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鬼王独宠俏医妃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二十三章:杀了她,这男人就是我的
    婉儿紧咬着下唇,那些茶水他们根本就没有喝,如今这住宿也被打乱,晚上她要如何才能完成任务?

    “婉儿便不打扰几位休息了。”婉儿紧紧的揪着身侧的衣衫,扭头冲出了院子,乍一看还真像是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

    “哼!不要脸的狐狸精!”南橘双手插着腰,很是不屑的哼了一声,这个叫婉儿的简直就是过分!一个乡村姑娘,也想要骑到他们家王妃头上来!

    “南橘,你这般粗鲁,小心你家青衣大哥嫌弃你哦!”宫初月有些好笑的调侃着南橘,这姑娘的性子可是越来越火爆了,不知到时青衣是否承受的住!

    “您说什么呢!”南橘跺着脚,脸颊顿时便红了。

    宫初月挑眉,一副你懂的模样,转身笑呵呵的进了屋子。

    夜晟追随着宫初月的步伐进了屋子,其余人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去。而容楚与云奚却是互相看了一眼,二人同时进了房间。

    在这院子内,顿时便只剩下了青衣与南橘,还有两名隐卫。

    “咳咳我们上门口守着去。”隐卫两人内心说不出的尴尬,主子们都回房了,他们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找个地方蹲着去了。

    南橘红着脸,看了一眼青衣,随后又快速的岔开了目光:“我我去给夫人烧点水”

    说完,南橘便一溜烟的跑了,独留下青衣面对着空气无奈的翻着白眼。

    他这是已经多久没有和南橘好好说过话了?这丫头总是莫名其妙的躲着他做什么?

    青衣无奈的摇了摇头,到了夜晟房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在内里传来应声之后,这才推门而入。

    这门一开,才发觉,那些原本应该各自回屋的几人,此刻竟然全部都在夜晟与宫初月的房间之内。

    “这个村庄,想必有着大问题。”崔叔捋着胡子,慢悠悠的说着,从最初进村,到现在,他们就只见过那个叫婉儿的姑娘,与村长。

    整个村庄,虽然偏远可能人少,却不至于,只有两人!

    “那二人的实力,可查清楚?”夜晟对着云奚问了一句,在进村的时候,夜晟便交代了云奚,仔细的留意周围人的势力。

    云奚点了点头:“那二人实力不算高,至少比莫风兄弟要差上很多,但是他们之前给的那碗茶水是下了药的,想必他们主要手段还是通过下药偷袭,现在是静观其变,还是先出手?”

    这才是云奚最为在意的,静观其变,他们就得等待那二人行动,率先出手,却又有可能弄不清楚那二人真实目的。

    “不急,初来乍到,切不可草率。”夜晟摇了摇头,他倒是非常好奇,那二人的真实目的。

    如此,众人在商议了之后,便各自悄然离开了,一如之前般,神出鬼没。

    宫初月被夜晟搂在怀中,静静的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想起之前南橘说的,她刚怀有身孕。

    怀孕这个词,在她的脑海中不断的盘旋着,像是一道魔咒一般,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宫初月一直在吃药。

    只是因为,她觉得此时还不到怀孕的时候,她给不了孩子安稳的生活,甚至无法保障孩子的安危,这是不得已的选择,亦是无奈之举。

    宫初月心头却是非常的犹豫,假如夜晟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想?毕竟孩子是他们两个人的,不能这般草率的由她一人做主。

    “夜晟”宫初月张了张嘴,很久之后,才终于发出了轻微的声音。

    “嗯?”夜晟一直闭着眼在休息,他知道宫初月有心事,却是不知她到底在想些什么,此时宫初月突然开口,夜晟的心头滑过一抹紧张与激动,她是打算告诉他了吗?

    “没没事只是睡不着”宫初月眼底滑过一丝慌乱,到了嘴边的话,却又被她生生打住了,在最后,她始终还是说不出口。

    夜晟一颗心猛的往下一沉,心底对宫初月所隐瞒的事情,却是更加的好奇了,只是一如之前一般,她不说,他不问。

    夜晟相信,终有一日,宫初月会告诉他,就像之前血石的秘密一般,这般重大的秘密,宫初月都告诉了他,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这一点夜晟实在是想不明白。

    只是,二人还来不及多想,在院子内,便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宫初月原本还想解释一句,此时倒也是直接噤了声。

    那脚步声由远及近,似乎在每个房门口,都停留了一会,最后才在宫初月房门口站定了脚步。

    宫初月微微侧身,看着那倒映在门上的黑影,然而这黑影却明显的是一个男人,而不是婉儿或者村长。

    此时宫初月内心上过一万个问号,这个男人又是谁?

    夜晟紧紧的捏了捏宫初月的手,对着她指了指那房梁,宫初月会意,双手紧紧的楼主了夜晟的腰身,二人直接掀开了帐子,由夜晟带着上了那房梁。

    而夜晟在脚尖旋起的瞬间,将整个帐幔又全部放了下来。

    宫初月紧紧的抱着房梁,放缓了自己的呼吸,尽量的与这夜晟融为一体。然而不多时,在整个房间内,竟然弥漫起缕缕的烟雾。

    宫初月心下了然,直接从血石内翻出了医用面罩,递到了夜晟的手上。

    夜晟看着这面罩,有些无奈,这女人难道不知道有一门功法叫闭气吗?他完全可以闭气到屋内烟雾消散

    可是,看着宫初月那带着光泽的大眼,夜晟只能是接过面罩,学着宫初月的样子,戴了起来。

    在大概几分钟之后,那一扇本就脆弱的木门应声而开。

    脚步声在屋内响起,宫初月此时却是听到了两人的脚步声。

    只是,屋内的烟雾还未曾散去,根本看不清楚,那下面的两人究竟是谁!

    “将那女人杀了,男人就是我的了!”一道娇俏的声音响起,那语气里却是带着浓浓的恨意。

    宫初月听出了这是婉儿的声音!果不其然她是看上了夜晟,只是这女人是否将一切想的太过简单了?杀了她,就能得到夜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