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剑神
    江昀又死了。

    在他刚刚完成穿越,凭空来到十年前的同一间牢房时,常厉矞显然是好奇的——以他的实力,都看不出来江昀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但这掩盖不了,江昀是个弱鸡的事实。

    扼住他的喉咙,常厉矞问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喉咙被掐着很难受,讲话有些困难,但他还是勉强把先前想的话仓促重编说了一下:“我知道老前辈准备要逃狱,我可以帮上一些忙,能带着我一起走么?”

    按理来讲,他也没说谎,就是隐瞒了一些事实而已。

    听完他的话,常厉矞歪了下头,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道:“骗子,不用,谢谢。”

    脸上笑着,嘴上客气着,手上一用力,又一次捏碎了江昀的喉咙。

    在剧痛之中,眼前一黑,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他还在监牢里——他返回了自己的时空。

    摸着喉咙,并无伤口,但之前死亡留下来的恐惧和痛感,仍然历历在目。

    “妈个鸡!给点机会行不行!”江昀想要破口大骂,但到最后关头刹住了车——把狱卒惹来了可不好。

    亦正亦邪、性格多变,世人对常厉矞的评价真没错,说错一句话,直接下杀手,半点机会没再给的。

    渊之境的强者,哪怕不动用灵气,仅凭力量,捏死他也不比捏死蚂蚁难多少。

    没有急着再次进行尝试,浑身冷汗的江昀,坐回了自己的床上,花了好一会儿的时间,才恢复了过来。

    在时空碎片中的死亡,不会给他带来实际的伤害,但尽管如此,死亡的体验仍然不会舒服,精神上的创伤也需要一点时间来平复。

    他也需要利用恢复的时间,来思考刚刚的整个过程。盲目的尝试意义不大,他要想清楚策略。

    首先,他基本能够确定,两间牢房是同一间没错了。他被关押的这间牢房,正是十年前‘弑君剑’被关的地方。

    这一点,主要是之前他看到了常厉矞所处的那间牢房,上方灯泡的边上有一条焦黄痕迹。他自己的这间牢房上面也有,形状一模一样,只是十年前的那个看起来更新鲜,眼下这个更淡一些。

    不清楚那玩意儿是什么东西留下来的,但至少是个很关键的判断证据。

    从完成穿越到死回来,整个过程可能也就二十秒。他一直都被掐着喉咙,很难关注到特别多的东西,但他与老魔头之间,那仅仅两句的对话,总归是记得清楚的。

    这两句话,很重要。

    江昀说的那句话,有三个要素:知道越狱的事情,可以帮忙,最后询问能不能带着自己一起走。

    但常厉矞直接认为他是个骗子,就捏死了他。

    问题出在哪里?

    他并没有说谎,只是没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而已。

    “难道……他有直接辨别谎言、或者说辨别有无隐藏的能力?”

    江昀有了这样的想法。

    暂时无法证实,但并不是没有可能,渊之境的强者,有隐秘的特殊手段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之事。

    且将这个当做一个前提来思考,江昀更进一步觉得,自己之前说的话有问题。

    换位想一下,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乃至于杀过皇帝的杀手,在大狱中准备逃跑,准备到了一半儿,明明无人的牢房里,突兀的、凭空出现了一个大活人!

    要是自己,什么反应?

    似乎最稳妥的,问上一句,没得到什么有用的回答,就直接宰了然后跑路就完事了吧。

    这里又不是地球,有灵气、有超凡力量,发生什么也都不算稀奇。哪怕江昀现身的方式很离奇,但在人家逃狱的关键档口,显然不是探究太多的时候。

    至于他所说的‘帮忙’,在常厉矞铁定有信心能越狱的情况下,需要自己一个启之境的废物帮什么忙?更别说还要带个累赘。

    而想要破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语出惊人。他不能说谎、不能有太多隐瞒,但更不能说废话。

    这些要求,提炼起来,就是他必须用简短的语言,说出某个真实信息,直接勾起常厉矞极大的兴趣——这个兴趣必须要比他自己逃狱还更重要。

    这点就太让人头疼了,如何能做到?

