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剑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渊源
    这么一次交流武会,打下来还是很爽的。

    而且非常赚。

    江昀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身上还从来没有这么富有过!

    当然,这些都是物品奖励,并非是金钱。不过对于江昀来说,他是隐世会成员,拿到有价值的物品之后,想要变现,并非难事。在隐世会把东西卖掉之后,是留着隐元也挺好的,急用换成金元也可以操作,总之不难。

    更何况,如果这些东西本身对他也有用的话,他也会考虑把东西留下来自己用。

    尤其是玄言给到的那串手链。

    他有心把玩一番的,不过在交流比武结束之后,他就被赵赫给叫走了。

    说是玄言要找他。

    江昀大约也是知道玄言找他是所为何事。

    “可是为了‘怒佛穿心’这一招?”

    “是。”赵赫道,“这是白龙寺的传古佛法,已经失传了好几十年了,从你手上突然现世,他们很是在意。”

    “我了解。”江昀点了点头。

    他之前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这一招‘怒佛穿心’,那自然是对这种情况有所预料的。

    实际上,在来到白龙寺这两天的时间,他有好好去了解一番白龙寺的情况,知道了‘怒佛穿心’是失传几十年的功法,白龙寺无人会这一招。

    关于三四十年前的那一场的白龙寺的大灾难,他很容易的就跟‘寺庙’碎片中纯心法师的经历结合在了一起。

    估算下来,当时应该是灭吴战争的初段,梁朝大军已经过了淮南,打到了庐州城,这已经是进入到了吴国腹地了。当时,吴国朝廷,为避兵锋,从建邺搬到了江南余杭。

    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纯法到了庐州城边,发现了魔剑踪迹,然后建立了小隐寺。至于他离开白龙寺,可能还要更早一些。

    再过四年,也就是三十六年前,梁军攻克江东、江南,大军到临建安城,白龙寺的大灾到来,险些灭门。

    如果算年龄的话,纯心法师可能年纪比现在白龙寺方丈纯法禅师的年纪还要更大一些,而且两人修的功法是有很大不同的。

    完成时光碎片获得的评价奖励,跟碎片有着直接的关系。像是‘怒佛穿心’,应该就是纯心法师所掌握的招数,但白龙寺本身却已经没了这个功法的传承。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当众使出‘怒佛穿心’,自然是没什么可担忧的。

    大部分人,认不出来这一招;认出来了,更是正中江昀的心态。

    将白龙寺的一招传古佛法还回去,自己能收到什么奖励?

    这是很值得期待的。

    至于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不怕的。这招又不是自己偷学的,是白龙寺遗失的招数。他们是名门,佛教大派,干得出来这种豪取强夺之事?别人也罢了,他身份非同一般,还有葬剑山庄在撑腰,真要是豪取强夺,也夺不到他的身上。

    正向着这些,他又听到赵赫问道“你那招引水斩,是不是结合了‘斩气心决’一部分特点,自己改造出来的?”

    江昀楞了下,脑袋一转,笑道“是的,师伯看出来了?”

    “嗯。”赵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很不错,当年我、卢师弟还有你父亲,曾经也有过这种想法,看看能不能把‘引水斩’和‘斩气心决’做一些融合,可惜未能成功,没想到今天从你的身上见识到了,这很好。”

    江昀一乐,没回话。

    他今天在对抗妙音的时候,施展出来的引水斩,确实是汲取集合了一部分‘斩气心决’的特点的。

    这主要是出自于他在‘古籍’碎片中,获得的那本‘卢肃的剑术心得’。精神力量瞬间被吸收消化之后,虽然没能让他直接学会什么剑招,但是却让他拥有了许多对于剑术的理解。而这些理解之中,当然就有关于‘斩气心决’的了。

    于是乎,在平日的练剑之中,他就有尝试将这部分的理解,跟自己当下已有的剑招进行结合。

    新的‘引水斩’,就是这么来的。

    他自己开发出来的新‘引水斩’,在斩破灵气防御方面,肯定是不如原版的‘斩气心决’的。然而,再结合起‘引水斩’本身就具有的持续流血效果,将其移植开发到破除灵气的方面,使得剑招在攻击到敌人的灵气类防御架势后,可以持续的让对方的灵气流失,这一点是要超出原版的‘斩气心决’的。

    就算是斩中普通的敌人,现在的‘引水斩’也会造成流血、灵气流失的双重效果。

    总之,实用性大增。

    两人一边往玄言法师所在之处走着,一边聊着关于新‘引水斩’的各种细节。

    跟这位明之境的高手畅聊这方面的内容,还是很有价值的。

    这个新‘引水斩’,毕竟是江昀才开发出来不久的招数,还是有很多地方是需要进行改善的。从赵赫的口中,江昀还是能够得到许多非常好的建议,这对于他未来继续改善这门剑招,是会有很好的帮助的。

    在路上走了一会儿,江昀和赵赫进到了一间禅房之中,里面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了。

    玄言与玄尚。

    一进来,玄言先是夸赞了一番江昀,说什么他在之前的比武交流会上打得很漂亮,什么英雄出少年、虎父无犬子之类的话。

    稍稍客套了一番之后,他也终于将话题引到‘怒佛穿心’上面。

    “江小施主先前使出的那一招,可是‘怒佛穿心’?”

    正题来了。

    “是。”江昀应道。

    玄言叹了一声,说道“若不是那场大灾,‘怒佛穿心’应当还会在我们白龙寺吧,我记得,我师父纯心法师当年正要教我这一招,却因故离开了寺里,再然后就是那场大灾降临……江小施主是从何处学到这一招的?”

    “玄言法师您的师父,法号纯心?”

    “是啊。”玄言脸上有点疑惑,不知道江昀为何忽然对这个感兴趣。

    “那还真巧了,小子学会这‘怒佛穿心’,跟纯心法师渊源颇深。”

    玄言肃穆道“愿闻其详。”

    。