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 章节目录 第562章 神秘人
    车子缓缓地向前,她倚靠在车座上,脸上有些发虚汗,脑子也懵懵的。

    其实,刚发烧了整整两天时间,她身体难受到了极点。

    可她不想再闷在大使馆,也不想被郭嫂盯着。

    她只想透透气,现在心头的重石,快要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叶简汐让司机打开了车窗,暖风吹来,风干了脸上的汗,也吹散了些许心头的烦闷。

    车子行驶了一个半小时,停在了公墓外面。

    叶简汐让司机在外面等着,自己抱着花束,进了墓地。

    因为是艳阳天,公墓里不少人都来拜祭,她缓慢的找到自己父亲的墓地,将鲜花放在了目的前面,蹲下身体,指尖轻轻的摸索着墓碑上的照片。

    “爸爸,我来看你了。”

    轻声的说出这句话,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父亲去世之后,她不肯相信事实,所以很少过来祭拜父亲。

    她总想着,或许父亲没死

    一切都是她的一场梦,梦醒了,父亲会站在自己跟前,朗声笑着说:“小丫头,爸爸回来了,还不赶快来接着。”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到现在,她才真的意识到,父亲真的不会回来了。

    账目的事情被挖出来之后,所有人都觉得,她父亲是个坏人,不止自己作恶,还连累了妻女。

    可她从没怪过父亲

    哪怕他留给她的麻烦再多,也无法抹杀,他对她十六年如一日的疼爱。

    “爸爸,我今天没带天佑过来看你,因为最近有些事情,等下次,我会带你的外孙过来”

    叶简汐低声说着话,身后响起哒哒的脚步声。

    她以为是其他祭拜的人,也就没注意到。

    可当那个脚步声,停在自己身后的时候,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扭过头想要看清那人,身后那人却开口说,“别回头,你如果回头,就不能知道账目的下落了。”

    雌雄莫辨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叶简汐泪水瞬间止住,全身也都绷到了极点。

    账目

    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账目的下落?

    他们调查了那么久,都没有任何头绪,仅有的那把钥匙,也是靠着别人给的提示

    叶简汐想到提示,再次愣住了。

    对了,谁给她的提示?

    那个给她提示的人,很明显知道钥匙的下落,现在这个人说要告诉她钥匙的下落,是不是意味着,他跟之前那个给她提示的人认识,亦或者根本是同一个人?

    叶简汐想到这个可能,顿时激动了起来。

    刚想开口问话,那人又道,“去西坪村找一个叫周苏君的女人,她知道账目的下落,记住,你自己亲自去。”

    西坪村,周苏君。

    叶简汐默默地记在心里,然后小声的问:“请问,你是来帮我的吗?账目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略带沙哑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却久久没有得到答复。

    叶简汐忍不住回头看过去。

    身后除了一排排墓碑,没有一个人影,如果不是她亲耳听到那人说话,会以为自己见了鬼。

    叶简汐朝着空气,扬声叫了一声:“十三,你出来。”

    她没看到那个人的模样,十三一定会看到!

    叶简汐连着叫了两声,从墓碑不远处的草丛里走出来一个人:“少奶奶。”

    “刚才跟我说话的人,你看到他长相了吗?”叶简汐着急的问。

    十三摇了摇头,“刚才我听到草丛里有动静,进去查看了,离开了大概两分钟。”

    叶简汐心里刚升起的希望,噗的一声灭了。

    两分钟

    那个人从到她跟前到说完话,最多不超过一分钟。

    十三哪里能看到?

    不过,既然那个人故意引开十三,又不让她回去看,想必也是不想让她看到的。

    算了

    既然他不想让她看到,那她就不看,只要能找到账目,扳倒裴锦德就可以了。

    叶简汐回去,正值中午。

    此时此刻,关于慕氏集团易主的事情,已经在整个市传的沸沸扬扬。

    市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疯狂的报道,今天在慕氏集团,裴家第三子,裴淮晟被慕氏集团的股东,推选为新一任的一事。

    叶简汐看到新闻,先是慌乱了一阵,但很快安定了下来。

    这些都是计策。

    裴家只不过能开心一时罢了。

    心情平静了下来,叶简汐在上,查了下西坪村的信息。

    新坪村,在市和淮海市交接的西南方向,很偏僻的一个地方,晚上搜索到的图片,几乎都是群山环绕,交通阻塞。

    而在公安局录入的常住人口信息里,并没有周苏君的消息。

    要去西坪村找周苏君,肯定要费一番功夫。

    贸贸然去不行,所以叶简汐准备找几个人,再一起去。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还没出发之前,事情已经不受控制的,往另一个方向发展

    慕洛琛回家的路上,接到了十三传来的消息。

    得知她要亲自去西坪村,眉头皱的紧紧地。

    他想陪着她一起去。

    可是现在,他根本脱不开身。

    裴锦德的资金,要套牢的话,还要需两三天时间,除此之外,裴锦德一旦发现了,他们联合坑害他的事情,会着急跳墙。

    他必须留在这里,以防万一。

    慕洛琛看着纸条很久,给十三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少奶奶,我会让派人跟着她,让她别一个人去。”

    挂断了电话,慕洛琛给周文达打电话,让他把所有的暗卫都集合。

    他要他们跟着简汐一起去。

    周文达知道他这么挫,心里不是没异议。

    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人保护慕洛琛的时候,因为一旦裴老发现事态不对,首当其中会对慕洛琛下手。

    没了暗卫的保护,慕洛琛出事的几率会大大的增加。

    可再怎么不同意,他也知道,跟慕洛琛说了,他也不会改变主意。

    周文达只好应下。

    安排好这一切,车子已是到了慕家。

    慕洛琛从车上下来,苏瑾年迎了上来,笑容满面的说:“阿琛,我做了一些晚饭,就等着你一起吃呢。”

    慕洛琛微微的点头,抬步的时候,注意到文清的脸有些红,问:“文清,你的脸怎么了?”

    文清抬眸看了一眼苏瑾年,声平气和的说:“不小心撞到了。”

    苏瑾年目光一闪:“阿琛,我已经给她上过药了,你不用担心,饭菜快凉了,我们陷进去吃吧,不然饭菜就凉了。”

    慕洛琛将目光从文清身上收回,眉心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文清是他挑选的人,自小就学习各种防身术,反应灵敏度比一般人高了几倍不止,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小心的撞到自己?

    还是撞到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