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 章节目录 第564章 翻脸
    裴老爷子看完信息,死死地盯着沈清华,嘴角咧出一道嗜血的弧度:“清华,你真的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沈清华咽了口口水,说:“没有。”

    裴老爷子冷笑了一声,“没有?好一个没有,慕洛琛发过来信息,说他知道了,清华,你真是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裴老爷子视线落在他身上,扫了一眼,道:“我该割了你哪一块地方,来解我的心头之恨?”

    他说着,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滑在沈清华的身上。

    “割这里?”

    刀落在沈清华的肩膀上。

    “这里?”

    刀往下一滑,落在沈清华的胸口。

    “还是这里?”

    裴老爷子拿着刀,刀尖对着他的下身。

    沈清华冷汗刷的一下滚落了下来,喉咙干涩的说:“裴爷爷,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别这样。”

    裴老爷子刀悬在他身上,沉默着不说话。

    沈清华欲哭无泪到了极点,早知道裴锦德这么疯狂,他就死也待在家里,那样好歹还能保住自己下半身的幸福。

    就在神情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浑身大汗淋淋的时候。

    裴老爷子却蓦地笑出声,将刀子扔到了桌子上,“好了,吓唬你的,别在意。”

    沈清华一怔。

    裴老爷子拿出手机,递到沈清华跟前,他刚才给容子澈和慕洛琛一人发了一条信息,让他们到这家酒吧里见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可他们一个都没有回复。

    刚才信息提示的声音,是映雪发过来的信息。

    吓唬沈清华,不过是想试试,他到底有没有做背叛他的事情。

    沈清华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死里逃生了。

    有那么一刻,他差点把实话说出来!

    裴老爷子抬眸,示意一旁的人,给沈清华松绑。

    沈清华得了自由,连忙把手机拿过来,然后心有余悸的说:“裴爷爷,我先走”

    “那么着急干嘛,陪我喝一杯。”

    裴老爷子拉着他,往沙发上坐。

    沈清华哪里敢坐,恨不得立刻拔腿就跑。

    “刚才吓到你了,我今天陪你喝两杯,算是赔礼道歉了。”裴老爷子说着,抬手准备吩咐警卫,拿过来两瓶酒。

    可就在他抬手的刹那,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裴老爷子手一顿,无声的示意警卫开门。

    门缓缓地打开,门口站着的人影,让房间里所有人的呼吸一滞。

    站在门口的人,在看到房间里的人,也顿下了脚步,他右手拿着电话,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子澈,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你先别过去”

    容子澈听完这句话,往后退了一步说:“不好意思,走错房间了。”

    沈清华眼睛圆溜溜的盯着容子澈,然后机械的扭头,看着身侧的裴老爷子,目光所及,裴老爷子面色阴沉的,如同冬天下雪的天一样。

    他心里登时,只剩下了两个字

    完了!

    沈清华霍地站起来,拼命的往房间外面冲,边冲边喊:“容子澈,你这个猪头,赶快来救我!”

    “拦住他们!”

    裴老爷子暴喝,声音充满了怒气。

    房间里的警卫,迅速的出动,去拦沈清华。

    容子澈本来退到了门口,见沈清华被包围住,又冲了进来,和裴家的人打斗在了一起。

    慕洛琛听到那边的打斗声,就知道已经晚了。

    原本接到清华的信息,他就往酒吧那边赶,但走了一半,忽然意识到,清华很少约人主动见面。

    而且,这次根本没有任何事情要商讨。

    裴家如今陷入资金泥沼,子澈正在逐个对付容家的人,所有都在按照预想的轨道发展。

    没有见面的必要

    所以,他电话给子澈,是想给他提个醒。

    可是已经晚了

    慕洛琛挂了容子澈的电话,然后给周文达拨了电话,让他立刻带人赶过去。

    五分钟后

    慕洛琛赶到了酒吧,酒吧的走廊闹哄哄的聚集了不少的人。

    慕洛琛找来酒吧经理,让他立刻疏散人群,说完之后,立刻往酒吧的内部走。

    离出事的包厢,还有一段距离,便听到了里面打斗的声音。

    更近一些,他看到容子澈和沈清华,在和裴家的人纠缠。

    裴锦德来的时候,带了十个人。

    此刻沈清华和容子澈两个人,完全占了下风。

    慕洛琛没有任何犹豫,抓住离得最近的一个裴家的人,狠狠地往他腹部揍了一拳,然后往裴锦德方向继续走。

    裴老爷子在看到慕洛琛出现的刹那,眼底的阴鸷更加的浓重。

    果然

    沈清华和慕洛琛、容子澈是一伙的!

    从一开始,慕氏集团的收购案,就是他们的骗局!

    这三个毛头小子,竟然敢把他骗的团团转!

    裴老爷子紧紧地攥住手,大喊:“给我往死了打!”

    他要他们都死!

    全部都得死!

    裴老爷子话音刚落,容子澈一个拳头,擦着他的脸侧打过去。

    裴老爷子打了个趔趄,腿撞在了沙发上,跌坐了上去。

    容子澈毫不犹豫的再度出拳,目光始终盯着裴老爷子。

    警卫见他要打裴老爷子,赶紧上前帮裴老爷子。

    房间里的打斗声,越来越响。

    没多会儿,周文达带着人赶过来,也加入了打斗中。

    裴家的几个警卫,没多会儿就从刚才的气势汹汹,转为了防守,十几个人护住裴锦德,躲在房间里的一角。

    沈清华擦了擦嘴角的血,浑身都在痛,刚才裴家的人,五六个打他一个,差点把他打死了。

    想到裴锦德还想拿刀,割了他小兄弟,沈清华气的呸的一声吐在了地上,盯着裴老爷子说:“既然你看出来了,小爷也不用演戏了,裴锦德,你以为你嫁个孙女,我就稀罕了?我告诉你,我看到你们裴家的人就恶心!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往你脸上吐口水!”

    “你以为你有多行,最后还不是被骗的团团转?”

    沈清华脸上尽是讥讽。

    裴老爷子死死地盯着他,“沈清华,敢骗我,我早晚让你生不如死。”

    “想让他生不如死,你也要有那本事。”

    慕洛琛冷声插话。

    裴老爷子听到他的声音,面上的肌肉扭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