐烂,否则姚夫人的命早就不再了。

    但是,往后她也不可能有机会再做母亲了,她的子宫已经被彻底的损毁

    “这一切,交给为夫,你做你想做的便可。”夜晟伸手,轻轻的将宫初月揽入了怀中,轻轻的揉散了她紧皱的眉头。

    姚夫人的伤势迫在眉睫,宫初月在回府之后,便将自己关在了院子内,而徐大夫则是被青衣提着,风驰电掣般的送到了主院。

    “青衣侍卫,爷又受伤了?”徐大夫有些不解的问着,每次他被这么提着的时候,便是爷受伤的时候,但是王妃医术也不差,难道还用的上他?

    “莫不是王妃受伤了吧?”徐大夫见青衣沉默不语,内心突然闪过一抹恶寒,那一次替王妃包扎伤口的情况,还历历在目爷那一双眼瞪的,像是要吃了他一般,此次王妃若再次受伤

    他能说他不治吗?他拒绝行吗?

    “别吵了,谁都没受伤,你去了就知道了。”青衣将徐大夫给推进了主院之后,便命人将整个院子封锁了起来,任何人不得进出。

    甚至就连院内的几个丫鬟,都给带了出来。

    只留下南橘一人守在门外,以防王妃有吩咐。

    此时的姚夫人已经被宫初月给转移到了血石之内,躺在了手术室中。

    姚夫人昏昏沉沉中,似乎来到了一片明亮的地方,可还不等她看清楚这里,便又沉沉的昏睡了过去。

    “徐大夫可懂蛊毒?”宫初月看着被青衣提进来的徐大夫,内心有些忍俊不禁,可脸色神色还是分外的凝重,此时并不适合开玩笑。

    “略懂一二。”徐大夫点了点头。

    “就没有到很精通的地步?”宫初月有些纳闷的扫了一眼徐大夫,这家伙就不能不谦虚,就不能不咬文嚼字的?她需要的是一个确切的数字啊!

    一旦有任何差池,姚夫人都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周边列国,没有一个人的造诣在老夫之上。”徐大夫看着宫初月那即将大人的模样,又不急不缓的改了口。

    他只是想谦虚一把,这难道也不行吗?

    “徐大夫,待会可是要救一个人的,你的水平很可能决定了她的生死,你可不能开玩笑。”宫初月站起了身子,朝着徐大夫缓缓的走了过去。

    徐大夫看着王妃朝着他走了过来,反身性的就想要退后。

    但是宫初月却是快速的说了一句话,成功的阻止了他的动作:“别退了,夜晟不在这里。”

    徐大夫拍着心口,一副你早说的神情,看着宫初月:“老夫从不妄言,老夫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把握的。”

    “那好,跟我来吧,待会你看到什么都别问,你可以看,但你不能问,也不能告诉任何人,此事一辈子,你必须烂在心底。”宫初月看着徐大夫,眼底的态度很明确,徐大夫想要进血石的话,就必须做到以上她说的那些。

    “好。”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徐大夫便点了点头,他是看着夜晟一步步的成长强大起来的,这些年埋在他心底的事情,又何止一件?自然也不会多这么一件。

    所有关于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所有事情,徐大夫不会告诉任何人,哪怕是鬼幽殿之人!

    “闭上眼睛。”宫初月突然的一把拽住了徐大夫,低低的嘱咐了一声,便按住了那块胎记。

    徐大夫是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突然的一阵眩晕感便将他给包围了。

    “哎哟哎哟”徐大夫这眼前一花,脑袋一晕整个人邀眼前便亮堂了起来,刚才还是黑夜呢,一瞬间就变成了白昼。

    徐大夫好一阵吆喝之后,才缓缓的适应了过来。

    “这是什么地方?莫不是老夫这就嗝屁了?上天成神仙了?”徐大夫环顾着四周,这种场景他压根就没有见过,也从未曾见过这般亮堂的地方,而上天成神,似乎是他所能够想到的唯一的解释。

    “还晕不晕?不晕的话,就跟我走!还有这里是我的地盘,不是玉皇大帝的九重天!”宫初月有些好笑的看着徐大夫,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形容一个人死去的。

    嗝屁成神仙?这是什么思维方式?

    “你,你的地盘?”徐大夫嘴巴大张,嘴里甚至可以塞进一个大鸡蛋,这简直就是太匪夷所思了,摄政王府到底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地方的?

    但是,随后徐大夫一想,又绝对不对,他刚才就在主屋内,根本没有走动就到了这个地方!难道是密室?

    这是谁这么大能耐,能弄出这样一间密室?

    “进来!”徐大夫还在不断的幻想着,宫初月却是已经进了手术室。姚夫人已经昏迷了过去,时间不等人。

    “她怎么在这里?”徐大夫一进门便到了躺着的人,虽然面貌大改,可他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这可是他们的人呐!

    “她种了蛊毒,有人让她怀孕,在她体内以幼子私养母蛊,现在她的体内,母蛊已经繁育出了幼虫。”宫初月简单的将姚夫人的情况介绍了一遍。

    徐大夫原本还是满脸欣喜的神色,在听完宫初月的话之后,整个人便沉默了下来,他知道宫初月话里的意思,这件事情不是一般的难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