    但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他有江昀前身的记忆可以用。

    常厉矞是个名人,尤其是在江东地区,有不少人崇拜他。

    原因无他:常厉矞刺杀了大梁皇帝。

    天下曾分九国,梁、吴皆立国超过上千年。但在前一两百年的时光,经过梁烈帝、梁武帝两代人,梁国统一了九国。其中,最晚被灭亡的,正是盘踞江东、江南的吴国。

    直到三十六年前,吴国才真正灭亡。

    灭国之恨才过了三十来年,没那么容易被忘怀。吴人对大梁皇朝,没什么好感,常厉矞杀了梁国皇帝,很多江东人士那可是弹冠相庆。

    江氏本就是吴国名门,江昀本人在父亲的影响下,也总是心念故国。在小时候听说了常厉矞的刺杀壮举之后,那可是好好的去了解过这位‘大英雄’的生平的。

    而这一点,就成了现在江昀翻盘的本钱。

    能继承记忆,真是太庆幸了,不然他到死在监狱里,都不会对这个世界有什么了解。

    疯狂搜刮前身对于常厉矞的一切记忆,他很快找到了几个能用的点。

    通过这几个点,江昀在脑海里编织着话语。

    花了一点时间准备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心神沉浸,然后他就再次来到了意识空间。

    一片灰蒙蒙的雾色中,他控制自己的身躯,漂到了那地砖的旁边。

    他发现,自己的灵体又变小了,大约只有第一次来的时候的一半。

    穿越进入时空碎片,是需要消耗能量的。而按照这个趋势,他大约还剩下两次的机会。

    想这些都没用了,他伸出手,触摸到了那块地砖。

    下一刻,他第三次来到了十年前庐州大狱的封灵监牢。

    还是熟悉的配方,未有任何反应之前,他的喉咙就被捏住了。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江昀艰难的开口:“我……来自十年后,我知道你未来的命运,你左边大腿根部有一个黑痣!”

    常厉矞楞了一下。虽然他没有松手,但也没像是上一次那样,直接把江昀给捏死。

    这就是个很好的消息了。

    常厉矞本能的不相信江昀的话,来自十年后?这听着有多扯淡!

    但是……正如江昀之前所猜测的一样,他所修炼的一门神魂功法,确实有通过灵魂侦测谎言、辨别是否有所隐瞒的能力。这能力并非无敌,如果对方在神魂上也极有造诣,那确实无法看穿,但想要在他面前藏住神魂的秘密,无论如何也不是个启之境的小年轻能够做得到的。

    通过这个能力,他能够确定,江昀没说谎话。

    而后面那句,大腿根部有颗黑痣……这种私密的地方,又不算光彩,整个世界知道的人都没几个。

    不算大事,但却很隐秘。

    两相结合,让‘我知道你未来的命运’这话,就变得更可信了。

    他沉默片刻,然后一笑,松开了手。

    终于能够正常呼吸的江昀,摸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看来是度过了第一个难关,但他仍然不敢有半分放松,对方随时可以杀死自己。?

    常厉矞带着莫名的微笑,盘腿在床上坐下。他看着瘫倒在地上的江昀,道:“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来仔细说说吧。”

    把气喘顺了的江昀,终于有功夫仔细看看眼前这个仅百年来最著名的杀手的样貌了。

    常厉矞穿着一身囚服,跟江昀身上的衣服大体相仿。

    他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有五十岁以上了,但完全看不出来。脸庞英俊的可以,宛如一个魅力大叔的标准模板。他好像很喜欢笑,且笑起来很有味道,有点洒脱又有些温暖。当然,笑并不一定都代表开心。

    除了样貌是江昀印象里从画像里看到过的之外,常厉矞整个人的谈吐、气质、风范,都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更像是一些影视作品里,那种潇洒不羁的剑客的味道。

    但只是表象而已,江昀可没有忘记,之前两次穿越的时候,这位‘弑君剑’是怎么毫不犹豫的捏碎自己的喉咙的。

    平复心情,江昀收回目光,开始了自己的叙述:“我来自十年之后,也被关押进了这间牢房。我在牢房里获得了一个时空碎片,可以来到十年前这一刻的幻境中。时间,其实已经过去了十年,那时候你已经死了。”

    听闻自己的死讯,‘弑君剑’常厉矞辨别出来是真的,但是脸色一点变化也没有,只是平淡的问道:“我是怎么死的?”

