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挡不住了
    江昀前面打过的三人,第一个是龙汉堂的,第二个也就是妙音是般若院的,第三个是戒僧堂的。在亲自掂量过之后,江昀当然是觉得妙音最强,同时也对般若院走内家功法的僧人更忌惮一些。

    尤其是妙音身上的‘圣佛体’,可也太难应付了。

    不过在交手之后,江昀放下了很大的心。这个新上场的般若院僧人,并不会‘圣佛体’,打起来内家拳法、掌法虽然也是基础很扎实,但对江昀难造成什么威胁。

    这个新上来的,已经是白龙寺派上来的第八人了。

    江昀先前败三人,一下子把双方的战绩拉到了一个看起来还算能接受的对比上——虽然他不是葬剑山庄的人。

    白龙寺的这第八人,打法很聪明。他吸取了前面的教训,再加上江昀连战三场体能和内气消耗都非常大,于是就抓着机会,努力寻找机会,试图贴近江昀。

    掌法、拳法都是需要贴身到很近的距离,方才好发挥出威力的。而一旦距离过近,江昀的剑就发挥不出什么好的机会了。

    靠着步伐闪躲江昀的剑招,以带着的护手格挡江昀的剑。他没有‘圣佛体’,就没法像是妙音那样打,只能靠手上装护手方才好与剑客相斗。

    这僧人将战斗的节奏提得很快。他自忖假如江昀打出了‘大瀑击’,他挡不住,就要靠这种办法来阻止江昀施展剑技。

    同时,这样的办法,也正好抓住了江昀的软肋,连战三场后,他的体能和灵气状况都很糟糕。如是一来,快节奏的交手,不加歇息,对于江昀显然是不利的。

    但‘大江诀’在内气上的雄浑程度,仍然再一次刷新了人们的概念。

    已经有半年不见江氏人行走江湖了,人们渐渐可能都有点忘怀碰上‘大江诀’是一种什么情况。而今天,江昀让人重新记起了这个来自庐州江氏的超品内功的强悍!

    看着他内气储备已经摇摇欲坠了,但是一招一式打出来,仍旧气势澎湃!

    江昀脚下踩着‘踏叶捻花’的步伐,始终不给对手贴到极近距离的机会,就以长剑多出去的将近一米的攻击范围,与敌相斗。

    ‘水帘剑势’施展而起,快节奏的战斗他依然应对的得心应手。

    这一招,讲究的就是个剑势如雨时屋檐落下的水帘一样,连绵不绝。让江昀用这个剑招打出来这种感觉了,那想要突破这密不透风的剑势,那可不容易。

    一剑一剑的斩下来,僧人当真是找不到机会。

    但他也很稳健,不见着急。

    就这样打下去也很好,大不了两人对着消耗。‘大江诀’再变态,也不至于变态到连战三场后,还能通过纯消耗战,把自己这么个全盛状态上场的人给耗输!

    然而,他还是有点太高看自己了。

    确实,如果他能始终守住,死耗下去,那输的确实搞不好就是江昀了。

    但前提是守得住。

    当‘水帘剑势’累积得越来越深的时候,这僧人应对得就越加艰难。他能够感觉到,江昀的剑,越斩越快,越斩越沉!

    在白龙寺的待战区,玄尚摇了摇头,对其他的弟子说道“妙灵打得不差,但是决策出了问题。对上江氏剑客,不能让他们的剑势起来。无论‘大江诀’还是‘涛浪剑法’,皆是水性。水之特性,愈是累积就愈加厉害,直到浩浩荡荡,如大江大海一般无法抵挡。”

    “师叔祖是说,妙灵师兄会输?”

    “难赢。”玄尚道,“江昀的剑势起来了,要挡不住了。”

    作为一个明之境的高手,玄尚给出的判断当然是正确的。

    随着江昀的起势,那叫做妙灵的第八位上场的僧人,对抗起来已经越来越吃力了。更快的剑,让他更不好闪躲,只能增多格挡的次数;但更沉重的剑,却让他抵挡得越来越困难。

    直至最后一剑,他彻底挡不住了,被斩开了架势,长剑悬停在他的头上。

    双手发麻的妙灵,连下场前行礼时,手都是抖得。

    打完之后,围观的近千人,不由自主的鼓起了掌。

    今天第一个打穿四人,拿到红匣奖励的人,出现了。

    江昀今天这一战,足以折服许多人。

    尽管这个少年在演武场中央,已经脚步虚浮,疲态尽显,但是先前打的四场,却都是漂亮无比的。

    尤其是围观的白龙寺的僧人,一个个当真是心服。

    江昀这四场打下来,含金量十足。先打败了一个启七星的人,境界比他都还高一层,然后又击败了妙音这个般若院学会了‘圣佛体’的天才弟子,然后又击败两个同级别的白龙寺弟子,这样的战绩不够有说服力,那谁还能有说服力?

    尤其是打妙音的那场,尤其精彩。虽然是启之境的战斗,但是那招数对抗之间的精妙,只要稍有些眼力的都看得懂,于是就更为之而惊叹了。

    千人为一人鼓掌,但江昀受得理所应当。

    不过,现在谁也能看出来,江昀的状态也已经到极限了。

    对付第四人妙灵的时候,他积累剑势,强催力量,靠着‘大江诀’的雄浑,硬是把妙灵给压垮了。但这对他自己也是一种透支。

    恶战四场后,江昀无论体力还是内气,都已经耗竭,甚至在场上站着都已经有些不太稳当。

    按理说,江昀打到这个份上,应该也有自知之明,他这次的交流战,就到此为止了。体面的做法,应该是此刻向众人鞠躬,然后在千人的掌声烘托中下场。

    但是没有,江昀还站在场上。

    这态度已经很明显了我还要再战!

    掌声渐息,主席台上,玄言向身边的赵赫问道“还要再打吗?”

    他在担心江昀的身体,再打下去,搞不好会受伤的。一场交流而已,没必要。

    赵赫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他跟他父亲年轻时候一个样,不让他打估计会很不高兴,继续打吧。”

    “好吧。”言罢,玄言传音给台下备战区的玄尚。

    玄尚轻点头,然后从身后点了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