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山寺
    来到山庙前的江昀,脸色带着些许疲倦。

    从昨日后半夜开始逃狱,到现在,他大约已经有二十个钟头没有合眼了。一直在赶路,脚步还挺快,期间还经历了两场打斗,再加上精神压力,他现在当真是觉得有些疲倦。

    先前在路上,干死了那头山狼之后,他就祈祷自己能够在天色太黑之前,找到一个能住宿的地方。

    没过多久,他远远的看到一处亮起的灯火,那还真是挺开心的。

    当他赶到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到了面前,他才发现这是个小佛庙,立在小路旁,上面还挂着‘小隐寺’的牌子,寺庙的大门两边,还挂着烛灯,庙前的一小片空地,还清扫得挺干净的。

    走上前,敲响寺门,耐心等待了一会儿,他听见门后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门后传来了一个男性的声音:“何人在外?”

    “路过旅人,望能借宿一晚。”

    “稍等片刻。”

    门后脚步声渐远,再过了一会儿,那人去而复返,寺门被打开了一个小缝,露出了门后那人的半个身子。

    他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僧袍,光头无须,看起来三十岁上下。

    “施主进来吧。”

    江昀有点谨慎,脸上倒是没什么异色。他先是道了声谢,然后缓步上前:“能否将门开得稍大些?”

    “好的。”那人将寺门洞开,江昀望去,一览无遗,没看到有别的人。

    江昀稍微放下一些心。

    门后是个佛堂,供奉着的四尊佛像,皆是木雕而成,算不得精细,显然这开在荒郊野岭的寺庙也没啥钱财,香火供奉怕也就是周边的几个村子偶尔才有点,不富裕很正常。

    跟在僧人后面,走进佛堂,江昀在佛像面前拜了拜,然后又继续跟着他,从小门到了后院。

    后院也不大,统共三间厢房。一老僧在两个年纪约么三十上下的僧人的陪伴下,正等在小院里。

    领着江昀进来的那位,介绍道:“师父、两位师兄,客人到了。”

    转过头,他又对江昀介绍道:“这位是玄一法师,还有我的两位师兄,涅真、涅贤,我法名涅宏。小隐寺立于偏僻之地,统共也就我们师徒四人,偶有路过的旅人借宿,我们通常都会欣然允许,只要留下些许吃食的钱财也就够了,不给也无甚关系。”

    这还挺让人肃然起敬的,虽然算不上什么大善,但也体现了出家人的慈悲心。

    “多谢四位法师。”江昀微微躬身一拜。

    老僧旁的两位僧人一齐还礼,那老僧却闭着眼动也未动。

    跟着开门的那僧人,进到了作为客房的西侧厢房。开门点上灯,里面环境着实一般。一张床,一张桌子,皆是木制,相当朴素,床铺被褥看起来也都有些老旧,还隐隐有些霉味。

    “客房条件不佳,望施主莫要介怀。”

    “不敢,有屋顶可挡月光便好。”

    “不知明早可需准备饭食?”

    “若有最好。”

    “那施主早些歇息,明早开饭时我会来叫你。”

    ……

    关上门,江昀觉得这寺庙有点厉害。

    敲门询问前,其实江云已经做好了被人拒绝的准备了。

    此处虽说不算荒郊野岭,但也确实便嬖。入夜了,听到有人敲门借宿,也没多问什么就把人放进来休息了?

    好心是好心,也未免有点心大,这也不怕遇到歹人?

    当然,寺庙里那老和尚且不说,另外三人皆是壮年僧人,平常怕也有练武什么的,没那么害怕也是正常。

    但前世在地球看过的那么多讯息、故事,让江昀有点被迫害妄想症。明明是个好事,反而让他更提起了警惕心。

    在这种心态之下,回想刚才的事情,他确实是发觉了一些不太寻常之处。

    佛堂不精致很正常,庙穷,但是佛像上、香案上的灰尘堆积有点多,就比较怪了。这又不是无人破庙,有僧人常驻的,他们打坐、念经的时候,不打扫佛堂的么?

    刚刚在后院里,见到师徒四人时,另外两人皆对着他笑,可唯独那个被他们成为师父的老僧,全程闭着眼,一言不发,问好也没有反应,这也很怪。

    不过,江昀就是来睡个觉,只求无事发生便好,明日一早他就会上路继续南行,这里别的事情跟他无关。

    当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在厢房的门口,还是做了一点布置的。

    ……

    后半夜,江昀门外三位僧人,各自手持着兵刃。

    除了老和尚‘玄一法师’外,小隐寺的人齐了。

    忽然一阵敲木鱼的声音,从另一房间传来,那是主人房。

    “那老东西又在这时候敲木鱼!”其中一个僧人压低声音说道,这正是早些时候,引领江昀进到寺庙里的涅宏,只是他现在可没之前的忠厚老实的样子了,一脸全是凶狠。

    “别管他,以前那么多次,他从来没叫醒过肥羊。”涅贤如是说道。

    “抓紧进去,出家人慈悲为怀,给他个痛快的。”最后一位涅真也发言了。

    三人的声音很小,不怎么担心隔着门弄醒里面的江昀。

    而在交谈间,他们一人抵门不让其发出声响,一人用工具将门缝扩大,一人用一根撬棍,将门后的横木挑开并缓缓放下。

    配合熟练默契,显然不是第一天干这种事情了。

    将门弄开之后,三僧举着刀剑快步走了进去,看都没看,刀子直接朝着鼓鼓的被子里捅了进去。

    这一捅,发现不对了——里面没人!

    接着门外的明月,剑光仿若流水一般,从三僧人的身后亮起。

    刚刚才半转过身来的僧人涅贤,连人都没看清楚,就直接被划破了喉咙!

    他捂着脖子,想要将伤口捂住,然而‘引水斩’造成的流血扩大伤害,再加上喉咙这种部位,那血流得如同溪水一般。他根本坚持不住多久,很快身体里的血液都流干了。

    而此时,江昀已经与另外两名反应过来的僧人,在昏暗月光下,展开了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