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章节目录 第1562章 你的心跳会说谎
    温意任由何占风摆布,没有抵触他的行为,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半晌,又轻声问他,“订婚典礼的时候,我的家人,会按时出席吗?”

    何占风手上的动作,顿了下,抬眸望向她。

    “我再提醒你一遍,你姓温,所以,你早就没有家人了。”

    何占风一边轻轻拉上了她的裙角,一边面色淡淡道。

    温意抿了抿唇,轻声道,“你之前答应过我养父,会邀请他们出席,你忘了吗?”

    何占风忍不住笑了起来。

    温意已经尽量小心地,照顾何占风的情绪,其实她想知道,杜央到底怎么样了,所以才会问订婚的事情。

    但是,好像又触怒了何占风。

    她抿着唇,脸色微微发白,安静地看着他。

    何占风伸手过来,轻轻将方才他为了查看温意伤口,将她卷起的衣袖又放了下去。

    拉住她手的同时,轻声反问道,“邀请言遇森,让他带着军队来抢人?”

    温意的手,瞬间僵住了。

    她自然没往这方面想,一丁点的想法都没有,在发生了前几天那种事情以后,她怎么可能让言遇森再来受辱?

    而且她真的害怕,何占风会找人去弄言遇森。

    他之前威胁过她的话,全都一一践行了。

    他言出必行,并不只是单纯的吓唬她而已。

    她已经知道了,他是怎样的人,他已经不止一两次,在她面前,让她看着不遵守他的规矩,会有什么下场。

    她玩不过他,她有太多的短处软肋,被他捏着。

    尤其是言遇森。

    而且倘若她没有说梦话的习惯,言遇森也不会暴露出来,或许她就可以藏着这个秘密,一辈子。

    她沉默不语地看着何占风,心跳,又控制不住变得快了起来。

    因为紧张。

    口袋里,连在她身上的一个小小的,随时监测心跳的仪器,忽然“滴滴滴”地响了起来,发出了警报。

    何占风垂眸,望向她的口袋,看着仪器上闪烁的红点,忍不住又轻轻笑了声。

    他继续,不动声色地,帮她整理好了衣服,“小哑巴,以后你在我面前哪怕不说话,也没用,你的心跳会说谎。”

    他让医生给她装了心跳监测的简易设备,一是为了她的身体,二是,这东西,就像测谎仪一样。

    他发现了,温意一旦情绪有一点儿波动,心跳就会猛地变快。

    甚至不用看她的表情,看一下她的心跳,就能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温意暗暗抓住了口袋里的检测设备,没吭声。

    今天早上医生给她装上的时候,她便有想过,会出现这个情况。

    门口,东叔忽然轻轻敲了下门,道,“少爷,少奶奶,出院手续都办好了,楼下车也备好了,随时都可以离开。”

    何占风没有再继续往下说,戳穿温意。

    只是松开了她,轻声道,“走吧。”

    两人往外走,走到电梯前的时候,何占风才又扫了温意一眼,道,“你放心。”

    “言家会派人参加我们的订婚,没有家人的祝福,你嫁的名不正言不顺,我自然不会委屈了你。”

    温意怕的不是委屈,而是担心言家的人,担心杜央会被何占风折磨死。

    杜央再不好,也是她的养母,表面上给她的关心也并不少。

    “你说的。”

    温意朝他轻声回道。

    “我说的。”

    何占风挑了挑眉,点头回道。

    抛去言遇森的事情不提,他也知道,温意心里都在想什么。

    “言叔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礼拜了,你以为,我不在意他的命么?

    正因为如此,我才要更加彻查最近发生的事情。”

    “若是杜央没有问题,你放心,我不会为难她。”

    温意听何占风这么说,提着的心,这才放下了些。

    杜央后天,应该可以出席她的订婚仪式吧?

    杜央是言南山的老婆,是最不可能伤害言南山的人,她一定会没事的。

    她刚悄悄松了口气,便听到何占风又在身边轻笑了一声,道,“你当初以为你一走了之,就能解决得了所有的问题,当真是幼稚!”

    “我是不想刺激你发病,这些天才会让你在医院休养。”

    “从我干涉你的事情开始,你的事,便全都和我牵连在一起,你这么聪明,连这些道理都不懂么?

    言叔的例子,还不够惨痛么?”

    “温意,你没法离开我了,离开我你就会完蛋,没命,我离开前就提醒过你。”

    何占风,从未在温意跟前,说过这些话。

    这是第一次。

    这应该是解释的意思吧,或许是因为,两人婚期近了,想挽回一些什么。

    她扫了何占风一眼,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伤害她最重的人是他,现在覆水难收了,他软硬兼施,逼着她留在了身边,顺从了,听话了,又来向她解释,求和。

    然而她现在身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不能当做没发生。

    她怕他,恨他,更不可能因为他三言两语,就立刻放下之前所有的一切。

    最主要的还是他所说的,言南山的死。

    他们两人都有责任。

    “我知道你现在挺恨我的,但是只要你听话,时间不是问题,我给你时间去适应。”

    何占风又回头,看了她一眼,低声道。

    “我不希望自己的未婚妻,在跟我结合后,往后的每一天,都视我为仇人一般,这样没意思。”

    “我可以再原谅你一次,只要你,以后跟言遇森不再犯,不要在我跟前你来我往,试图逃跑离开。”

    温意微微低着头,一径地沉默。

    在何占风在车上占有她,在她耳边说了那几句话的时候她就知道,没法回头了,不可能回头了。

    她早就做好了打算。

    自从两年前何占风救了她一命,她就只有一条路,顺从他。

    他要的,也只是如此。

    她若是没有想通,醒来的这两天,也不会乖乖听从他的话。

    所以她无话可说。

    她要的答案,他已经给了,若是杜央没有问题,他就会放了杜央,就已经够了。

    两人进了电梯,上了车,温意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我喜欢小唯,等你带我回何家之后,能把小唯给我吗?”

    她轻声问。

    何占风看了她一眼,顿了几秒,才低声回道,“看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