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一章 踏叶捻花
    想要对抗那二十个黑衣刀客的合击之术,在江昀看来就两条路子。

    其一,是想办法把剑湖南岸聚集着的几十号人,全都给拉过来。起码数量要翻倍,这才有得打。

    可这很难很难实现,这次能说服二十多个人一起来寻卢肃,还是托了费勋的福,费了无数口舌,才做到的。剩下的那没来的将近三十号人,基本上没什么能争取的可能性。

    其二,就是自己实力不断提升,以至于成长到能够在这种程度的战斗里的中流砥柱,乃至于一锤定音。

    这……也不容易,起码启七星、八星的时候肯定没戏。搞不好,直到突破到临之境前,都很难做到。

    一想,江昀有些意兴阑珊。

    他最近,连续闯荡‘寺庙’和‘古籍’,算是在提升了一番实力之后,尽可能的把这两个时光碎片的进度,往前推进了许多。

    成果当然有,两个碎片都到了乙级。

    但这也就到头了,想要再上一层楼,不是他现在的实力能够做到的。

    收束心思,他开始关注起了自己这次的奖励。

    乙级评价的奖励,那可比丙级好很多了。

    手一摸,评价奖励下发。

    是一本册子。

    但跟之前他在‘古籍’之中打出来过的剑术心得不同,这是一本真正的功法秘籍。

    “踏叶捻花,妙品轻功。”

    这门轻功,江昀是知道的,这是葬剑山庄的秘藏轻功,属于真传弟子才能够修炼的功法。

    拿到这个奖励,他有点头疼。

    不是说妙品轻功不好,他现在的轻功,雾灵步,才只是上品而已呢。

    但是,他非葬剑山庄弟子,而且现在还寄居在人家山门里。忽然学了人家的秘藏轻功,这让人知道了,他有一身嘴都说不清楚。

    不是偷学的,难道还是从时光碎片里打出来奖励?

    ……

    离开时光碎片,江昀还没有决定要不要修习这门轻功。

    如果要修炼的话,他估计得先去提前打好招呼,以免误会才行。

    但既然都能打招呼、避免误会了,他直接从葬剑山庄学这门轻功不就完事了?到时候估计还有人教……

    这么一想,这次的奖励感觉非常坑啊!

    叹了口气,他随手将凭空出现在自己手边的秘籍给拿了起来。

    他只是打算随手翻两下的,结果手刚一摸上去,就有一股精神力量,随着他的手指,传递到了他的脑袋里面。

    这种情况,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了。

    只是,之前的两次,一个是剑术心得,一个是内功心得,虽然类型不同,但都是心得类。这一次,直接拿得秘籍,竟然也有这种精神灌输的效用。

    待到精神能量消化完毕之后,江昀发现自己已经懂得如何使用‘踏叶捻花’了,这门轻功,一共六重,他直接掌握了前两重,并且知道了第三重的修炼方法。

    这种感觉,就很类似他刚刚穿越的时候。

    穿越之前,在地球的他,只是个普通人,什么修炼、剑法之类的东西,他哪里懂得?这也让他在刚刚穿越的时候,空有启三星的境界、功法,却根本发挥不出什么实力。

    后来,之所以迅速掌握,那是在‘寺庙’碎片里,通过生死战斗,摸爬滚打重新熟练起来的。

    而这次,获得‘踏叶捻花’也是类似。他直接被灌输了这项功法,并达到了第二重的程度。但这并非是他自己修炼出来的,他也从没用这门轻功用战斗过,肯定不熟练。但这个问题,只需要他用短时间去训练、去适应,就可以很快的真正消化并掌握,比自己重头修炼一门功法快得多。

    不得不说,妙品功法比起上品功法来说,好了一大截。这‘踏叶捻花’比他的‘雾灵步’,强上太多了。

    在步伐移动上、在灵活性上,都要更好。而就算是‘踏叶捻花’比较薄弱的长途奔袭方面,也比‘雾灵步’稍好一些。

    总的来说,就是更具特点、且全面加强。

    掌握了一门新功法,获得了很大程度的提升,这当然是好事一桩。

    但是……之前江昀所考虑的那个问题,却也被摆在了面前。

    这要被人发现了,偷学功法这事儿还挺大的。

    可精神灌输这种方式,也没问过他要不要学,反正就直接灌进来了,他也没什么拒绝的余地。

    叹了口气,他准备稍后去问问,自己能不能学‘踏叶捻花’。

    这倒不是不可能。

    ‘踏叶捻花’是葬剑山庄秘藏轻功没错,但跟山庄当作安身立命的葬气、葬花、葬剑心决三块核心功法相比,还是不值一提的。

    要是人家卢庄主答应了,那他以后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用这门功法而不需要担心别的。

    如果不答应……

    不答应又能咋样?大不了以后在人前不用这门轻功就完事了,还能咋地?

    ……

    找到卢剑熙,卢庄主答应的比江昀之中爽快得多了。

    “你若想学,自然可以。”卢庄主说道,“你父亲,其实用的也是‘踏叶捻花’。你们家吧,内功、剑法都是很好的,而且互相之间还有很好的搭配效果。只是这轻功,着实没什么特别好的。你们江氏,曾经有不少人都来我们山庄,学过‘踏叶捻花’。”

    听了这话,江昀心里大定。别人都练得,他当然也能练。

    同时,他也更进一步的理解到,曾经的庐州江氏与葬剑山庄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的良好,连功法都能互练的。

    卢肃又补充了一句,说道“你练当然可以,不过,规矩还是要讲。我门秘藏功法,通常不外传,偶有外传,习者也必须要立下誓言,绝不再传功法,你可愿意?”

    “我愿意。”

    卢肃没说违反誓言会怎么样,江昀也没问。

    这是个存有道义的世界。

    按照卢肃的说法,江氏历代人,学会‘踏叶捻花’的人不少,但这门功法却仍然保留在葬剑山庄;江铭是会‘踏叶捻花’的,但哪怕自己的亲儿子,他也没教,只是传下了‘雾灵步’。

    这就是道义。

    对于有些人而言,发誓如放屁;对于有些人而言,誓立下,送命也不会违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