    “你逃出了这间牢房。”江昀说道,“但是你的失踪立即引起了锦衣卫的关注,他们当即开始对你进行追捕,你杀出了庐州城,一路向南逃,冲破了各种围追堵截,但最终还是在柳源县被追上。锦衣卫指挥使‘死手’李铁,与天剑宫的宫主‘剑仙’王锴,联手击败了你。你当场被杀,尸体落到了他们的手里,验尸过后,被运往神京,在城头曝晒一月,才被焚烧。”

    又是真话,而且这一次,常厉矞甚至都不太需要通过测谎能力来判断。

    从这间封灵监牢里逃出去,他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而在之后,他也早就想好了继续逃跑的方向——向南,从柳源县走,离开江东,进到南越,那里朝廷的控制力是很弱的,适合藏身。

    这条路线,他是在牢房里想出来的,当然不可能跟任何人说过,但是江昀却说准了。

    而且江昀这番话里面,蕴含的信息量太大了。

    相比自己的‘死讯’,他更在乎‘剑仙’王锴的出手。

    常厉矞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目光望向空白的墙壁,似乎在发愣。

    他在想什么?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就只能闭着嘴,带点忐忑的等着。

    两人就这样相对沉默了一会儿,常厉矞终于又开口了:“那如你所说,这里只是个时空碎片,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改变真正的历史?”

    “是。”江昀不能说谎。

    在他获得穿梭时空碎片的能力,并完成了第一次的穿越后,他就理解了这东西的本质——这是那一段时空、那一个事件留下来的印记,从常厉矞越狱前夕开始,到他死亡结束。在这个碎片里,时间就这么长,到那个时间点,时空碎片就结束了,直到江昀下一次开启才会重置。

    这并不是另一条时间线,而仅仅只是一个时光碎片,一个轮回。

    “那你来干什么?我就算带着你一起逃出去了,你回到你自己的时空,也没有意义。”

    “但是我可以学习你逃狱的办法。”

    常厉矞又笑了:“我凭什么帮你?”

    这话听得江昀不惊反喜。

    他最担心的,其实不是常厉矞出手又杀他一次。以灰色空间里古朴短剑上的刻度来看,他至少还有一两次机会来尝试。虽然不多,但总归有希望。

    他最害怕的,是常厉矞逃狱的办法他根本用不了。

    这其实是概率最大的事情了,渊之境的顶尖强者所拥有的手段,他没法学简直太正常不过了。他来进行尝试,也是没别的办法了。

    但常厉矞没说‘你学不会’、‘帮不了’之类的话,而是讲‘凭什么帮’,那这是不是就代表着,他其实也可以用常厉矞的办法?

    至于如何说服对方,这就又是另一码事了,至少还有争取的希望。

    “前辈,虽然历史无法逆转,我更没本事让您死而复生,但是……如果您有什么未完成的遗愿,我回去之后,如果活下来了,必当帮您完成。”

    当着一个大活人、还是个比自己强得多的顶尖高手的面,说这种话,显得有点怪怪的,但这是江昀能够拿出来的唯一说辞了,他给不了常厉矞更多的东西。

    常厉矞大笑道:“哈哈!我纵横一生,又何尝有过什么遗憾?”

    江昀摇了摇头,说道:“人之一生,选择何其之多?又怎能事事都有两全法?”

    “这话没错,只是所谓遗憾,也要看人在乎与否。我若不在意那些往事,又怎能成遗憾?”

    江昀坐直身体,说道:“没人能欺骗自己,前辈若是真无嘱托之事,那在下也无可奈何,静听发落。”

    常厉矞想了想,说道:“不错,人生在世,谁人能真无遗憾?”

    可还未等江昀轻松一点,他又继续道:“可我常某人留下的遗憾,自己做就是了。没机会做的,那就让它该如何就如何吧,我确无憾事要嘱托于你。”

    江昀的心情沉到了底,看来这次穿越又失败了。

    从自己的灵体大小来看,经历过三次穿越后,剩下的大约也就只够最后一次了,也就是说,他只剩下一次尝试说服常厉矞的机会。

    希望渺茫……

    “不过……”然而就在此时,常厉矞话锋一转,却给了江昀莫大的希望,“我看你小子还是挺顺眼的,倒也不介意帮你一下,总之对我也无甚损失。”

    “但我只会教一次,能学到多少,看你自己了。”

    江昀狂喜!

    ——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